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稿子寫完了,開始回顧包青天!

又花重金買了全套的「包青天」劇集,決定犒勞一下自己這半個月拼命寫稿的辛苦。不管最終能不能過稿吧,畢竟是過勞動節,我這種工作寫書兩邊忙的人應該好好過這個節了。

這套戯,當年我沒有全部看完,但是印象最深刻,最愛的,是「天下第一莊」那個單元。當年裴慕文和石玉奴的感情真是如羅曼史小説一樣淒美浪漫~~大概因爲當年我很沉迷凱哥的成熟男子風範吧?凱哥的表演真是讓人感動。

不過對於何家勁的FANS來説,似乎特別討厭這一個單元以及裴慕文這個人~

蘿蔔青菜,各有所愛吧~哈哈~

其實展貓我也是很喜歡的。這次買全集便是為了看他~我那會兒便對朋友說:他使我第一次知道了「英俊」這個詞的含義~還有什麽英姿勃發啊,英氣逼人啊諸如此類的詞彙,統統都理解了~


(6) 迴響    (0) 引用   

新書出來咯!!!富貴花嫁系列之鳳凰亂!

鳳凰亂~~~這名字太絕妙了~~~是哪位編輯大人的傑作?讓我擁抱妳一下!~~比我之前想的好一百倍!!

就是我自己都沒認出來,所以在首頁晃來晃去還以爲沒有新書消息~~後來突然看到了“富貴花嫁”幾個字~~這是我自己取的啊,所以立刻認出來了~~趕快爬進去一看~果然是~~哈哈~~~

各位讀者如果還在等至尊花嫁的~~請把那個系列放一放,注意看從這一套看起吧~~~嘿嘿,不好意思了~~

試閱地址:http://www.crescent.com.tw/article/article.php/547

封面和文案在此:http://www.crescent.com.tw/modules/shop/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4308

文案可能寫得比我的書搞笑了一點吧~~封面是超級PP的~~就是我不知道畫的是男主角還是女主角~~哈哈~~


(14) 迴響    (0) 引用   

看戯歸來!!

終于親眼見到王子殿下了~~全場除了我們幾個年輕的女戲迷之外差不多都是年長的老者~~哈哈~~

坐在了頭排桌子旁邊,貪婪地看著舞臺上衆人的表演,戲前還被指定可以上臺獻花~~獻花的時候只忙著對王子殿下的夫人說謝謝,連旁邊的王子大人都沒來得及,或者說沒敢多看幾眼就跑下臺去了~~~

七月份王子殿下去香港演出~~要不要跟過去呢~~~~

PS:本來心情很好,結果無意中發現有昨晚的看戯觀衆在網上發文譴責我們幾個頭排的拍照片打閃光燈,“素質令人髮指”~~~心裏真難受,不讓打閃光燈的規矩是知道的,但的確是不用閃光燈就模糊一片~~而且看到有別人在用,似乎是媒體記者,就跟著一起開了~~而且哪有“三番五次被說才收斂”,工作人員提醒一次我就乖乖收起來了~~~

現在最怕王子殿下也為這件事討厭我就坏了~~55555

小説還在艱苦地進行中~~~心情差,不知道寫什麽~


(5) 迴響    (0) 引用   

周末行程亂記

小璐說有一家店的烤魚很好吃,巫呼也很嚮往,所以一大清早九點多我就出門了,歷時兩個小時才趕到了烤魚店。三個女人吃掉了兩條魚,然後又去陪巫呼買手提電腦。最終她選了華碩,好貴的電腦啊~~差不多要將近六万台幣~~相比之下,湛露這一台只要兩万多,真是太便宜了~~~~當然,配置自然和巫呼的那台比不了哦~~

最後去到星巴克喝了咖啡再回家。

回家之後再寫稿子三千字~~~~不過似乎不知道後面要寫什麽了~~~


(5) 迴響    (0) 引用   

曾經我有一個戰國夢~~

曾經雄心勃勃地和朋友計劃要寫一套戰國系列~那是在初進新月的時候,反正前途懵懂一片,身後情勢迷離,一心想寫點名堂出來,天真地以爲自己可以一邊寫著言小,一邊完成我的戰國夢。那時候,買了不少關於戰國時期的書籍,潛心研讀了幾日,沒有寫出太多的東西,但是名稱都已經編好,自以爲個個都很響亮:

韓樂盛舞

魏劍遺恨

趙國雄風

齊舟涉江

楚宮冷月

燕関悲歌

秦王烽火

不過,這個戰國夢至今都還只是一個夢~~也許有一天,我可以成爲一個自由的作者,我的人生閲歷和知識積累都到達一定程度的時候,我會把這個故事寫出來吧~~


(11) 迴響    (0) 引用   

這個複雜難懂的世界

今天收到一個好消息和一個壞消息~~

好消息是剛剛收到的,接完電話我才發現,原來這個世界還有希望,通往天堂的門還是在最後一刻對我敞開了~~於是,打不死的小強又從死灰中復活~~慢慢地~開始呼吸,慢慢地審視自己荒廢的半個多月~~忽然閒,忘了自己原來還曾經是個作者?下一本書該寫什麽?怎麽寫?並非心中沒底,卻好像也是有點茫然,半個月的休筆好像隔了許多年~~仿佛我進入了另一個世界,還不知道該怎麽回來~~~只有努力啦~

壞消息是早間收到的,一個我認識的十嵗男孩子,于昨日下午意外死亡。該怎樣形容聽到這個噩耗時的心情呢?同事們都很沉重,雖然大家也都想對這個屢教不改,調皮搗亂,最終害得自己走向死亡的男孩子說一句:這是在意料之中~~

但是想起他的父母,他的親人~~這樣好像落井下石的狠話還是說不出口~~~大家只有彼此唏噓感嘆~~希望所有的親朋都能珍愛生命吧~


(2) 迴響    (0) 引用   

充滿懷疑的時代~

去店裏看了看MP5,並不是之前暢想的那樣,又轉而看上了其他款式的MP4,但是因爲這兩天我的小4還比較乖,所以最後什麽都沒有買就離開了,然後去NIKE的店裏,平生買了第一雙NIKE的鞋子~穿著的確很舒服,而且是跑步鞋,跑起來好像飛一樣,但是回到家裏,到了網上一看,又傻眼了,抱怨NIKE質量差的帖子比比皆是~~

這個世界到底是怎麽了?能不能有一件東西是質量完好,絕對不會出問題的?

忽然閒充滿了懷疑,覺得自己買什麽東西都不可信,連穿了一天的鞋子似乎都不再是那樣輕盈跳躍了~~

那~難道我們要畫地爲牢,從此以後再也不花錢了嗎?

買吃的,說是污染嚴重,或者有這樣那樣的危害,買衣服,又說有化學危害,買電器,沒多久就坏掉~到底還該信任誰?


(3) 迴響    (0) 引用   

鏡花水月

我又看到了這張女人的臉。在我這一生中,我看到過無數人的臉,男的,女的,年輕的,年老的,但是這張臉給我的印象最深刻,因為她是我所見過的最美的一張臉。

最初看到她時,她持著一把木梳,一臉哀怨的望著我,欲語還休,那是我所見過的最憂鬱的一張臉。   

後來有一次看到一個年輕男人的臉和她一起出現,她一臉的沉醉,光彩照人,依偎在那個男人的肩頭,那是我所見過的最幸福的一張臉。

於是我很奇怪,為什麼她的心情如此變幻不定?但無論如何,我還是被她的這張臉所迷惑了。

每天早晨,她都會準時來到我面前梳頭,偶爾那個男人也會出現。我聽男人喚她做珍兒」,我想那應該是她的名字,而她似乎極少稱呼那男人的姓名,但是可以看得出來,這男人是她的丈夫。

我生活的地方,夫妻並不多見。尤其像他們這麼出色的夫妻,於是我很奇怪,他們究竟是什麼人? 我常常聽到在我的身外有他們的輕聲細語,偶爾還有歌聲傳來,但大多數時候,四周是一片寧靜的。   

她很少單獨和我說話,只有在那個男人陪伴與她左右的時候,她才會幽怨的問他:紅顏暗老白髮新,綠衣監使守宮門,一閉上陽多少春。說的可不就是你我麼?」每到這時,那男人都會痛苦的抱緊她,吻著她的臉頰,低低的懺悔:珍兒,珍兒,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錯。」然後兩個人就相擁而泣。   

他們相愛,但是愛得很苦。我聽說過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的詩句,而每次他們的重逢都會讓我想起這句詩。   

後來,那個男人不來了,於是那個女人的臉也很少出現在我面前了。直到有一個晚上,皓月當空,銀光泄地,我披著一身華麗的外衣仰望著黑沉沉的天幕的時候,有一滴水忽然從天而降,落到我的身上。   

我驚詫的轉眸,這才看到那個女人的臉已經在我的咫尺之前。   

她還是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一臉的淚痕,眼中都是心碎的絕望,我赫然明白,或許她和那個男人訣別的日子就在今晚了。   

很快,我聽到一個尖細的聲音在陰陽怪氣的說:娘娘還磨蹭什麼呢?老佛爺都要等急了。」 然後那個女人抽泣著說:我只想再見他一面。」   

萬歲爺來不了了!」那聲音惡狠狠的,卻很得意。萬歲爺現在自身都難保,哪里顧得了您呢?您是自己來呢?還是要奴才幫您?」   

我聽到有拉扯的聲音,然後是那個女子情急的喝道:住手!我雖然即刻赴死,但我終究還是娘娘,就是你的主子!你敢碰我就是犯上!」   

那人似被喝住了,沒有再動手,只是哼哼冷笑:還剩一炷香的時間了,時辰到了,就是您不想讓奴才幫都不行了。」   

女人的臉再次出現在我面前,何等絕望淒美的一張臉啊。我永生都難忘的一張臉。那一刻,我真想奮起去救她,但是我沒有任何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對我低訴:山盟海誓隨雲渺,鏡花水月總是空。」   

幽幽一聲長歎後,她忽然高高的站起,站在我的身上,然後憤然蹬地,一頭直直的栽進我的身體中,我來不及驚呼,已經感覺到她的融入。   

我的身體,不是第一次遭到人類的侵犯,但和其他人所不同的是,她沒有掙扎,只是一味的沉入最深處,直到四肢完全僵硬冰冷。   

我情不自禁的歎氣,我所見過的最美的一個女人,終究還是逃不過紅顏薄命」的宿命。   

片刻後,我聽到一聲撕心裂肺的呼喊,是那個男人趕來了,狂呼著珍兒」撲到我的身邊,向下張望著,滿面的驚恐,便如那女子剛才跳下前一般的絕望。   

有人將他遠遠的拉開,他的聲音越來越遠,但依稀可以聽到他還在狂喊著,痛哭流涕著,真情必露。但是此刻在我眼中卻覺得他軟弱到令人輕視。沒辦法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又沒有勇氣一起赴死,難怪那女子會在臨死前感歎出那兩句詩,正是因為她早已將這個男人的懦弱看得透徹明白。   

猛抬頭忽然看到上面有人正搬起一塊大石頭,將我頭上那僅有的一小方天空完全蓋住。即刻我也感受到了絕望」兩個字的含義。我看了這片天幾百年了,儘管只有一片天,但那是我仰視這個世間所依賴的的唯一的眼睛。失去了眼睛,密封在一片黑暗之中。我的生活也已經走到了終點。

我絕望地想讓自己平靜下來,而那個女人的身體卻還在我的心中蕩幽幽的漂浮著。攪得我的心緒一片淩亂。   

我只是一口井,一口孤獨的井,總有一天,我也要乾涸。就和所有的女人一樣,若有過青春美麗,便難免會人老珠黃,到最後,留給人間的只有遺忘,遺忘。若有幸能留下一段傳奇……不知道,會不會留下一段傳奇,也不知道我能不能聽到別人為我講述那段傳奇了。   

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我孤獨的想起那個女人最後的話:山盟海誓隨雲渺,鏡花水月總是空。 如今我的一切也成空了。

  時年光緒二十六年


(11)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