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381-400 » 藍海E38701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清瓷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8701

《閨秀不從夫》卷一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188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八月09日週三

瀏覽人次:1943

呼,幸虧老天爺眷顧,讓她夢到另一段人生,她才能堪堪躲過災禍,
在夢中,自幼寄居於外祖家的她被情敵陷害,以侯府嫡女的身分成為表哥的小妾,
壞了名聲不說,還惹得婆母看輕、表哥遠離,吃盡苦頭,下場淒慘,
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她要杜絕這一切發生的機會,絕不讓夢境成真!
她開始疏遠表哥,打發夢中背叛她的丫鬟,並回到侯府,脫離寄人籬下的處境,
無奈才出火坑又入虎穴,家中還有著有太后撐腰的繼母跟異母妹妹等著呢,
幸虧嫡親哥哥有手段,早已在繼母身邊佈好眼線,一有風吹草動就知道,
而她則抱緊祖母大腿,在妹妹因推倒她而被罰跪祠堂時向祖母求情,博得好印象,
並在祖母壽辰時獻上精心準備、工藝複雜的雙面繡繡品,討得老人家歡心,
如今日子過得可舒心了,可她從沒想過自己會在哥哥身邊見到那個人,
那個在夢中幫助她復仇,最後榮登大寶的南陽王府二公子宋淮硯,
想到他狠辣的手段,她就只想離這個危險的傢伙遠遠的,然而怕什麼來什麼,
她只是在自家花園散散步,就遇上來做客的他,還因差點跌倒被他抱了滿懷,
這個壞胚子倒好,竟然有臉說自己救了她,搶她的簪子說要當謝禮,
可惡!管他是不是未來皇帝,再有下次,她定要叫哥哥把他揍得滿地找牙!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改變前世的宿命
陽春三月,草長鶯飛,庭院裡嬌豔的花兒紛紛綻放,一陣清風吹過,空氣中猶帶著一絲花草的香甜。
一個身著暗藍色繡花褙子、頭髮齊整的嬤嬤帶著兩個丫鬟快步走過抄手遊廊,抬起腳進了院子。
院子裡靜謐無聲,只有兩個才留了頭的小丫頭坐在廊廡下繡著花。
她們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來,見到來人忙站起身福了福身子叫了聲,「池嬤嬤。」
池嬤嬤是老太太陳氏跟前得力的人,在淮安侯府,連老爺、太太們都要給她幾分臉面,更別說是她們這些小丫鬟了。
「姑娘今日可診過脈了?」
兩個小丫頭點了點頭,答話道:「一早大夫就來過了,說姑娘沒什麼大礙了,姑娘還說,等好些了就要去給老太太請安呢。」
聽著小丫頭的話,池嬤嬤只笑道:「可不許姑娘折騰,回頭老太太又要心疼了。」
小丫鬟撩起簾子,引池嬤嬤進去。
剛進去,她就聞到一股濃濃的中藥味。
大丫鬟懷青見著池嬤嬤進來,忙迎了上去,朝裡頭道:「姑娘,池嬤嬤來了。」說完又吩咐小丫鬟們上茶。
「老太太那裡還有事情,我看看姑娘就走,別麻煩了。」池嬤嬤說著就朝裡屋走去。
懷青聽著這話,笑著在前頭帶路,眼中卻閃過一抹異樣。
因著姑娘的緣故,她和池嬤嬤打的交道也不少,看得出來池嬤嬤臉上有幾分不快,不知是為何。
這幾日姑娘病著,想來應該不會是因為姑娘。
池嬤嬤方走進內室,就看到一個身著梨花白素錦寢衣的女子靠在身後的淺粉色繡蔥綠折枝花大迎枕上。
女子見她進來,忙要起身。
「姑娘快躺著,老太太就是怕姑娘顧著禮數,反倒折騰了自己,不好養病,這才差老奴前來看看姑娘。」
「勞煩嬤嬤了,等我好些了就去陪著外祖母,外祖母這幾日怕是悶壞了。」她軟軟糯糯的聲音帶著幾分嬌憨的味道,聽在耳中,不由得叫人疼到了骨子裡,再加上一雙瑩亮的眸子,端的是乖巧可人。
怪不得老太太寵著這個外孫女兒,府裡的少爺、小姐加起來都比不上表姑娘在老太太心裡的分量重。
池嬤嬤忍不住抿嘴一笑,面上不自覺帶了幾分親近,「可不是這話,就是為了老太太,姑娘也該快些好起來。」說著,她叫兩個丫頭將東西拿過來,又道:「老太太說了,姑娘這幾日喝藥,嘴裡定是苦得很,叫姑娘嘗嘗這些瓜果就不覺得膩味了。」
傅沅聞言眼睛一亮,轉頭對著站在那裡的懷青道:「快收起來,我少喝幾次藥,病就能好全了。」
聽著這話,屋子裡的人全都忍不住笑出聲。
池嬤嬤說完話,就說老太太那裡離不得人,準備告辭。
懷青親自送她出去,過了好一會兒功夫才回屋裡。
才進內室,懷青就見自家姑娘靠在迎枕上,手裡拿著一本書,一邊看一邊吃著的橘子。
聽到腳步聲,傅沅也沒抬頭,只問道:「可有什麼要緊的事情?」
懷青聽了,又一次感慨自家姑娘聰慧,什麼都瞞不過她,當即上前道:「方才奴婢瞧著池嬤嬤臉色好像不好,便去打聽了,才知道今兒個大太太給老太太請安時不知說了什麼,惹老太太生氣,竟當著一屋子丫鬟、婆子的面落了大太太的臉面。」
傅沅聽著,這才抬起頭來,眼中帶著幾分詫異。
大舅母寇氏掌管府中中饋,將府裡上上下下管得井井有條,外祖母對這個兒媳婦很是看重,可今日偏偏當著眾人的面叫大舅母下不來臺……
傅沅想著前幾日她落水時,表哥謝遷差點跳入水中救她的事情,又想到昨日她聽懷青說大舅母下了帖子請鄭國公世子夫人鄭氏和嫡出的大姑娘崔貞來府上做客,不禁微微皺了皺眉。
懷青看著自家姑娘臉上的神色,小聲道:「許是大太太見著表少爺過了十六歲生辰,有些著急了。」
傅沅聽了,看了面前的懷青一眼,哪裡還能不明白,大舅母面上喜歡她,心裡不見得喜歡。喪母長女,又是客居在府中,大舅母不過是見外祖母偏疼她,在眾人面前對她好罷了。
她前腳落水,大舅母就迫不及待請了鄭氏和崔貞進府,饒是從未對表哥有過心思,這樣被人嫌棄,她心裡也覺得有些怪怪的,不知是該氣還是該笑。
幸好那日湖邊正好有會水的婆子跳下去救了她,又有小廝拉住表哥沒叫他跳下去,不然還不知大舅母會多麼討厭她呢。
見著自家姑娘的臉色,一旁的丫鬟書蝶忍不住安慰道:「姑娘別擔心,老太太最疼姑娘,表少爺對姑娘又好,如今雖住在外院,可也日日叫人來問姑娘吃得可好、睡得可好,生怕姑娘有一絲不舒坦。那日姑娘落水,表少爺見了,可是想都沒想就要跳下去救姑娘。這些年奴婢瞧著,表少爺對姑娘……」
她的話還未說完,懷青就對著她使了個眼色,搖了搖頭。
懷青想著,她日日在姑娘跟前伺候,哪裡不知姑娘的心思,姑娘和表少爺雖玩得好,可不過是兄妹之間的情分。姑娘自打落水後,她更是瞧出姑娘和表少爺疏遠了幾分,想來姑娘是不想叫旁人說些什麼。
再說,姑娘如今雖在淮安侯府,可姑娘畢竟大了,總有一日府裡會派人來接姑娘回府的。淮安侯府再好,到底也是客居,不比宣寧侯府,姑娘才是正經的主子。
只有一點,就是繼室二太太黎氏,姑娘回去了,少不得要受些委屈。
好在三少爺自幼聰慧,天才橫溢,九歲時拜在荊川先生門下,十五歲考中解元,十八歲又中了進士,乃一甲第二名,奉旨賜進士及第,授翰林院修撰。有三少爺這個嫡親哥哥護著,想來是不會叫姑娘吃虧的。
「姑娘如今大了,老爺總是要接姑娘回府的,上回少爺來看姑娘,不是說老太太如今年紀大了,越發想念姑娘了。這回節禮又是老太太親自派人送來的,禮更是重了幾分,依奴婢看,老太太的意思多半是要接姑娘回去了,不過是怕姑娘驟然說要離去,太過突然,叫人傷心。」
傅沅聽了點點頭,心裡也是明白的。往常的節禮不是父親派人送,就是兄長親自送來,這回卻是祖母派府裡的管家送來。外祖母定是看出了什麼,這些日子才日日叫她在上房陪著,更叫人給她做了好幾套頭面。
她從三歲那年醒來,就成了宣寧侯府二房嫡出的姑娘,原身的記憶她一點兒都沒有,腦海中只有被接來淮安侯府後的日子。可前幾日落水後,她斷斷續續作了好幾日的夢,看到了另一個「傅沅」的一生。
這便是她這幾日刻意疏遠謝遷的緣故。
夢中,她和謝遷是青梅竹馬,被謝遷的體貼感動,兩人互相喜歡,卻被鄭國公世子的嫡長女崔貞設計陷害,害她被誤會勾引謝遷,壞了名聲。寇氏本就不喜歡她,只是礙著外祖母施恩許了她一個妾室的位置。
後來崔貞進府,自然是處處難為她這個妾室,寇氏更是看低她,罰跪、抄寫經書似乎成了平日裡做最多的事情。便是外祖母肯信她,處處護著她,也奈何不了寇氏和崔貞私下裡作踐她,因此她心思鬱結,身子一日不如一日。
謝遷常常來看她,可那日的事情傳出去帶累了他的名聲,為了證明自己不是好色之人,他雖娶她,卻從不碰她。
她是個氣性高的,從不刻意討好他,日子長了,到底沒有最初的愛慕。等到外祖母過世後,崔貞汙衊她與人有私情,將她趕出府去,貼身的丫鬟發賣的發賣、杖斃的杖斃,她萬念俱灰想要跳崖而死,卻被人擄走,帶到了一座別院裡。
「看在妳救過本王的分上,本王給妳個機會,將害妳、欺妳的人都送到地下去。」
「妳既清白,日後就跟著本王吧。」
隔著幔帳,她聽到裡頭的人那清冷的聲音。
那時,她恨極了寇氏,也恨死了謝遷和崔貞,約了謝遷出來,求他收留她幾日,暗地裡卻拿了一封信偷偷藏到舅父的書房裡。淮安侯府很快就因為通敵之罪被誅殺,滿門抄斬。
刑場上,她見到寇氏、謝遷還有崔貞,所有人狼狽不堪,人頭落地,只有她因為被休棄而撿回一條性命。
看著一地的血,她骨子裡都在發寒。
那個「傅沅」從始至終都沒有回到宣寧侯府,而是留在那個人身邊,最後等到他登基稱帝,才選擇用一條白綾結束自己的性命。
她不知道這個夢會不會是真的,直到聽到寇氏下了帖子請鄭氏和崔貞到府上做客,才相信她夢中的一切怕是上輩子「傅沅」的命運。
所以,為了改變「傅沅」的命運,她定要回宣寧侯府,再也不能和謝遷有什麼牽扯。



這日一大早,在大夫診過脈後,傅沅終於可以出去透透風了,頭一件事自是去雁榮堂給外祖母請安。
「前些日子老太太叫人給姑娘新做的衣裳還未上身,姑娘今日就換上吧。」懷青拿了衣裳笑著從衣櫃那邊走了過來。
這件蘇繡月華錦衫和翡翠煙羅綺雲裙是老太太專門叫府裡的蘇州繡娘給姑娘新做的,只是姑娘這些日子病著,所以沒穿出去過。
聽著懷青的話,傅沅笑著點了點頭,隨著丫鬟碧竹到了楠木櫻草色刻絲琉璃屏風後,由她伺候著換好了衣裳,接著坐到梳妝鏡前,叫懷青重新梳頭髮,插了一支紫玉鑲明珠流蘇簪子,並兩朵粉色的桃花珠花。
鏡中的女子肌膚白皙,皓齒星眸,彷彿清晨裡綻開的一朵玉蕊嬌花,靈氣逼人,只是臉上微微帶著幾分嬰兒肥。
傅沅忍不住伸手捏了捏,輕輕歎了口氣,「病了幾日,倒是又長肉了。」
一旁的書蝶見著自家姑娘這樣,忍不住抿嘴一笑,「老太太日日叫小廚房的人專門做姑娘愛吃的東西送來,還有表少爺,自打姑娘病了,就變著法子往咱們這裡送補品,想不長肉也難。奴婢倒覺得,姑娘胖些更好看。」
幾個丫鬟裡,書蝶最是嘴甜,傅沅平日裡也格外縱著她些,可誰能想到,這樣的人最後會背叛她,投靠崔貞,成了謝遷的通房呢。
想到那個夢,傅沅微微皺眉,看了書蝶一眼,站起身來。
沒得到自家姑娘的回應,書蝶臉上帶了幾分尷尬和不安,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時候不早了,奴婢隨姑娘去雁榮堂給老太太請安吧。」懷青笑著給書蝶解圍,又轉頭吩咐書蝶道:「小廚房還煨著銀耳紅棗羹,妳過去看看吧。」
書蝶喃喃應了一聲,等到懷青扶著傅沅出了屋子才回過神來,有些錯愕地看著一旁的碧竹,「姑娘怎麼……」
碧竹上前一步,握住了她的手,只說道:「姑娘這幾日遠著表少爺,妳倒好,偏偏在姑娘跟前提這個。」
書蝶抬眸看了碧竹一眼,語無倫次地解釋道:「我、我也是為了姑娘好,表少爺對姑娘是真心的。」
「妳說這話就該打,少爺如何、姑娘如何,哪裡是咱們這些奴婢能議論的,妳好好想想姑娘該不該惱妳。」
碧竹原是在陳氏跟前貼身伺候的,自打傅沅來後就調到了蕙蘭院,行事很是穩重規矩。因為陳氏的關係,在這蕙蘭院裡,碧竹的身分很是不同。
聽著這話,書蝶怔在當場,面色微微有些蒼白。

與此同時,懷青扶著傅沅從院子裡出來,一路上什麼都沒問。
她深知姑娘的性子,並非是那種會隨意給人臉色看的。方才落了書蝶的臉面,定是書蝶什麼地方做錯,惹得姑娘惱了。
兩人一會兒功夫就到了陳氏所住的雁榮堂。
雁榮堂在淮安侯府的北側,院內東西兩側為廊廡,北向為正房,另配有兩個耳房,其中一間佈置成了小佛堂。後院是個內花園,蒔花種樹,假山奇石,又有戲臺供陳氏看戲。
院子裡的碧桃開得很盛,樹姿婀娜,枝條拱垂,花朵重瓣,紅、白、粉紅相映,燦爛絢麗。
傅沅剛踏進院子,門口的婆子便迎了過來,福了福身子道:「聽大夫說姑娘病好些了,老太太高興得早飯都多用了些,姑娘快進去吧。」
傅沅避過身子受了她半禮,對著她點了點頭,她便領傅沅朝正屋走去,早有小丫鬟撩起簾子,恭敬地請她入內。
陳氏穿著一件寶藍色八寶紋的杭綢褙子,頭髮花白,梳得整整齊齊,額間是金鑲祖母綠抹額,耳上墜著點翠鎏金耳墜,面目和善,眼神極為慈愛。
見丫鬟領著傅沅進來,她臉上的笑意更是多了幾分。
「外孫女兒給外祖母請安。」傅沅緩步上前,福了福身子。
「好,快過來,瞧著氣色是好了些。」陳氏將傅沅上下打量一番,終於放下心。
「老太太成日擔心著,我看沅丫頭若是多病幾天,老太太就該吃不下飯了。」說話的是二太太盧氏。因為是庶子媳婦,平日裡很是奉承陳氏。
傅沅對寇氏和盧氏福了福身子,叫了聲,「大舅母,二舅母。」又和大姑娘謝茹、二姑娘謝琦互相見禮。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