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1001~1100 » 甜檸檬1054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10
風光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1054

長女就是狂之《藥鋪女東家》

定 價: NT$210

會員特價:NT$168

白金會員價: NT$158

出版日期:2017年六月23日週五

瀏覽人次:1444

雖身處亂世,父母雙亡,妹妹們失散,可綦瑤依然過得有聲有色,
出身醫藥世家的她自個兒當家,將自家藥鋪經營得一年比一年好,
面對同為醫藥世家、自幼相識的對門鄰居應家少主應天麒,她從來不手軟,
這廝敢搶她辛辛苦苦接洽到的生意,她就斷他後路,讓他不得不來求她,
他倆為了生意針鋒相對的事蹟數都數不完,可他對她的好,也同樣算不清,
當年父親去世,徒留她一人不知該如何是好時,是他將肩膀借給她倚靠,
她為了尋找妹妹們的下落以身涉險時,是他保護她,並將消息帶給她,
這麼體貼的男人,任誰也無法抵抗,無怪乎她會酒後亂性強吻他,
如今的他們既是競爭對手,也是親密的情人,進行著商場與男女間的角力,
輸贏早已不重要,他連自家的信物都給她了,她還有什麼不放心的?
沒想到有人來攪局,他的父母認為她配不上他,嫌棄她整日拋頭露面,
竟想將她介紹給他表哥、年齡足以當她父親的人當續弦……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 子
大夏國三百零三年,皇帝昏庸,權臣干政,朝廷烏煙瘴氣,百姓民不聊生,南方的鬼族見機會來了,便揮兵北上,猝不及防的大夏國兵敗如山倒,情勢動蕩不安,國內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戰亂。
即使是京城,也是朝不保夕,許多百姓都連夜攜家帶眷往尚未被波及之處遷移,平時熱鬧繁華的街上冷清一片,帶著一種肅殺冷冽的蕭瑟。
這種時候,大戶人家比一般小戶更難逃跑,畢竟在京城生根已久,家大業大,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收拾得當的。京城的醫藥世家綦家便是如此,在鬼族已經攻到離京城不到三個城池的距離時,綦家的家主綦威才準備好十大輛馬車,準備遷離。
綦威的妻子早逝,只留下三個女兒,大女兒綦瑤美麗睿智,對做生意一事異常敏銳,才十三歲已然是他醫藥生意的左右臂膀;二女兒綦菡雖然刁蠻任性,但只有她有習醫的天分,僅僅十一歲就已有小神醫之稱,將自家傳世的醫術學了個全;三女兒綦卉九歲,清麗絕俗,聰明過人,卻體弱多病,最令他心疼,因此總被他仔細地保護在家中,不讓她像兩個姊姊那般拋頭露面。
他們飛快登上馬車,然而馬車駛出京城時,已然來不及了,鬼族直接殺入城內,一片混亂之中,綦威只保住了大女兒綦瑤,另外兩個女兒卻不知所蹤。
待戰亂過去,已是三年後,京軍暫時壓制住鬼族,將他們往南方驅逐,原本住在京中的百姓也慢慢回流,重新建立起自己的家庭及營生。
綦家運氣不錯,大宅沒有被破壞得太厲害,但以往父女四人的天倫之樂已不復見,只剩下綦威及綦瑤兩人,不勝唏噓。
悲憤之中,綦威重振祖業,從事藥材及成藥生意,在戰爭之時做得有聲有色,綦瑤更是青出於藍,輔助父親行商,父女倆合作無間。
同時,綦家正對門的應家,也是以販售藥材為主的大戶人家,兩家時而合作時而競爭,一併於戰後東山再起,如今在京城提到藥行,不是綦家就是應家,雙方不分軒輊,而分別執掌著家業的綦家大女兒綦瑤及應家大兒子應天麒,則常被人相提並論。
綦家的生意蒸蒸日上,只是這樣的榮景,在綦威因憂憤交加多年鬱鬱而終之後,受到了挑戰。
綦瑤十分堅強冷靜,將綦威的後事辦得妥妥當當,交際手腕沒話說,一個才十七、八歲的女孩,處事之圓融老練令人咋舌,那些質疑綦家會一蹶不振的聲浪,終於慢慢地消失在她的耳畔。
這一晚,八月十六,是綦威出殯之後,綦瑤獨自在家的第一夜。
她腦子裡迴盪的盡是父親臨終時的遺言,他要她一定要在有生之年找到兩個妹妹,否則他會死不瞑目。家業與親情沉甸甸地壓在她單薄的肩膀上,讓她對未來不由多了一絲茫然。
她還記得大妹綦菡那刁蠻的嬌俏模樣,也記得小妹綦卉靦腆羞澀的笑容,她很想念她們,但天下之大,要她到何處去尋?若是尋不著,待她百年後老去,化為一坏黃土時,是否也會死不瞑目?
望著天上一輪皎潔的明月,她的心卻陰暗到了極致,像是被挖了一個洞,一個深不見底的洞,洞裡充斥著要將她吞噬的恐懼、不安、悲傷等情緒,讓她的嬌軀不禁微微地顫抖起來。
突然間,一件披風披上綦瑤的肩,她嚇了一跳,還以為是自己的婢女玉兒,想回頭和玉兒說些體己話。
從此以後無親無故,真正孑然一身的那種空虛感充斥著她的身心,她的確需要找一個人聊聊。
然而轉頭一看,卻看到對門應家的大兒子應天麒好整以暇地在她身旁坐下,就如同在自家一般自然。
「你怎麼進來的?」綦瑤微皺眉問。兩人從小一起長大,驟然看到他,她並不驚慌,只是有些意外。
「妳家今日或許太忙了,大門沒關呢,我就進來了,只是想看看妳。」應天麒溫和地一笑。
應天麒今年二十二歲,外表俊朗,笑起來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他與綦瑤可說是旗鼓相當的競爭對手,從小爭到大,從沒有分出過勝負,因此說話自然是針鋒相對、夾槍帶棍,可是今日他的笑容顯得很真誠,讓綦瑤冰冷的心多了一絲溫度。
突然之間,她腦子裡一片空白,只能愣愣地望著他。
她這副溫順又可憐的模樣令應天麒眸子之間染上了一層溫柔,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髮,像一個大哥哥安慰小妹妹那樣,不含一絲雜質。「小妞妞,別忍,想哭就哭吧,忍久了傷身體。妳放心,今晚無論看到了什麼,我都不會說出去的。」
「不要叫我小妞妞,那是小時候叫的,我都快十八了!」綦瑤纖弱的身子輕輕一顫,貝齒緊咬著唇,看著他的眼中不能自制地浮起了一層薄霧,然後眼前的他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直到一道溫熱由眼角落下,她心中所有壓抑著的那些害怕與惶恐,在這一刻驀然突破了心防,紛紛佔據她內心的每一處。
她抬頭,只見他的眼比天空的星星還明亮,那柔光也比朦朧的月光更撫慰人心。
終於,她撲進了他懷中,螓首靠著他堅實精壯胸膛,號啕大哭起來,從她年少遭逢戰亂所受的苦、姊妹分離的苦、支持家業的苦,到現在父女永別的苦,一股腦地全隨著淚水傾洩出來。
應天麒只是輕拍著她的背,不發一語,他知道依她的驕傲,不需要那些不著邊際的安慰,她只需要將那些悲憤發洩出來,然後重新站起來。
他太熟悉她了,自信、堅強又美麗的她,不是這麼容易就會被擊倒的。
他們的互動,以大夏國的風氣而言,已然算是逾矩了,可是他們做來卻是如此自然,如此無邪。一時瑜亮的兩個對手,卻也由衷地信任著彼此,相信對方不會把自己最脆弱、最失態的那一面洩露出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綦瑤的哭聲漸漸緩和,變成了斷斷續續的啜泣,最後她轉為沉靜,但頭仍埋在他的懷抱裡,不知是貪戀他的溫暖,還是被這樣的夜色給迷惑了。
許久後,應天麒才輕笑道:「我上個月搶了妳想訂的那批藥材,妳今日濕了我一身新衫,我們也算是打平了。」
綦瑤仍是不語,天知道貼著他胸膛的嬌靨早已通紅,這當下她真有種不知道怎麼面對他的羞赧,只好繼續當隻藏頭露尾的鴕鳥。
他似乎明白她的心情,又說道:「雖然今夜的妳很可愛,不過可別以為以後做生意我就會讓妳。」
聽到這句話,綦瑤再也忍不住了,猛地一個抬頭,用著哭過後顯得特別晶亮的美眸盯著他,不服輸地道:「本姑娘不需要你讓,我們各憑本事!」
這就對了,這才是他認識的她啊。應天麒站起了身,拍了拍身上衣服,「那是自然,我父親已經完全將家業交給我了,我很期待我們今後的交手。」說完,他抿唇一笑,瀟灑地轉身離去,沒有多說什麼,一如他出現在此的用意,也不需多說一樣。
綦瑤見他要走了,本能地張開嘴,像是想叫住他,但他的名字到了嘴邊,卻硬生生地止住,她只是眼睜睜地看著他就這麼消失在黑夜之中。
「……謝謝你。」在經歷這麼多日父喪的煎熬以來,綦瑤的唇角終於逸出一絲幾不可見的笑意。
第1章
津渡是大夏國京城最熱鬧的碼頭,大船一艘艘來來去去,所有客商行旅都在這裡上下船。岸邊的工人們吆喝聲四起,也有賣東西的小販、拉客的轎夫、候船的客人、接送的人群等等,熱鬧非凡。
一艘客船緩緩地靠岸,這艘船的船齡頗新,堅固精美,下船的也多是衣著不凡的商旅,甚至還有一些官員。照理來說,大伙兒應該都關注著這艘船才是,然而岸邊的人卻是看向後方,微微地安靜了下來,而且默默地讓出了一條通道,由船靠岸處直至碼頭外。
通道上,一架四人大轎不疾不徐地穿越這條大伙兒讓開的路,轎身華美無比,窗飾與轎簷上雕著祥雲飛鳳,窗櫺輕紗飛舞,看上去仙氣飄飄,在這熱鬧的俗世之中有種出淤泥而不染的味道。
當大轎來到客船不遠處,一名女子由婢女服侍下了轎,所有看到她的人們—尤其是男人們,全都倒抽了口氣,一時移不開目光。
好……好美麗的女人啊!
但見那女子穿著緋色大袖寬裙,纖細的腰身上綴著棗紅色編織細帶,隨著她的行進搖擺,撩動人心。
她的五官典雅細緻,額上一抹花鈿更添艷色,混身散發著一股混然天成的貴氣,偏偏她不是皇宮裡的公主貴妃,而是一名商人。
對,在這略嫌保守的大夏國內,這麼一名美艷的女商人自然相當醒目,岸上的人八成都聽說過她是誰,只是真正見過她面的人不多,今日有幸見得一面,也夠這些人魂牽夢縈一陣子了。
這名女商人便是京城兩大醫藥世家之一,綦家的大女兒綦瑤。她在綦威死後,果然沒有讓父親失望,把綦家的醫藥生意經營得有聲有色,與對門的應家幾乎壟斷了京城的醫藥市場。
此外,她的容貌更是令人津津樂道,不知道有多少有權有勢的人打過她的主意,但都被她巧妙的化解,她仍然以一介女流之身在京城混得風生水起。先不論大多數的輿論對她是褒是貶,但只要她一出現,那強大的氣場就會立刻籠罩眾人,令人不由自主地替她開路。
待她來到那艘剛停靠的客船邊時,岸上不少人的腳步都停了下來,好奇地觀望著她究竟在等什麼人。
不久後,一名精神矍鑠、一臉精明的老者,帶著一名隨從緩緩地下船。
一直在旁等候的綦瑤,見到了這名老者,終於滿面笑容地迎了上去,巧笑嫣然地道:「于老,綦瑤在此恭候已久。」
于老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即便他見多識廣,見到她這般絕色也不由眼睛一亮,「綦瑤,妳便是寫信給老夫的京城第一藥商綦家的當家?果然國色天香,不枉老夫走這一遭。」
「不敢當。」綦瑤矜持地一福身,把她那身段突顯得婀娜多姿,不過倒不是她刻意顯現,這風情萬種是天生的。「于老,您手上的藥材物廉價美,我早想與您討論合作的可能性。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