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361-380 » 藍海E36804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逍遙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6804

《妻點江山》卷四(完)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21日週三

瀏覽人次:1378

眼看裴玨已是太子,距離登基只有一步之遙,
季瑤本以為自己的任務即將圓滿完成,
不必多勞心勞力,等肚裡孩子出生就能涼涼當皇后,
誰知,麻煩事還是層出不窮……
先是那個太子良娣劉佳桐為了爭寵,
讓人趁她出門時衝撞馬車,意圖把她害得早產,失去孩子;
又有她娘家二嫂雲氏,腦子不知道怎麼長的,
勾搭裴玨不成反被踹進湖裡,竟然還敢說是他伸出鹹豬手;
不過有裴玨、皇后給她靠,這兩件事倒還好辦,
劉佳桐被圈禁,雲氏則被送進家廟裡,兩人都是生不如死,
真正棘手的大Boss是裴玨他爹,病重的皇帝……
都怪她魅力太高,頭腦太好,把裴玨養成忠犬,為他出謀劃策,
讓皇帝認定她會操控裴玨,禍亂朝綱,
死前居然留了遺詔要賜死她,還說如果裴玨抗旨就休想繼位?!
嗚嗚,看來歷史果然不可逆轉,
她注定要早死,想跟裴玨攜手到老只能在夢裡……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五十七章 遇訛詐險早產
何妃因難產而死,又給皇帝留下了一個小皇子,皇帝悲痛之餘,追封何妃為貴妃,極盡哀榮。
而何妃的死也算是國喪,四十九日內舉國不能辦喜事,霍柔悠和三公主的婚事也就被耽擱下來了。
不過李雲昶被平南侯整治得不輕,將通房盡數遣散了,日日獻殷勤也沒被老泰山認可,現在還在挑燈夜戰寫切結書呢,倒也不急。
三公主這些日子長吁短歎,皇后忙著料理何妃的喪事,兼之還有花朝和小皇子楠兒需要照料,無暇顧及到女兒,左思右想,便將她打包送到東宮來了。
季瑤臨盆在即,坐在院中曬太陽,見身邊的三公主很是苦惱,不禁笑起來,「好端端的,誰惹了妳不成?」
「我不想擇婿。」她素來是天真無憂的人,此刻卻愁眉苦臉,「四嫂,我不想擇婿。」
三公主一直很乖,更知道自己身為天家公主應該如何,此刻竟然會說出不想擇婿,季瑤對此難免狐疑。
「凡事總有個緣故,妳只說不願意擇婿,母后若問妳妳該如何?」
三公主漲紅了臉,忸怩的不肯說話,季瑤見狀,心中有了底。
「我聽柔姐兒說,妳這些日子老是出城去,妳是公主,出城若是遇上了壞人可怎生是好?」季瑤尋思,三公主怕是在外認識了什麼人,試探道。
「才不會有壞人呢,我是去校場!」三公主急吼吼的就嚷了出來,說完後臉又紅了,「我、我……」
校場?季瑤有點懵,校場一群大老爺們,三公主一個弱質女流往那裡去做什麼?
沉吟了片刻,她才問:「妳對他們其中的一人有意?」見三公主小臉漲得更紅,她知道自己說中了,但仔細一想,心頭微驚,不禁支支吾吾地問:「是……褚樂康麼?」
三公主臉色立時白了,「嫂子妳、妳怎麼……」
能不知道麼,現在京城外的校場只有褚樂康帶的兵士在操練,而三公主身為皇女,天潢貴胄,難道能接觸到普通的兵士?況且……上次褚樂康在圍場和李雲昶將發狂的猛虎擊殺這事,八成讓三公主少女心氾濫了。
「妳若是喜歡他,也大可以在擇婿之時選他。」季瑤很努力的組織自己的語言,她現在受到的衝擊太大,一時半會兒不知道說什麼才好,只鼓勵三公主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想到之前褚家上門給自己提親過,但小姑子卻愛上他,這可真是亂……
季瑤轉念又想到了裴玨。那可是醋王之王,想想往日他因為吃醋就偷鑽自己閨房,也是好笑至極。
那些事,都好像只是昨天發生的一樣,眼下她卻已經為裴玨懷有孩子,孩子再過不久就要出世了。
季瑤的心安了下來,輕輕撫了撫肚子,「嫣然似乎還有什麼難言之隱?」
三公主悶悶的點頭,「我是天家的公主,若要選他,他只能聽從,否則就是抗旨不遵。只是我瞧著嫂子和哥哥的感情,心裡很是羨慕,只盼著能像你們一樣。若我和駙馬只恪守君臣之禮,還不如不嫁了。」
聽她的話聲益發的遲疑,顯然內心十分忐忑,季瑤大概明白她的心情。
說白了,三公主就是希望能讓褚樂康知道,她是因為喜歡他,才想選他,也希望他是喜歡自己而願意當她的駙馬。
然而這個時代不同於她生活的三十一世紀,在三十一世紀,喜歡誰直接說出來就行了,但在這裡卻是強調含蓄,女孩子如果自己貿然說出心意,那就是不莊重。
這種對於女人的限制,原本就是不公平的,但她沒有辦法在一朝一夕間將這時代對於女人的剝削和束縛解開來。
「或許……妳該問問他。」季瑤沉吟片刻,還是覺得只能這麼做,「妳問問他,妳心中好過一些,也是足夠尊重他的。」
三公主瞪大了眼睛,「我問他?我怎能去……」
「那妳就不要想這些。」季瑤拔高了聲音,「妳堂堂正正去選擇妳的駙馬,妳喜歡他,妳就選他,不必想他是否會跟妳心心相印。況且即便心心相印又如何?妳是公主,依著咱們大楚的規矩,駙馬每日是要向公主行禮問安的,即便是心心相印,妳就能不受這個禮了?」
沒想到季瑤會說這話,三公主委屈得很,咬著下唇遲遲不語。
自家四哥看來冷情,但對季瑤卻是恨不能含在嘴裡般呵護,那種被人疼愛的滋味,相信沒有一個女人能夠抗拒。但是她是公主,帝后寵愛她,可以為她鳳台擇婿,可駙馬會敬她畏她,卻不會愛她。
兩相權衡,三公主還是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心悅的男人心中有沒有自己,握了握拳,又問:「那樣他會不會覺得我不莊重?」
季瑤慢條斯理的看了她一眼,「妳對自己瞧上的男人那樣沒有信心的話,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吧。若他因此認定妳不莊重,妳即便是和他成親,也不知道會不會受委屈。」
「好。」三公主騰地站起來,「嫂子陪我去吧,我去問他,要他當著面回答我。若他不願意,我就不再想了。」



馬車晃悠悠到了京城外的校場,離得尚遠,季瑤就聽見其中傳來陣陣喊聲,氣勢直沖雲霄,腹中的孩子似乎也被這聲音感染到了,踢了季瑤一腳。
季瑤笑道:「妳姪兒又踢我,怕真是個男孩兒呢。」
「若是個男孩兒,可別像哥哥。」三公主自小到大被裴玨的冷漠波及過很多次,要不是她心寬,早就給裴玨冷死了。
季瑤則笑道:「還別像呢,不像妳哥哥我可就死定了。」
三公主起先沒懂她的意思,後又明白過來,紅了臉,「嫂子是個正經人,怎會做這種事?」她低頭不語,直到馬車進了校場,這才抬頭張望著外面。
兵士們正在休息,三五成群的坐在一起葷素不忌地說話,見有馬車晃悠悠的進來,有人已然爆出笑聲來,促狹嚷嚷,「將軍,公主又來找將軍了!」
此話一出,又是一陣哄笑。
褚樂康一身戎裝,襯得身形更是健碩,橫了那人一眼,「又滿嘴胡言,小心惹惱了公主!」待馬車漸漸近了,他只立在馬車前行禮,「三公主萬安。」
季瑤打起車窗簾子,見他這樣的打扮的確十分惹人眼,笑道:「在圍場見過褚將軍神勇了,不想有幸得見將軍練兵。」
不料是季瑤,褚樂康身子僵了僵,旋即釋然,「太子妃金安。」他一面問安,一面抬頭看了季瑤一眼。
自從她和裴玨成親之後,褚樂康就幾乎沒有再見過她了,先前在圍場也不過是看了個背影而已。如今的她因為有身孕,小臉圓了些,卻紅潤健康,眉眼間淨是女人家得了夫婿全部真心的幸福神色。
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褚樂康忽然笑起來,「太子妃有福。」
褚樂康不是沒有想過若是他能跟季瑤走到最後會是什麼樣,但顯然她跟自己喜歡的人在一起更是好。
季瑤只是笑,拉著紅了臉的三公主下了馬車,那些兵士見季瑤挺著大肚子,趕緊去搬了凳子,又端了水來。
季瑤笑道:「褚老夫人可還好?」
「祖母一切都好,多謝太子妃記掛。」褚樂康微笑道,又見三公主臉頰緋紅,也是狐疑起來,不過沒有問出口。
三公主的心意,他不是一無所知,只是不願意去戳破那層窗戶紙罷了—— 就憑他和季瑤曾經議過親這事,若真的和三公主走得太近,只怕太子肺都得氣炸。
「老夫人疼我,待我生產後,再去瞧瞧老夫人。」褚老夫人一向是很疼她的,就衝著這點,怎麼著也得去看看,雖然家裡那個醋缸會吃味,「煩請褚將軍,和我妹妹說說話。」說罷,她又看了躊躇的三公主一眼,笑說:「有什麼,妳就去吧。」
三公主漲紅了臉,「褚將軍,借一步說話。」她一面說,一面往僻靜處去了。
褚樂康想了想終究跟了上去。
眼見眾兵士直瞪著她和褚樂康,季瑤忙說:「知書,妳去陪著三公主,別讓人說閒話。」
三公主走在前面,褚樂康則在後面跟著,一直行到了校場的樹蔭下面。
陽光透過樹葉縫隙灑了下來,三公主這才停下,轉身看著褚樂康,「何貴妃的喪期一過,我就要擇婿了。」
褚樂康道:「臣先預祝公主得覓良人。」
三公主冷笑道:「你是成心想要氣死我嗎,竟說這話來嘔我。我今日請嫂子陪我來,就是想來問問你,你願不願意做我的駙馬?」她說完這話,整張臉如同被火燒一樣,變得通紅一片。
褚樂康立在她跟前,微微垂著目光,並不說話。
三公主紅著臉,「你想說什麼都可以,你知道我的意思,我來這裡的目的你也明白,所以你也不要揣著明白裝糊塗。我只想問你願意還是不願意,我不想因為我的願望而束縛你,你如果願意,那我擇婿之時就選你,你如果不願意……」她說到這裡,一口貝殼似的銀牙咬得生緊,「你若是不願意,我也就此歇下了這份心,我天家的女兒,不是離了你就不成的。」

讓三公主和褚樂康單獨去談,遠遠的望見他倆說話,沒有什麼拉扯之類的踰矩之處,再說還有知書看著,季瑤也不多擔憂,只坐在一旁看著兵士們操練,偶爾有微風拂過,倒也不難受。
交談約莫持續了半個時辰,三公主這才回來,雙頰紅撲撲的,見季瑤轉頭看自己,她吶吶地說:「嫂子……」
「說完了?」也不急著問她如何了,季瑤只是笑吟吟看著她,「若是問完了,咱們就回去吧。」
見她並不追問結果,三公主點了點頭,心中鬆了口氣。雖說她今日鼓起勇氣來問褚樂康,但心底還是害羞的,對於這樣的事,不願別人問。
姑嫂倆要走,眾兵士也都停了手上的事,列隊整齊的高呼道:「恭送太子妃,恭送三公主。」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