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281-300 » 藍海E29405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采霏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29405

《一樹桃花壓相爺》卷五(完)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6年十一月02日週三

瀏覽人次:4829

如果說陰險如毒蛇的大魏丞相沈在野,竟愛她愛到要殉情,天下人信,還是不信?
姜桃花絕對是第一個翻白眼的,怎麼可能呢?
先說他連情敵都能利用,秀恩愛給偷偷喜歡她的師父看,
刺激得人家心情不好大開殺戒,他正好有免錢的殺手去殺政敵,
再來她私逃回趙國,他不管她已有身孕,親率大軍攻趙,
叫她出城來面對,他一副恩斷義絕的朝她射箭,嚇死本夫人了!
這樣的表現說有多喜歡她?認真的人就輸了吧,
可他竟將攻趙的軍事部署透露給趙國的人知道,助她皇弟抗魏成功,
甚至天下底定後,他萬事不管,帶著她到山上隱居,
讓她過上了她夢寐以求靠出賣色相就能混吃等死的好日子,
也做好她毒發身亡,他會追隨她而去的準備,免得她孤身上路會寂寞,
這下她信了,他是真的愛慘了她,只是兩人間本就沒多少緣分,全靠算計在硬撐,
爺,現在再想想怎麼算計閻羅爺吧,好能走到花好月圓那一步……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八十五章 一世情債
「你這人倒是有意思。」千百眉靠在一旁的柱子上看著他,笑道:「前面的問題都回答了,為什麼不乾脆把最後一個也答了?裝也裝到底才是。」
當局者迷,旁觀者卻是看得最清楚的,這人定力了得,根本沒有中姜桃花的攝魂術。
沈在野笑了笑,看著他道:「這是在下的事,閣下又何必多問?」
「好,我不問了。」千百眉轉身走到院子堙A「那你想跟我聊什麼?」
「自然是聊姜桃花。」沈在野跟著他過去,淡淡地道:「她想要的東西,只有我能給,閣下想必也問過她自己的意思,她不會想離開這丞相府。」
「那又如何?」千百眉笑了,「她不願意走,我便在這堻音萓o,直到她想走的時候,我再帶她走即可。」
心堣@沉,沈在野皺眉,「閣下如此行徑,會不會有些逾越了?你與她只是師徒。」
「師徒怎麼了?」千百眉失笑,眉眼之間滿是盈盈的光,「我從一開始就是衝著娶她收的徒啊。」
沈在野臉色難看極了,他瞪著面前這人好半天才說出話來,「無恥!」
「哎,當時男未婚女未嫁的,怎麼就無恥了?」千百眉哼了一聲,「饒是她現在嫁了人,我也不嫌棄,只要她什麼時候想通了跟我在一起,那我隨時都能帶她走。」
這算什麼?在她背後安對翅膀,只要她不高興,那就可以離開他?哪有這麼荒唐的事!
胸口微微起伏,沈在野皺眉看著他道:「閣下是在逼我讓她在你我之間做個選擇?」
「你能逼得了她?」千百眉有些意外,「拿什麼逼啊?」
「姜桃花最在意的是什麼,閣下不會不知道。」沈在野目光幽深地道:「我能讓姜長玦上戰場,也能讓他死在戰場。」
神色一凜,千百眉突然就飛了過來掐住他的脖子,「你敢!」
「若不是她在我院中,姜長玦對在下來說也不過是一個無足輕重的小人物。」沈在野平靜地看著他,沒掙扎也沒還手,「你大可以掐死我,看掐死了之後,你在乎的人能活下來幾個。」
好生陰毒的人啊!千百眉咬牙,他囂張了半輩子了,頭一次被人捏著軟肋威脅!
放在沈在野喉間的手僵硬了好一會兒,千百眉瞇著眼睛將手收回來,低聲道:「你敢動他們一分,我就敢滅你滿門!」
輕笑一聲,沈在野轉頭看了看這院子,「所謂我的滿門,除了她,也不過就我一人。」
微微一怔,千百眉意外了,「你說什麼瞎話呢,這滿院子不都是你的女人嗎?」
沈在野沒打算跟他糾結這個問題,而是道:「我不會把自己無法掌握的東西留在身邊,她也該做個抉擇,要麼跟你走,之後你們的事我再不插手;要麼留下來,你也該遠離她。」
「好生霸道啊。」千百眉笑了,「依相爺的意思,姜桃花在你眼堨u是個東西而已?」
沈在野沒吭聲,千百眉繞著他轉了兩圈,上下打量,「看你也算是權傾一方,天下在握之人,怎麼就對自己這般沒信心?竟然窩囊到要靠威脅女人做決定來讓你心婼髀瞗H」
「分明是閣下太過任意妄為,在下才不得不有此決定。」沈在野道:「閣下若是守規矩,不肖想他人之妻,在下又何必出此下策?」
「我看是你自己都知道自己虧欠了她,不敢保證她會一直喜歡你,所以才會這樣說吧?」千百眉勾唇,看著他搖頭,「要是當真喜歡她,想留下她,那就爭取得到她的心不就好了,使這些手段有什麼用?」
沈在野笑了笑,「在下無法全心全意對她,也不敢全心全意對她,換不來人的真心,無話可說。但她留在這堙A就是要與在下合作的,若是相互之間不能完全信任,那分道揚鑣也罷。」
「你們大魏的人都是這麼複雜的?」千百眉萬分不悅地道:「一個男人喜歡一個女人還這麼畏首畏尾、瞻前顧後的,你有毛病啊?」
沈在野靜默。
也是真的打不過他,不然他真想把這人給千刀萬剮了!
「你也就是捏著姜長玦,知道那小傢伙心疼弟弟,所以才敢這麼無法無天的。」千百眉瞇眼,「你都不用問,都肯定她是會選擇留下來繼續跟你合作,然後讓我走……說起來也是傷心呢,小傢伙從來沒把我這做師父的放在心上。」
心媯峏Z了半分,沈在野看了看他,「既然知道她的決定,那閣下是自己走,還是等她來跟你說?」
「哼。」千百眉一甩袍子,傲氣地道:「你有張良計,我就沒有過牆梯?讓我走可以,離開這相府也沒什麼大不了,但是我告訴你,我不會離開這國都,隨時都會看著你們,你又能奈我何?」
沈在野咬牙,「至少晚上別在她院子媢L夜!」
「哎,我們以前還都睡一間屋子呢。」千百眉翻了個白眼,「那時候你還不知道在哪兒。」
深吸了一口氣,沈在野冷笑,「過去便是過去,在如今看來,又算得了什麼?」
「好一個過去便是過去。」千百眉看著他的眼睛,「那你的過去呢?都放下了嗎?」
微微一愣,沈在野皺眉,「她連這些都跟你說了?」
「沒有,我查了查你而已。」千百眉撇嘴,「自己都是個放不下過去的人,還管她那麼多?」
他院子埵陪茪k人竟然是先帝的妃子,這事兒外頭的人都是心知肚明,只是沒人敢明說罷了。要不是用情至深,他怎麼會冒那麼大的風險,留那樣一個女人在府堙H
沈在野抿唇,垂眸道:「在下的事自己會處理,用不著閣下來教。天已經亮了,閣下還是準備離開吧。」
「現在啊?」千百眉不悅地道:「都不等小傢伙醒過來給她說一聲?」
「我自然會解釋。」沈在野瞇眼,「反正閣下也走不了多遠。」
他只要一想到這兩人晚上也在一個院子奡N渾身不自在,讓千百眉出府雖然沒太大作用,但好歹能讓自己少作點噩夢,至少他晚上能守著她,不會在他不知道的時候,這人就不見了。
千百眉看了沈在野幾眼,瀟灑地就走了,反正這天地間他來去都自在得很,想來看小傢伙也不過是多走兩步路。
不過話說回來,她好像真的遇見個十分難纏的男人啊,不囂張也不跋扈,冷不防地就捏著人家的軟肋,這種人……難怪她對付不了。
看千百眉走了,沈在野才終於鬆了口氣,推門進去,和姜桃花一起補眠。作了一晚上的噩夢,他也正睏著。


天慢慢透亮,相府堳o是一片安靜,有人坐在梳妝台前認真地打扮著自己,娥眉輕掃,紅唇點絳,眉心畫上一朵梅花,再穿了自己從宮堸艉@帶出來的一件衣裳。
陸芷蘭打量了一番鏡子堛漲菑v,笑著撫掌,問身後的芳蕊,「好看嗎?」
芳蕊是沈在野派來的,先前一直在宮埵灟啈o,她出宮了,她自然也跟著出來。
「好看。」她道:「只是您許久沒有這麼好的興致了,打扮得這麼美,是要同相爺去哪媔隉H」
「今天不是同他出去。」陸芷蘭笑了笑,「今天咱們該去祭拜祭拜先帝。」
芳蕊一驚,臉色微白,「主子?」
「我與沈在野之間的帳算是還清了。」陸芷蘭道:「接下來欠先帝的債,也該還一還。」
芳蕊害怕極了,想了半天才想到詞兒安慰,「咱們如今是進不去皇陵的,又何必跑這一趟?」
「沒說要去皇陵啊。」陸芷蘭好笑道:「我如今哪來的資格進去,妳也別擔心,我不會給先帝殉葬的。」
她早就沒那個資格了。
輕輕鬆了口氣,芳蕊算是放心了,只要她別做傻事,其餘的事一切好說。「那奴婢現在出去準備馬車。」
「好。」陸芷蘭頷首,坐在屋子媯扔菕C
等芳蕊準備好了,陸芷蘭便提著裙子跟她出去,一路上陸芷蘭都是微笑著的,看得芳蕊心堳頇O踏實。
「妳當真是在開心嗎?」
腦海媗T起明德帝的聲音,陸芷蘭一愣。
眼前的景物瞬間轉換成芷蘭宮堛熙黥滿A她正對著窗外傻笑,明德帝從後頭靠過來,眼媞′O憐愛地道:「開心才能笑,傷心的時候,妳只管哭就是了。」
「臣妾沒有傷心。」她嘴硬,「臣妾好著呢。」
輕歎一聲,明德帝伸手將她摟進懷堙A低聲道:「妳又何必跟朕逞強?」
陸芷蘭怔愣,伸手回抱著他,終於忍不住嚎啕出聲。
她以為她已經不難過了,反正人已經死了,她還可以靠著沈在野活下去,這債來世再還也沒什麼大不了。然而,跟沈在野兩清之後,她怎麼覺得很多被壓著的東西都翻湧了上來,糾纏她,啃噬她,叫她痛不欲生。
世上最懂她的那個人已經死了,被她親手殺死了,不會再有人能明白,她笑就是哭,也不會有人再溫柔地跟她說,凡事都有他在。
自作孽,不可活,她都不想原諒自己,何況是他呢?
「主子。」芳蕊嚇壞了,連忙扶住她,「您怎麼了?」
先前還笑著呢,怎麼突然就哭了?
陸芷蘭回過神,這才發現身前空空蕩蕩,連忙將眼淚都擦乾了,整理了一番妝容,笑道:「突然想起些事,傷心一番罷了。還有多遠才到?」
「咱們去不了皇陵,只能去附近的九重山上,您遠遠看一眼,祭拜祭拜也就是了。」
「好。」陸芷蘭應下,乖乖地靠在車壁上等著。
等到了地方,她抱著祭拜用的東西下車,回頭看著芳蕊一笑,「我自己上去,你們不用跟來。」
「這……」芳蕊皺眉,「山上萬一有野獸怎麼辦?還是帶兩個隨從上去吧!」
「不用。」陸芷蘭道:「這山我來過。」
她最開始就是在這堙A裝作迷路的民女與明德帝相識的。那樣的把戲很老套,換個人來定然是不會成功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聰明了半世的皇帝在看見她的時候,眼神竟然動了動,當真讓她上御前說話。
「妳叫什麼名字?」他問。
「民女陸芷蘭。」她幽幽地答,「被未婚夫拋至山中,想來也是要葬身狼腹,多謝皇上相救。」
一切都是從謊言開始的,她從來沒跟明德帝說過真話,當時還帶著對沈在野的惦記,所以編了個未婚夫出來。
沒想到這謊倒是讓之後的一切都順理成章起來,明德帝心疼她竟然遇見那般狠心的未婚夫,帶著她一起爬這九重山,聽她說了不少心事,最後笑著道:「朕還沒遇見過妳這般的女人,不如跟朕回宮,試試宮堛漱擗l?」
陸芷蘭有些驚訝,因為他們安排她在這九重山見皇帝只是第一步罷了,想試試她是否合皇帝的眼,要是合了,之後另有安排。
沒想到明德帝憑這一見就要帶她回宮。
她怔愣地點頭,又不解地看著他問:「民女心媄孎K還有未婚夫的影子,皇上也不介意?」
「就是這樣才有意思。」明德帝笑道:「妳不知道嗎?君王都是最喜歡征服的,不管是領土還是女人。」
她被這話逗笑了,想了想,便將手放在了他的手心堙C
本以為兩人都是不帶真心的開頭,她在宮堛漱擗l定然不會好過,誰知道她進宮之後,明德帝竟然是將三千寵愛都放在她一人身上,哄著疼著,要什麼給什麼。
陸芷蘭是有感覺的,她感覺得到最開始明德帝只是想征服她,然而日子久了,他也動了真心,慢慢地對她卸下所有的防備,放下了帝王的架子,溫柔地擁著她道:「妳告訴朕妳未婚夫是誰,朕讓人殺了他。」
哭笑不得,她不能否認的是,被人寵著的感覺真是太好了,讓她慢慢地也將這個人放在了心上。
在與沈在野見面之前,她一直都很平和,然而在相見之後,她才發現自己心堣ㄛO沒有埋怨,也不是可以完全不在意的。明德帝的溫柔寵溺沒能消了她的執念,以至於後來一步錯,步步錯。
「你們兩人竟然是兄妹?」在他們見面的時候,明德帝長出了一口氣,「朕還一直查不到蘭兒的底細,若是如此,那朕也就放心了,沈愛卿與朕之間有了蘭兒,那朕必定會更加信任愛卿。」
這就是他們想要的目的,她幫他們達到了,然而從此開始,她便一直活在了對明德帝的愧疚和對沈在野的怨恨之中,日夜輾轉,不得安眠。
現在想想,她要是早些放下就好了,安心地跟在明德帝身邊,陪著他就好了。
可是,就算她想那麼做,他們怕是也不會放過她,陸家的人性命都還在沈在野手堙A她與他一言不合想鬧脾氣的時候,他總會拿這個出來威脅,雖然知道他只是嘴上說說罷了,但她知道,就算他不會下手,焦常留也會下手。
她只是他們手堛煽悀l,掙不開也逃不過。
慢慢登上了山頂,風吹得她衣袂翻飛。陸芷蘭鬆了口氣,拿出包袱堛滌s瓶,喝了一口,然後盤腿坐下。
「我該做的事,都已經做完了。」她看著對面皇陵所在的崇仙山,笑道:「這世上我沒有對不起任何一個人,除了你。我沒資格給你殉葬,黃泉路上你可能都不再想看見我,所以我就不過去了,就在這塈a。」
拿了香燭等物出來擺上,點燃三炷香往香爐奡’n,又拿了兩個杯子出來,還有一個小瓷瓶。
「最後那一杯茶好喝嗎?」她垂眸,「你要是對我多一點防備,讓人檢查了那茶再喝,也不至於落到今日這般地步。好歹是個帝王,你怎麼就那麼笨呢?」
打開小瓷瓶,將逍遙散倒進杯堙A陸芷蘭低聲笑了笑,喃喃道:「現在你應該已經喝了孟婆湯了,我去追你就剛剛好吧?這次我將所有的東西都放下了,心埵A也不會有別人,等追上你,我一定對你說真話。
「民女陸芷蘭,一心一意愛慕皇上,只求皇上讓民女伴君左右,必定一生一世,永不離棄……」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