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開始和老媽相依為命的日子了

老爸走了,某露從自己的小屋子中搬回到老爸老媽的家裡,就睡在老爸的那張床上。被子、枕巾,都依稀還有老爸的味道。

努力和老媽不提老爸,但是話題繞來繞去還是離不開他。

總要開始新生活的。

於是這兩天強迫自己開了新稿子。老媽怕影響我寫文,讓我還是先搬回自己的小家。

前些天,老爸的骨灰就放在我的家裡,每次回到家,都忍不住對著那方小盒子自言自語。

現在,將老爸安置到別處去了。只是這家中到處都還有他的影子。

翻了翻去年、前年3月份的日記,老爸的影子比比皆是。

老爸,你一定要保佑老媽。

我想你,還是那麼想你……


(4) 迴響    (0) 引用   

老爸,你想我和媽媽了嗎?

今天結束休假,又去上班了。

一天都裝的沒事人似的,除了穿的像一隻黑烏鴉之外,照樣還拉著同事說笑話。

下班時收到一份朋友寄來的禮物,包的很緊,看不出是什麽。於是坐公車上開始努力拆禮物包,拆到一半的時候,忽然有人坐在我旁邊,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下來——那個人的味道好像老爸。

這當然不是什麽靈異的或者浪漫的故事,那只是一位很平常的大叔。比爸爸的年紀大約小幾歲。我低著頭繼續拆禮物,鼻子前面飄啊飄的,還是爸爸的味道。

晚上溜回自己家,因為怕媽媽傷心,骨灰盒放在我家中的衣櫃裏,衣櫃門沒有關閉,讓老爸正好面對我的電腦。

我對他說:電腦可以隨便用,書櫃中的小說隨便看,若是遇到十八禁的可不許碰!幫我看好這個家,你必須保佑我和媽媽!

老爸變成小小的盒子上一方小小的照片。他總是用同一個表情看著我,若有所思似的。

老爸,老媽一直罵你是自私的人,但又一直說你最疼的人是我。

你那麼疼我,爲什麽這麼多天都不到夢裡來看我?

那天我送你走,忘了抱抱你,你是不是生氣了?


(8) 迴響    (0) 引用   

老爸走了,謝謝大家!

昨晚小說寫完了。

今天老爸走了。

老爸你太不守信用。我還沒有給念新出版的小說後記,那是寫給你的。

老爸,我會照顧好自己和媽媽的。

你這個不守信用不負責任的臭老爸!!!

即使這樣,我也永遠愛你。

老爸生前在遺囑中寫過:感謝所有曾經幫助過他的人。

我也代表我母親以及天堂中的父親,感謝這將近四個月來,一直在這裡給我支持和鼓勵的朋友們。

謝謝大家。我會陪著媽媽,堅強挺過去的!


(13) 迴響    (0) 引用   

今日新書上市,稿子也進入尾聲,但……

15日,是《邪王的囂張奴》上市的日子。

我奮筆疾書了一個多月的新書也在焦頭爛額、昏天黑地的日子中進入到了尾聲部份。

但是,老爸第三次入院。

這一次他顯得比以前更加虛弱,意志也更加消沉。

醫生說他的病已經進一步惡化,後面大概就要開始疼痛了。

也就是說後續還有無數的痛苦在等待著他嗎?

人生最大的痛,是不能幫親人分擔他的痛。

老爸,無論如何,我和老媽會一直陪著你,請繼續堅持!


(5)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