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好不容易又熬到出關了

有我這麼勤奮的作者嗎?和公司的同事一起去韓國旅遊,還抱著筆電一路抽空寫啊寫~~唉~~

熬到今天好不容易寫完了~字數又快爆出去了~~

接下來要校對新書,同時還要修改舊稿~~哦,對了,要修的舊稿就是7月29日出版的《篡國之假面梟將》的第二部,也就是《篡國2》哦。

看過《篡國1》的人就會猜到第二部寫誰了~我先賣個關子~

呼呼,休息一兩天,然後爬去修稿子~~~

http://www.crescent.com.tw/ad/gs1560/gs1560.html


(12) 迴響    (0) 引用   

瓶頸了~~

舊稿修不出,新稿寫不完~某露嚴重卡稿ING~~~~

目前無限期拖稿ing~

下周出國旅遊~~繼續卡稿~~


(2) 迴響    (0) 引用   

感恩,那「畢」生只曾閃動過一次「漣]漪……

驚聞畢漣離去的消息,呆了好一陣……

她是我非常欣賞的畫者,很久以來都默默期待有一天能分到畢漣的圖作封面,也曾偷偷瀏覽過她以前的作品,默默笑著:一個畫著的成長亦如文字作者一樣,是看得出來的。

她的畫風日漸華麗,而她的作品卻日益稀少。

從不敢直接和編輯開口指定要誰的封面,因為出版社有出版社的工作考量,每個畫者也必然都付出了自己的心血值得尊重。但偶爾翻起所有的桌布,或是實體書,那本「戲龍」卻常常讓我流連……

在那本書之前,花蝶排行榜上,某露的排名總是中規中矩的40-60名上下,直到「戲龍」出版,才破天荒地擠進了二十大。我一直認為這其中有畢漣那美美封面的功勞,可惜,時至今日,沒有機會開口道謝。

日後,這個機會也不會再有。

已在新月出版五十餘本書的某露,貌似只和畢漣有過這一次的親密接觸。

一次,即一生。

一次,即永恆。

感恩,并衷心祈禱:願——身在那個世界的妳,可以有更美的畫筆,畫出更美的圖畫。


(5) 迴響    (0) 引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