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對不起

近來對不起的人實在有很多。

汐雪,抱歉因為太忙,還沒有把妳要的詩整理出來,我會儘快在這幾日內結束手頭小說的工作,然後完成答應妳的事情。

琪琪,感謝妳永遠都在的讀後感,謝謝妳的讀後感,讓我相信自己和自己的作品還活著。

這會是很清靜的一個月。

端午節快樂!


(19) 迴響    (0) 引用   

我又入關了~~~

想在五個星期之內寫出兩本書~~不承認自己是混的湛露這下子要拼命寫出好稿子。

第一本書,是奸臣3~~~絮絹很無奈我對這本書的糾結,百般相勸我都不肯丟下,只能給我時間讓我先發洩完畢再寫其他的故事。

第二本書,是絮絹以前曾經很有愛的一對~~我幾次想提筆寫出來,卻因為主角的配對及性格不是我所擅長而遲遲沒有動筆。終究還是要挑戰一下自己的~~~


(18) 迴響    (0) 引用   

顏色

小的時候,最喜歡黑色,覺得那是超酷的顏色。買T恤,買褲子,不是牛仔就是純黑,後來一度胖得不行,也以為能靠黑色遮掩~

隨著年紀增長,忽然開始理解小時候眼中看到的那些穿著大紅大綠的老奶奶們。

因為……我開始喜歡花裙子了。

昨天穿著花裙子回老媽家蹭飯,老媽看著我笑,說:小時候妳都不穿花裙子的,現在怎麼穿起來了?

對著鏡子照,我就是很喜歡這個花裙子~~不可抗拒地喜歡。

這是代表我長大了嗎?所以審美趣味有變化~~

喜歡粉色,桃紅色,嫩綠色,黃色,天藍色~~~一切豔麗的,明亮的顏色,以前我排斥的,現在卻很喜歡的。

希望不是心態浮躁而引起的審美變化。因為我一直以為黑白兩色可以帶給人心靈的寧靜。彩色~~太鬧了吧?

所有顏色中,多年來都都一直深愛的顏色該是什麽?

藍色。湛藍的天空和海水的顏色。

據說也是代表憂鬱的藍色。

藍色很少在我的服裝和家居中出現,但是,卻始終在我心中留有一隅角落,悄悄承載。

各位親們喜歡什麽顏色?


(7) 迴響    (0) 引用   

忘了說一條遲到的喜事

找到一張超有feel的照片,一定要貼出來!像不像電影海報,或者小說封面?

我喜歡很久的一對明星,終於在前幾日喜結良緣。

這世上還是有美麗的童話故事的~~王子和公主,幸福快樂地在一起生活。


(7) 迴響    (0) 引用   

新書廣告哦!

好奇怪,出版日期還是22日?俺有點暈~~

封面很PP啊,我一直沒有遇到過這種色彩的封面~長久以來我的封面風格都比較清淡~~這種畫工算不算工筆重彩?

誰的眼神好?能看出來這是哪位大人的作品?

不像玉宣,不像BELL,不像柳清眉,也不像畢漣~~~

猜謎時間啊~~~

大廣告:http://www.crescent.com.tw/ad/gs1177/gs1177.html

試閱:http://www.crescent.com.tw/modules/shop/product_info.php?products_id=5499


(4) 迴響    (0) 引用   

招魂引

此恨何時已。

滴空階,

寒更雨歇,

葬花天氣。

三載悠悠魂夢杳,

是夢久應醒矣。

料也覺,

人間無味。

不及夜台塵土隔,

冷清清,

一片埋愁地。

釵鈿約,

竟抛棄。

重泉若有雙魚寄,

好知他,

年來苦樂,

與誰相倚。

我自中宵成轉側,

忍聽湘弦重理。

待結個、

他生知己。

還怕兩人俱薄命,

再緣慳、

剩月零風裏。

清淚盡,

紙灰起。

引自《納蘭性德·金縷曲》

馮武至今都不相信自己已經死了。

魂魄離身的那一刻,他分明是看到了手持著血淋淋鋼刀的對手正在對他的身軀獰笑,他還在驚駭時,一副冷森森的長鐐已經「嘩啦」一聲套在了他的脖子上。

他猛一回頭,看到的是兩張吐出血紅舌頭的臉,一黑一百,相映成趣。他認得這兩張臉,從兒時起,母親常在他不聽話時這樣教訓過他:「還鬧!你再折騰,早晚叫黑白無常鎖了去!」小時候聽到這句話,他總是嘻嘻一笑,從母親的掃帚下輕易逃生,但今天真的看到這兩張臉時,他的心底泛起來得是一種冰冷的寒意,所有的熱血都在此刻被凍凝。

隨他們走入陰間的路,馮武並沒有多少留戀不舍,從在江湖中混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死,只是他沒想到自己會死得這麼早。他今年才只有二十三歲,還沒有成親,也沒有成名,人生中曾經有過的多少抱負如今都成了遺憾。

飄忽著來到一處河畔,四周雲霧繚繞,甚至看不清河裏的水,一葉小舟從遠處悠然而至,船上的舟子一語不發,側身間已讓他們上了船。

這船竟是沒有底的!透過船底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他們腳下的河是死一般的沉寂,絲毫也不流動。那水更奇!卻是紅的,紅如血,看得人心發毛。

「啊!紅河!」馮武忍不住出聲驚叫了一聲。

黑白無常相視一笑,言道:「陽間的人就是見識少,自稱在刀口上舔血混日子的,原來也是個膽小鬼!」

馮武不太服氣,他雖然真的已成了鬼,卻絕非膽小鬼。於是出口反駁道:「誰膽小?我只是看著好奇罷了。」

黑無常露出白森森的牙齒,呵呵笑道:「如果我告訴你,這條河是你們陽間人的血化成的,你是不是也不怕?」

真的是條血河?馮武的渾身泛起雞皮疙瘩,倒不是怕,而是噁心。這條河,渺渺冥冥,看不到邊際,也深不見底,這要多少年,多少人的血才能化成?

他瞥眼看著始終沉默著的舟子,禁不住又發問:「老伯,你在這裏擺渡了多少年了?」

「十年。」舟子開口,聲音從斗笠下傳來,聽上去並不蒼老,略有些喑啞,想來是因爲許久沒有說話的緣故。

馮武天性開朗,爽直的又問道:「整日價在這裏擺來擺去,難道您不寂寞嗎?閻王爺也不給您換個差使?就任您在這裏沒完沒了的擺下去?豈非不公?」

白無常又開口道:「小孩子懂什麼?天地之間自有他的法則,怎能胡亂怪罪閻君?況且他在這裏是他自願,又非人強求。你少充好人了。我最見不慣的,就是你們陽間人的惺惺作態。」

馮武白了他一眼,道:「不過是閻王爺手下的一條走狗,我最看不慣的是狐假虎威的人。」

白無常大怒,挺身就要發作,被黑無常一把拉住,喝道:「他一個毛頭小子,有什麼好和他計較的。回頭到了閻君面前,參他一本,讓他投生豬胎,他自然就知道咱們兄弟的厲害了!」

馮武沒在意他的威脅,依然轉過頭來看著那個舟子,將其細細打量。

只見對方一襲蓑衣,頭戴斗笠,與陽間的船夫相比似乎並無不同。只是不知爲何,他總覺得這舟子的氣質頗爲特別。看到他的手時,他一眼就看出那是一雙文人的手,瘦削修長,蒼白得美麗。他很想看清對方的眉目,可惜卻被那頂斗笠掩去了一大部分,所能看到的只有下顎及臉頰。

看得出這是一張很年輕的臉,皮膚光潔,臉頰的弧度也甚爲優美,雙唇薄而富有朱色,光看下半張臉,這已可算是一個美男子的臉了。

 (閱讀全文)

(9) 迴響    (0) 引用   

又準備入關了

在關外閒逛了十一天之後,某露又要準備入關了~~555555~~~我是自虐狂~~~沒錯的~~

奸臣2等消息ing,佞王是5月29日上市,原以為是22日,看來記錯了。

六月份可能沒有書出了~~不怨我,不怨我~~~

不過小別勝新婚,某露會拿出好作品給大家看的~~

提前預告~~8月份應該會出一部某露很喜歡的書~~一竿子給大家支到八月份的期待去吧,呵呵呵~~~~


(0) 迴響    (0) 引用   

你的朋友有多少種?

話說以前某露上學時喜歡寫日記,日記中有一句話說:朋友和朋友之間其實是互相利用的關係。

乍一聽挺嚇人的~~其實某露是好意。我的意思是,朋友分很多種,不同的朋友帶給我們的感受是不同的,在不同的朋友那裡,我們得到的也是不同的。

比如因為某露這高大魁梧的身材,無論走到哪裡,都是被朋友枕著肩膀作小鳥依人狀最好的活體模特。所以某露也漸漸地習慣了去保護寵愛最喜歡的朋友們。

之前看到萌萌照片的人就該知道,像她那樣身材瘦小的女孩子,就是朋友中被我寵得最厲害,私心最想保護的那種女孩子。所以坦白說,她結婚的時候某露還真是傷心了好久……因為萌萌的脾氣特別好,某露心情不好時會拿她作為發洩脾氣的牆壁,衝鋒槍一樣的話一起倒給她。她總是傻傻地笑,全然不會介意。只要某露讚她一句「美女」,她就可以美得暈頭轉向,算是脾氣超好的老好人。

求學時還有個朋友,靖靖,也是某露的閨中密友。話說求學時,大學主修心理課程的她兼做某露的心理輔導老師。某露只要心情不好,就會去找靖靖疏導。算是某露的良師益友。不過近日靖靖開玩笑地和某露說:「以前似乎總是妳纏著我,現在好像倒過來變成我纏著妳了。」真的嗎?某露真的有這個魅力可以讓朋友倒纏?嗷嗷嗷,好好地纏吧,某露喜歡被朋友依賴的感覺!

 (閱讀全文)

(1) 迴響    (0) 引用   

學習或工作累了,請妳喝湯

這兩年,某露最愛的湯就是這一道——

奶油玉米濃湯。和它味道類似的還有必勝客的雞茸蘑菇湯。


(3) 迴響    (0) 引用   

原來我們沒有變

今天抽空去見了許久沒見的一位朋友。我們倆相識于約十年前。那時候我初涉言小,還是籍籍無名的一位新丁。

性格內向的我遇到這位活潑開朗的朋友,一下子就被吸引,只覺得她身上有我所沒有的熱情,是難得的一位密友。

我們曾經自組網站,一起用心管理。漸漸的,因為理念不同,最終分道揚鑣。我還在拼命地寫稿子,她則沉迷于網上遊戲。

最近聽說她要嫁到外地去,也許以後更難見面,於是我們相約重逢。

重逢的第一句話,她先開口:好久不見。

真的是好久好久好久啊……她說有四年了,我不確定時間,卻覺得時間的確久得我已經不記得上次見面的具體日期。

但是,看上去她沒有變,氣質,容貌,都一如既往。

而我呢?她說我也沒有變,性格,樣子也都還和過去一樣。

我們熱烈地聊天,說著彼此的現在和過去,說著那些曾經共同生活在我們世界中的人,有些人我都已經遺忘了名字,遺忘了和他們有關的故事。

時間,真的可以讓我們淡忘很多事情,但慶倖的是,身邊最重要的人還在。


(3) 迴響    (0) 引用   

某露喜歡的漫畫家

某露是比較長情和專注的讀者,喜歡的作者翻來覆去也不過那幾個~~

最早是看尼羅河女兒,然後看齊藤千穗,筱原千繪,至多就是柯南~~~

很喜歡的這一套書,東立和日版各收藏了一套~~


(6) 迴響    (0) 引用   

終於可以喘口氣了~~~

已經把「奸臣2」交給編輯大人去審了,字數差點爆過八萬字(就差幾十個字就爆過去了~~)可是居然感覺還沒寫夠~~~看來我應該寫奸臣系列~~~1、2、3、4、5……

昨天央求朋友巫呼給奸臣畫插圖。最近巫呼的畫畫水平大漲~~希望她能早點畫出來,好貼給朋友們看~~呵呵~~


(5) 迴響    (0) 引用   

回來了,寫完了,果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在飛機晚點了三個小時之後,某露終於爬回了自己溫暖的小窩。吃著老媽準備了一晚上的麵條,感動的眼淚啊~~都快流下來了。

倒要感謝那架晚點的飛機,才讓我終於在機場寫完了稿子。不過後果就是今天的脖子一直在疼,讓我不停地給自己做按摩。

今天無意中發現了同事小史的一個秘密~~陳總徐姊和絮絹都不會忘了她~~曾經和我一起背著包去HK的小史,三個星期就把自己嫁掉的小史~~要辭職了。

唉,果然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我曾經以為我們會一直屬於這間不大的小公司,陪著我們那個喜怒無常又像孩子一樣可愛的公司老大,堅持下去~~但是她卻先要離開了。

忽而很傷感。因為和我同一間辦公室的另一位好同事,也說有可能在近日內調職離開~~~

果然人生匆匆,我們都是彼此的過客~~


(10) 迴響    (0) 引用   

飛機晚點最討厭

坐飛機的人大概沒有幾個沒有遇到過飛機晚點的。

某露現在就被困在機場了。據說飛機還在上一個城市登機~~飛過來,再準備,至少要兩個小時之後了吧?

還好我帶著電腦一同出行,這幾天寫稿子寫得眼皮一個勁兒地在跳,害得我經常要閉著一隻眼睛寫稿子,旁人看了大概還以為這是我的習慣小動作呢~~

奸臣2快寫完了~~~電腦的電量還比較充足,基本上能撐夠兩個小時。只是回家吃晚飯的計畫只怕是要泡湯了~~~555555


(1)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