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月光之城 » BL201-300 » 月光之城29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10
柚子茶 / 著 
加購商品區
 

月光之城292

《妖魔的祕密初戀》

定 價: NT$210

會員特價:NT$168

白金會員價: NT$158

出版日期:2017年七月14日週五

瀏覽人次:687

【魔法奇幻.彆扭攻VS.腹黑受】
做為黑暗的眷屬,魔物人類懼怕的高階妖魔,
夏伊勒從沒想過自己會落入這種窘境──
重傷瀕死時被這叫亞提的人類小鬼撿回家,
(臭小鬼看他淒慘的樣子還笑嘻嘻,但……笑得好看)
然後救命恩人仗著有樹神師父當靠山,威脅他帶他離開家鄉,
(臭小鬼說是為了不給師父添麻煩才要走,落寞的樣子真難看)
哼,就算欠了人情,他也沒有理由一直給人當保母,
趁夜把這小子扔在森林裡是理所當然的!
只是當他真的這麼做了,卻開始擔憂亞提的安危,
一想到亞提被魔物撕成碎片,腳更不聽使喚的奔回去,
見鬼了,他到底是什麼時候被小鬼俘虜了……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夜晚的街道,寂靜。
入夜之後的法法依鎮就像是一隻疲倦的獸,靜靜的趴伏著,走進長長的街道如同是走進牠的腹內,彷彿能聽見輕微的鼓動。
當月亮升到天空最頂端的時候,整個小鎮都已經靜靜睡去,漆黑的窗扇像是某種生物的複眼,默然的注視著凝望著,街道兩側僅剩未熄的煤氣燈發出微弱亮光。
這是一座沉睡著的城鎮。
但是卻有人在街上走,在這個已經睡去的小鎮的街道上,慢慢行走,以一種散步般的優雅,彷彿他正要前往參加一場不知名的宴會。
朦朧的燈光拉出一道長長的黑影子,而在那道影子身旁,還有一個更小的影子跟著。
「真是安靜。」
年輕的聲音乍然響起,很輕,卻令人想到山風的明快。
藉由煤氣燈的映照,能夠看見有一名少年自街道的盡頭走了過來,黑髮黑眼、漂亮的濃烈的蜂蜜色皮膚,瘦長有力的四肢像是野生動物的一樣。
「真是安靜。」亞提又輕聲的說一次,他的嘴角染著笑意,那一雙漆黑的眼睛則彷彿夜空中的星子,閃動著明淨的光芒。
那是任何人見到了都難以忘懷的一雙眼睛,擁有超乎想像的強烈意志,就像磁石能夠將周遭的目光深深地吸引住。
可惜的是,現在並沒有其他人存在,只有亞提自己,和他的狐狸。
微小的鳴叫聲附和性地響起,雪白的狐狸緊緊跟在自己主人腳邊,偶爾用牠蓬鬆的尾巴提醒似的滑過了少年的小腿肚。
「再稍等一會吧,洛洛,難得我們下山來了。」感覺到一陣麻癢,亞提忍住險些竄出的笑,他的語調充滿敷衍性的安撫。
亞提是偷偷由山上溜下來的,他喜歡看這個最鄰近他們山脈的城鎮在入了夜之後是何種姿態。
他平時白天是不常下山來的,因為他不想引起太多的側目,也因為他住的地方是路休葉山脈。
路休葉山脈,又稱神隱之地,是神的居所。
而他—亞提.意奧蘭.耶塔.烏瑟兒,是待在那裡的唯一人類。
雖然如此,但養育他的綠髮樹神不止一次地為他喜歡在入夜後下山的習慣搖頭嘆息,覺得真是個怪孩子,怎麼會喜歡挑一個人也沒有的時候到鎮上閒逛呢?
不過亞提就是喜歡,他覺得寂靜的法法依鎮充滿難以形容的魅力。
「而且,有時候也會碰上有趣的事啊,洛洛。」他發出愉悅的低笑聲,笑聲也像是山風一樣,乾淨清冽。
白狐不敢茍同地低鳴著,牠想起因此曾經碰上的盜賊、火災、還有魔物。
當月亮攀爬至夜空的最頂端之際,人類陷入沉睡,而魔物則開始蠢蠢欲動,牠們是隸屬黑暗的眷族,是不被光明之神喜愛的生物。
即使至今沒遭遇過真正的危險,但白狐絕對不認為遇上魔物是有趣的事,牠只希望自個兒的主人今夜不要多招惹麻煩,例如被此刻飄蕩在風中的淡淡血腥味牽引。
亞提似乎尚未有所覺,繼續走著,卻在白狐以為可以鬆口氣的時候,忽然停下腳步。
「原來不是錯覺呢。」亞提佇足在煤氣燈的底下,暈黃的燈光照亮他眸底的興致,連帶的使他的眉眼都跟著燦亮起來。
這是少年最有魅力的神態,但白狐只覺得心中警鈴大作。
下一秒,預料中的話果然一字不差地扔了出來,砸得白狐眼冒金星—
「嘿,一定要去看看的對吧,洛洛。」
白狐心不甘情不願的抬高頭,主人愉快的笑臉正映入眼裡,像是夏季驕陽。
亞提拉拉他的十指,很快的就辨認出血腥味的來源,長年的山林生活將他的感官磨練得比一般人還要敏銳數倍,他嘴角邊的笑容漸漸擴大。
完全沒有預警地,屬於年輕人特有的瘦長又強韌的雙腿猛然間拔起急奔,早已經習慣主人的不按牌理出牌,白狐認命地追隨在後。
矗立於兩側的建築物依舊沉默無聲地注視著在街上奔跑的一人一獸。
如果有人目睹了這一幕,或許無法確定那究竟是不是人類。
因為亞提奔跑的姿態,如同是山林間的一隻野獸。
強健、有力,並且野蠻。
深夜的月向來是溫柔的,但今晚的月是一彎弦月,歪歪斜斜地高掛在夜幕之中,散發出慘淡的光芒,像是一道傷口割開了天空一角,汨汨的流出液體。
蒼白的月亮一直跟在少年和狐狸的背後,亦步亦趨、擺脫不了。
亞提完全是憑直覺在撿著路奔跑的,墨黑的髮絲跟著大幅度的動作甩出不馴的弧度,褐色的四肢有力地擺動,像是雄鹿般矯捷。
風呼嘯著刮過耳邊,那一雙黑眼睛亮得驚人。
隨著風中的血腥味變得更加濃烈,亞提同樣也感受到胸腔裡的心臟鼓動得像要衝出一樣,血液一併在沸騰,刺激的感覺將他的情緒推到了高點,莫名的直覺告訴自己會碰上一件有趣得不得了的事。
很有趣,絕對很有趣。
兩邊的屋舍開始逐漸減少,四周的景色同時變得荒涼,亞提跑離了城鎮中心,來到邊緣地帶,城鎮的近郊已經不見有煤氣燈的設立,僅存月亮的光輝映照一切。
亞提突然放緩速度,在小跑個一兩步之後,他改成用走的,依然是從容不迫,彷彿即將前往一場宴會般—如果血腥味沒有重到嗆人的話。
他停在了一道圍欄外,即使不藉助月光,他仍然能清楚辨認出立在有些鏽蝕的圍欄外、一塊斑駁石碑上的幾個大字。
第八號公立墓園。
白狐發出略帶不安的低叫,用頭顱輕蹭一下主人的小腿,希望他別貿然進入,這種集結亡靈與怨念的地方,很容易就會引來魔物。
「但我覺得我不進去的話,好像會後悔一輩子耶,洛洛。」亞提聳了下肩膀,他當然知道自己的寵物在擔心什麼。
「不,您哪一次不是說會後悔一輩子……」
第二道聲音緊接在亞提之後響起,那是清脆的、如同小男孩一般的嗓音,但是,在這個安靜的公墓外圍,卻只有一人一狐存在。
亞提對於這道突然響起的軟嫩童音並不吃驚,他低下頭瞅著白狐,嘴唇揚起一抹爽朗的笑。
「別擔心啊,洛洛。」
原來開口說話的,是一直尾隨著亞提的白狐。
此刻牠的耳朵無力地垂下,碧綠的獸瞳倒映出牠的主人已經要直接推開墓園的大門,就像是什麼事都沒考慮過一樣。
「啊啊,鎖上了嗎?」亞提再微使力的一推,換來的是門上鎖鍊敲擊的匡啷聲,他挑起一邊的眉,大概是為了防止宵小闖入,才在夜間上鎖。
太好了。白狐暗自竊喜,因為牠知道主人向來不會擅自破壞物品,不過牠的心才放下不久,隨即又高高懸起—
少年已經動作俐落地從牆上翻了過去,順道還一手撈起牠。
等到少年重新落地之後,牠悲哀的發現他們已站在了墓園內。
放眼望去,無數的白色十字架豎立於無數個石碑之前,上頭刻了有關死者的生卒年日,但亞提一眼也沒多看,行走在墓碑之間,神色坦然,完全不覺畏懼。
為什麼要怕?死人和活人不就是生與死的差別而已。
所以,沒什麼好怕的。
夜晚的墓園好似連空氣也包含著寂寞的味道,唯一可以聽見的只有一人一獸的呼吸聲,栽植在旁的枝葉偶爾會因為風的吹動,在十字架和石碑上投下詭異影子。
太寂寞了……彷彿還能聽見地下死者不甘的呻吟。
雖然不畏懼死者,但也不願驚擾死者的亞提悄聲的走著,朝血腥味的源頭一步一步走去。他的一手不自覺地按上胸口,底下的心臟果然鼓動得一次比一次強烈,他莫名地興奮到感覺暈眩。
這是一個,預兆。
白狐不敢大意地緊跟在主人的身後,碧色的雙眼全是戒備。牠小心翼翼的打量周遭,一發現有下級尚未具體成形的魔物躲在暗處窺視,牠立刻警告性的張嘴露出森白的利牙,凶狠的異光在那雙綠眼閃爍。
被賜名為「洛洛」的白狐,原本就不是一隻普通的狐狸,牠是由樹神所創造,為了保護亞提而存在,躲藏在這個城鎮的魔物早不止一次地吃過牠的虧。
走在前頭的亞提驀地停下,害得一時不察的白狐猛然一頭撞上,牠困惑地低叫。
「我果然是來對了啊,洛洛……」如同山風乾淨清冽的嗓音,混入一絲罕見的陶醉,亞提幾乎是著迷地喃喃自語著。
白狐從後頭探出不解的腦袋,這一看,牠心中的不安竄到最高點。
那是一大片的紅色,一大片鮮豔奪目的血紅色。
有著一頭血紅長髮的男人背倚著樹幹,正坐在一地的血泊當中。
男人的胸口開了一個洞,血,流不止。
亞提沒有被這麼大量的鮮血嚇到,但他卻也不急著將明顯瀕死的男人帶去找人醫治,他只是饒富興趣地蹲下身,單手托住下巴,一雙像黑曜石的眼瞳毫不避諱地打量著。
一個蒼白俊美、不是人類的男人。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