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過得好快,為什麼一轉眼又到豔陽高掛的夏季了?

天曉得我最不喜歡夏天了,我這晝伏夜出的夜貓,面對冬天的太陽都快要張不開眼了,要我對夏天豔陽能有什麼看法?

沒什麼看法,反正……躲就是了。

以前會呼朋引伴去泛舟,把自己曬成黑炭,但隨著年紀愈長,宅在家裡的時間就愈長,陽光愈是強烈就愈不想動,所以夏季的最佳消暑方法就是——躲在家裡,啃書。

認同我的,請歡呼一聲!


我懶呀,是真的懶出名的,一整個夏天可以恍恍惚惚地在床上打滾混過去,多麼愜意自在呀~

不過說真的,以往夏季最常做的,大概就是到朋友位在山上的老家賴上一陣子,天色未亮就帶著茶具到山道邊的亭子裡泡茶等看金黃色的翻濤雲海,到了天色微暗時,一票人就到山裡抓剛出土的知了,不過常常還沒抓到知了就先踩到蛇,嚇得一票人抱頭鼠竄。

山上的夏季,天氣非常變化多端,上一刻萬里無雲,下一刻狂風暴雨,每每在大雨過後的翌早,會跟著村裡的長輩一起去挖竹筍,通常是遍尋不著,可老人家一個個老花卻偏又眼尖得很,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可憐我只是個吃貨,找不到竹筍,挖不出竹筍,挑不動竹筍,就連走山路走得氣喘吁吁,被老人家取笑。

但無所謂的,我只要有得吃,怎麼笑都無所謂。

說到竹筍,親愛的讀者們,可知道剛冒出頭的竹筍長得是什麼樣子?

可千萬別跟我七月香港書展套書裡的男主角一樣,就連竹筍是埋在土裡只露出尖頭的都不知道。

七月香港書展套書——《稻香太上皇》,女主角是個綠手指,種啥都豐收,男主角是個災禍,摸啥死啥,就請讀者們期待在這仲夏節時的作品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