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舞的小屋

關於酒色貪杯中未收錄的江萊番外^^

酒色貪杯啦因為字數關係所以有一個關於江萊童鞋的番外木有收錄噢~在正文中江萊童鞋的愛情生涯慘淡收場,不過各位親們不用擔心,幸福在番外中嘛=3=

話說酒色貪杯的一百問還木有寫噢,大家希望看到誰的一百問呢,聽說殺手哥哥的人氣很高~有要看魏七&魏笑謙的一百問嗎~(≧▽≦)/

以下是番外噢^^

顧小夕蹭在被子裏不願意起來,他迷迷糊糊的揉揉眼睛,然後用手把臉上的被子推開。

他剛睜開眼睛,一個吻輕輕地落在他的眼瞼上。他眨眨眼,看到魏笑語正躺在旁邊。

顧小夕發出一聲輕輕的歎息聲,然後翻了個身,一副不愛搭理魏笑語的樣子。

魏笑語連忙狗腿地蹭過去:“怎麼了,昨天晚上好像就不開心……?”

“沒什麼。”顧小夕悶悶地說。

魏笑語過來輕輕咬了咬顧小夕的耳朵,懷裏的身體輕輕地瑟縮了一下,然後那張清秀又精緻的臉轉過來,有些惱怒地看著他。

“有人讓我的……老公生氣了嗎?”魏笑語討好地笑笑,企圖撫平顧小夕的怒氣。

顧小夕眨了眨眼睛,長長的睫毛輕輕顫動,讓魏笑語的心動了一下,他忍不住伸手把他摟在懷裏。

顧小夕也沒有拒絕,,但是發出了一聲哀怨的聲音:“能不能讓魏大離開?”

魏笑語愣了愣:“可是魏七不會回來幫忙了。”

“我不喜歡他……”顧小夕抱著被子小聲的說,“他讓我覺得……不舒服。”

“好了,親愛的,”魏笑語嚴肅的說,“魏大雖然有些過於嚴厲,但是我保證魏大會比魏七更稱職。”

“怎麼會呢,我想魏七,我想他,他不該離開我們的……”顧小夕用委屈的口氣哀怨地控訴。

魏笑語把顧小夕溫柔的摟在懷裏:“魏大當然會比魏七更稱職,至少他不會把你和司徒尚嵐出去逛個街或者很晚回來的事情隱瞞起來……”

那雙墨藍色的眼睛是一如既往的一往情深,可是這會兒顧小夕忽然發現,眼線這種東西,不是只有一個的。

“哈哈、哈哈,其實我也覺得魏大挺好的,”顧小夕一改哀怨的表情,討好地過來舔舔魏笑語的嘴唇,伸手摟住魏笑語的脖子,“魏大很好。”

魏笑語好氣又好笑地捏捏顧小夕的鼻子:“只要沒人做錯事,魏大還是一個很好相處的人,久了你就知道了。”

“是、是、是,”顧小夕連忙點頭,“我就是覺得魏大人不錯。”

“而且,小夕,怎麼說,你也不能有性別歧視啊。”魏笑語理所當然地說。

“那是,那是,我怎麼能有性別歧視呢……”顧小夕順著魏笑語的話說下,說到一半又抬起頭來,“……什麼性別歧視?我歧視誰了?”

“魏大呀。”魏笑語摟著顧小夕纖細的腰身理所當然地說。

“……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顧小夕艱難地說,的確有些東西超出了他的想像。

“魏大是個女孩子,所以呀,你別太嚴厲了,”魏笑語親親顧小夕的額頭說,“當然,你要欺負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人家畢竟是女孩子呀……小夕,你怎麼了……?”

顧小夕已經表現出一幅石化的形態,而魏笑語的聲音卻越來越遠……

×××

“我不覺得女孩子應該是這個樣子的!”顧小夕斬釘截鐵的說,“雖然我不覺得所有的女孩子都應該像小雪那樣表面可愛動人,但是絕對不能像魏大這樣!”

江萊在吧台後面調酒,一邊聽著顧小夕的抱怨。

他抬頭的時候,對著顧小夕的身後笑了一下。

顧小夕一瞬間有汗毛發直的感覺,他沒勇氣回過頭,但是有些事情不是你不回頭就能解決的。

“您這麼說,我可真難過,”後面的人輕輕歎了口氣,“我不知道您是這麼看我的。”

顧小夕緩緩轉過頭,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我剛才……說了什麼?”

魏大即使在晚上也帶著墨鏡,看著顧小夕不禁露出一絲笑容:“您剛才說了什麼……好像是關於魏又雪小姐的事情吧?”

“魏又雪?”顧小夕眨了眨眼睛,知道魏大給了他臺階,於是他就順著臺階下來,“是啊是啊,小雪這個小姑娘,太任性了,哎,我不是她家長,要不然……哼哼……那啥,你們隨意,我有事先走了……”

說著顧小夕連忙站起來,一邊訕笑著一邊往旁邊蹭。

想顧小夕本來的性格,黑白兩道不吃,誰的面子也不賣。本來嘛,在他還是葉秋生的時候,他可沒那麼狗腿。但是真正接觸了這些人,魏笑語或者魏笑謙,以及魏七、魏大這些人,那是一種真正的……麻煩。

麻煩這種東西可能不止是來自死亡的威脅,恐懼這種感覺,會讓一個人更加圓滑和趨炎附勢。

圓滑吧……顧小夕歎了口氣,應該是這樣的。他已經不是葉秋生了,不需要按照葉秋生的理念活下去了。他可以表現出害怕或者孱弱,他已經沒有必要為了虛榮而表現的那麼堅強。

顧小夕在一邊抓抓頭,好吧,也許這只是軟弱的藉口。

因為有人能讓他依賴,所以就可以軟弱了吧。這種感覺很好,雖然它同時伴隨而來的是另一種危險。

“寶貝,在想什麼?”忽然有人走到他身邊,低頭吻了吻他的頭髮。

顧小夕抬起頭,看到魏笑語正站在他身邊,一隻手正攬在他的身上。

“唔……沒什麼。”顧小夕側過身,靠在魏笑語的身上。

魏笑語很少能逮到這種機會,顧小夕投懷送抱的日子可不多,他極其享受地把他摟在懷裏。

“……我怎麼覺得,魏大和小萊關係不錯?”顧小夕在魏笑語的懷裏,眼神不錯地往吧台那邊敲。

“噢,因為魏大很好相處吧。”魏笑語是這樣說的。

×××

夜語名聲在外,很多酒會都會來邀請夜語的調酒師。

反正魏笑語能賺一筆是一筆,所以對於這種酒會的態度是:錢多了,自然就能請的動。

這個權利就交給店長了,以前是魏七管的,魏七走了以後就是魏大。

這次的舞會是演藝圈的一個小型舞會。其實在演藝圈裏,小型舞會才不容易參加,它們相對比較低調和嚴格,不是任何明星都能參加的。而前來參加都基本上都是那種演藝界的新星和重磅影星,以及一些名牌製作商和大製片商。

在這裏,也許會有意想不到的好運,當然,這裏也可以尋找一個不錯的“伴侶”。

總之,這裏是有錢人消遣的地方,江萊歎了口氣,一般性這種活不是輪到他幹的,但是魏大不知道他不喜歡演藝圈,所以把他給派了過來。

這個時候,江萊就有些想念魏七了,魏七在,總是多照顧自己一些。

江萊正這樣想的時候,不經意地一抬頭,看到了站在自助餐桌前和一位知名製片商說話的男人。

他穿著一身簡潔的休閒西服,因為是春季的關係,所以只在西服裏面穿著白色的襯衫。

無論從哪個角度來看,他的臉都挑不出任何毛病,他就是適合站在那裏地方的人,而自己就是那種站在任何地方都沒辦法引起別人注意的人。

江萊漫不經心地調著酒,一邊想著,如果當時他不幫那個男人一把,不為他做那麼多事,也許他依然會成功。

也許我只是自討苦吃?也許我做的一切也許只是讓他少走了一些彎路,而我的付出其實沒有什麼意義。

他是一個有野心,有能力的男人,他遲早會成功的。

江萊一邊想著,一邊把切好的水果裝飾到杯子上,然後遞給面前的客人,並且露出一個微笑,然後是下一位客人。

這種舞會上,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來要求調酒,他們有更重要的事。

所以這位客人接待過以後,江萊稍微休息了一下。

離上次的事情已經有半年多了,不算長的時間,但是經歷了很多事情。

比如顧小夕和魏笑語結婚了,雖然現在法律上不承認同性婚姻,但是他們倒是認真的舉行了儀式,雙方的長輩也認可了。

再來是魏七,魏七離開了夜語以後就很少出現了,偶爾晚上回來夜語。

顧小夕對魏七的態度也發生了轉變,說不上是討厭,反正魏七來了顧小夕是又開心又害怕。江萊看在眼裏覺得好笑,因為魏七總是跟在一個英俊的男人身邊,所以這個就是顧小夕不太歡迎魏七的原因吧。

之後在今年耶誕節的時候,魏又雪小姐和那個叫林悠然的傢伙結婚了。婚禮沒去參加,因為跟魏又雪小姐沒什麼交情,只是在夜語的時候看過一兩眼,反正顧小夕是在那裏歎氣。怎麼好好一個姑娘就嫁給了林悠然呢。

之後轉過年來,就是現在了,大多數人已經習慣了店長成了魏大,好像覺得彆扭的人只剩下了顧小夕。

想到顧小夕說魏大的壞話的樣子,江萊不禁撲哧一聲笑了出來。

說起來,小夕真是可愛,怪不得魏少爺這樣的人也會喜歡上顧小夕。

雖然總覺得魏笑語不會因為這樣喜歡上顧小夕,不過,兩個人之間總是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聯繫。

反正愛情這種事情就是這樣吧。

懂的人會很珍惜,而不懂的人就這樣錯失了吧……

“小萊?”一個熟悉的聲音讓江萊抬起頭,在他面前站著一個衣著考究,英俊的男人。

江萊只是低頭笑了笑,並沒有表現出特別驚訝和尷尬的樣子。

那個男人把杯子的酒杯放下站到吧台前:“小萊……你沒有死?”

“啊,上次只是醫生誤診而已。”江萊輕描淡寫地一筆帶過。

“什麼醫生誤診!”男人伸手想要抓住江萊,江萊往後推了推,於是男人的手尷尬地晾在了那裏。

男人的動作倒是引起了旁邊一些人的側目,他有些訕訕地收回手,然後在吧台前的吧凳上坐下。

那些疑惑的目光好一會兒才消失,江萊這才笑了笑:“好久不見,廷之。”

“你怎麼……”邵廷之一下子壓低了聲音,然後輕輕歎了口氣,“你怎麼……”他說了兩句,沒有再說下去。那雙漂亮的眼睛注視了江萊許久,然後輕輕歎了口氣。

2.

“給我杯酒。”沉默了一會,邵廷之才壓低著聲音說。

江萊猶豫了下,轉身從櫃子裏拿出一瓶啤酒,倒在啤酒杯裏給邵廷之推過去。

順著酒杯的軌跡,江萊這才看到邵廷之的手指在輕微的顫動。他拿著杯子的手有些顫抖,以至於拿在手裏的杯子也輕輕顫抖。

江萊皺皺眉頭,他當然不相信人看到死而復生的人一點都不驚訝不害怕,不過作為演員,邵廷之倒是挺到份上的。

邵廷之一仰頭把一整杯啤酒都灌了下去。江萊給他倒的是一種墨西哥的淡啤酒——科羅娜。

他眯著眼睛,看起來一年的時間裏,邵廷之的酒量倒是見長啊。

江萊也不去管他,轉身去招呼別的客人。之前江萊的確有想過,也許兩個人不見面的話,對彼此都好。但是也有萬一,萬一遇上了,江萊也沒有想要故意躲起來。

客人也就是有一個沒一個的,反正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倒是邵廷之呆在這裏十分顯眼。一會兒的功夫就有幾波女客過來搭訕。但是邵廷之的臉色一直不好,在演藝圈這個地方,都是察言觀色的人,自然就不去打攪邵廷之了。

“小萊……”

聽到邵廷之略帶苦澀的聲音,江萊皺了皺眉頭,轉身走了過去。

“還要酒嗎?”江萊過去輕聲問。

邵廷之抬起頭,江萊和以前有很大的不一樣。

以前的江萊是什麼樣子。他總是一副安靜的樣子,偶爾笑笑,偶爾皺皺眉頭,中規中矩,不會幹些特別引人注目的事情。

邵廷之很多時候自己也不明白,那時候怎麼就會喜歡上江萊了呢,怎麼就願意跟他一起,怎麼就放著大把的美女,和這個少年呆在一塊呢。

他們的性格相差很多,邵廷之註定是要站在鎂光燈下的,註定是要被所有人注目的。但是江萊不一樣,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少年,高中沒有畢業,雖然性格上有些軟弱,但是卻去了酒吧裏上班,甚至在失蹤了一段時間以後又到了酒吧裏,和那裏的人混在一起。

當然,演藝圈這個地方呆多了,對於地下世界的情況總是有些瞭解的。

當時知道夜語是屬於黑道大家族魏家的時候,自己也冒出了一身冷汗,竟然去那裏砸了店……

可是當時是真的氣憤了,之前的確是有了江萊的幫助才能事半功倍地成為了演員,但是……一想到江萊離開自己那麼久,心裏就覺得很不痛快。

在邵廷之的印象中,江萊就是那種有些軟弱的人。他以為江萊會和以前一樣,出去氣幾天就會回來,他們之間不是一直這樣的麼……但是過了很久他都沒有回自己身邊來……

是我錯了嗎?邵廷之那時候問自己,也許我做的太過分了……

剛在演藝界站穩腳跟,不可能弄出一些花邊新聞來影響自己。

也許過幾天他就會回來了——他是這樣想的,可是江萊一直沒有回來。

直到他實在忍不住了,找了人去找他,終於在夜語找到了他。

“你要找的孩子在夜語。”當時那個人是這樣說的,“夜語這個地方不是隨便能進去的,你要去找人的話,最好小心一點。”

顧小夕的事情,邵廷之倒是聽江萊說過一些。也是一個沒有上大學的孩子,倒是會調不錯的酒,有次他竟然還跟他去學了一次,然後回來手忙腳亂地做給自己喝。

“給我調杯Amber Dream(琥珀之夢)吧。”邵廷之輕聲說,不管怎麼說,江萊能活著……那就太好了。

江萊愣了愣,輕聲說:“抱歉,我不會調那個酒。”

邵廷之抬起頭,看著江萊的臉。

什麼時候開始陌生起來?什麼時候他的眼神那麼冷漠,雲淡風輕地好像他們真的只是客人和調酒師。

江萊拒絕的很直接,他還記得那天顧小夕為自己調處琥珀之夢。

GinChartreuseVermouth分別代表鑽石、祖母綠、紅寶石,混合之後就成了琥珀。在寶石中,琥珀代表永恆、透明和純潔,象徵著愛情的永恆。”顧小夕那時候是這樣說的。

現在回想起來,江萊甚至覺得顧小夕在看到他的時候,就看到了現在的結局,那雙眼睛就像能看到很久的未來一樣,那麼寂靜,那麼漆黑……

Amber Dream(琥珀之夢)……”江萊輕輕地說,“琥珀是古代松脂的化石,常常有不幸被松脂包裹住的動植物,一直保存到現在……雖然琥珀代表永恆,象徵著愛情的永恆……”他看了看邵廷之,“可是,對於我來說……聽起來就像一個黑色童話。”

江萊說完以後輕輕地轉過身,走了開去。

一直到舞會結束,江萊也沒有往邵廷之那邊看一眼。

他們在一起也生活了好幾年,但是現在無論是對江萊或者邵廷之,都那麼陌生。

邵廷之還記得那天在手術室的外面,顧小夕拉著自己的領子說的話。

人有時候對理想太執著了,就看不到別人的傷害和付出。等到真正地到達了那個地方,才發現那些珍貴的東西早就不在原來的地方。

從醫院回去以後,有好幾天一直呆在家裏。換了新的公寓,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全扔了,他花了一天時間去找,但是這些東西哪能找的到。

他又去了原來的那間公寓,好不容易說服房東把公寓買下來,卻發現裏面已經面目全非,完全沒有他們曾經生活過的氣息。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陌生人的生活氣息。

那個在他落選的時候安慰他的少年,在他失望的時候逗他開心的少年,雖然總是柔柔弱弱的樣子,卻在他的生活上獨自為他撐起了天空的少年。

他總覺得自己了不起,有理想,有才華,有抱負。江萊什麼都沒有,可是事實上,他的生活全都依賴江萊,那個什麼也不會的少年。

等他有能力的時候,江萊卻死了。

他在那段時間有種沒由來的恐慌。

難道一輩子就要活在沒有江萊的世界裏,難道都要活在對他的愧疚和想念中……?

邵廷之抬起頭的時候,舞會已經結束了。

他一下子站起來,腿腳因為長期坐著所以有些麻,他一把抓住經過身邊的人的手臂:“請等一下……那個叫江萊的調酒師呢?”

等他看清楚了不禁放開了那人的手臂。

他沒見過這樣的人。這個人長得很好,怎麼說也有一百九十公分,即使在室內依然帶著副黑色的墨鏡。她穿著黑色的西裝,薄唇抿成一條線,不知道為什麼,竟然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壓迫感。這也是他放開那人手臂的原因。

“找江萊?”那人的聲音很輕,但是邵廷之一下子竟然也沒能分辨出這個人的性別。

“嗯……你有見到嗎?”邵廷之四周尋找熟悉的身影。

他好不容易找到的,不想就這麼不見了……他還有很多話要說……

“噢,回夜語了吧。”那個人想了一下說,“有事嗎?”

“……夜語?”

那人忽然笑了:“邵廷之?”

邵廷之愣了愣,但是依然點了點頭。

那人抱著肩膀在那裏看著他,最後露出一抹笑容:“你被我們店列進黑名單了,所以不要來找江萊了。”

“黑名單?”

“對,少奶奶列的,”那個人聳了下肩膀,“頭號不歡迎的客人。”

邵廷之不知道她口裏的少奶奶是誰,他只是沖口而出:“我不是客人。”

那人挑了挑眉:“你倒很會鑽漏子。”

邵廷之咬了咬唇:“你們那裏招服務生麼?”

“……招啊。”

×××

顧小夕沒想到自己在有生之年,除了電視上之外還能在夜語看到他。

“啊,我不管,為什麼他會在這裏!”顧小夕一把拉住魏笑語的領子。

“什、什麼情況?”魏笑語一副茫然的樣子。

“那個!”顧小夕把手一指,指著樓下服務生打扮的邵廷之。

“……那不是那個大明星嗎?”魏笑語眨眨眼睛,“上次小雪給了我幾部片子都是他演的,還不錯……”

“什麼……”

“我可以找他簽名去麼……?”魏笑語一邊找本子和簽字筆一邊說。

“……去,去,你現在就去!”顧小夕一把拉住他,把他往樓下推。

如果現在有人看到的話,沒准是一副犯罪現場的場面。

“寶貝、親愛的、甜心……發生什麼事了?”魏笑語不動聲色地躲開顧小夕的手,然後一把把顧小夕摟在懷裏。

“我不是說過他已經進入客人黑名單了嗎?”顧小夕在魏笑語懷裏掙扎。

“噢,他現在不是客人。”魏大忽然出現在樓梯口,手裏端著個託盤,上面放著一瓶酒,“他現在是服務生。”

顧小夕在魏笑語懷裏愣了愣,魏笑語連忙松松領子,剛才差點被顧小夕掐死……

“……我們這裏是不能兼職的。”顧小夕冷冷地說,“他是演員。”

“他已經辭掉了。”魏大輕輕地說。

“……我不明白,這和你沒有關係。”顧小夕皺著眉頭說。

魏大的眼睛在墨鏡後面,所以顧小夕看不到,只是覺得那一瞬間竟然是異樣的柔和:“噢,人總會明白什麼才是最重要的。有為了夢想不惜一切的人,也有為了愛情而不惜一切的人。”

“什麼意思?”顧小夕問。

魏大把酒瓶放下來:“小雪小姐是第一種人,而邵廷之是第二種人。”

“邵廷之……不是第一種人嗎?”顧小夕轉頭看魏笑語。

魏笑語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樣子。

“江萊一個人也會寂寞,”魏大站在欄杆邊看著樓下的酒吧,“而且也會把這種情緒帶到工作上來,多一個邵廷之不是很好嗎?”

“曾經發生那麼多事情,你不會明白的。”顧小夕看了魏大一眼,然後放鬆身體,靠在魏笑語身上,“但是,這是他們的事。”

XXXX月,影壇紅人邵廷之宣佈息影,影后魏又雪對此表示惋惜……


(15) 迴響    (0) 引用   

少爺與獵人之夫妻相性一百問(50-100)

各位親們好久不見^0^因為部落格密碼遺失所以一直木有動靜╮(╯▽╰)╭好吧~我知道很久木有更新,於是我會更加勤快滴~(誤……

現在附上一百問的後面五十問~(≧▽≦)/~啦啦啦

51 請問您是攻方,還是受方?

浮德:難道我是受方嗎?

瑞格斯:……你知道的,其實我沒有選擇。

52 為什麼如此決定?

浮德:(乾脆)力量

瑞格斯:……同上,我打不過他。

53 您對現在的狀況滿意嗎?

浮德:(優雅的一笑)很滿意。

瑞格斯:……還行。

54 初次H的地點是?

浮德:賓館。

瑞格斯:還是我出的錢,他總是占我便宜,不管是在經濟上還是身體上。

浮德:(笑)

瑞格斯:(臉紅扭臉)

55 當時的感想是?

瑞格斯:我先說行嗎?

浮德:(做了個請說的手勢)

瑞格斯:我想的是,我自己出錢給他開房間讓他壓我,我真是太失敗了!

浮德:如果那時候我出錢的話,你會感覺好一點嗎?

瑞格斯:那不是重點好嗎!

浮德:好的,下次我來出錢吧。

瑞格斯:……

56 當時對方的樣子如何呢?

浮德:很誘人,他在引誘我。

瑞格斯:我沒有!……他看起來是勢在必得,我想如果我不服從的話,沒准他會用強的。

57 初夜的早上,您的第一句話是?

浮德:我起來的時候他還在睡,於是我就接了賽文的電話離開了。

瑞格斯:好痛……

58 每星期H的次數是?

浮德:我沒有那麼無聊去數……不過好歹他後來體力好了一點。

瑞格斯:好像……我沒有休息過一天?

(很河蟹的婚後生活啊~~

59 您覺得最理想的情況下,每星期幾回最好呢?

浮德:看心情,他總是在引誘我。

瑞格斯:(瞪著浮德)不要自以為是好嗎?——我嗎?我覺得五六次最多了,人生裏除了這個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60 那麼是怎樣的H呢?

浮德:在他是人類的時候,我總是小心翼翼的,不過現在,我總是能很盡興。

瑞格斯:……只剩半條命。

61 自己最敏感的部位是?

浮德:他吻我的手指也能讓我很興奮。

瑞格斯:……我不想回答。

62 對方最敏感的部位是?

浮德:他哪里都很敏感……最敏感的話……(在瑞格斯耳邊輕輕說)

瑞格斯:(惱怒)浮德嗎?腰側!(昂頭,怎麼樣?)

浮德:(聳肩,無所謂)

63 如果用一句話形容H時的對方?

浮德:很誘人,尤其在成為血族之後。

瑞格斯:像個瘋子!

64 坦白地說,您喜歡H嗎?

浮德:喜歡。

瑞格斯:……還行吧,可是次數太多我會吃不消。

65 一般情況下H的場所是?

浮德:他比較喜歡在床上,我尊重他的選擇。

瑞格斯:那個陰森的城堡!所以還是床上比較好!

66 您想嘗試的場所是?

浮德:我家的地牢。

瑞格斯:我絕對不會去那裏的!

67 沖澡是在H之前還是最後呢?

浮德:做完之後,我會抱著他一起去。

瑞格斯:之後,洗完再做然後再洗,太累了。

68 H時兩人有什麼約定嗎?

浮德:我偶爾會讓他吸我的血,吸完以後他就暈乎乎的。

瑞格斯:半血族的血很好……我當然不是因為這個才根他上床的啊~(對手指)

69 您與戀人以外的人發生過性行為嗎?

浮德:以前有,現在沒有。

瑞格斯:同上。

浮德:你幹嘛那麼省略。

瑞格斯:如果你問我以前的風流帳,我只好說,我記不清了。(標準的紈絝子弟回答)

70 對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體]這種想法,您是持贊同態度,還是反對呢?

浮德:贊同吧,雖然那不是一個好辦法,但是總得做最壞的打算。

瑞格斯:這是違法的!

71 如果對方被暴徒強暴了,您會怎麼做?

浮德:讓他生不如死。

瑞格斯:你是說歹徒嗎?

浮德:我會把歹徒扔到我們家地牢裏。

瑞格斯:那你說的‘生不如死’難道是對我說的嗎?

浮德:(沉默。)

瑞格斯:……我是受害者啊!你的腦子就是不正常!——如果浮德被強暴嗎?我會很驚訝。

浮德:就驚訝嗎?

瑞格斯:我會一直陪著你,然後找機會報復。

浮德:報復誰?

瑞格斯:我沒有你那麼小心眼,我是報復強暴你的人。

浮德:(冷著臉)不會有那麼一個人的。

(我絕對相信,浮德大人……)

72 您會在H前覺得不好意思嗎?或是之後?

浮德:不會。

瑞格斯:我為什麼要不好意思?我只會覺得很累!

73 如果好朋友對您說「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請……」並要求H,您會?

浮德:認識我的人不會對我有這種要求,而且我也沒有好朋友。

瑞格斯:那得看性別,我以前有很多這樣的朋友……別那樣看我!現在整天跟一堆吸血鬼在一塊!

74 您覺得自己很擅長H嗎?

浮德:不錯

瑞格斯:同上,如果我是主動的話。

75 那麼對方呢?

浮德:床上的反應不錯。

瑞格斯:(扭頭)……(他又拒絕回答了)

76 H時您希望對方說的話是?

浮德:我喜歡他說他離不開我,雖然事實就是如此。

瑞格斯:給我一個月的自由活動時間?……我知道了!那是開玩笑而已!

77 您比較喜歡H時對方的哪種表情?

浮德:我喜歡他妥協時候的表情

瑞格斯:我可以說高潮嗎?很性感。

(能容許我想像一下嗎?)

78 您覺得與戀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嗎?

浮德:不行,因為我不會接受。

瑞格斯:我不想死,所以我不會去挑戰浮德的底線,好嗎?請別再提這種危險問題,偶爾而顧慮一下回答問題人的安全好嗎?

79 您對SM有興趣嗎?

浮德:有,因為他已經不是人類了。(您的潛臺詞是,在床上怎麼都折騰不死是嗎?)

瑞格斯:偶爾吧。

80 如果對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體了,您會?

浮德:我有很多方法,而且我知道實際行動比請求好多了。

瑞格斯:……那是我快自由的意思了嗎?

81 您對強暴怎麼看?

浮德:我不喜歡那種行為,當然在我們的世界裏,力量決定一切,所以我不會處於弱者。

瑞格斯:那是違法的!踐踏一個人的自尊不是那麼有趣的事情。

82 H中比較痛苦的事情是?

浮德:……做到一半他昏過去了。

瑞格斯:你以為那是誰害的!

83 在迄今為止的H中,最令您覺得興奮、焦慮的場所是?

浮德:地牢吧,他很害怕,但是我很興奮。

瑞格斯:地牢!該死的藍維斯城堡的地牢,那到底是什麼鬼地方!

84 曾有過受方主動誘惑的事情嗎?

浮德:經常。

瑞格斯:那不是引誘好嗎!

85 那時攻方的反應是?

浮德:愉快的接受。

瑞格斯:首先那不是我誘惑他,其次,他忽然發情的時候沒有理由。

86 攻方有過強暴的行為嗎?

浮德:有幾次,因為我們在吵架。

瑞格斯:我知道你們的世界,什麼力量決定一切,我討厭這個。

浮德:可你還是接受了。

瑞格斯:但我永遠不會贊同這個。

87 當時受方的反應是?

浮德:他也很愉快地接受了。

瑞格斯:我根本不愉快!

88 對您來說,[作為H對象]的理想像是?

浮德:像他這樣,有些軟弱,在某些時候又給我驚豔的感覺。我喜歡他對我又怕又無奈的樣子,很可愛。

瑞格斯:應該是風情萬種,又懂事體貼的女性……當然,我覺得以後恐怕很難遇上了。

浮德:沒錯,一和他們在一塊,就就需要她們的血液。

89 現在的對方符合您的理想嗎?

<span lang="ZH-TW" style="FONT-SIZE: 9pt; FONT-FAMILY: PMingLiU; mso-ascii


(18) 迴響    (0) 引用   

少爷与猎人之夫妻相性一百问(26-50)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浮德:我想吃……

瑞格斯:用不着告诉我!做什么准备……?我最希望是送他一张飞机票,单程的!就算是月球火星都可以!

27 是由哪一方告白的?

浮德:我。

瑞格斯:你知道告白什么意思吗?

浮德:……

瑞格斯:算了,下个问题!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浮德:我想把他的血吸掉,然后变成同伴。

瑞格斯:求你不要喜欢我……(哀求ing~

29 那么,您爱对方吗?

浮德:当然。

瑞格斯:你确定你真的知道爱情的定义?

浮德:当然。

瑞格斯:那就请你立刻离开我。

浮德:(眯起眼睛看着瑞格斯)你确定我的爱要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

瑞格斯:……那个……今天晚上早餐不错,我有些饿了,我要去找赛文……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您觉得很没辙?

浮德:有几次以自杀为威胁的时候,他总是跟我抱怨这,抱怨那,好像我对他多不好似的。

瑞格斯:任何事。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您会怎么做?

浮德:把嫌疑扼杀在摇篮中。

瑞格斯:你是说比较普通一点的庆祝方式吗?

32 能原谅对方的变心吗?

浮德:可以,因为这给了我一个把他变成同族的好理由。

瑞格斯:不要看着我!我什么也不会做的……

浮德:好孩子。

瑞格斯:谁能让这个疯子变心,请快点来……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1小时以上,您会怎么办?

浮德:他的话,是不可能迟到的。

瑞格斯:从来只有他迟到,如果他迟到一小时……我会为这一小时的安静生活而欢呼的。

34 您最喜欢对方身体的哪一部分?

浮德:眼睛和头发。

瑞格斯:唔……无论哪一部分都不是我喜欢的。我承认他很能吸引人,但是我不在其中,在我活着的时候就是如此……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是?

浮德:很多,尤其是他在睡梦中醒来,很迷茫很柔弱的样子。

瑞格斯:为什么你总是在我床上!

浮德:我说了我睡不惯我的床。

瑞格斯:什么你的床,都是我的床!

浮德:好了,亲爱的,都是你的,这样的争吵有意义吗?

瑞格斯:我指的不是床的问题,而是为什么我醒来你总是睡在我身边!

浮德:好了下个问题吧。

瑞格斯:喂!

36 两人在一起时最让您觉得心跳加速的事情是?

浮德:他让我上的时候。

瑞格斯:那是你的意淫好不好!

浮德: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吗?

瑞格斯:……那是我喝醉酒了的那次!和我的意愿无关!

浮德:可是还是你让我上的……

瑞格斯:那是次意外!而且你也没有成功!下个问题!

37 您曾向对方撒谎吗?您善于说谎话吗?

浮德:没有,因为没有必要。

瑞格斯:没有,因为没有必要,你觉得和一个吸血鬼撒谎胜算大吗?

38 做什么事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浮德:让他无奈的服从的时候。

瑞格斯:看不到他的时候。

39 曾经吵过架吗?

浮德:没有

瑞格斯:……

浮德:有吗?(不确定的转头看瑞格斯)我记不太清了。

瑞格斯:……经常。

40 都是些什么样的争吵呢?

浮德:没有争吵。

瑞格斯:好吧,没有争吵!下个问题!

41 之后如何和好呢?

浮德:他会主动讨好我,然后向我撒娇。

瑞格斯:我的灵魂碎片在他手里!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吗?

浮德:吸血鬼不会转世。

瑞格斯:如果死亡是解脱的话……

浮德:你的灵魂碎片还在我手里,亲爱的。

瑞格斯:……

43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自己被爱着哪]

浮德:基本上……没有。

瑞格斯:等一下!这个问题太奇怪了,我们之间完全是迫害者和被迫害者!怎么还会有爱!

44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也许他已经不爱我了……]

浮德:没有过。

瑞格斯:同上。

45 您的爱情表现方法是?

浮德:我的初拥,让他成为吸血鬼的一员,当然是在我保护之下的那种……

瑞格斯:他又在意淫了……

浮德:(转头看瑞格斯)

瑞格斯:咳,我会直接和对方说。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浮德:林檎,白色的小花,很合适吧?

瑞格斯:罂粟,代表死亡的花朵,也许曼珠沙华也可以?

47 两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吗?

浮德:没有,是吗?(转头温柔的看着瑞格斯,黑色的眼睛沉寂而危险)

瑞格斯:没有……吧?(心虚)

48 您的自卑感来源是?

浮德:血族是最优越的种族,不存在这种感情。

瑞格斯:什么优越,没有血液就发疯的种族,你不可耻吗?

浮德:亲爱的,你刚才说什么?

瑞格斯:……下个问题!

49 两人的关系是公认还是极密呢?

浮德:大家都知道我们是拍档。

瑞格斯:其实职业是一样的吸血鬼猎人……但是我还是不希望别人知道……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持续到永远呢?

浮德:应该可以。

瑞格斯:没准哪天我疯了,也许会改变现在的想法,不过我还得说,人类凭什么去和吸血鬼谈情说爱!

浮德:虽然我看不起人类,但是请别拿种族差别说事!

瑞格斯:嘿!我说的根本就不是这个问题!

唔~隔了好久才更新,真的十分抱歉~似乎一直比较忙呢>_<

过几天会将后面的发上来^^


(15) 迴響    (0) 引用   

少爷与猎人之夫妻相性一百问(1-25)

夫妻相性一百问

1 请问您的名字是?

浮德:浮德

瑞格斯:瑞格斯•斯蒂芬

2 年龄是?

瑞格斯:二十五岁。

浮德:几岁呢……是按照人类的计算方式吗?(思考中……)

瑞格斯:看到了吧?他是个智障!下个问题……

3 性别是

浮德:男性

瑞格斯:同上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浮德:我的性格很随和。

瑞格斯:随和?(抖?)你确定是在说你自己吗?你不是在说我吧!

浮德:我的性格是很随和啊,而且很多人会称我“绅士”。

瑞格斯:我干嘛和他计较这个事情……算了,下个问题!

5 对方的性格呢?

浮德:太自我主张了,自以为是,而且太笨。

瑞格斯:他简直是个魔鬼,而且比魔鬼还魔鬼!不知道什么叫人权、觉得什么事情都是理所当然。他又是一个独裁者又是暴君,哦还是一个经常发精神病的杀人魔……他是个一个吸血鬼,太可怕了……我想去火星!!!(以下省略一万字……)

浮德:好了瑞格斯,喝点水。

瑞格斯:……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浮德:我去美国的时候,在他们的政府部门里。

瑞格斯:我恨安全局,我怎么就这么倒霉,我好后悔……

浮德:我不后悔

瑞格斯:废话!你现在吃我的、住我的……

浮德:下个问题!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浮德:很傻

瑞格斯:很阴森,一看就不是好人的那种……对!他不适合美国灿烂的阳光。

浮德:好了,亲爱的,你最近有些歇斯底里。

瑞格斯:不要叫我!

8 喜欢对方的哪一点呢?

浮德:安静的时候,当然吵闹的时候也不讨厌。

瑞格斯:喜欢?他?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吗?

浮德:很好。

瑞格斯:(看着浮德)……你确定你知道他在问什么问题?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浮德:瑞格斯,或者亲爱的,这得看我的心情。

瑞格斯:……你这个疯子。

12 您希望被对方怎样称呼呢?

浮德:叫我的名字就可以了,称呼对我来说,只是一个代号而已。

瑞格斯:我一点也不想被他称呼……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浮德:猫,发怒的时候毛都会竖起来的那种。

瑞格斯:……蝙蝠,邪恶的要命。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选择?

浮德:我为什么要送他?

瑞格斯:如果他愿意离开我的视线范围内的话,我愿意送任何东西!

15 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浮德:(看着瑞格斯)

瑞格斯:看我干什么!我什么都不会买给你!

浮德:其实我不想要买的,我想要现成的。

瑞格斯点头:可以,除了我自己之外的东西你都可以拿,只要你离我远一点……

浮德:……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吗?一般是怎样的事情?

浮德:不满?没有不满。

瑞格斯:我有我有!我一共写了三十万字,我现在开始说了……

浮德:下个问题。

瑞格斯:我还没开始说呢!

17 您的毛病是?

浮德:我觉得我很完美。

瑞格斯:稍微有些念旧,或者还有点软弱?不过也许别的人碰到浮德,连直视的勇气说不定都没有吧……

18 对方的毛病是?

浮德:如果一定要说……小气。

瑞格斯:……无耻。

19 对方做的什么事情(包括毛病)会让您不快?

浮德:总是朝我发火,或者一副要搬家到火星的样子。

瑞格斯:我搬到火星有什么不对!

浮德:你好像不喜欢和我在一块?

瑞格斯:为什么你会觉得惊讶?

20 您做的什么事(包括毛病)会让对方不快?

浮德:我不用做什么事情,光是在他身边好像就会令他不快。

瑞格斯:太好了,浮德先生终于明白我的内心了……

浮德:所以只好抱歉了。

瑞格斯:……为什么你还在这里!

21 两人的关系到了哪种程度?

浮德:搭档

瑞格斯: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虽然住在一起,但是……你明白吧,我们不是同一种类型的。

22 两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浮德:应该是他房间里吧?(转头看瑞格斯)

瑞格斯:那不叫约会!怎么会出现这么恐怖的词?

23 那时两人之间的气氛怎么样?

浮德:很好。

瑞格斯:很惊悚……感觉有点像恐怖片。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地步?

浮德:很靠近他……能感觉到他的气息,血液的流动……

瑞格斯:我以为我要死了……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是?

浮德:安全局

瑞格斯:都说了那不是约会!!


(8)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