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361-380 » 藍海E37001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寧九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7001

《錦繡良人》卷一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21日週三

瀏覽人次:1696

眾人都知武寧侯府的四姑娘寧端和被寵上天,
人長得可愛又會撒嬌,小嘴簡直像抹了蜜般甜,
還聰明得連武寧侯的煩心事都能幫出主意,
幾句話就解決府裡被皇子們強迫站隊的麻煩,
寧老太太把她當心肝疼,長公主甚至想搶她回家當閨女,
卻沒人知道在她四歲那年,殼兒裡已換成一抹百年前的靈魂,
唔,如今的生活真悠閒,整天吃喝玩樂睡到飽,
後宅事對她這個經歷腥風血雨的皇家人來說不過小打小鬧,
姊妹吃醋爭寵鬥心眼,在她眼裡簡直純真得可愛,
唯一能讓她煩惱的是榮國公世子容錦,她去哪都遇得上他,
偏偏這傢伙又幫了她不少忙,甚至為保護她受了傷,
還對她說什麼──「我救了妳,妳以身相許,給我做媳婦兒。」
把她心頭攪得一團亂,躲都無法躲,可她還在釐清對他的感覺,
沒多久竟傳來容錦葬身虎口、屍骨無存的消息……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武寧侯府的日常
斜陽西墜,西邊的天空染就霞光,橙紅金黃,交織成一幅絢麗的畫面。傍晚時分的日光像是蒙上了一層薄薄的絹紗,不如中午熱烈,反倒顯得格外溫和靜謐。
窗外的一株海棠正是花期已過、枝條青翠的模樣,映著橘紅的夕陽,像是上了一層暖光。
半開的南窗下,一個年約三十出頭的貌美婦人,穿著家常秋香色的襖兒,半靠在軟榻上閉目養神。
也不知過了多久,門扉輕輕被推開,清淺的腳步聲響起,貌美婦人睜開眼,唇邊勾起了一個淺淺的笑意。
來人將手中的托盤放置在軟榻旁邊的小几上,拿了個金絲軟枕靠在婦人的身後,這才重新端了蓮花青瓷碗,笑意盈盈的說道:「今日在沐陽侯府,奴婢瞧著太太沒進多少東西,想著這會腹中必定空空,就叫小廚房熬了這碗杏仁奶湯,太太且先嘗嘗。」
貌美婦人是當今武寧侯夫人方氏,她接過碗,拿勺子輕舀了幾下,連著喝了幾口,才緩緩說道:「我身邊這些人,論起知冷知熱,還是青菱妳占第一。」
青菱是她過去做丫鬟時的名字,現在更多的時候,大夥都叫她王友良家的,如今也只有在太太這裡,才會再聽到這個名字。
「是奴婢跟在太太身邊久了,太太格外照顧奴婢,才覺得奴婢好。何況太太慣會調教人,寶珠、寶蟬兩個丫頭年紀輕輕,做起事來都格外的俐落。奴婢像她們那麼大的時候,可只會躲在幾個姊姊身後呢。」
寶珠、寶蟬是自己這幾年提上來的大丫鬟,的確不錯,方氏心裡受用,指著旁邊的一個圓凳說道:「坐著陪我說會話吧。」
王友良家的沒有推辭,嘴裡道謝坐了下來,但也只是堪堪坐了圓凳的小半塊地方。
方氏慢條斯理的舀了兩口奶湯送進嘴裡,問道:「怡姐兒呢?」
「想是在沐陽侯府玩得累了,三姑娘回來就睡下了。奴婢剛才去瞧了,這會正睡得香呢。」
「妳瞧著別讓怡姐兒睡久了,再過一會就到晚膳時候了,先起來醒醒神,省得待會沒胃口。」方氏吩咐道。
王友良家的忙應道:「奴婢去的時候已吩咐了三姑娘身邊的丫頭,再過兩刻鐘就叫三姑娘起來。」
奶湯用了大半,方氏不想再喝,見狀,王友良家的接過碗,放到小几的托盤上。
方氏拿著絲絹手帕壓了壓唇角,視線掃過帕子上的蘭草,唇邊漾起了一絲譏誚,「妳可瞧見我那二弟妹了?我這邊馬車還沒進門,她那邊急吼吼的就著人來接淑姐兒,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對淑姐兒怎麼著了呢。」
提起冰月閣那位,王友良家的眼裡也閃過一絲不屑,雖說那位也是主子,她一個做奴婢的不該說什麼,但那位有時候做事實在出格,讓人難以把她當主子敬重。
只是心裡想是一回事,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王友良家的勸道:「二太太也是擔心五姑娘。」
「她是擔心淑姐兒今兒個有沒有在長公主面前得臉,有沒有被她的兩個姊姊比下去。」方氏冷哼一聲。
想起今日淑姐兒在永安長公主面前的樣子,方氏心裡就堵著一口氣。闔府上下,誰人不知永安長公主送帖子是為了請端姐兒,其他這些姊妹說到底不過是陪襯,淑姐兒倒好,把自己當主角,喧賓奪主,生怕別人看不到她。
做了方氏小半輩子的身邊人,王友良家的知道方氏向來不是小氣易怒之人,今日會動怒,全是五姑娘在沐陽侯府時太過上躥下跳,別人瞧見了,只怕會看輕自家侯府裡的幾位姑娘。
「五姑娘還小,難免一時想不清楚,以後的日子還長,有太太和老太太在,五姑娘會明白的。」
方氏微哂,淑姐兒到底是有親娘的孩子,她這個做伯娘的不好多做置喙,只能平日裡多上點心,也省得有人在外頭做出出格的事情來。
王友良家的覷著方氏的臉色,找話兒給她紓解心情,「奴婢今兒個可叫四姑娘驚豔著了,白玉團似的小人,在金尊玉貴的長公主面前,竟一絲兒懼意都沒有。說話問話沒有一點錯處,小大人似的,讓長公主喜歡得不得了。」
提起四姑娘端姐兒,方氏眼裡閃過真心實意的笑意,「別說是妳了,連我都嚇了一跳。她是頭回出門做客,見的又是長公主,我之前還擔心她會出岔子,如今看來,倒是我想多了。」
「可不是,也是四姑娘福澤深厚,京裡這麼些姑娘,怎麼就她一個入了長公主的青眼。」
「這個青眼可不是白來的,如今想起來還是後怕的緊。小小的人兒,竟敢動手抓那毒蟲,也是她福大命大,萬一被那蟲子咬上一口,她身子本就不好,還不沒了半條命。」想起當時的情況,方氏還是忍不住心驚肉跳。
四姑娘的英勇事蹟,王友良家的也是有所耳聞。
半月前,府裡一眾女眷到大佛寺進香,午後無事,又是幾個小姑娘,寧老太太便做主讓幾個丫鬟婆子陪著三個姑娘到大佛寺後頭的桂樹林裡玩上片刻。
三個姑娘在桂樹林裡巧遇了永安長公主的女兒孟淺,兩家交情不深,不過是點頭之交,打個招呼也就過去了。
誰知當時一陣風吹落了桂樹上攀爬的一隻蚰蜒,好巧不巧的掉到了孟淺的後脖頸上。
瞧見的幾個丫頭嚇得驚聲尖叫,誰也沒敢動,此時四姑娘大步上前,用手捏住了沒反應過來的蚰蜒,甩手丟到地上,再一腳踩上去踏了個稀巴爛,這才平息了一場驚魂。
孟淺是永安長公主唯一的閨女,對救了她閨女的人,永安長公主自然是感激不已,見四姑娘只是個小人兒,又多了幾分看顧。
「所以才說咱們四姑娘福澤深厚,不僅沒事,還有了好機緣。」王友良家的說道。
永安長公主是今上最疼愛的幼妹,京裡不知多少人家都巴望著得到永安長公主的青睞,如今四姑娘因緣巧合入了長公主的眼,何愁以後?
「是啊,端姐兒那孩子真是個有福的,想當初我從蘇州抱回來的時候,瘦弱得跟隻小貓崽似的,我那時候真是怕得慌,生怕她熬不過去……可她熬了過來,如今白白胖胖的跟玉人似的,又聽話又乖巧,讓人喜歡得不得了。剛才我送她回老太太身邊,她往老太太懷裡鑽的情景,真是可愛得心都化了。」
王友良家的抿著唇笑道:「瞧瞧太太,您喜歡四姑娘這侄女,恨不得把四姑娘誇出花來,可怎麼就忘了咱們三姑娘,照奴婢瞧著,還是咱們三姑娘最好。」
提起女兒,方氏多了幾分得意,「我自己的閨女我清楚的很。怡姐兒是個好孩子,心思澄明,處事磊落,沒有那些見不得人的花花腸子。不過……」
頓了頓,方氏勾起唇角,「咱們府裡這幾個姑娘,怡姐兒和端姐兒關係最好。說句實話,端姐兒接回侯府才一年多,又有大半的時間在養病,可誰也耐不住她們姊妹倆關係好,分都分不開。可淑姐兒呢,打小和怡姐兒一塊長大,就是玩不到一塊去,妳當是為什麼?還不是怡姐兒這孩子心思最乾淨單純,看人最準。」
王友良家的沒答話,可心裡也對這番話十成十的贊成。
主僕倆有一搭沒一搭的說了半天話,眼瞧著外頭天色慢慢黑了,方氏便由王友良家的扶著剛剛下了軟榻,外頭傳來小丫頭的聲音——
「世子爺回來了!」
方氏和王友良家的對視一眼,滿臉喜色。
忽而珠簾響動,進來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年郎,著一身月白色繡暗紋的直裰,俊秀的面龐上掛著淺淺的笑意,當真是溫潤如玉,眉清目朗。
來者不是別人,正是方氏的長子,武寧侯世子寧臨川。
寧臨川一拱手,「給母親請安。」
方氏喜不自勝,握住兒子的手,「臨哥兒怎麼這會回來了?不是說三天後書院才放假的嗎?」
寧臨川今年十七歲,拜在大儒胡清明的座下讀書,每半個月才回一次家。因著快到中秋,前幾日傳話回來,說要八月十四才放假。
寧臨川笑著解釋,「原定是十四才放假的,但宮裡來了旨意,請了老師入宮,所以老師就給我們放了假,也好提早回家過中秋。」
半月才見兒子一面,方氏原本就惦念的緊,如今聽兒子能在家多待幾日,更是歡喜得不得了,「好好好,如今能在家多待幾天也好,我叫廚房給你燉些補身子的湯水,瞧瞧你可是又瘦了,臉頰都凹陷下去了。」說完這些,方氏才想起來,「臨哥兒,去給你祖母請過安了嗎?」
「去了,兒子一回來就直接去了祖母那裡,也看過四妹妹了。」想到剛才四妹妹捧著一堆金子跟他獻寶的樣子,寧臨川唇邊的笑意更盛。「本想再多陪祖母一會,但祖母讓兒子早點回來,說母親也想我的緊。」
兒子懂事,婆婆疼愛,方氏心裡熨帖,慈愛道:「知道你是懂事的孩子,以後再有這種情況,你就先打發人回來跟我說一聲,在松柏堂多陪陪你祖母,也省得她老人家整日的惦記你。」
「兒子省得了。」



掌燈時分,松柏堂。
寧老太太坐在東次間的大炕上,摟著心愛的四孫女寧端和絮絮叨叨的說話。
秦嬤嬤瞧著幾個小丫頭擺飯擺得差不多了,進來請寧老太太和四姑娘用晚飯。
原本趴在寧老太太懷裡細聲細氣說話的端和,聞言爬起來跳下大炕,趿拉著軟鞋,捧著寧老太太的鞋子笑咪咪的說:「我給祖母穿鞋。」
秋日夜晚寒涼,端和穿著鵝黃色芙蓉紋的薄襖兒,袖口繡著一溜的蓮紋,濃密的頭髮紮成兩個小啾啾,纏著珍珠串,小臉白嫩粉潤,長長的睫毛搧啊搧,一雙眼睛跟浸了水的琉璃珠似的,透亮澄澈。
寧老太太瞧著她這副模樣,心早就化沒了,要不是自個兒還在炕上,非得把她摟到懷裡心肝肉的叫起來。
秦嬤嬤連忙從她手裡拿過鞋子,笑咪咪的說:「我的好姑娘,穿鞋子的事讓嬤嬤來就是了。」
等寧老太太收拾妥當,端和又自告奮勇的去攙寧老太太。
明明是個小人兒,偏生要做大人的事。寧老太太心裡發笑,只在端和臉上捏了一把,才和孫女樂呵呵的出了東次間。
剛剛坐下,門口的簾子便掀起了,進來一個年約四十上下的男人,劍眉星目,沉穩內斂,一雙眼睛蘊藏睿智。
寧老太太笑起來,「今兒個倒是巧,你們爺倆一前一後的往我這裡來。」
端和輕巧的跳下凳子,乖乖的請安,「大伯好。」
來人是寧老太太的長子,當今的武寧侯,寧武敬,今年三十八歲。
寧武敬摸了摸端和的頭,柔了眉眼,「乖孩子。」
和母親請了安,寧武敬在寧老太太右手邊坐下,說道:「聽母親的意思,在我之前,還有誰過來了?」
寧老太太笑道:「是臨哥兒,他先生奉旨入了宮,便給一幫孩子提早放假,臨哥兒下午剛回來,到我這裡說了半天的話,被我打發去見他母親了。」
「原來如此,現在臨哥兒陪他母親,我在這裡陪母親,順便蹭母親一頓飯吃,母親不要嫌棄我才是。」
寧武敬和寧老太太母子感情甚篤,說話間也不似外頭那般端方嚴肅。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