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月光之城 » BL201-300 » 月光之城289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10
梓意 / 著 
加購商品區
 

月光之城289

《老大的寵物情人》

定 價: NT$210

會員特價:NT$168

白金會員價: NT$158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16日週五

瀏覽人次:500

【霸氣攻VS.呆萌受•跨種族愛戀】

萬事不懂的鮫人泉先滿懷好奇外出遊歷,卻不小心被捕上岸,
幸好身為海盜頭子的蘇立航好心地將他打劫回家,包吃又包住,
這下他在陸地上過得是自在又舒服,一整個很大爺,
雖然蘇立航老是嫌棄地對他說:「你真笨,連這個都不會。」
但語氣裡的寵溺、不厭其煩的教導,在在都能感受到潛藏的喜歡,
尤其在他被擄走,蘇立航見到壞人往他身上澆熱水,想逼他現出原形時,
那心疼到紅了眼,恨不得把那些傢伙大卸八塊丟到海裡餵魚的狠戾樣,
讓他不由得萌生「永遠跟蘇立航在一起,連家都別回去算了」的想法……

「這東西要怎麼穿?」好奇地拿著褲子,泉先完全不知道這是做啥的。
「你真笨。」蘇立航認命地接過褲子,蹲下身體示意泉先站起來,幫他把褲子穿上,「你這雙腿要怎麼變回魚尾巴?」
「沾水便好,不過你們的腿好奇怪喔……」話剛說完他就失去平衡,直直往前摔去,把措手不及的蘇立航壓在身下,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
泉先驚訝地眨眨漂亮的雙眸,「好暖喔。」他能感覺到有種像太陽一般的暖意,只穿了一邊褲管的雙腿下意識動了動,慢慢纏上對方的大腿。
「你別亂動!」突然被撲倒在地,蘇立航疼得齜牙咧嘴,還沒回過神來便感到身體被抱緊,而且還在他腿上蹭來蹭去……
老天,這隻鮫人現在是在挑逗他嗎?!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子
崲國以南因面朝大海,沿海的漁村小鎮除了捕魚外,也會跟一些商船進行交易,其中又以紺城最享譽盛名—第一座與異國商船進行貿易而繁榮的城市。
過去的紺城原本只是一個無名小鎮,但靠著絕佳的地理位置,加上國外的商船頻繁出現,膽子較大的居民便與這些外國商船以物易物,不過最初因為言語不通而只能換取少量商品,稱不上是什麼大宗的交易,直到一位鎮民帶著異國之物在較遠的小城販賣,竟獲得比想像中還要多的銀兩後,大家的心思才頓時活絡起來。
鎮上的居民逐漸放棄捕魚,更有人開始學習異國語言,這樣的變化讓商船的主人樂於和他們交易,也吸引更多商船前來。
隨著商船往來的數量增加,這個寂寂無名的小鎮開始受到朝廷的關注,在此設立市舶司一職,同時廣招懂得異國語言之人擔任此職位,再按其精通的程度分為三等,各司其職。
其中第一等的市舶司負責挑選較珍貴的物品送往京城,其中也包含一些異國水果,為了保持新鮮,除了採用河運,也在各地設立驛站,以接力的方式快馬加鞭送抵。
與異國交易使崲國的國庫變得充盈,朝廷決定重點發展這個小鎮,為了彰顯重要性,當今皇上將此鎮賜名為「紺城」,意喻如海般美麗的紺色之城。
只是好景不常,如此豐富的收入使得不少官員盯上這塊肥肉,市舶司暗中把各項稅收提高,居民日益感到吃力,甚至有一部分無法交出高額稅收的居民們狠下心來群起反抗,他們成為海盜,專門掠奪官船,變成令官員們頭痛不已的一大難題。
第一章
天朗氣清,一片蔚藍的海面因微風而泛起淺淺的波紋,倒映著柔軟的白雲,一艘掛著赤色錦旗,上頭寫了巨大「官」字的官船正慢慢前行。
「薛大人,現在剛好順風,估計一個時辰後便能到達紺城。」胡參將恭敬地開口,心中卻感到緊張,畢竟愈接近紺城,愈可能遇上海盜。
雖然每次出航的官船都會配備一隊四十多人的水師護航,不過紺城的水師近幾年才開始訓練,經驗遠不如那些長久居住在此,深諳水性的海盜。
「很好。」薛喬倫滿意地點頭,作為市舶司中的二等官員,他因為想升官才主動提出要到鄰國進行交易,好不容易終於獲得朝廷首肯,他當然不會放棄這難得的機會。
這次出航雖然選了最近的伽羅國,卻也讓他吐得翻天覆地,下船時腿軟得幾乎站不起來,不過不可否認,伽羅國的風情讓他極受震撼,也幸好他懂得伽羅語,在當地買到了一種以奇異植物煉成的丹藥,服用後便感到神清氣爽,回程路上都不曾暈船,而對於這種神奇的丹藥,他當然大量採買。
除此之外,他更購入不少崲國所沒有的藥草、精緻的瓶罐、細滑的各色紗布、色澤通透的稀少寶石等等。
他相信這些罕見的美麗物品一定能得到上頭的青睞,即使紺城的居民偶爾也能交易到這些東西,可數量必定遠遠不如他,更何況他還意外捕獲一尾鮫人,只要獻上這稀奇的活物,相信不但能獲得千萬賞銀,往後的仕途也能平步青雲!
一直以來他總認為鮫人一說只是話本、書上胡亂吹噓的神怪故事,卻沒想到此等奇特的生物竟是真的存在,還讓他成功捕獲,雖然他曾一度想據為己有,但懷璧其罪的道理他還是懂得,與其成天提心吊膽怕被發現,倒不如直接獻給聖上,圖個官位與賞賜更為實際。
他有信心,只要獻上鮫人,他必定可以升為市舶司的一等官員!
「敢問薛大人,需要加快航行速度嗎?」胡參將語氣雖稱得上平靜,一雙眼睛卻不由自主地往海面瞟去。
「何出此言?」心情大好的薛喬倫並不在意思緒被打斷,雙手抱胸地感受迎面而來的海風。
「那個……屬下是聽聞此海域是遇上海盜的危險地帶,所以才斗膽一問。」胡參將神情有些緊張。
此刻可是身處於浮浮沉沉的船上,周圍是一望無際的海洋,他才剛學會泅水不久,光是想到自己失足落海,可能因不太會泅水而被淹死,他的臉便隱隱發青,無法靜下心來,再說過去兩次出航他有幸沒遇上海盜,可誰知道會不會有萬一?要真得打起來,他沒有必勝的信心。
「怕什麼!」不屑地啐了一口,薛喬倫揮揮手示意對方退下,語氣間充滿了肯定,「我這次出航可是挑了紺城最強壯的男丁來搬運貨物,護航水師更是最精銳的一等兵,區區烏合之眾能搶得了我嗎?」在隨行人選方面他可是精挑細選,不是最好不會採用,怎麼可能會輸給那些草莽。
胡參將欲言又止,最後還是聽命退下。
片刻後,猛地刮起一陣強風,浪濤翻動,一個黑影慢慢湊近,其中一名壯漢見狀不由得發出驚呼。
「糟糕!」
同樣看到那熟悉的大船輪廓,一名多次隨官船出航的男人也不由得皺眉大喊,「不好,是他們來了!」
看著愈來愈清晰的大船,眾人變了臉色,有人大聲呼喝,「快!快敲響銅鐘讓大伙備戰!」
才剛喊完,放在甲板上的大銅鐘已被敲響,震耳欲聾的鐘聲加上男人們著急踏步的聲音,混亂的樣子讓薛喬倫直皺眉。
這些人哪裡有紺城精兵該有的樣子,要是讓京城的官員看見,不但貽笑大方,他這個主事者更可能成為談資,供老百姓茶餘飯後取笑之用……
他絕對不允許如此丟臉的事情發生!
「冷靜!區區海盜來襲,豈有自亂陣腳的道理!」薛喬倫高聲大喝,可惜士兵們不是搶拿武器、就是嘗試改變官船的方向,壓根沒有人理會他。
薛喬倫臉色鐵青,氣得咬緊了牙,才剛想要再次喝罵這些慌慌張張的士兵們,卻因他們的大喊而一愣。
「是霸天海盜啊!」
看到逐漸靠近的大船上掛了繡著「霸」字的旗幟,眾人神色大變,紛紛握緊了手上的刀,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哭還是該笑。
只因霸天海盜是紺城海域最大的海盜團,主張不殺人只劫貨,不過根據受害的商船所言,船上的壯丁、護衛或是士兵都會被丟到很遠的島國去當苦力,雖然會仁慈地留幾個銅錢給他們,可官服及身上所有值點錢的東西全會被搜刮一空;即使身為士兵,被丟在那麼遠的地方自是求助無門,更別說回到崲國了,就算能回來,往往也都是好幾年過去了。
這樣另類的手段讓人不願招惹霸天海盜,畢竟誰不想平平安安回家,好好過生活呢?
「你們怕什麼!」一心只想升官的薛喬倫生氣地大吼,覺得他船上的士兵怎可能輸給這些野路子出身的海盜!
還想繼續喝罵,船身卻突然晃動,薛喬倫瞬間失去平衡,差點摔倒在甲板上,好不容易抓住船沿穩住了身體,他滿臉不高興的說:「怎麼回事?」
這艘船可是出自紺城第一的造船坊,在海上航行時遠比一般商船平穩,只有遇上大浪才會晃動,可剛才短暫的晃動卻不像遇上海浪,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是飛虎爪!」其中人大叫,只見數個如雞爪形狀的銀色鐵爪緊緊扣住了船沿,銀爪尾端還連著粗長的麻繩。
「快!快砍斷它!」順著那人指的方向,薛喬倫也看到了那一個個銀爪,不由得露出緊張之色,大聲命令道。
這聲大喝讓其中一名負責搬運貨物的大漢回過神來,握緊手中的大刀快步往前跑去,舉刀正想要把那礙眼的麻繩給砍斷時,左右卻突然劃過兩道銀光—
咚咚兩聲,兩隻飛虎爪狠狠地嵌入船桅,在眾人來不及反應時大力一扯,巨大的商船晃了晃,不少人重心不穩摔倒在地,甲板上頓時充滿了驚呼聲。
「哈哈哈,怎麼可能讓你們砍斷這繩子呢!」清朗的聲音響起,只見一名少年身輕如燕地踏在麻繩上迅速奔來。
當那名大漢穩住身體,再度往前想要把繩子切斷時,少年一個空翻越過對方,雙腳狠狠地踩上大漢的頸背,那人腳步蹌踉地撞上船邊,身體幾乎要摔落海中。
危急之際,少年伸手抓住他的衣領,正當大漢及船上眾人鬆了口氣時,少年突然狡黠一笑,直接把人給甩到海裡去,自己則俐落地站在官船上。
「嗚啊啊啊啊!」那大漢慘叫著落入海中。
少年一臉笑咪咪地看向面前一眾露出緊張之色的男人們,「呵呵,你們最好乖乖合作把值錢的貨物都搬出來,不然下場會跟那傢伙一樣喔。」如貓兒般的大眼睛半瞇起來,這動作讓秀氣的小臉頓時多了幾分邪惡的味道。
「發什麼呆?快攻擊啊!」看到部下們完全不敢輕舉妄動,嚴陣以待的樣子,薛喬倫生氣地大吼。
可惡,這些操練數年的水師竟然會怕一名少年,真是丟臉至極,尤其這些人還都是自己挑選的,不等於說他識人不清嗎!
薛喬倫決定自己親自上場,抽出掛在腰間的佩劍便朝少年奔去。他才不相信這小子能有多厲害,即使自己是文官,可幼時也曾學過數年武功,相信對付這種文弱少年綽綽有餘。
可他忘記了,那落海的大漢身量可是少年的好幾倍,卻輕輕鬆鬆就被拽住扔出去,若不是力氣大,就是功夫了得。
看到薛喬倫朝自己奔來時,少年只是不屑一笑,「愚蠢。」他輕輕一躍便躲過了攻擊,旋身以刀柄擊中薛喬倫的背。
「啊!」比想像中還要痛的感覺讓薛喬倫大叫,身體更是失去重心地摔倒在地上。
薛喬倫覺得面子掛不住,他握緊了拳頭,拒絕相信少年比他強,只認為一定是他太輕敵的關係,剛想撐起身體,一道陰影卻籠罩過來,薛喬倫抬起頭—
「帆蚣,做得好!」只見一名高大的男人踩上船沿,身旁兩側還有數名男子跳上來。
「頭兒,他們比想像中弱呢!」名為帆蚣的少年自信地咧嘴一笑。
原本以為這麼大的一艘官船,士兵們的身手鐵定不賴,所以他才把最靠近他的傢伙丟到海裡,想藉此立威,能讓他們直接投降更好,卻沒想到第一個主動攻擊他的人竟弱得他不屑視為對手。那些搬貨的壯漢就不用提了,其他士兵身手雖然稱得上不錯,卻也比想像中容易應付,只要同伴們合力,要把這艘船拿下沒有什麼難度。
看向倒在地上還沒爬起來的薛喬倫,帆蚣忍不住嗤笑,身為一個男人,武功竟如此弱,還真是丟臉。
聞言,蘇立航滿意地點頭,舉起手上的彎刀喊道:「很好,大家上吧!把他們的東西通通都搶過來!」
「好!」聽到頭兒發出號令,一眾海盜們歡呼地朝前奔去。
踉踉蹌蹌地爬了起來,刀劍相擊的聲音讓薛喬倫頭皮發麻,看到部下們跟海盜互相搏鬥,從沒見過的可怕場面讓他雙腿直打顫,牙齒也忍不住發出咯咯咯的聲響。
「哇啊啊!」一名士兵身上被彎刀劃出一道血痕,痛得落了武器,瞬間便遭蘇立航一腳踹出官船,直直地摔入海裡,海水的鹽分讓他的傷口有如被火燒灼一般的刺痛感,忍不住大聲慘叫。
「若想少受點苦,便乖乖丟下手上的刀吧。」露出邪佞的笑容,蘇立航輕舔了下沾在刀刃上的鮮血,那陰險的目光直讓大家面露猶豫之色。
雖然霸天海盜團極少殺人,可與其被抓去陌生的異國當苦工,倒不如現在和他們拚拚看,說不定還有一絲希望;要真被扔到異國去,根本就只會落得客死異鄉的結果。
「快把他們幹掉啊!」悄悄溜到船上放置最重要貨物位置,薛喬倫在發現部下們的猶豫後心生不滿,忍不住大聲地喝道。
「我們上吧!」胡參將大喝一聲,率先提刀上前迎敵。
「要是你們能宰了他們,每宰一個賞一兩銀!」薛喬倫再喊。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