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361-380 » 藍海E37004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寧九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7004

《錦繡良人》卷四(完)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21日週三

瀏覽人次:1751

端和一從胡氏手中接過榮國公府的中饋,就知道這裡頭問題大得很,
偏偏胡氏是個蠢的,不甘心主母換人當,打定主意要給她添亂,
想著她年紀小、沒經過事,就唆使下人怠忽職守,讓她知道當家的不易,
沒想到反被她發賣了一堆心腹不說,胡氏更是徹底失了人心,
榮國公府一夕間乾淨了大半,二房想蹦躂也蹦躂不出什麼東西,
正覺得看什麼都順眼的時候,卻換容錦鬧了起來……
見過吃醋的,沒見過醋這麼久的,不過說起他可能和狀元段輕容成連襟,
他就拿她當初應下段家親事來說嘴,還一副他很委屈的模樣,
她都氣笑了,立刻趕他去睡書房,幸好他自知理虧,趕緊道歉,
又坦白直言他內心的恐懼,要不是那不利子嗣流言的緣故,她不會是他的妻!
成婚至今才感受到他求娶時的焦慮,讓她心疼不已,更決定此事以後不再提,
夫妻和好,甜蜜更甚往昔,她的肚子也很快傳出好消息,
只是她有孕的喜事才傳出去,後腳就差點意外流產,儘管母子倆都平安,
容錦卻直覺這場意外有貓膩,他下令調查,結果竟通通指向二房……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六十章 當家主母的威嚴
下半晚容錦回來得早,進了若水堂便問夫人在哪裡。
青梅正好打內屋出來,碰上了容錦,端正的行了禮,而後才說夫人在裡頭歇息呢。
送走了容秀蘭和容秀欣沒多久,端和便覺得小腹隱隱作痛,竟是小日子來了,掐指算了算,今兒個是二十二,平時她小日子的時間尚且算準,不料這個月竟早來了幾天。
提前便提前吧,關鍵是酸疼得厲害,她嚷著難受,小臉都白了幾分。
花嬤嬤心疼她,連忙叫廚下熬了熱熱的紅糖薑湯給她喝,又準備了暖爐給她抱著,生怕她受了一丁點涼氣。
容錦回來的時候,端和還在床上躺著,他也沒著急洗漱換衣服,而是徑直撩開了拔步床上的床幔子,柔聲的喊她,「阿端?」
端和肚子難受得緊,怎麼也睡不著,就這麼躺著,聽見容錦的聲音,睜開迷濛的眼睛,看見容錦就坐在旁邊,她委屈地癟了癟嘴,「容錦。」
「怎麼躺下了,可是哪裡不舒服?」容錦這會兒還沒有抓到頭緒,只是看著端和蒼白的小臉,瞬間就覺得心疼無比。
「沒事,就是肚子疼。」端和細聲細氣地答道。
「肚子疼?」容錦一愣,「是哪種疼,要不要看大夫?」
端和臉上飛起了一層紅雲,嗔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用請大夫,我躺躺就好。」
躺躺就好?容錦原本還想說什麼,目光觸及端和臉上的羞澀,後知後覺的明白了什麼,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輕咳了一聲,「那我去換了衣裳,再過來陪妳躺一會兒。」
很快,容錦回來了,爬上了榻,他是爺們,身上火氣旺,端和這會兒正手腳發涼,往他懷裡一趴就捨不得鬆手。
容錦也由著她,有一下沒一下的撫著她細嫩白淨的臉龐,「上回我記得妳沒叫疼,這回怎麼疼了?」
他還記得年前那次她換洗,羞答答的把他往書房裡趕,他還納悶著,好端端的為什麼把他往外趕,後來把她氣得臉通紅,憤憤地說她小日子來了,當時她精神奕奕,可沒半點難受的樣子。
「可能是提前的緣故吧,就有些疼,我平日裡是不疼的。」端和懶懶地道。
「若是不好就請大夫來看一下吧,省得妳身上不得勁。」
「嗯,等過了這幾日再說吧。」容錦是男人,很多內裡的門道不是很清楚。女人的小日子和生育有著密切的聯繫,她還打算給容錦生個兒子呢,這身體上的事情自然要上心。
「對了,和妳說件有意思的事。」容錦眼睛裡閃過一絲笑意,又有些調皮。
「怎麼了?」
「方才回府,我遇到了御史臺的郭大人。」容錦想到那個一臉嚴肅的僉都御史,唇角勾起一層淺淺的笑意,「他對我說,疼愛族妹是好事,但不能一味的只給華服美飾,女子更應以德行服人,讓我有時間可送些《女誡》、《女則》給兩位妹妹,提升其禮儀氣度,更顯我的兄長之意。」
端和嘴角不自覺地一抖,對於這位僉都御史郭守正她也是有所耳聞,人如其名,剛直肅正、嫉惡如仇,最是不留情面,只是送《女則》、《女誡》這種東西給妹妹,怕也只有這位郭大人能想得出來。
「那你是怎麼說的?」端和起了興致。
容錦輕笑道:「我先謝了郭大人肯定我行為的榮幸,而後表示我一定聽取郭大人的意見,且聽聞郭大人教養子女頗有心得,若有時間定會上門討教一番。」
端和無語,頭疼地道:「世子爺,請允許我提醒你,你尚未有兒女,是要去討教什麼?」
「現在沒有,不代表以後沒有。」容錦用一種我很看好妳的眼神鼓勵著端和,「妳說是吧,夫人?」
端和嘖嘖兩聲,睨了他一眼,「容錦,難道你忘了外頭的流言了?」她可是個子嗣上有礙的人呢。
「呸,那些都是胡言亂語,阿端,我們不聽。」容錦很是自得,成婚後,他媳婦親口跟他說她身體很好,沒有問題。他湊近了端和的耳朵,小聲道:「許是我還不夠努力,不過沒關係,咱們來日方長。」
端和磨牙,把這人踹下床可好?
身上不好這幾天,容錦倒也老實,每天晚上都很守規矩的摟著端和睡,當然美人在懷卻只能坐懷不亂,這有多痛苦,大概只有容錦自己知道。
因著身上不好,外頭的事端和也都是懶懶的,更沒有心思去巡視宅邸的下人們是否各司其職。
又過了幾天,端和身上大好了,坐在南窗下的大炕上看帳簿,青梅因著在算數上有幾分天賦,便做了端和的助手。
端和對完帳,沒發現什麼紕漏,合上帳簿,喝了口茶,問道:「從我接手管家到今日,有幾日了?」
青梅答道:「自上元節至今,足足半個月了。」
半個月,時間不算短了,「這些天我裝聾作啞不管事,外頭怎麼樣了?」
「初時幾天各個都兢兢業業,但見夫人一直沒有發作,有些人已經憋不住了。」
這也是人之常情。端和頷首,看著書桌上擺著的竹雕白菜圖筆筒,淡聲笑道:「再等兩日,到時候我帶著妳們一起好好的檢查各處。」
她方從胡氏手裡接過管家一職的時候,容錦曾經問她準備怎麼做,她當時只回了容錦四個字—— 無為而治。當然,這個無為而治並不代表什麼都不做,只是一種手段而已。
榮國公府的下人,她自然是要清理一番的,但胡氏掌榮國公府這麼多年,苦心經營,勢力早已盤根錯節,她若是初掌家便急吼吼的喊打喊殺,叫外人看了,誰都會說她一句著急立威、吃相難看。所以她便什麼都不做,萬事都如從前,甚至做出一副萬事都不管的樣子來,叫那些下人們放鬆了警惕,到時候她便可一擊而中。
主母軟善就容易被下人們騎到頭上,這是人之劣根性,端和很早以前就明白的。



正月的最後一天,容錦不在府中,他掌京衛,戍衛皇城,與底下的指揮同知輪番留守宮禁之中,這一日正好輪到他值守。
依著往日的規矩,容錦不回府,端和便會早早休息,但今日的端和並沒有如往常一樣。
「什麼時候了?」她沉靜的開口。
「再過一刻鐘就到戌時了。」碧濤回答。
已經戌時了啊,時間差不多了。端和站起來,眼睛一片深幽,「既是這樣,那就出發吧。」
「是!」
這一夜寒風凌冽,端和倒也不知疲累,坐在小轎裡,往府上各處巡視,一圈下來,收穫頗豐。二門值守的婆子醉倒了、傭人房裡聚了在一起喝酒賭博的下人、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的門房、大廚房裡燃著灶火卻不見值守的小丫頭……滿滿的一大串,只叫朔月帶人全部捆起來,一個不留。
求饒聲哭天喊地,端和只肅著一張臉當聽不見,有叫喚得厲害了,直接拖出去打,如此一來,頓時無一人再敢出聲。
等到端和回若水堂的時候已經亥時初刻了,洗漱過後,她半躺在床上對青楓說:「明日卯時之前必須把我叫起來。」
平日容錦在的時候,寢房裡只有他們夫妻二人,不用丫頭們值守,但因為容錦要值守宮禁,隔三差五的不在府上,每當這個時候就會安排青楓幾個過來給她守夜,防著夜裡她有什麼需要。
今夜鬧了這麼大的事,明日一早自是要現身說法,青楓也知道輕重,因此道:「夫人放心吧,必然不會誤了時辰。」
卯時初刻,青楓起身叫端和,她原本就睡的不沉,青楓一叫便起來了。
若水堂裡燈火通明,丫頭們端了洗漱物品魚貫而入,端和洗了臉,由著青楓給她塗了香膏,那是胭脂堡出來的精品,淡淡的梔子花味道,清雅極了。端和閉著眼睛由著青楓在她臉上塗抹,也不忘叫青楓把那盒大紅色的口脂翻出來給她塗上。
俗話說的好,人靠衣裝馬靠鞍,既然是要立威,那衣裳自然也是越華貴越好。選了一身領口繡著繁複藤蔓紋的緋紅色緙絲牡丹紋蜀錦交領長襖,和一條散花如意馬面裙,外頭搭一件深紫色毛領斗篷,頭髮也梳了高髻,赤金打造的蝶戀花花冠於燭火之下熠熠生輝,與耳朵上的滿池嬌金耳環交相輝映。
收拾妥當,端和對著銅鏡最後打量自己一番,很好,眼底藏雪,眉角蘊霜,一片肅殺之氣,光看這個架勢就足夠了。
天色既明,東方半片天空染就一層橙黃,映得簷角的琉璃瓦多了幾分柔和,撲面而來是深重的涼氣。
端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沉聲道:「走吧。」
而與此同時,素芳館裡,胡氏親手摔碎了上好的官窯茶具,看向藍嬤嬤的眼睛裡俱是驚疑,「昨天夜裡?竟然沒有聽到半分動靜!」
「若水堂把消息瞞得滴水不漏,沒有露出半分風聲,昨日抓住的那些偷奸耍滑之人俱都堵了嘴,被集中看了起來,各個路口也早就傳了朔月著人看管起來,才會一點消息也沒傳到咱們素芳館來。太太,這一次是咱們大意了。」藍嬤嬤的聲音不復往日的平靜,竟也帶了焦灼。
「是啊,是我看走眼了,原以為她是個不作為的性子,不料是在這等著我呢。」胡氏恨恨地一拍桌子,手上的赤金鐲子敲在桌子上,發出沉重的聲音,「現場抓獲,證據確鑿,有哪一個還敢抵賴?經此一事,這偌大的榮國公府有哪一個敢小看她?果然是武寧侯府教出來的姑娘!好,她好得很!」

正賢堂前的廣場站滿了接到通知的下人,或多或少都已經將昨天夜裡發生的事情聽進了耳朵,這一會兒有人慶幸自己昨日早早的睡了,沒讓抓到把柄,又有人不屑的撇撇嘴角,覺得平日裡那些人最愛偷奸耍滑,如今被抓到也是活該。
隨著端和出現在正賢堂前的臺階上,身後幾個丫頭一字排開,窸窸窣窣的聲音漸漸平息,正賢堂前安靜得只剩下簷角不知人間疾苦的小麻雀啾啾之聲。
眉宇之間藏雪納冰,面色凝重而肅殺,身姿凜然而高貴,這樣的端和讓府裡伺候的老人們想到了他們那出自琅琊王氏和望山南氏的兩位主母。這才是千金之姿,世家大族養出來的貴女風範,豈是那小門小戶養出來的女人可以比擬的?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