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361-380 » 藍海E3700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寧九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7002

《錦繡良人》卷二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21日週三

瀏覽人次:1508

端和覺得二房的風水是否不好,否則怎麼盡出么蛾子?
好不容易五妹妹寧淑和改邪歸正,不再整天想歪心思欺負人,
二伯娘卻收留了一個對她大哥哥武寧侯世子虎視眈眈的表姑娘,
聰穎懂事的二姊姊寧蘭和也跟腦袋被驢踢了似的,上趕著給福王世子做妾,
幸好有祖母強勢鎮壓,加上自己人脈廣,令長公主主動派人幫忙,
武寧侯府姑娘的聲譽才被保住,可惜她自己的「人禍」沒那麼好解決,
多年前被老虎叼走的榮國公世子容錦帶著一身功勳華麗回京,
她又開始了跟容錦到處巧遇的生活,且這傢伙學聰明了,
懂得從祖母這裡下手,堂堂將軍放下身段給人當護衛,讓祖母好感大增,
跟她要好的小姊妹也被籠絡了去,擅自幫忙製造兩人獨處機會,
還有新奇的禮物攻勢,西域來的琉璃瓶、昂貴的香精配方……
只要她喜歡,什麼都能替她弄來,連她好友煩惱的婚事都幫著悄悄打點好,
這下糟了,她明明想找一個她不愛也不愛她的人相敬如賓過一生,
卻不知何時滿腦子都是他的身影,甚至晚上都夢到嫁給了他……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二十一章 表姑娘的歪心思
今夏武寧侯府後園的荷花開得好,綠色的粉松球、千葉紅蓮、內外分千秋的相思紅,朵朵都開得格外招人喜歡,前幾年引進來的狀元紅,今夏也開了第一朵,重瓣交疊,美不勝收,便是方氏這樣的當家太太也暫停了手上的家事,特特來品鑑了一番。
對此端和倒是能理解方氏,今秋寧臨川要下場,方氏為此焦灼了大半年,比她當年出嫁還緊張,如今這狀元紅開了花,兆頭好,她心裡熨帖,可不是要來看一看。
寧芳和是愛花之人,如今見花開得好,也不躲在房間裡繡嫁妝了,三不五時就出來欣賞一番。
寧怡和、寧淑和也喜歡,盛夏酷暑,鄰坐水邊,旁邊便是接天蓮葉,菡萏生蕤,豈不美哉?
端和也覺得挺美,不過她更念念不忘的是這些荷葉能做荷葉粥,荷花能做荷花糕。
對此寧怡和送了她兩個成語—— 牛嚼牡丹,暴殄天物。
端和表示不開心,有本事,那做好的荷葉粥妳別和我搶啊!
今日午後下了一場暴雨,一舉洗去了連著幾日的沉悶暑氣,摻雜著泥土氣息的空氣拂面,涼爽宜人。
端和換好衣裳,與寧老太太說一聲,邁著小短腿就往荷花池走。
連著幾日天氣熱,小姊妹們都躲在放了冰的房間不出門,這會兒叫一場暴雨沖走了暑氣,大家都有聚一聚的想法。
端和到的時候寧怡和已經到了,見著她來,寧怡和很不淑女的翻了一個白眼,「就等妳了,怎麼這麼慢?」
端和想揍她,這裡離著熹樂居多近哪!來回走兩趟都趕不上她從松柏堂過來一趟。她充耳不聞,哼哧哼哧的往亭子裡走,抓著寧淑和伸來的手好不容易進了亭子,她衝寧淑和展顏一笑,「多謝五妹妹。」
寧怡和過來戳她的臉,「喲,小丫頭,怎麼見著又胖了?」
胖?!端和炸了,現在誰都甭跟她提胖這個字!旁人到了夏天,若不是苦夏,也是胃口消減,往往要把體重降個三五七斤,只她一個,胃口好得不得了,前幾日捏著藕節似的小胖胳膊稱了稱體重,夏天未過完,她已經長了四斤肉。
端和惡狠狠的盯著寧怡和,「妳才胖了,我沒胖!」她這幾天已經少吃了很多好不好,昨日的香酥雞,前日的醬肘子,她都只吃了一半而已。
寧怡和與寧淑和對視一眼,笑咪咪的安撫她,「妳沒胖,妳只是圓了一點。」
端和聳聳肩,擺出一副隨人說的樣子。
寧芳和與寧蘭和坐在一邊,向來不摻和她們幾個的笑鬧,只等她們太過忘形的時候才出言提醒兩句。
而寧蕭和看著她們三個其樂融融的模樣,手上的帕子擰到了一起。
幾個人坐定,剛才一番笑鬧引得人出了不少汗,寧淑和拿了帕子擦額角的汗珠。
端和眼尖,看清帕子一角的千重蓮,驚訝不已,「五妹妹這帕子上的千重蓮好生精緻!」
寧淑和聞言,大大方方的遞給她,「四姊姊也覺得這蓮花繡得格外好看嗎?」
端和跟著花嬤嬤學習刺繡有一段時間了,什麼樣的繡品數上乘,她還能看出一二。這千重蓮配色雖簡單,卻恰到好處,繡工精緻,栩栩如生,與那水裡長的也無二致。
寧怡和也湊過來欣賞,讚賞道:「這繡工可真是不錯,是五妹妹身邊人繡的嗎?」
寧淑和收起帕子,笑吟吟的道:「我在繡活上是個笨的,身邊那幾個隨了我,也都一般。這帕子是白蔻表姊繡的,我見著好看厚了臉皮要的。」
白蔻?端和微微一愣,這白蔻自打入了府,便安居在那方小院子鮮少出門,打在松柏堂見那一面之後,再也沒有見過她呢。
「今日咱們聚會,本想著也請表姊一同過來的,只是她極力推辭,說身上戴孝,不好出來惹了大家的忌諱。她堅持,我也沒有辦法,只好由著她了。」寧淑和言語之間透露出與白蔻的親密。
端和點點頭,「雖說是身上戴孝,可也不能見天窩在院子裡,那樣豈不悶出病來?」
「我也與她這麼說,不過表姊看似溫柔,其實很固執。」
看寧淑和這個樣子,怕是也沒少勸。
圍繞著白蔻展開的話題,隨著端和提議哪日借著討教繡工的名義前去探望白蔻,並得到眾人附議而中止,幾個小姊妹又欣賞了一會這幾日新開的荷花,這才告別,帶著小丫頭們各回各屋。
端和帶著碧濤慢慢的走,回松柏堂的路長著呢,不著急不著急。
另一邊,寧臨川讀了半日的書,這會兒精神實在不濟,想起母親曾與他說,後院的荷花今夏開得好,若是讀書讀累了,不妨到荷花池邊坐一坐,一來讓緊繃的精神放鬆片刻,二來欣賞美景也能紓解心緒,開闊胸襟。
如此想著,寧臨川便出了書房,朝著荷花池走去。
寧臨川站在八角涼亭裡,靜默的看著前方一汪碧水與在落日的餘暉下靜靜綻放的一朵紅蓮。
還有一段時間便要下場,雖然先生說他只要正常發揮便沒有問題,但他心頭依舊緊張。大鄴朝廷對勳貴的態度不同於前朝,鼓勵勳貴子弟自立自強,甚至頒佈律法,縱使家業再大,祖上再有功勳,若是子孫不爭氣,便只有三世而降的一條路可走。
當然,朝中並非沒有對勳貴的照顧,但那些可以靠祖蔭得來的職位,不是虛銜,就是些無關緊要的位置,若想保住祖上浴血掙來的爵位,後世子弟就只有拚死奮進。
早年勳貴子弟並非沒有不滿,但連皇子皇孫們都是靠自己掙來的位分,他們這些人又算得了什麼?
武寧侯府的爵位是明德帝時期,西北與匈奴一戰,太祖父身受十六刀、陽壽折損掙來的。從太祖父開始,至祖父,再至父親,剛好三代。如今武寧侯府看似風光,實則搖搖欲墜,若後代子孫不爭氣,當今聖上有一絲不滿,降了爵位,京中定再無武寧侯府。
太祖父、祖父、父親,三代人殫精竭慮保住的爵位,不能毀在他的手裡……
身後清脆的斷枝聲打斷了他的思緒,寧臨川猛然睜開眼睛,秀麗的鳳眼精光乍現,「誰?」
只見眼前少年風流倜儻,鳳眼微瞇,波光流轉,白蔻心頭猛然一跳,呆立當場不能動彈。
寧臨川反應快,立馬想起母親曾經囑咐過他的事,同時想起眼前人是誰。在男女之事上他向來謹慎,又深知男女大防的嚴重性,不欲讓人拿住話柄,拱手行禮後便匆匆而去。
白蔻凝視著他的背影,心道:武寧侯世子寧臨川,果然是如玉少年!
她癡癡站了半天,直到小丫頭臘梅急匆匆的跑過來,低聲叫道——
「姑娘。」
這一聲喚回了白蔻的理智,她猛地回過神來,「怎麼了?」
「時候不早了,咱們也該回去了。」臘梅環顧四周,小聲道。
以前沒感覺,如今到了武寧侯府,見慣了紫菱、紫藤的做派,白蔻越發覺得臘梅的舉止太過畏縮,只不過這丫頭從小跟著自己,雖然有時候笨了點,卻十分忠心,否則,她還真不知道要不要留下她。
「行了,我知道了。」白蔻低低應了一聲,隨即皺起一雙彎月眉,「妳剛才過來的時候沒被人發現吧?」
臘梅一臉機警,「沒有。」是差點遇上幾個婆子,還好她動作快,閃了過去。
「那就好。」白蔻又朝寧臨川消失的方向看了一眼,才輕移蓮步,「好了,回去吧。」
主僕倆的背影漸漸消失,除了幾聲蟲鳴,再無其他。
又過了一會,涼亭斜後方被幾叢石竹花掩藏的半塊假山後頭,探出了一顆頭。
碧濤警惕的望著四周,片刻以後,低了頭,悄聲道:「姑娘,沒人了。」
另一顆小腦袋悄悄的探出來,赫然是端和,「人都走了?」
碧濤撓了撓手腕上被蚊子叮出來的包,「走了。」
端和拍拍手,站起來。
原本只是想躲起來嚇唬一下臨水而站,故作憂鬱的大哥哥,誰知卻看到一個應該躲在院子裡不出門的人。看來,這白蔻姑娘也不是很耐得住寂寞嘛!
端和瞇了瞇眼睛,沉聲問碧濤道:「碧濤姊姊,妳剛才看到了什麼?」
「奴婢什麼也沒看到,姑娘說的是什麼?奴婢有些聽不懂。」跟在端和身邊久了,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端和滿意的點點頭,孺子可教也。碧濤嘴嚴,只要不是她吩咐,便是祖母問起來都不會說,剛剛她們看到的那一幕,無論是偶遇也好,刻意也罷,都不好宣揚出去。更何況二伯娘向來小心眼,若是無憑無據的找上門,只當是打她的臉,於解決事情無益,如此看來,還是靜觀其變的好。
只不過,還是要適當的提醒一下大哥哥,省得他這塊大肥肉被人盯上了還不自知。
端和揣著小心思,第二日起了個大早,頂著去看大哥哥的大帽子一路行到熹樂居,卻被告知寧臨川一早就離府回書院了。
這樣也好,人不在府裡,便是有什麼想法也實踐不了,大哥哥的清白便保住了。
這麼安慰自己的端和很開心,化開心為食量,不小心又吃多了。



寧臨川再回府時,已在大半個月後。
便是白蔻也沒有想到,她今日只不過隨寧淑和到松柏堂一趟,竟然會遇到他。
這大半個月,雖然偏居一室,但有關他的消息仍源源不絕的進入她的耳朵裡。她只知初相逢後,他便回了書院,原本她還遺憾以後再見難上加難,沒想到得來全不費功夫。
「大哥哥回來了?」寧淑和站定,笑吟吟的看著寧臨川。
其實寧臨川早就看見她們,原本想遠遠避開,等她們過去再說,卻不曾想到寧淑和眼尖發現了他。
他抖抖衣袖,緩步徐行,「五妹妹是去探望祖母?」
「是。」寧淑和笑道,猛然想起身邊還站著的白蔻,大大方方的與寧臨川介紹道:「這是我表姨母家的表姊。」
寧臨川面不改色,微微頷首,也不答腔。
那一眼卻亂了白蔻的心,如水波一般,讓她連一貫的優雅從容也忘了。
「時候不早了,五妹妹回去路上慢點,我先到松柏堂看望祖母。」
寧淑和知道寧臨川回府後第一件事都是往松柏堂給祖母請安,也不多說,點頭道:「那好,大哥哥慢走,我們先回去了。」
等寧臨川走了,寧淑和側身正好看見白蔻悵然若失的神情,她年紀小,不懂男女之情,只以為她是因為之前寧臨川的冷淡而心生不快,便握住她的手,小聲的開解道:「姊姊不必難過,大哥哥並非刻意對妳冷淡,他向來都是如此。」看似如春風般和藹,實則進退有度,從不越雷池一步。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