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當時我很沉迷一個日本遊戲。其實,也不能說「當時」,應該說是從小(大概三歲吧)就被一路蠱惑到現在……

Anyway,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因為太愛那個遊戲了,愛到整個腦袋滿滿都是那個遊戲的世界觀;偏偏遊戲的世界觀又非常的考究歷史,也就是說,遊戲裡的場景在日本都是找得到的。

我的腐魂蠢蠢欲動,終於在某一年的十二月中,對朋友說:「不如我們去京都跨年好了。」

沒想到朋友們跟我一樣衝動,一口氣就答應了。於是乎,在沒什麼計畫的計畫之下,我打了通電話給旅行社,簡單交待了一句:「早出晚回的機票、京都車站旁邊隨便哪一間酒店都好。」

就這樣,半個月後,幾個女生拎著行李就出發了。


出發的那一天,聽說關西氣溫是2℃。

本人對「2℃」這數字實在是沒什麼概念,所以我身上的衣服幾乎都不怎麼保暖、唯一一件外套也不怎麼厚重……Orz

導致接下來的六天行程,幾乎可以獨立命名為「冰棒人之參拜日記」。

我每天早上都是在一邊顫抖一邊龜縮一邊搓手的情況下,跑遍了京都市內大大小小的寺廟與神社。

可想而之,那一趟的「跨年之旅」,我根本是去偷窺人家神社裡的巫女和神主(掩面心虛)。

那時候我好想衝到對方的面前、巴著人家瘋狂問問題,可是「書到用時方恨少」就是這麼一回事。以某白的日文程度來看,頂多只能買買東西、點點餐,連殺價都辦不到,更何況是文化交流……(嗚,穿腦)

所以,很遺憾的,雖然機會難得,但六天下來到底還是一句話──只能看、聽不懂、問不出口,當然也不能動手摸……(喂XD)

事實上,某白對日本的「神道」及「武士道」一直抱著一股莫名的狂熱,當然也想過要寫幾本相關的題材;可是呢,因為畢竟不是熟悉的文化,沒有十足的把握,所以遲遲不敢著手(聽說新月某位老師擅長日本題材,改天應該也去參拜一下那位老師……)。

啊、順帶一提,那一趟跨年自助旅行,當中有位同事在日本當地認識了一些朋友,於是,有一位好心的男生擔任了我們的司機兼導遊。

這位男生很妙。

我略懂日文、他略懂英文,但其實彼此的語言能力根本還不到「能夠坐下來閒話家常」的程度。

可是,這傢伙很熱情,就算我聽不懂他說什麼、他也聽不懂我在說啥鬼,他老兄卻還是可以坐在我旁邊、自顧自地用日文講了一整座山那麼多;而我,也就只好傾力配合他的演出,用英文自顧自地回了一整輛卡車那麼多……

有一次,我朋友就問我:「你們在聊什麼?」

我:「不知道耶。」

友人:「可是你們不是聊很久?」

我:「對啊,但是我聽不懂他在說什麼,他應該也不知道我在講什麼。」

友人:「……」

夠奇妙吧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