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地球上最黑暗的一天

不能用言語表達我今日在網絡看到MICHAEL去世消息時的震驚和悲痛。雖然我一直以為這世界加諸在他身上的罪惡和傷痛已經太多。但是……他今日的突然離去,就如同2003年4月1日晚時哥哥離去時帶給我的震驚和惶恐。爲什麽?兩個我曾經深深敬愛的人,就這樣猝然離去?真的無法用言語訴說這種感情。 MICHAEL,你丟下了那么多的親人好友和FANS,在天堂中的你,終於可以變作彼得潘了吧?自由地飛翔吧,再也沒有人可以折斷你的翅膀了。 I WILL ALWAYS LOVE YOU!

PS:這幾天部落格很有問題,不僅留言不能成功,某露自己的新文章都不能即時顯示出來。於是某露又開設一個部落格 http://blog.yam.com/kingofeast

目前這個還好用。

有問題要留言的,如果這邊沒辦法順利留言,請先移駕過去一游。


(2) 迴響    (0) 引用   

奸相!奸相!!廣告出來了!!!

http://www.crescent.com.tw/ad/gs1190/gs1190.html

這回是尚真的封面哦~~~!我好像很久沒有輪到男生做封面咯~~~喜歡喜歡!

廣告頁面似乎也有改版~~和以前的效果很不一樣了~~

七月三日就要上市了。問過編輯了,說在HK書展應該會出現,若是在HK書展我碰到了正在買這本書的妳,不怕嚇一跳,也不怕太冒昧的話,某人當場給妳簽名如何?嘿嘿~~~~

最近某人慫恿懷有身孕的萌萌給我的「奸臣」畫Q版漫畫,壓榨了好幾天,她終於畫了一張~~~挺可愛的,不過尚需完善。等她多畫出幾張,我再貼給大家看。

PS:這幾天部落格很有問題,不僅留言不能成功,某露自己的新文章都不能即時顯示出來。於是某露又開設一個部落格 http://blog.yam.com/kingofeast

目前這個還好用。

有問題要留言的,如果這邊沒辦法順利留言,請先移駕過去一游。


(7) 迴響    (0) 引用   

情報一條

關於奸臣2——奸相的上市時間,剛剛電話打探到了,是7月3日,時間很快咯~~~ 最近一直寫不出稿子,大概是太悠閒了(明明工作很忙的~~忙到極致就是大腦不會運轉了~~)

(0) 迴響    (0) 引用   

今天吃到好吃的了!

終於又和巫呼、小璐一起吃飯去了~~這一次吃的是又貴又好吃的自助餐,有某露最喜歡的奶油蘑菇湯!(和玉米濃湯並列喜歡!)還有某露以前很少吃的海鮮~~(天知道我的皮膚病會不會今晚開始發作啊?)

後來還去逛了名牌彙集的百貨公司,親手摸了摸傳說中的那些名牌~~~很過癮啊~~~上次去HK的時候路過那些店,都只是伸伸眼珠子,不敢進門去摸~~如我等這樣的窮酸,還是距離名牌遠一點的好。

不過最開心的事情,還是又和璐璐、巫呼一起吃飯了~~~很久沒有見到她們了,中間還經歷點變故,曾經我以為也許這輩子都見不到了~~~(呸呸呸,好不吉利的話),但是總而言之,言而總之~~~~還能聚在一起吃吃喝喝,說說笑笑,是天底下最開心的事情!

只是好烏龍~~~居然不知道今天是巫呼的生日~~巫呼別怪我,誰讓妳老是過兩個生日,我只記得那個生日和某人的忌日是同一天~~~記不住這個月還有一個啊~~~~~

但是不記住生日也好,因為我到現在也搞不清楚你到底是幾歲~~~哈哈~~只記得你是十四歲~~對吧?永遠十四歲!

祝妳永遠青春貌美!繼續寫好文章吧!我是妳一輩子的FANS!


(5) 迴響    (0) 引用   

倦怠期…………奸臣2改名字了?

還好某魔使最近顧不上某人,某人的狀態又一直處於消沉狀態,所以稿子的進展比蝸牛爬還蝸牛爬~~~~

下個月的HK書展,不知道會是什麼樣子。某人的朋友想去看看,某人就又動了再去一次的念頭。

還想去吃味千拉麵,還想去吃義順牛奶公司的雙皮凍奶~~~雖然H1N1的情況如火如荼,但是……嘴巴很饞的某人決定頂風而上………………

PS:今天無意中在ISBN發現一個小秘密哦~~~「奸臣2」被改名「奸相」了~~~某人曾經在BLOG中說過,這部書因為寫了三集,所以根據內容來看,似乎名字應該叫:

1、奸臣 2、奸相 3、奸夫

莫非編輯大人有看到我的話?而且還有採納?還是我們心心相印了?嘿嘿~~~


(8) 迴響    (0) 引用   

奸臣2即將上市

上次忘了問編輯大人,這本書的上市時間是七月幾號?下次再問問清楚好了。

不過今天在ISBN中已經查到記錄了。

修改一下博文,把巫呼的小圖片貼上來吧。無論圖中的人是否是你我心目中的曹尚真~~看了書的人就會知道這是畫的哪一段情節~~~至於圖中的文字~~咳咳~~是朋友的好意,可以忽視~~不要嘲笑~~~

某露的脾氣到底是怎麼樣的?

昨天和以前的一干舊同事吃飯,某露戲稱自己是「萬人迷」,在別人眼中脾氣古怪的人也可以是我很好的朋友。但是在和朋友的交往過程中,又難免會遇到這樣或那樣的問題。

那天有人笑言:妳喜歡脾氣溫柔的人!

細一想,應該是的。我喜歡的朋友都是脾氣溫和而大度的,大概這樣的人可以包容某露偶爾的壞脾氣吧。

這個週末又要在家裡趕稿子了~~~


(10) 迴響    (0) 引用   

一對老小孩

最近某露的爸爸病了,因為病因始終查不出,所以常年吃藥多過吃飯的老媽充當半個大夫,帶著老爸到處檢查,監督吃藥。

老爸因為多少年都沒有生病去醫院,偶爾病倒,明明心中怕得要死,卻非要死鴨子嘴硬,不肯接受老媽的種種好意。貌似把生死看得很淡,其實連兩種藥都不敢一起吃。

老媽在這邊跳著腳地生氣,抱怨嫁了個不通人情的老公,還叮囑某露以後絕對不能以老爸為未來老公的形象。

所以某露一方面要對老爸軟硬兼施,囑咐他好好吃藥。另一方面要安撫老媽,做她的心理疏導師~~

最近稿子進展如此緩慢,大概是因為某露接收了太多不良的信息吧~~要慢慢消化。

同時,某露自覺自發地參與了美國Will Bowen牧師的「21天不抱怨紫手環」活動。參與數日以來,每天都要把手環顛來倒去地更換許多回,要想做到連續21天一次抱怨都沒有,似乎成了聖人才能完成的任務。

爲了變聖人,某露又把南懷瑾講解的金剛經買來通讀,淨化心靈。

阿彌陀佛,生活就這樣緩慢地進行著。


(3) 迴響    (0) 引用   

身體老了麽?

週日因為老爸老媽身體都不適,我就自動請纓去買菜。也許走路太快的緣故,居然連著腿疼了兩天,走路的姿勢有點像螃蟹了~~~~

稿子還沒有多少進展~~~以前我一開頭,行雲流水先寫三萬字再說,這一回~~~好難啊~~~


(9) 迴響    (0) 引用   

又要入關了

最近公司很忙,老闆已經提醒我:不要干別的事情~~

不過我還是會偷偷寫稿子的~~

昨天晚上老爸突然身體不適,我和老媽在醫院陪了他一夜,很辛苦,因為不能睡熟,更沒有可以舒服睡覺的床,只能在椅子上坐了一夜。

真的希望我們的父母都健康!


(3) 迴響    (0) 引用   

招魂引(第一章)

先說一聲:這不是個甜蜜的好故事~~有點小虐~~想看甜蜜的請繞道走~~許多年前還托朋友畫了一張封面~~

第一章

一切孽緣的降臨都來源於巧合。

那日的汴梁城格外的熱鬧,因爲當今皇上的胞弟,同父異母的雲南王趙心海要從雲南回京了。

這是他遠離京城十二載後第一次回京。

說起這位雲南王的遭遇,也不得不令人爲他掬一把淚。想當初他母親曾經是先帝跟前的寵妃,後來卻不知因爲什麼而遭到貶斥,黜降爲嬪,這位雲南王趙心海也因母親而受到牽扯,小小年紀就被先帝放逐到偏遠的雲南,雖然號稱爲王,但皇帝的冷落之意世人皆知。

去年,當今稱帝,大概是因爲思念手足,幾道急令召趙心海回京。而趙心海似乎已對京城的繁華無意眷戀,以體弱多病爲由拒不奉旨。但皇帝的盼歸心切,幾次不惜派皇宮禦醫長途跋涉到雲南看望。或許是被兄長的情誼感動,趙心海終於決定於本月返京。

今日是他到京的日子,京城的百姓都聞風而動,欲一睹這位少年皇族的風儀。在汴梁城兩側道路和酒樓茶肆中都早早駐滿了人,人頭攢動,摩肩接踵。

聆香居是城內有名的一座茶樓,此刻也早已被前來觀看熱鬧的茶客駐滿。當衆人都踮起腳尖向遠處張望時,在茶樓的一角卻坐著兩人,穩如泰山一般對周遭一切不聞不問。

其中一人是個年輕公子,姿容秀麗,文質彬彬。另一人是個絕色女子,一雙美眸秋波流慧似能勾人攝魄。兩人相伴而坐,一人持一杯,默默低語,旁若無人。

「聽說雲南王會帶十萬大軍進城,想來聲勢必然壯觀,難怪會引得全城百姓傾城而出,一睹盛況。」那女子的眼波媚若秋絲,幾乎是半靠在男子的肩旁,朱唇一點,如豆蔻丁香惹人暇思。

那年輕公子沉靜的一笑,道:「百姓的見識到底淺薄,若真有十萬大軍,皇上焉敢讓他如此囂張的入城?我倒聽說,萬歲只許他帶隨護禁軍,其餘大軍都留在雲南另委將軍代職了。」

女子問道:「這個雲南王究竟是什麼模樣?難道你不好奇?」

公子停杯沉吟:「聽說他母親原是宮中的美女,想來他若能秉得母親的容貌應該不差。若是像先帝,應該也是個雄赳赳的英武之人吧?」

女子一蹙眉:「容貌如何我倒不關心,曾聽聞雲南人嗜血皮毛活物,數年不沐浴,不剃須都是尋常之事,這位王爺久居邊陲,入鄉隨俗,大概早已和那裏的人同化了。」

公子微微笑道:「傳聞終究是傳聞,豈能當真?他是皇族,雖然遭貶,皇家的風儀是不會丟的。哪能有妳想象的那般不堪?」

說到這裏,只聽樓梯口有踏階之聲,又有兩人走上來,立在廳口。

斜眼看去,那兩人氣度雍容,穿著簡約而不失身分,似乎是世家子弟。左邊之人,一臉的英武,腰佩長劍,顧盼間神采逼人,令人不敢直視。另一人月白儒衫,儀容俊美,嘴角微露可親笑意,但眉宇處氣質清冷,有絕俗離塵之姿。

店家上前招呼;「二位客官是來喝茶的?真是抱歉,小樓今日客人尤其得多,連下腳的地方都沒有了。」

那二人向裏面張望了一下,對視一眼,低聲說著話,似在商量是否要離去。這邊一直在悄然關注他們的年輕公子起身相邀:「兩位兄台如不嫌棄,可移步同席!」

那兩人看向他,俊雅男子含笑頜首,與身邊人相攜而來。

幾人站在桌邊,彼此抱腕,俊雅男子先道:「萍水相逢,有幸同席實乃緣分,先謝過了。在下姓白,白慕文,這位是我的兄長,白重山。」旁邊那名英武男子也拱了拱手,但神情甚是淡漠。年輕公子回笑道:「幸會,我名叫孟平,這位是我的紅顔知己,紅綃姑娘。」

紅綃落落大方的給二人見禮,媚態橫生,白重山的濃眉不經意的一蹙,側身坐下了。

四人坐下,並未再互相寒喧,仍是各說各的。

 (閱讀全文)

(9)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