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1001~1100 » 甜檸檬1053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20
陽光晴子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1053

長女就是狂之《小主母威武》

定 價: NT$220

會員特價:NT$176

白金會員價: NT$165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23日週五

瀏覽人次:2123

明明是侯爺庶女,卻被無良爹當成賺錢工具,嫁給富商的病弱二公子沖喜,
哪知迎親隊伍遭劫,她受重傷奄奄一息,而賀二少等不及拜堂就掛了,
她成了兩邊互踢的人球,這些全要她這一頭霧水的穿越苦主概括承受……
嘖,她在現代是身經百戰的萬能祕書,絕不會被打倒,先賴在賀家養傷再說,
她將虛弱怯懦的馮六姑娘演得入木三分,為自己爭取暫時安身的時間,
只是這首富賀家的家風也好不到哪,一家子驕奢貪逸、鉤心鬥角,
要不是那傳說中冷酷無情卻極有生意頭腦的嫡長子撐著,賀家早垮了,
那不曾謀面的賀大少果真是奸商,列了她住在這兒的花費明細要她畫押清償,
真是一文錢逼死英雄好漢,她的自力更生計劃需要人幫忙,
幸好她在樹上認識了賀家三少豢養的男倌,這位美男跟她一樣被現實所困,
他們夜夜在樹上賞月享清風,聊自己聊未來好不歡快,真可惜他是個男倌……
就在他答應跟她合作時,她卻發現奸商賀大少竟然就是她的男倌閨蜜?!
而他開出的合作條件是要她擺平府裡的烏煙瘴氣,讓他們各守本分過日子,
是她理解錯誤嗎,這些……不是當家主母該做的事?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 子
雪花飄落。
冷,好冷。
血,空氣中有一股濃烈的血腥味飄散。
阮華倩覺得渾身都不舒服,甫甦醒過來的她因這血腥味而隱隱作嘔,乾嘔一聲,胸口立即感受到一陣撕心裂肺般的疼,她痛苦的喘著氣兒,這才意識到自己是躺臥在地。
也因為這股痛,迷濛的視線有了焦距,她看到在另一邊的皚皚雪地裡,有一頂珠翠鳳冠孤獨的斜倒在一株梅花樹下,一旁還有一顆紅豔的大蘋果,視線再過去,在那交錯的梅林間,幾具屍體東倒西歪,殘腿斷臂的,在白色雪地或梅樹上噴染了刺目的鮮紅色。
那是血啊!她忍不住哆嗦,害怕的想開口喊人,卻發現自己的喉嚨也好痛,此時,像是忽然想到什麼,她驚惶的雙眸再度掃過那些屍首,怎麼會?!那些人都是古裝打扮,而且都穿著鮮豔的紅色,不遠處的雪地上,還有沾雪的鑼鼓,她的目光再次落到那頂鳳冠上,是了,這些人的穿著就像電視或電影裡那些迎娶的隊伍,那新娘子呢?被劫了?
她試著要坐起身,但胸口的劇痛讓她忍不住皺眉,低頭一看,注意到胸口正汨汨的流著鮮血,她受傷了,只是—— 當視線頭一次落在自己身上時,她的心跳險些停止。怎、怎麼會?她竟然穿了一身大紅的霞帔嫁衣?
所以,大喜之日被劫的新娘子是她?!
不對不對,她又不是古代人!她最後記得的是,她代表公司總裁開車到紐約華爾街開會的途中,讓一輛超速闖紅燈的積架給撞了,一陣天旋地轉,她陷入一片黑暗中,再醒來,就在這片染血的雪地。
所以,這是見鬼的穿越了?
她悚然一驚,眼前再度一黑,在昏厥過去前,她喃喃唸著阿彌陀佛,希望這只是一場惡夢,再度醒來,她還是身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
第1章
「真是個沒福氣的,原本喜氣洋洋的宅子瞬間全換成一片白幡飄揚,吃喜酒的上門也尷尬,全身穿得紅通通的,還捧著賀禮,咱們二少爺卻死了。」
「說這幹啥,快去前面忙吧。」
賀府近南院的夜雲軒內,兩名頭髮花白的老嬤嬤回頭再看一眼像個破娃娃般躺在床榻上的新娘子,搖搖頭離去。
四周再度陷入一片寧靜中。
床榻上的阮華倩張開眼眸,但僅僅一眼,什麼也沒看到又昏厥過去。
再次醒來時,她渾身發熱冒汗,聞到悶熱的空氣中隱隱有股濃濃的藥味,她努力的撐起厚重眼皮,視線模糊間,似有幾個身影在眼前晃動,但眼前一黑,她再度昏厥。
「天啊,受這麼重的傷,這都躺了幾天了,連醒都沒有,會不會死在這裡啊?」
「橫豎也沒拜堂,人該送回去和郡侯府才對啊。」
「那邊不肯收啊。」
「侯府家的六姑娘跟咱們家二少爺又沒拜堂,他們怎麼可以不收?」
「唉呀,說白點,就是貨物既出,概不退回,誰都知道和郡侯馮萬里答應這樁婚事就是在賣女兒,那些豐厚聘禮,他們哪肯吐回來?更甭提,若回收這半死不活的閨女,更得吐出昂貴的醫藥費啊。」
「這也太不厚道了,馮家六姑娘是來沖喜的,但咱們二少爺還沒拜堂,人就死了,怎麼馮姑娘就丟咱們賀府了。」
「就是啊,說來,和郡侯府裡的也都是心狠的,可難道咱們府的老爺跟太太就這麼憋屈的認了?」
「怎麼可能?都派人去鬧過幾回了,但和郡侯府就是咬死了說他家閨女若沒來沖喜,就不會坐上花轎,更不會在行經梅林五里坡時遭不明匪徒劫財殺人,遭遇橫禍。」
阮華倩有好長一段日子,都是似醒非醒,意識朦朦朧朧的,有人餵她藥、有大夫說著病況,也有人為她淨身換傷藥時,粗魯的弄疼了她,但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總有兩個年紀稍長的長舌婦在離她不遠的地方碎嘴閒聊。
除此之外,還有一個清脆但帶著煩躁的年輕女聲是貼著她耳朵低吼的——
「小姐該醒了吧?!我丟下妳躲起來,也是為了找人來救小姐啊,妳這樣昏昏沉沉睡著倒好,我是個丫頭,每個人都給我臉色看!」
「賀家的人要趕我們走了,小姐,妳醒來啊,妳不能死,死了我怎麼辦呢?」
年輕女聲愈說愈火,阮華倩很想回應的,但她說不出話來。
神志不清的日子持續了一陣子,阮華倩在一日日喝下那些苦死人不償命的苦藥後,這一日,總算覺得有氣力些,雖然仍昏昏沉沉,身子也像坨爛泥似的又沉又痛,入氣少,出氣也少,但她真的覺得自己應該不會死了。
「喪禮都辦完了,這馮姑娘臥床也月餘了,還不醒啊。」
「全身都是傷啊,從花轎摔下去,骨頭斷了幾根,胸口那一刀倒是險險避開了要害,但流的血可將嫁衣都染濕了,沒死也算她命大。」
「是命大,可我看來,她最幸運的是那張漂亮的臉沒什麼損傷,不然,這才真的叫毀了呢。」
「有張美如天仙的臉又如何?她在這裡沒來得及跟二少爺成親,娘家那裡也不收,妳說她醒來後,該何去何從?」
「妳還有心情擔心她?這宅子都快吵翻天了,主子們吵著要分家,連大少爺都回來了。」
「大少爺?喜怒無常、暴虐又邪魅的大少爺?」
「唉喲,妳想死啊,這話妳也敢說,不怕被聽見了?妳不知道劫殺迎親隊伍的搶匪就是讓大少爺的人給抓到官府去治罪的,妳是想死啊?」
「對啊,唉呀,我這張嘴—— 我這是瘋了,我打我自己了,千萬別讓人聽去啊。」
「好了,走啦,都要過年了,這個年,馮姑娘怕是難過了,陪嫁來的丫頭也是個不安分的,來幾趟都沒見在身邊侍候。」
「叫百合的丫頭嘛,長得頗有姿色,不過,與馮姑娘一比又是天差地遠了。」
「那也是,馮姑娘那張臉兒真叫仙女下凡呢。」
兩個老嬤嬤呱啦呱啦的說話聲漸行漸遠。
床榻上,阮華倩緩緩的睜開眼睛,目光在這古色古香的古裝劇場景看過來再看過去,又低頭看著一身白色中衣的自己,還有那長長的披到胸前的烏黑長髮——
她伸手抓了一綹,摸了摸,忍著胸口的痛楚,她吃力的掀開被褥,瞪著兩條穿著白色褲子的小短腿,目測這個身子最高不到一六○公分。
她急喘一口氣,差點沒飆髒話,虧了!虧大了!她在現代可是個能與外國帥哥眼對眼的長腿美女,怎麼可以變這麼矮?
這是夢!肯定是夢!她神思恍惚的再度昏睡過去。
阮華倩真正覺得自己醒過來的日子,是在大年夜這一天,兩個穿著古裝的老嬤嬤來到她床前,上下打量起她,嘖嘖有聲的伸手碰了一下她的臉——
「總算是醒了。」
「這府裡沒過年的氣氛,妳身子還弱,應該也不會亂跑,就乖乖待這裡。」
兩個頭髮花白的嬤嬤看來大約五、六十歲,看她的目光充滿了同情,她聽出來她們就是跑到她屋外躲懶聊天的長舌婦。
兩人離開後,又來了一個約莫十六、七歲的丫頭,對著自己說話卻是咬牙切齒,「小姐捨得醒了?小姐好好想想現在的處境,侯府的人不要我們,賀府也不當我們是自己人,小姐身子還虛,胸口的傷口也還沒好,所以—— 」
阮華倩不解的看著這長得還挺好看的丫鬟突然湊到她耳邊——
「小姐在身子還沒好全前,一定要想辦法賴在這裡,不然,我們都會死的!」
阮華倩皺著眉頭,看著小丫鬟走到桌前,端了一碗粥,回到床緣坐下,仍壓低聲音說著,「看到沒?就算賀家人不待見咱們,但這碗粥還是干貝粥呢,小姐死活可得撐在這裡,知道嗎?」
知道什麼?阮華倩只知道她真的餓了。
小丫鬟其實也沒啥耐心餵,熱呼呼的粥就湊到她嘴邊。
「燙—— 」她沙啞著聲音說。
小丫鬟才心不甘情不願的吹了吹粥,再餵給她吃。
接下來的日子,阮華倩清醒的時間愈來愈多,又喝了近一個月苦到讓她想狂罵髒話的中藥湯,她才能勉強的自行坐起身,而這一個月,足以讓她認清自己成了穿越女的悲哀,而隨著這具身體漸漸恢復健康,原身馮雨璇的一些記憶也慢慢的浮現腦海。
十五歲的馮雨璇出身慶州的和郡侯府,和郡侯馮萬里雖然勉強可以算是皇室的遠房宗親,但爵位不高、官職也不顯要,直白來說,就是家道中落,勉勉強強靠著世襲的爵位、撐著祖傳的老宅院,努力將門面弄得光鮮亮麗,不過實際上是內在寒酸的破落戶。
即使如此,馮萬里還是三妻四妾,只可惜,生女能力超強,共有十名嫡庶女兒,只有一名庶出的五歲兒,已被寄到正室名下養育。
馮雨璇排行第六,也是馮家所有女兒中公認最美的,可惜也是最沒有個性、怯懦膽小的一位。
軟綿個性不出脫,又是六姨娘庶出,在這個嫡庶尊卑嚴謹的年代,傾城美貌雖讓她的行情高一些,正經皇親國戚仍是看不上眼,她最多只能成為一些五、六品官員的側室。
但馮萬里打得算盤可不是如此,在這個士農工商階級分明的旭日皇朝,他硬是讓她嫁給了賀家續弦所出的嫡二公子。
當然啦,賀家是皇城首富,富可敵國也不太差,他心狠的是,這是一樁沖喜婚姻,嫡二公子是個長年臥榻的病殃子,氣若游絲,可能轉眼就翹辮子了,馮雨璇得守寡一輩子,馮萬里還是點頭了。
父女親情怎麼如此廉價?!在她眼中,馮萬里就是個賣女求榮的大渣男!
原身記憶裡,馮萬里有一張肥潤潤還算斯文的嘴臉,如果有機會再見到,她肯定狠狠揍他幾拳,替原身出點氣兒也好。
想到原身—— 阮華倩伸手輕摸自己滑嫩的臉頰,第一次在銅鏡裡看到自己這張臉時,連她都瞪眼咋舌了。
雖然氣色略顯蒼白,但真的是天生麗質,皮膚粉嫩得像剛摘的水蜜桃,連毛細孔也看不到,一雙像星空的明眸閃閃發光,那減一分太小、增一分又太大的鼻子,怎麼看怎麼美,還有那張粉紅色櫻唇,輕輕一咬,就像塗了口紅似的。
這是不是古文裡描述的美人傾國傾城,唇不點而紅,脫俗出塵的天仙?
捫心自問,她在現代是穿著俐落套裝的時尚美人,穿越到這身年輕稚嫩的古典美人身上,就數這張臉最讓她滿意了。
就在她自我感覺相當良好時,一句隱忍著怒火的聲音陡地響起——
「小姐別老是發呆,總得想想再來要怎麼應付賀家的人。」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