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從頭開始

我知道我鐵定是要拖稿了。

休整了幾天,看了一部爛電影之後,我決定把剛剛開了幾百字的稿子推翻,換一個開頭來寫。

偏偏上面的老大,我說公司那邊的,非要我下個星期做一個……怎麽說呢,不敢說具體了,反正一個公開的活動。本來我已經提前完成了,但是老大非要玩笑著讓我再做一次,5555好煩~~就算是器重我,也不要現在器重好不好?

人家要準備減肥啦!還要寫稿子,哪有時閒!!

可是,又沒辦法說出來。因爲上次老大看到我收樣書,就很驚訝地說:你哪兒來的時間寫書?是不是上班的時候偷寫來著?

看,我就算是矢口否認,誰會相信?同辦公室的人都恨不得一聽到我敲字就說我開始寫稿子了~~~老大能容忍我到現在,我已經要感謝得阿彌陀佛了~~

難哦~~~這就是非專職作者的辛苦。

所以我天天在心裏念叨:等我有錢了,哼哼~~~再也不受這份辛苦!我也要天天睡覺睡到自然醒,寫稿寫到我高興。不用像現在這樣,每天早上六點多就起床,晚上十二點才累得爬上床,所以說難怪我這兩年得了神經性皮膚病,我不得病才是怪呢!

PS:最近還在進行要賬。要賬真的很辛苦,因爲現在欠錢的是大爺,要錢的是孫子。急不得,惱不得的。慢慢耗吧~~~


(6)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