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快樂~

  記得那是1999跨2000年的跨年夜,因為交替的不只是一年,而是一個世紀,因此幾乎所有宅在家裡的人都出動了,台北市大街上一眼望去滿滿都是人,捷運擠得幾乎無法動彈,大街小巷全是車,所有平時九點就該打烊的店,在這天到了半夜十二點都還高朋滿座。

風光也是這群迎接千禧年成員的其中一名。幾個朋友在1999年的最後一天晚上,就約在台北火車站,開始了這兩天跨年夜的瘋狂旅程。


幾乎台北市裡裝得下人的場地,都已經爆滿了,計程車沒有一輛空車,公車也擠不上去。於是我們一群人用步行的,先走到總統府廣場,看了幾場雲門舞集的表演,接著再繼續走到了中正紀念堂廣場,遠遠地聽了幾首不知名樂團唱的歌,再來是國父紀念館,最後才來到台北市政府廣場,此時已經接近倒數的時間。

猶記得,當主持人數到最後一秒時,全場靜默了一陣子,接著煙火突起,全場的人就像瘋了一樣,爆出震天的歡呼聲。這時候看著一零一大樓的煙火秀,不管精不精彩,在幾萬人的氣場影響下,心裡真有一種莫名的感動。

當煙火結束,我們卻走不了,因為完全被卡在人潮中。好不容易殺出重圍,看著捷運站滿到下不去的盛況,我們便決定當晚不回家了,只是深夜裡一群人又累又渴,還能去哪裡?

餐廳,不是客滿就是打烊,我們便從市政府一路走到公館,繞經台灣大學,只為了尋找一個能坐下休息的地方。這時候已逼近凌晨三點,不屈不撓的我們將宵夜改成了早餐,終於在凌晨五點找到一家永和豆漿,而這個地方,還真是永和。

吃飽喝足了,似乎有了點精力,由於千禧年後的第一天是假日,眾人很自然地覺得應該繼續玩下去。於是一群人走了一段路後,不知道從什麼地方隨便搭了一輛公車,讓上天決定要去哪裡。而在車上一開始還有心情談天說笑,但等一個個人全不支倒地,起來時居然發現已經到了桃園。

嗯,聽路人說,這班公車還不好等,卻很幸運讓我們等到了。

既然來了桃園,那就參觀一下桃園市吧!打起精神逛了逛市區,卻很悲慘的發現我們迷路了!於是一群人走走問問,又搭上了一輛公車。很好,南北不分的我們,顯然問得不夠清楚,這次到了中壢。

中壢客運總站是一個很奇妙的地方,很多長長的人龍,但排隊的目的地和站點上標示的目的地總是不一樣。我們幾個初至貴寶地,自以為聰明的買好了票,排在了回台北的隊伍,開心地上了車,然後坐定位子準備繼續補眠,等到一覺醒來,已是新竹。

最後,風光只記得我們是靠計程車和火車,才千辛萬苦回到了台北。不知道有沒有厲害的人能幫我們算算,這趟旅程我們到底移動了多少公里?

千禧年跨年回到家之後,風光躺上了床,卻沒有馬上不省人事,因為風光習慣看著小說助眠,即使累爆了也一樣。話說這次風光的新書《一品妻》就是一個輕鬆逗趣的愛情故事,非常適合在極度的勞累之後觀看,不僅紓解壓力,放鬆心情,看完後睡覺起來也會特別的香呢!

各位讀者們,今年跨年如果玩瘋了、叫累了,睡覺前不妨看看《一品妻》,讓風光的故事陪大家一起入眠吧!保證大家能用愉快輕鬆的心情迎接新的一年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