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嘉芬の部落格

新書錢來醫館系列^^

好久沒上來更新日誌了,來這邊跟書友們介紹一下這次的新系列好了。
新系列是由蠻有趣的故事組成,主要圍繞錢來醫館這間神秘醫館的成員們構成的故事。

愛錢的掌柜,靈力的捉妖師,酷酷的殺手,這三位醫館的成員^^

先出的這本捉妖師的嬌夫,其實大家從題目就看出來啦,主要是講捉妖師大人的愛情故事。

他這位傲嬌的夫婿,是非常有趣的人物唷,希望大家看書的時候可以被他笑到,感覺有笑料就好啦^^


另外,大家可以在書裡面看到很多舊日的朋友,比如大祭司謝離,月相,大月朝的皇帝陛下月智^_^,因為故事是發生在大月朝的,而本書的主角捉妖師懷槿先生,就是大祭司謝離的徒兒喲^^
所以謝離和風寂云也會出來串串場子^^(都老夫老妻了)

另外就是風格的話,這些故事裡面有搞笑有趣的,也有虐心凄切的,總之大家各取所好就好,最後希望讀友們多多支持,看得開心^_^!!


(12) 迴響    (0) 引用   

獵魔日誌

給大家介紹一下即將要出版的新書,血夜迷情——獵魔日志系列。

這是一套費了很多心力寫就的故事,曆經數月,嘉芬對他有很深的感情。

之前給嘉芬來信,說想看長篇故事的朋友們,這次可以滿足啦,會是足量的愛情故事唷。

一直很想寫吸血鬼的故事,也有很多的想法,這次終於滿足自己的幻想,把構想了很久的故事寫出來,覺得很開心。

本書的主角,性感的獵魔人和魅惑的吸血鬼,雖然是獵魔的奇幻之旅,主要還是講述他們的愛恨糾葛^^會是很棒的愛情故事,當然有虐有揪心啦,比較曲折^^

故事起始於我們誘人的吸血鬼先生——藍,在酒吧裡面釣男人。

是的,您沒有看錯,這位吸血鬼先生,活了長久的年歲,經曆過許多,不敢再碰觸真愛,只想維系簡單的一夜情。

但是,他“高深”的眼光,瞄准了一位性感肌肉男先生,卻沒想到,這性感到讓人流口水的家夥,居然是他的天敵,也就是我們本書的另一位主角,獵魔人莫頓。

 (閱讀全文)

(14) 迴響    (0) 引用   

野玫瑰

新書野玫瑰要上市了,來這邊跟親愛的讀友們宣傳一下^_^

在電子報上看到野玫瑰的封面,好喜歡,栗色長髮微卷的小受,戒指手環耳墜項鏈,整個搖滾系的裝扮,畫出了我心目中小受的那種味道,感謝編編和繪畫的老師^^

野玫瑰是嘉芬自己很喜歡的一本故事^^,雖說都是自己的孩子,但總有偏愛的幾個,野玫瑰就是其中之一啦

我非常喜歡書裡面的男主角雨痕,他是對愛情非常執著的一個人。

而攻君是一位直男,這就增加了追求的難度

整個是很虐心的過程,但是雨痕終於讓這位直男先生愛上自己。

雨痕是一位搖滾歌手,一開始直男先生是怎么都看不慣他的^^,他的穿著他的品位,從頭到腳都讓我們斯文的直男先生皺眉。

就是這樣南轅北轍的兩個人,互相碰撞,很感人的一則故事,捂臉,請容許我小小的宣傳一下^^

貼上試閱篇

第一章

舞臺上修長的身影,男人著黑色緊身的皮衣皮褲,架著墨鏡,微亂的長髮,手指飛快的彈奏於吉他上,激情四射的歌聲激蕩著舞臺,台下是一片瘋狂呼喊,神情陶醉的歌迷跟著強勁的節奏一起搖擺揮手。

沙啞性感的嗓音,回蕩在這激烈的空間,與樂聲完美的配合,令台下的粉絲露出更為迷醉的神情,尖叫著,捂著臉,極度想要接近臺上的偶像。

男人劃過最後一個音符,動情的歌聲也隨音樂的休止而結束,墨鏡遮擋下看不清那張臉上的神情,在迷離的燈光裏,只落下一片暗色的光影,配合他冷漠的性感。

如雷的掌聲淹沒在女人癡狂的尖叫裏,男人的身影消失在舞臺上。

 (閱讀全文)

(5) 迴響    (0) 引用   

癡狐 試閱

楔子

廢墟,煙霧消弭中出現一抹青衣的身影,那是一個美麗魅惑的青年男子。

他神色焦急地在滿地焦屍中尋找,又是一場聲色慘烈的大戰,神魔在千年後的再次交鋒,結果兩敗俱傷。

地上躺倒的有魔族的妖孽,也有神族的上仙,現在滿地滄夷,已經沒有生氣。

無論他們是否擁有長久的生命,在這場天地變色的大戰中,都顯得失色了。

寧澈,玉寧君,你在哪那青衣的身影,雙手擂過那些交疊血肉模糊的身軀,尋找著那個白衣身影。

他在這,他知道他一定在這

清玄境的上仙已所剩無幾,大都死在這場壯烈的戰役,而他,作為仙帝座下最得力的戰將,又豈會坐視不管。

在他趕來這雲霧山時,已經聽聞他與魔主交手,是生是死,卻沒消息。

那白衣的身影,驀然相逢時,他只敢悄悄的窺視,知他與自己這妖魔相距太遠,他也從來沒給過他好臉色。

但是那個身影刻在心上了,就再難忘掉。

時時留意著他的消息,直到神魔又一戰,他害怕再也見不到他!

玉寧君!

在遠處焦黑的魔法交匯之地,他終於看見了那個熟悉的身影。

幾乎撲過去,然而那個人安靜地躺在那,俊美的容顏蒼白如雪,再沒有一點聲息。

怎麼會……不會的……他的眼淚像斷線的珍珠滴落下來,撫著那冰冷的面頰,試圖喚醒他,卻只是徒勞。

你醒醒,醒一醒啊……美妙的聲線,喚的淒慘無比,只讓人聽了心酸。

他死了。一道冰冷又毫無感情的聲音響起來。

他嚇了一跳,回過頭,對上那張魔魅又無比美麗的面孔。

他心一震,魔主……輕微的喚聲都有些無可抑制的顫抖,他害怕眼前這個男人,他還在,他沒有死麼?

小狐狸,你好像很失望啊,那魔魅又邪肆的眼望著他,俊美的嘴角上翹,勾出一個極美的弧度,雖然笑著,渾身森冷的氣息卻叫他不敢動上一動。

賤狐不敢。他低頭,未幹的淚痕斂眉道。

哼,諒你也不敢!魔主冷哼一聲,雲千寞那沒用的東西拋下整個清玄境的人跑了,連他的愛徒死在這都不管!什麼仙帝?

男人邪笑道:他不過是去找救兵,想要再致我於死地?可惜這世上,除了雪無痕,誰能牽制我?

主人……妖狐在他面前伏低身子跪拜。

你看見了,現在清玄境的仙人全都死在這了,就算他再找誰來,都是一樣的下場。邪魅的男人譏屑道。

可我族也死傷不少……妖狐輕淡的聲音有如塵埃。

為魔族戰死,是他們的榮耀!前一刻還狂妄佞厲的男人,忽然倒退了一步,身體傾斜了一下。

您受傷了?妖狐有些吃驚。

男人避開他的扶持,冷然道:這麼激烈的生死一戰,豈能毫發無傷。

您……妖狐看著他,有些欲言又止。

男人俊美的臉上露出邪魅的笑容:怎麼,你是想問我有沒有法子讓你喜歡的這個上仙活過來?

妖狐神色一震,急忙跪到他腳下:求魔主大恩!

男人冷厲的神色轉到那沒有生氣的寧澈身上:這家夥恨不得將我碎屍萬段,現下死了又何必再救?難保日後不是個麻煩。

魔主……妖狐露出哀求的神色,求您……小妖願付出任何代價!

他在魔域幾百年,知悉魔主話中有話,既然說了,必定有他相應的代價。

魔主魅惑的容顏深深看他,半晌微微一笑,那笑卻讓妖狐心生寒:小狐狸,你身上有一樣異常稀有的珍貴事物。

魔主請說,只要魔主要,小狐一定給。妖狐連忙道。

你的狐珠,魔魅的男人幽幽一笑,深漆的眼盯著他:

你是妖狐一族修煉得最為精純者,你身上那顆狐珠有六百年,吸收日月精華,想來花豔離也曾助你修煉,所以你這顆狐珠倒真是應了我現在之急,不失為上好的療傷聖品。

妖狐明白了他的意思,只要魔主可以將玉寧君救活,小妖這就將靈珠獻上。

男人邪魅的神色中路過一絲訝然,隨即又淺淺一笑,帶點嘲弄:就為了這個看不起你的仙人,值得麼?沒了狐珠,你最多只能維持二三十年的壽命,就會變成妖屍,到時又老又醜生不如死,再也不是明媚動人的妖狐,卻又死不掉,該怎麼辦呢?

男人似乎輕輕一歎,有些憐惜又戲謔地看著妖狐。

小妖甘願。妖狐沒有抬頭,只是跪著輕聲道。

好,你既然要送死,本王自然也不攔你,現在把狐珠拿出來,我這就讓他活過來。

妖狐抬頭望他,神色中似有些疑慮。

魔主微微一笑:怕我使詐麼?我還不至於騙你這可憐的狐狸,我會讓他活過來,不過也只是用他僅剩的仙魄,讓他投胎到人間,重新出生。我可以指點你找到他,不過屆時他也只是一個小孩子。

那他……

當然,等到有一天他的仙魄完全凝聚起來,複原如初,那麼他就會覺醒,會重生為玉寧君。倒時只怕又要心心念念收你這小妖……魔主語帶嘲諷,冷冷地看了一眼狐妖。

他會活過來?

沒錯,男人冷聲道,神色中掠過一絲不耐,現在,快點把狐珠拿出來,不要等我改變主意,留著這家夥,將來也終是我一個麻煩。

您會救他的,因為您現在必須得到我的靈珠。狐妖抬起頭,神色平靜,沒有畏懼男人視線的殺意。

小狐狸,你也不笨麼,我本來有更好的玉琉璃,可惜那無情的仙人,竟把千年難得的聖物用在了別人身上!男人森冷的語氣充滿了恨意。

也罷,你既無情也休怪我無意!這神魔一戰還未分曉,我倒要看看最後到底是我魔族統一三界,還是他神族?男人冷酷狂肆的笑起來,那笑聲充滿威懾力,令狐妖心都顫了顫。

他低頭看了看身邊的白衣玉寧君,忍不住伸手輕撫上他臉頰,眼神眷戀又溫柔:很快的,你就會醒了……

 (閱讀全文)

(36) 迴響    (0) 引用   

獵仙系列——魅蓮

新系列馬上就要出版,在這邊跟大家介紹一下這個系列^^

其實大家從名字都有猜到,是有點奇幻色彩的仙魔界之間的故事。
故事裡有許多形形色色的人物,各種風格的妖精跟仙人^^

先講講這本魅蓮

魅蓮是講一個有著妖艷放浪之名的妖精,跟一個清心寡欲的神仙之間的愛情故事^—^

可以說是性格完全南轅北轍的兩個人之間產生意外的火花

貼一些妖精和神仙第一次會面的情景給大家試閱一下^^希望大家多多捧場^^

花豔離揮退了眾人,大堂之內這才安靜。

那些妖孽早已能逃的逃,都受不了談若冰這稟然正氣的男人。雖有些貪圖他的俊美仙姿,不過他身上的氣勢太過淩厲攝人,還是那種讓妖極為不舒服的正氣,對他有遐想的妖也自認無福消受,訕訕的逃走。

花豔離從躺椅上站起身,談若冰看他走下來,一步一步的走近自己。

那豔紅的衣袍明豔的像火一般的顏色,襯著那張豔麗的面容更為嫵媚惑人,使流光失色。

那人翩然的身姿,紅色的長袍竟未著內,修長的大腿隨他腳步的移動,時而在飄逸的絲綢下裸露出來,說不清的豔麗風情,落到談若冰眼,只覺放浪淫亂,妖中之妖,他在心頭冷哼。

花豔離站在談若冰身側,如水的視線看著他臉龐轉了一圈,忽然悠悠一笑:一直聽聞上仙風姿,今日一見果然叫小妖贊歎啊!

他說著,伸出的手指竟要撫過談若冰臉龐。

饒是談若冰再鎮定自若也未想到,這妖孽竟如此無禮,他俊朗的眉峰一挑,已露出嚴厲的神色,避了開去。

花豔離吃吃一笑,瀲灩的眼波盯著他:上仙可叫我離離,我也可以叫你談郎,不知談郎有何事要與我說呢?

他沙啞的嗓音喚的情動挑逗,令談若冰心上又是一怒:你尊重點。

恨不得一掌拍了這個妖孽,談若冰很想離開。

啊,談郎不喜歡我這樣叫你麼?還是害羞了?花豔離還在笑,明媚的眼睛一直盯著談若冰。

談若冰忍無可忍,輕斥一聲:妖孽,信不信我現在就可收了你?

花豔離視線飄了飄,神情有些轉淡,

公子如此無情,竟要收了我,小妖不過是戀慕公子風采,那絕塵公子有何事前來呢?

談若冰想到師父叮囑之事,自己的那件一時竟有些不能啟口,難道真要求這妖人來為自己解毒?

他竟覺得面薄,從未有過如此波動的心緒。

我奉師父清玄境仙帝之名,是來魔域見我師叔雪無痕。

他看著花豔離,淡淡道:師父說師叔現在魔域,不論是何種情形,都要讓我們見一下。

花豔離眼神流轉,微微一笑:哦,原來上仙前來是為了家師。

這句家師談若冰聽的頗為刺耳,堂堂清玄境的仙人,竟成了魔域妖孽的師父,他對雪無痕也無甚好感,雖然聽聞過許多他的風雲往事。

 (閱讀全文)

(9) 迴響    (0) 引用   

不要po全文,不要隨意轉載

我很少說到這個話題,不是什麽愉快的事情,但是這種情形有越來越糟糕的趨勢,所以一直以來的很多話,都想跟各位讀友說說。

新書就要上市,可是我一點喜悅的心情都沒有。反而是擔心在出書不到一星期之後,在google的時候,又會搜出一大片的盜書txt文檔來,一想到這種情況,就會覺得很懼怕。

通常嘉芬一本新書出來,不到一星期就會有網站錄入到網上,錄入的私人網站小規模的觀看也就算了,但是卻有更糟糕的情況發生!

就是被一些人從錄入的網站偷載出來,在這個信息網路發達的時代,迅速就被轉載得到處都是,各種亂七八糟的網站,各種txt全文,嘉芬搜索的時候,看著成片的盜書txt,只感到慘不忍睹這四個字。

比如我上一本新書《情關》,上市后才十天的時候,網路搜索已經po得到處都是,全本txt,全文轉帖,還有一些私人blog,就把全文這樣放在上面。

請大家想一想,嘉芬一本新書上市才十天,也許有的讀者准備看,都還沒去租書店租到呢,網路上就散播流傳得到處都是,這會是什麼情況?

這樣全本盜書之後,只要點開網頁就能方便地看到書,那麼還有多少朋友要去跑租書店呢?

如果租書店不再進嘉芬的書,那麼嘉芬這個作者也很快不能生存,這是很現實的問題。

耽美本來是非常小眾的事物,嘉芬也只是眾多作者中平凡的一位。

也許有的人會說,你在意什麼?願意掃你的書是看得起你,只有不入流的作者才會擔心自己的書賣不出去,那些好的作者就算掃了,也照樣賣得很好。

我的確有看到過這樣的言論,看到這些話時心裡會難過,也覺得很無奈。

我承認,我沒有前輩大手那樣的能力,網路大規模的掃書盜書,會對我造成很大的影響,也會傷害我。所以我害怕被掃書,我害怕發現我的書被轉帖得到處都是。

如果有耐心看到這裡的朋友,如果你能體會到嘉芬這點可能在別人眼裏微不足道的心情,或是有一點可憐嘉芬,都請你不要去轉帖我的書,最好連錄入都不要,如果要錄,也請在新書出版三個月後po可以嗎?嘉芬會感激不盡。

 (閱讀全文)

(6)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