拈愛可人兒 湛露

« 上一篇 | 下一篇»

「鳳國妖舞」初稿片斷

我在鳳國的後記裏說過,這套書原本是兩本,後來合併成一本。既然要合併,就一定會有許多片斷不得不刪掉。其中不乏讓我自己心疼的心血。以下這一段本來是故事裏的重頭戲,但是爲了符合羅曼史小説的視角,還是忍痛刪掉了。現在就當作是一個小小的番外貼出來,如果和正文感覺有一點點衝突也不奇怪啦。因爲難免會在刪文之後對正文進行一下調整。

…………………………………………………………

太子在大婚之時遇刺,中毒昏迷,二皇子因涉嫌重大而被軟禁。這一連串的事情讓習慣了平和安逸的鳳國百姓頓時惶惶不安,大街小巷都傳遍了各種版本的流言蜚語。
而皇宮中更是備受打擊。本來今日是鳳皇的壽辰,往常這個時候是鳳國、皇宮最熱鬧的時候,然而當今天玄楓來到內宮時,只看到太醫們疲于奔波在太子診室內外,宮娥太監忙前忙後,太子幾位的親信大臣在殿外徹夜守候。似乎所有的人都忘記了今天的日子是鳳皇的壽誕。
走進鳳棲殿,雖然是白天,但是這裏的窗戶都拉上了厚厚的簾幕,燃燒了一夜的蠟燭即將燒盡,火苗拼盡全力地在燭臺上揮霍自己最後的生命。
玄楓剛剛走到鳳皇面前,合著眼睛的鳳皇開口問道:「玄楓吧?坐下來,給我讀一讀床頭的那本書。」
玄楓一怔,視線尋找著那本書的影子。書已經掉在地上,他彎腰拾起,看到書名:孫子兵法。
「父皇,從哪一段開始念起?」他已察覺蹊蹺,聲音更輕。
「都說你是鳳國第一才子,你能不能告訴我,這書中哪一段寫得最精彩?爲什麽我看了一夜還是看不明白?」鳳皇的聲音飄飄然,虛浮不定。
「兒臣認爲這本書寫盡了站場的兵法謀略,無論是哪一計都是世人智慧之集大成,精彩絕倫,需要虛心拜讀才能受教。」
「那你讀了幾遍?」鳳皇又問。
他微一沈吟:「兒臣的心思太廣,平時只讀些風月詩詞。這本書,兒時曾草草瀏覽了三兩遍而已。」
「哦,原來是這樣。」鳳皇放下撐住頭的手,大概是這個姿勢讓他覺得酸澀,皺了皺眉,反身躺過去,將後背留給玄楓。
「難怪大臣們都說你聰穎,過目不忘,兒時讀過的書還能記到現在。昨夜我反反復複讀了三遍,才依稀看出來些眉目。你這麽多年不讀,又是怎樣學會將書裏的東西融會貫通,用到你的父兄身上?」
沈如水的聲音,卻好像驚雷驟然打在殿堂的上方。
玄楓猛擡頭,看到那金色的背影,手指微顫了顫。「父皇說的,兒臣不懂。難道父皇是懷疑昨天太子的事情是兒臣做的嗎?」
「你不肯承認?」鳳皇的聲音從那邊傳來,更加幽遠。
「是誰對父皇說了些什麽,讓父皇這樣誤解兒臣?」玄楓的頭腦中飛快地旋轉過幾個可能。是玄澈?還是他的手下人露出什麽口風?
「不用別人說什麽,我自己的兒子是什麽性格,我能不知道嗎?」鳳皇的口氣苦澀悲涼。「你自小很懂得韜光養晦,但兄弟幾人中你是最具王者之氣的人,這一點我心裏明白,你心裏也明白。」
玄楓咬住下唇,靜靜聆聽。
「你想要王位嗎?」鳳皇突然翻回身,眼睛亮得逼人。「這大殿裏只有我們父子兩人,你可以說實話。」
玄楓沈吟著,沒有立刻回答。
鳳皇似笑非笑地說:「這些年,你也費了不少心,宮中到底有多少人是你的親信我都數不清楚,但是你要知道,這片江山是先皇傳給我的,如今到底由誰來做皇帝,也必須是我說了才算。你以爲放倒了玄煜玄鈞,你就可以一手遮天了嗎?」
「起碼——」玄楓舔了舔乾澀的唇角,笑得詭譎:「我讓父皇看到我了,不是嗎?」
鳳皇愣住。
「這些年,父皇的視線有多久曾停留在我的身上?如果可以計算,我想,大概很少很少,少得幾乎超不過一炷香的時間。」他啞啞地低笑,手握成拳支在地上,「都是一父所生,爲何父親對我的愛就少到這麽稀薄的地步?既然父親也認爲我是人中龍鳳,爲什麽父親從不肯多給我幾句贊許?哪怕,是多一分的器重?」
壓抑的聲音中,包含著十幾年積鬱的憤怒不平,因爲知道再也無法僞裝,也無需繼續僞裝,所以真實坦白地一次傾倒個乾淨。
他站起來,大聲說:「不錯,我想要王位,爲的是讓父皇,讓全天下都可以看清楚:我,鳳玄楓,才應該是鳳國中的王者!只有我,才能讓鳳國的百姓富足,讓鳳國不僅是海島彈丸小國,總有一日也可以和浩浩中原相抗衡!讓鳳國可以千秋萬代地傳延下去!讓日月星辰之下的人都可以和鳳國人齊唱『天道黃黃,鳳土吾鄉』的慷慨之歌!」
立於殿中,他氣勢昂揚地問:「父皇認爲兒臣錯了?」
「你沒錯,是我錯了。」鳳皇的眼睛在燭光的映照下泛出點點水光。「楓兒,我記住你的話了,但你也要牢牢記住你今天說的話。別忘了,對親人不懂得愛的人,無資格談什麽愛國家,愛百姓,愛天下。」
鳳皇一陣急促地咳嗽,咳得嘴角流出血絲。玄楓驚心地醒悟過來,撲到鳳皇面前,抓住父親的手,連連呼喚道:「父皇,你怎麽樣?」他回身大喊:「快傳禦醫!」
「用不著了。」鳳皇苦笑著指了指旁邊的燭臺,「我已油盡燈枯,原本太醫院的首座說我只能活一個月,現在我苦撐了三個月。我不是一個好父親,更不是一個合適的王者。我的心太軟,遲遲不能下定決心,安排你們兄弟幾個的去處,所以搞到今日的局面。」
他用盡力氣,揚起手,給了玄楓一記耳光,玄楓沒有躲閃,這一掌雖然不重,卻清脆地敲擊在他的臉上。
「這一巴掌是讓你記住,做任何事都要付出代價。」鳳皇向後倒去,氣息微弱:「去叫五大家族的長老來,開密室,取遺詔……」
他仿佛用了一生的力氣才將所有的話都說完。燭臺上青煙嫋嫋,蠟炬成灰淚始幹。鳳皇的雙目緩緩闔上,六十七歲的鳳皇在他壽辰之日,駕崩於鳳棲殿中。
玄楓呆呆地看著父皇安詳的面容,這一刻他已忘記自己這十幾年到底是怎樣刻骨銘心地恨著父親。
他張大眼睛,一滴淚水滾落眼眶,掉在他緊握父親的手背上。水紋,夢一樣地漾開,乾涸。


(5) 迴響    (0) 引用   

共 5 迴響 於 "「鳳國妖舞」初稿片斷"

  1. 呆月 said:

    11/03/2008, at 12:11 [ 回覆 ]

    18/07/2006, at 09:36

    阿?原來鳳皇早就知道太子是玄楓殺的阿?這一段好讚,可惜無法放在書裡說.....
    湛露大大!加油喔!

  2. 卓 said:

    11/03/2008, at 12:11 [ 回覆 ]

    30/07/2006, at 17:07

    ==|||
    原來如此
    當初鳳國妖舞看到國王死的那一段就覺蠻奇怪的,總覺得,不會吧?那麼快就死了?
    更何況,前面的鋪墊沒有到位,後面也沒有一個合理的交代,就覺得中間好像缺了一大塊,皇上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在皇上將甍的時候,在皇上和皇子們中間發生了什麼,也成了一個只有作者知道的空缺。
    現在看到這一段,霍然開朗。不過呢,「太子」的昏迷和那個好漂亮卻不惜毀容的皇子看來是謎定了,笑,既然湛露沒有打算寫「太子」和那個好漂亮卻不惜毀容的皇子,那權當是湛露送給讀者們的二度創作空間^_^
    鳳國妖舞的情節的佈局安排得真不錯^_^

  3. 湛露 said:

    11/03/2008, at 12:11 [ 回覆 ]

    30/07/2006, at 20:23

    太子我是真沒研究過他的感情世界~~玄城嘛,我縂覺得他的故事已經結束。哈哈~~~
    到底刪掉了哪些情節我都已經不記得了,大部分應該還是兄弟之間的政斗。
    爲了避免不被人說成是抄襲,也為了保持羅曼史的味道,都刪掉了,好心疼啊!

  4. 雲 said:

    11/03/2008, at 12:11 [ 回覆 ]

    10/08/2006, at 22:10

    好想看到故事的全貌的說,因為我很喜歡這套書耶!

  5. 豆 said:

    11/03/2008, at 12:12 [ 回覆 ]

    14/09/2007, at 15:43

    倒比較喜歡這個哦···可以齣書就好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