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確定自己每天都有打開電視、翻閱報紙,像個正常人一樣的吸收該有的知識與常識,但是當我看到貓頭鷹小編傳來的文章標題,還是著實愣了好幾秒──

「小確幸」是什麼?

我確定每一個字我都認得,但是湊在一起就完全霧煞煞。

楞了好半晌之後,決定當作沒看見。

硬是當了半個小時的文盲鴕鳥之後,才不恥下問的回信問貓頭鷹小編這三個字湊在一塊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微小而確切的幸福。

哦,原來如此~~

好吧,那下一個問題:敏兒我現在就是一隻混吃等屎的米蟲,生活中唯一稱得上認真的事情,就是我每天都很勤奮的呼吸。那,我該怎麼掰出這八百字的日常小確幸呢?

貓頭鷹小編大人有旨,允許小的寫一些「像妳平常序裡面寫的那些五四三來充數」。

ㄟ…我忍不住先跟貓頭鷹小編確認過,她所謂的「五四三」其實是對我的一種稱讚,才願意心甘情願的坐在電腦前面專心挖掘我的小確幸!

既然機會難得,就來回顧一下我這幾年寫稿的心情轉折好了。

當初敏兒之所以會興起動手撰寫羅曼史的念頭,是因為從小就看了很多漫畫、小說,漸漸地自己的腦海裡也有很多故事想要表達出來。幸運地進入新月之後,承蒙徐娘看得起,讓我搭配早已在羅曼史中佔有一席之地的前輩們,以套書的方式開始了官敏兒的寫作生涯。

當時的我大概一年出版十本小說,幾乎每個月就擠出一本。

比起如今的官敏兒,往往一整年只生出一本半的稿子,實在是天差地別!

我當然省思過這其中的差距,究竟是什麼原因?

答案其實是顯而易見的。

對我而言,寫稿一開始是興趣,是單純的夢想。後來隨著父母親的事業失敗,寫作對我來說不僅是一種經濟來源,更是我逃避債主上門的難堪和種種不順遂的唯一管道。

那個時候的我,寫作和幻想的空間成了我生活中最重要的救生扶木,只有躲在那裡面,我是安全而富裕的,充滿了主宰權。

沒多久,又因為我父母的關係,我不得不離開台灣前往廣州生活。那種沒有朋友,猶如關緊閉的枯燥生活一度讓我憤世嫉俗。同樣的,寫作再度成為我逃避和躲藏的窗口。所以那個時候即使一個月出版一本小說,每次交稿後總是無可避免的頭痛欲裂,可我依舊甘之如飴。

因為對於當時的我來說,身不由己的我沒有權利選擇我想要生活的城市,也沒有辦法去追尋現實生活中我渴望的愛情與幸福,我只能寫作,只能靠自己一字一句的敲打鍵盤,去創造描繪我想要的感情。

經過了幾年的時間,我們家的家境改善了,父母的事業也再度好轉…我變得不再需要逃避了,因為我終於可以擺脫身不由己的桎梏,盡情地去做我想做的事情,不再需要背負家裡的負擔。

相對地,對於寫稿也不再那麼熱衷。

這樣一想,忽然覺得自己好像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寫作對我來說,就像是一個老朋友,始終對我不離不棄。不論是我遭受挫折悲傷、或是心懷怨忿的時候,它都為我提供了逃避和躲藏的窗口。可是當我的生活自由順遂了,我卻漸漸拋棄它了。

因為對我來說,如今生活裡的每一件事情,每一個過去我曾經渴望、卻無法去做的事情,都遠比寫稿還要來的有趣!

於是寫作的重要性,逐漸變成我日常生活裡的最後一名。

仔細想想,我不但丟開了寫作,同時也辜負了徐娘對我的栽培。

徐娘總是苦口婆心的提醒兼警告我,以我一年出版一本小說的速度,官敏兒這個筆名對於讀者來說就跟新人沒兩樣!

對此,我要感謝每一個願意動手翻閱我的作品的讀者。

不論你是否對官敏兒這個筆名有點印象,或是壓根完全沒看過,我都謝謝你在那麼多的選擇中挑上了我的作品,以及對我的作品的疼愛。

一直在思考,我的小確幸究竟是什麼?

回過頭才發現,自己竟是這麼傻!

像我這種不曾認真燃燒生命、貢獻自己的懶散傢伙,這一路走來依舊擁有上天的保佑,以及貴人、朋友們的幫助,不是已經無比地幸福與幸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