冷洌的冬風捲起枯黃的落葉,單家莊園一片蕭索。
洗過澡換上另一套西裝,準備出席一場商業晚宴的單仲煒起身離開位於二樓的臥房,下樓,走到客廳的白色落地窗前,凝望著庭院冬意甚濃的景色。
被暮色籠罩的單宅此時一片寂靜,彷彿連根針掉落都聽得見,他輕嘆了口氣。
單家也曾經熱鬧非凡,精力旺盛個性開朗的妹妹單薇總愛呼朋引伴回家開Party,但自從她八年前因為過不了情關而選擇結束自己的性命後,也奪走了單家的歡樂來源。
吞下一聲嘆息,他低頭看看錶,離晚餐時間還有半小時,他打算先到奶奶杜淑芳的專屬書房找她老人家聊聊天。
他父母早逝,幸好有奶奶這個堅毅的女人,不僅獨立撫養他和妹妹單薇長大,還一手撐起單家的家族企業,直到他終於完成學業返國接班後,奶奶肩上的重擔才減輕不少。
不過老人家就是閒不下來,放著清福不享執意投身公益慈善事業,自動自發擔任集團所設立的「廣善基金會」董事長。
自從奶奶接了基金會董事長一職後,他們祖孫倆各自忙碌,已經很久沒有一起坐下來好好吃頓飯,閒話家常。
一小時前他聽說奶奶正從基金會驅車返家,算算時間,現在應該在書房了吧?
他踏上客廳左翼的通廊朝後院走去,來到位於花房旁邊的一間小書房,門後是奶奶的私人專屬書房,書房門虛掩著,裡頭有細微的聲響傳出來。
他推開門,噙著笑正欲開口打招呼,不意卻撞見一個奇特的畫面──
書房內不見奶奶的圓潤身影,卻有一個纖細的女人趴在地板上,粉臀高高翹起,一顆頭埋在書桌下,裹在深色窄裙下如水蜜桃般線條的臀部大剌剌地在他眼前晃動,一會兒往左移,一會兒往右挪。
單仲煒雙手環在胸前,頎長身軀閒適的倚在門框,兩道濃眉高高挑起,如星子般的深邃黑瞳裡閃爍著饒富興味的精光,目光隨著那晃過來晃過去的粉臀兒一下子往左移,一下子朝右瞧
非禮勿視的禮貌他懂,可如此迷人的「風景」實在令人移不開目光,饒是富有教養的他也忍不住大膽地欣賞著。
他瞇起黑眸,明目張膽的飽覽眼前的美妙畫面,視線更從那渾圓的臀往上移動,巡禮過那裹在米色合身襯衫下的纖細腰身,盡覽迷人景色後,他目光又繼續往下溜,定格在那一雙裹著絲襪的修長美腿。
「到底掉到哪兒去了?」魏茹蔓嬌甜的嗓音帶著一絲焦急。
她近日可能是過度疲勞的關係,雙眼常常覺得酸澀乾癢,方才突然又一陣癢,誰料才抬手揉了揉,卻把兩片隱形眼鏡都給揉掉了,隱形眼鏡一脫落,她眼前瞬間一片模糊,只能趴在桌下胡亂摸一通。
「需要幫忙嗎?」冷不防地,一道戲謔笑聲從她頂端落下。
魏茹蔓一驚,忙不迭抬頭要站起來,卻忘了自己趴在書桌底下,猛然起身的後果是讓後腦勺用力吻上厚實堅固的書桌。
叩!響亮的撞擊聲迴盪在書房內。
嘖,一定很痛!單仲煒皺眉瞇眼,雖然倒楣撞上書桌的不是他的後腦勺,但光聽那撞擊聲就令人覺得痛。
魏茹蔓跌坐在地,撞得腦袋一陣七葷八素,一手揉著後腦勺,小嘴發出嘶嘶聲。
「頭暈嗎?」長腿迅速移動到她身旁。
她痛到頭都抬不起來,只見一雙擦得發亮的黑色皮鞋出現在浮上淚霧的眼前。
誰?管家嗎?
不,管家年紀大了,聲音有點沙啞,這個男人音線低沉渾厚,充滿磁性……
「妳還好吧?」會不會腦震盪?
「不好。」視線昏茫又頭暈腦脹,她在心裡哀嘆今天怎麼這麼倒楣。
「需要幫忙嗎?」說起來,她撞到頭他得負一半責任。
單仲煒蹲下來,伸手想拉她一把。
算了,不管他是誰,都跟她無關!
她搖搖頭,一手揉著疼痛的後腦,咬牙爬起來,起來時身子有點晃。
單仲煒扶住她亂晃的身子,為免她往後跌,他只好將她往懷裡帶,提供胸膛暫時讓她倚靠,頭暈目眩讓魏茹蔓顧不了尷尬,整個人倚著他高大結實的身軀,閉眼等待難受的感覺消失。
單仲煒趁機低頭睇著這張陌生的素淨粉顏,那精緻小巧的五官鑲嵌在迷人的鵝蛋臉上,如此近看,那白嫩如絲緞的肌膚找不到一絲瑕疵和人工顏色,著實令人驚豔。
天然美女一枚!單仲煒在心中吹了聲口哨。
魏茹蔓感覺暈眩逐漸消退,抬起螓首緩緩睜開眼,眼前卻是一張放大的俊顏。
「你──」一雙明媚大眼睛眨呀眨,被對方過度靠近的臉龐給嚇了一跳。
「我在檢查妳的後腦勺有沒有腫包,幸好沒有。」他腦筋轉得快,替自己唐突的舉動找了合理的藉口。「撞傻啦?這幾根手指頭?」
見她沒反應,他好笑的比了個V,修長的手指在她眼前晃了晃。
她皺起秀氣的眉頭,輕輕推開他。「我沒事。」
她後退幾步靠著書桌邊緣挺直腰桿站立著,略顯尷尬的低頭整了整有些凌亂的襯衫和微微捲高到大腿上的窄裙,趁這短暫的一分鐘讓自己恢復專業。
「抱歉,請問您是……」整裝完畢,她抬頭看著眼前這高大的男人。
天啊!他是單仲煒嗎?他有認出她嗎?
對於突然冒出來的單仲煒,魏茹蔓緊張到手心微微冒出汗來。
「我是單仲煒,我以為奶奶人在書房……」他被眼前這位美人兒給吸引了。
單仲煒饒富興味地盯著她,仔細端詳後驀地對這張古典容顏浮上一抹熟悉。
他們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聽他和顏悅色的口吻,魏茹蔓大膽揣測,他已經忘了她。「單總裁,久仰大名,我是魏茹蔓,單老夫人的祕書。」
身為單薇最要好的朋友,她以前曾來過單家幾次,也和單家人見過面,當時她對單仲煒就很有好感,但自從單薇因為大哥蔡子廷的始亂終棄而走上絕路後,沒過多久大哥便遭罪入獄,父母受不了鄰居的指指點點而離婚,她跟著母親改嫁,從了繼父的姓,之後就再也沒來過,加上外貌的改變,以至於單家人都沒認出她,讓她鬆了一口氣。
「魏祕書,很高興認識妳。」單仲煒毫不掩飾對她的好感,這是他頭一回如此想認識一個女人。「奶奶呢?」
「老夫人臨時有要事又回到基金會,我替老夫人回來拿些資料。」即便單仲煒認不出她,但魏茹蔓還是忐忑不安,因此少跟他接觸絕對是明智之舉。「單總裁,真是抱歉,我還得趕回基金會,不多聊了。」
「東西不找了?妳丟了什麼東西,或許我可以幫忙。」
她眨眨乾澀的眸子,挫敗的搖搖頭。「是隱形眼鏡,我想是找不著了。」
轉過身抱緊文件,她瞇著眼,一步步小心往前走到書櫃前的長椅,伸手將方才隨手擱在上頭的外套拿起來。
她往門口小心翼翼走去,眼前的世界一片模糊,委實不習慣也毫無安全感。
「妳急著幫奶奶拿文件回基金會?」單仲煒走到她身邊,幫她打房門。「妳開車來?」
「嗯,老夫人急著要,我不能再耽擱下去。」輕輕頷首,她轉頭望著他欺近的俊顏,屬於他的男性氣息在她周身圍繞,撩動她的芳心也讓她心中的不安更加擴大。「單總裁,我先走了,再見。」她略微拉開距離,平復內心不該有的騷動。
「這樣吧,我開車送妳回去。」單仲煒又邁步欺上,輕輕捉住她的手肘。
「不用麻煩,我請管家幫忙叫計程車。」
「我正好要出門趕赴一場宴會,一起走吧。」
他承認,他是有點想製造兩人相處的機會,因為魏茹蔓的美麗優雅引起他的高度興趣,他單仲煒行事作風向來明確果斷,一旦認定目標就會付諸行動。

 

豪華進口房車裡,散發著淡淡皮革香和一股男性沐浴後清新的氣味,魏茹蔓拘謹地抱著公事包端正坐著,那好聞的男性氣息讓她不太自在,心跳微微失了序。
這時,行駛中的平穩房車停了下來,在路邊停靠。
「謝謝單總裁。」她以為已經抵達目的地,暗自鬆一口氣,打破沉默,抱著公事包就要開門下車。
「妳近視幾度?戴哪個牌子的隱形眼鏡?」
「啊?」她回過頭來,用一雙迷濛大眼望著輪廓模糊的單仲煒。
「這裡是眼鏡行,妳要下車自己挑還是我進去幫妳買隱形眼鏡?」
單仲煒難掩欣賞的看著她的一雙美目,望著她巴掌大的清秀臉蛋,美麗卻不豔,給人一種很舒服、很賞心悅目的感覺。
感受到他落在自己身上那炙熱的目光,魏茹蔓臉頰微微燙了起來。「我、我自己下車去買,單總裁,我待會兒自己搭車到基金會,謝謝你送我這一程。」
她慌慌張張下車,急欲逃離這帶著一絲曖昧氛圍的密閉空間,尋求令人安心的空氣。
單仲煒一點也沒有離開的意思,他跟著她一起下車步入眼鏡行裡,站在她身邊,看她有些侷促不自在地跟店員詢問相關事宜。
一分鐘後,戴上隱形眼鏡的魏茹蔓,眼前的世界清明起來。
她走到單仲煒身邊,近距離清晰地看著他。他英俊的不可思議,五官立體分明,給人一種渾然天成的貴公子氣質,優雅又斯文,帶著微笑的臉龐充滿魅力。
她壓抑內心的騷動和不安,怯怯彎唇。「不好意思,讓單總裁久等了,其實我可以自己搭車回基金會,不勞……」
「走吧。」又一次忽視她客氣的婉拒,他瀟灑轉身走出店外。
她趕緊跟上來到車子旁,單仲煒透過降下的車窗看著微微彎身的美人兒。
夕陽金光灑落在她身上形成一道美麗光暈,將她勾勒的更誘人。
他瞇起俊眸,對她勾勾手指頭。「上車,我現在是違停狀態,在交通警察過來關切之前,我得盡快開走。」
「我……」
「我快遲到了!」
跟他獨處實在不太自在,但他堅決送到底的態度讓她覺得自己若再拒絕下去,會給人一種不知好歹的感覺。
魏茹蔓拗不過他,只好認命地坐上車,他靠過來替她拉上安全帶扣好,讓她尷尬的縮著身子。
「妳怕我?」靠得很近,他鼻間盡是她清新的女人馨香。
「怕?不是……」她弱弱的反駁。
看她像隻受驚嚇的小白兔,他突然玩心大起,靠得更近。「真不怕?那為什麼縮成一團?怕我吃了妳?」
魏茹蔓錯愕的瞪著他,她所熟知的單仲煒明明不是輕浮男子啊……在他曖昧逗弄下,她瞬間臉紅、心跳加速,腦袋開始暈眩,無所適從又慌亂。「快、快回基金會找老夫人……」不知道花了多久的時間才找回說話能力,她鼓起勇氣將幾乎貼上自己的身軀輕輕推開。
「明明就怕我……」他不肯善罷甘休。
「啊,警察來了。」她眼尖的發現有個交通警察正朝這兒大步走過來。
聞言,單仲煒迅速發動車子,黑色房車加入車陣中,以俐落之姿行駛離去。
車子行駛著,沉默再度在這密閉空間內蔓延開來,魏茹蔓的視線一直落在車窗外,壓根不敢對上他時不時朝她投來的目光。
「如果不怕我,為何老躲著我的視線?」當車子因為紅燈停下來,一直被冷落的單仲煒打破沉默。
「我……喜歡看黃昏的街景不行嗎?」她怔了下,旋即尷尬的找理由搪塞。
「一堆車一堆人擠來擠去有什麼好看。」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魅力減退了。「改天帶妳去北海岸走走,黃昏時刻坐在海岸邊喝咖啡看日落,別有一番風情,等天色暗下來後,海平面上漁火點點更是漂亮。」
他決定在有限的相處時間內提出約會。因為他喜歡她。
面對單仲煒直率的提出邀約,魏茹蔓的反應是轉頭睜大眼睛瞪著他。「單總裁,你在開玩笑吧?」
他怎麼可能在他們見面不過短短半小時就提出約會?
即便她對自己的美貌有相當的自信,但並不認為她真有那麼大的魅力,他的條件優越,外貌更是出色,身邊肯定美女如雲,圍繞著千金名媛,那些人條件都比她好,也比她出色,怎麼樣都不可能輪到自己。
「我是認真的。」感覺來了,擋都擋不住。
魏茹蔓一雙水眸睜得更大了。「你、你、你……」她嚇到結巴了。
看來她需要更明確的認知,他帥氣的丟出追求令。「我追定妳了,魏祕書。」
聞言,坐在副駕駛座上的魏茹蔓粉腮一片緋紅,雙手抓著安全帶,神情陷入前所未有的呆怔,一顆芳心輕輕震顫。
她不否認自己對他有好感,可是她很怕,也很有罪惡感,如果他知道當年逼死他妹妹的人就是她大哥……她愛不起這樣的男人,更沒有資格擁有他……

*想知道想愛又怕帶給人傷害的魏茹蔓該如何面對單仲煒的追求宣言?花園系列1861請君入窩之二《小祕詐總裁》,7/12上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