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那驚艷的封面啊!!!!出來啦!!!!!

這回的封面到底是誰畫的??美到爆了!!尤其是用色,正是今年我最愛的綠色啊!!

難怪我今天心跳一直在每分鐘一百二到一百四,快到我都要暈過去了,哈哈,原來是爲了迎接這幅封面的出現!!

封面大圖在這裡:

http://www.crescent.com.tw/ad/gs1004/gs1004.html

新書試閱地址:

http://www.crescent.com.tw/modules/shop/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4920&ipage=1#introduction

PS:這兩天忽然開始重聼李碧華的歌了~~不是HK那個李碧華啊~雖然我也很喜歡她的文。

是不是我的年紀大了?怎麽喜歡老的音樂和老的電影?甚至去找了幾部林青霞和呂秀齡的老戯來看~~


(10) 迴響    (0) 引用   

哈姆萊特的傳説~~聽説過麽?

曾經很多年前就聼過這樣一句話: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萊特(或翻譯作哈姆雷特),小時候不明白,後來看書看多了,才終于懂了。原來大家都看在眼中的人或事物,呈現在我們心裏的影像是可以完全不同的。

就是一句經典的:To be or not to be,Is a question,也可以被翻譯成:

活著,還是不活?這是一個問題。

生存,還是死亡?這是一個問題。

生存,還是毀滅?這是一個問題。

三种意思相近,但説法有差的語言。

所以儅有人說:某某書很不好看!

另外有人就立刻附和說:我本來是要看的,聼你這麽說了之後,我決定不看了。

我真的很想笑~~~


(1) 迴響    (0) 引用   

用重復的詞

在「湛瀘破國」和「天子,栽了」這兩本書中,都分別使用了同一首詞(「昨日小園露重」),怪我太偷懶了,當初寫「天子,栽了」的時候直接從自己的舊作詞本中找出來就用。忘記了曾經在舊文中已經使用過了這一首了,雖然讀者不打會關注到,但是對於作者來説,這依然是個不可原諒的小失誤~~以後還是不要偷懶,寫新的吧。

今天和一個朋友開玩笑,說如果把「天子,栽了」翻譯成英文名字,該怎樣翻譯?我們倆絞盡腦汁地想,最後說叫「The King , Fell Down」是不是很搞笑?

然後我說:新書的名字叫「相公,不讓!」怎麽改?

我和朋友瞪了半天眼睛,最後我福至心靈地大叫,不如就翻譯成:「My Husband Is Mine!」

很可樂吧?


(2) 迴響    (0) 引用   

第一次~~第一次!

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哦,第一次挺進某家租書前十??

哇啦啦~~~連我自己都覺得很神奇,畢竟前不久剛在這裡嘮叨過,希望能有一天進前十~~~不是編輯大人幫我去篡改的網頁吧?嘿嘿~~~

說起來,湛露最好的紀錄是戯龍那本,好像排第十九?這回是戯龍主角孫子輩的故事啊,居然替爺爺完成了他沒有完成的任務~~~~值得表揚!

當然,其實最要感謝的是讀者們,雖然好像有不少讀者不大習慣來我這裡留言,也許我說的話她們也看不到,但還是要真誠地感謝大家陪伴我走過這三年~~

湛露會努力!


(7) 迴響    (0) 引用   

忽然想說的幾句話,不是後記的後記

應該把這段話加在新書的後記裏。不過是今天看到書評偶感,就簡單在blog裏和我的朋友及讀者們嘮叨一下吧。

身為讀者的時候,我總是很挑剔作者的作品,不滿于他們的人物設定,不滿于永遠高高在上的男主角和柔弱無依的女主角,不滿于模式化的壞人嘴臉,和過於簡單的故事情節。

我曾經想寫一部宮廷悲歌,或者,寫江湖風雲。

我曾經寫過一些個人比較滿意的長篇作品,但是感覺還有很廣闊的天地是我沒有觸及到的,那時候我縂想飛得更高,看得更遠~~

正式進入言小這個領域之後,我開始理解言小作者的艱難了。不是我們想寫什麽就就可以寫什麽,畢竟,這是言小的世界。

不過如果我們寫的作品被人評價為;沒有看到愛情……是不是作者的失敗?

是的,當然是。雖然我個人並不算服氣,但我認罪的態度很好。所以,可以給我從輕發落吧?哈~~

無論如何,不管女主角是否心機深沉地謀劃過自己的未來,甚至將男主角都計算其中;不管男主角在最初對她心動的一刻是否她還是男兒身,而搞不清狀況;不管他們的未來結局是否到來的有點倉促,這總算是湛露要說的一個故事~~(雖然讀者沒有注意到男主角冒著風雨,丟下妃子,跑到外面和女主角分食一碗粥;沒有注意到男主角把至高無上的龍床讓給受傷的女主角睡;把他最鍾愛的服色賜予女主角穿……從這種種中讀者沒有看出男主角的愛~~我很遺憾~)

「所謂的『看不見女主角的感情』意指從心機算計→執子之手與子偕老,中間細節,全無也不見對男角外貌的意亂或治國的之才的神迷,就這麼突然進階最高級」

這是某讀者對本書不滿的理由之一。

看明白了,我無言了。

說老實話,這是我最不愛寫的橋段,因爲……太小白~~

因爲他長得風神俊朗而委身于對方的故事~~~顯得女人太輕浮~~上中學時我會有這種幻想,但是看多了俊男美女之後,我最怕看到的就是對俊男美女連篇累牘的外貌描寫~~所以現在最多就用幾個字就將一個人的五官概括過去。

男女之間的動情不見得是因爲什麽具體的原因,也許因爲對方的一句話,也許因爲對方的一個眼神,也許因爲對方的一伸手,一個擁抱,僅此而已。

情字,沒有那麽淺薄,也沒有那麽複雜。

如果我的男人肯放下工作跑來陪我吃晚飯,如果我的男人千挑万選給我買衣服,如果我的男人肯將他私人心愛的東西與我分享,我爲什麽會不對他動情?爲什麽會不愛他?

(如果讀者是租書或買書後特意上網寫書評,湛某人萬分感謝,畢竟她肯關注一下我這個小作者。為她沒有從湛某人的書中獲得該有的愉悅,湛某人深表歉意。如果是從網上down文看的,那我就不道歉了~)

我尤其要感謝編輯們,漸漸地,稍稍地,縱容了一點點我要說湛露故事的心願。

雖然寫了六十多本書的湛某人在言小的領域裏縂還是戰戰兢兢,茫然無措,常常惶恐或惶惑于自己的作品,擔心不夠好,不夠感人,但是慶幸湛露在努力,而且我的努力有不少讀者看到了。

謝謝大家的支持。在湛露「三十」大關即將到來時,還依然站在這裡,沒有抛棄我~~~

再次深表感謝!

 (閱讀全文)

(7) 迴響    (0) 引用   

湛露最喜歡的自己的作品是哪些?

要先說,湛露從國小時就寫小說,那時候是給喜歡的童話寫同人。後來上中學,是給「戲說乾隆」寫同人,呵呵。

第一本正式完成并出版的小說是在七年前了,七年之癢,呵呵,忽然想到這么一個古怪的詞。

時至今日,湛露已經寫了超過六十多本書,有幸在新月出到第三十本。今天有朋友發簡訊說覺得我好像變得成熟了,問我是不是出了什麽事。哈~我都這么大了,難道還要蹦蹦跳跳裝天真麼?

所以現在湛露覺得該點選一下自己在新月的寫作生涯中,最鍾愛的作品是哪幾本,看看作者和我的感覺有沒有相通之處?

依照出版順序來說,應該是:

湛瀘破國—冰河酷總裁—鳳國妖舞(前身分別是「掬紫」和「綠腰」兩本書,我個人更喜歡後者多一些)—不笑城主—影子二少—聖朝卷—專寵妳

好像不算多啊~~其它的書寶寶,希望不會哭哦~~


(4) 迴響    (0) 引用   

「30」大関!即將到來!

對於一個女人來説,「三十」標誌著正式從少女時代變成了成熟女性。

對一個作者來説,「三十」標誌著自己不再是新人,而進入了一個相對穩定的時代~~

值此湛露作品即將邁入「三十」大関的時候,湛露籌劃了一些小活動寫在下月新書的序言中,期待大家共同參與,屆時湛露將有簽名書相贈!

等妳來噢!


(8) 迴響    (0) 引用   

這多災多難的2008年哦~~

老媽又去醫院了~~

今天本來是表弟生日,給我安排了收紅包的工作,我爲了買新衣服忙得焦頭爛額,好不容易盛裝打扮,老媽的心臟病卻又發了,結果這個好日子裏我穿著漂亮的新裙子和7公分高的紅色漆皮高跟鞋,在醫院的大樓裏跑來跑去~~~

昨天晚上絮魔使準時電話來催稿~~~得知我交不出來時我聼到對面好像有沉重的殺氣逼來~~~

做人還是不要把話説得太絕對啊~~我也有完不成的時候~~~5555


(4)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