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1001~1100 » 甜檸檬1067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20
春野櫻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1067

福晉各有千秋之《饕餮福晉》

定 價: NT$220

會員特價:NT$176

白金會員價: NT$165

出版日期:2017年八月11日週五

瀏覽人次:2170

和王爺夫君還很不熟的時候
重生後宿到別人的身子裡,被迫代替原主的姊姊冒名嫁給肅親王,
但她吃貨的本色仍舊未變,縱使夫君避不見面、冷待她也無所謂,
反正對她而言吃才是萬事第一,怎料她無意間發現,
他竟是前世她目睹砍人首級,害她被噎死的兇手?!(好怕怕……)

和王爺夫君稍微有一點熟的時候
喔,原來是她誤會了,他會殺人是另有隱情,害她噎死則是意外,
況且他已經在用「他的方式」贖罪了,她還知道了他臉上的傷,
是為了保護他的皇上兄長留下來的,根本就是光榮勇敢的印記,
這樣的他,讓她開始覺得他有點帥、有點令她心動……

和王爺夫君更熟一點的時候
她就說嘛,他一定也是喜歡她的,要不怎地待她這麼好,
基本上她要做什麼他都由著她,只要求一件事,安全第一,
不過他的敵人硬要把矛頭指向她,她也沒辦法,可是有一點很奇怪,
她中刀即將昏迷之際,為何會聽到他痛苦大喊她重生後的本名?!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 子
百味珍位於京城西單牌樓西長安街上的中段,是一間擁有兩間門面、古樸趣致的甜品鋪子,雖然稱不上是遠近馳名、一等一的名店,可鋪子裡的甜品糕點都是尋常百姓非常喜愛的小吃。
百味珍的陸老爺子前年過世,鋪子便交由獨子陸安福打理,但其實大家都知道真正負責管理的人是陸家女兒陸安滿。
陸安滿從小便對廚房裡的事物有濃厚的興趣,她愛吃也懂吃,而且還很會做吃的。她研究各種食材,舉凡蔬菜水果,甚至是花草藥材,她都將其入菜,並開發出各種口味的甜品糕點,深受歡迎。
陸老爺子過世後,陸老夫人深居簡出,陸安福的妻子甘氏暗地裡不滿已屆婚齡的小姑仍手握大權,於是向丈夫施壓,再由丈夫在陸老夫人跟前說三道四,說陸安滿已過婚齡,再不出嫁恐將錯過姻緣。
做為母親,陸老夫人當然希望女兒能有好歸宿,她當然也看出兒子媳婦兩人嫉妒女兒的能力,急欲將她趕出家門,為免家庭失和,再加上由獨子繼承家業本是天公地道之事,於是她央人為女兒說媒。
可惜陸安滿從小就是個十足十的吃貨,因此吃出了豐腴飽滿的體態,如今都已二十有五了還乏人問津。為了盡快將她嫁出去,陸安福嚴格管控妹妹的飲食,只准她做,不准她吃。
這對一個吃貨來說,猶如十大酷刑般難熬痛苦。
百味珍前頭是店鋪,後面是廚房及陸家人跟夥計們生活起居的地方。在店裡和家裡,都有人監視著陸安滿,害得她不能像以往那樣隨心隨欲的吃。
過了一段時間,她實在餓慘了,只好「向外發展」,她會將做好的糕點先藏在鋪子裡沒人發現的地方,等到偷閒覷空的時候再溜出去大快朵頤一番。
這天傍晚,她帶著先前藏好的幾塊甜糕溜出鋪子,覷了個隱密的地方,吃起她今天做的芋荷糕。
這是一間寺廟的後門,樹林蓊鬱,鮮有人跡。她是前不久發現這兒的,自此這裡便成了她的「吃貨寶地」。
吃了芋荷糕,再喝上幾口自己帶來的酸梅湯,她舒服的伸展身子,斜靠著樹幹,許是吃飽喝足就犯懶,她不知不覺便睡了過去。
待她突然驚醒,發現天色已全黑,她雖然急著要回家,卻又突然想到還有兩、三塊芋荷糕還沒吃,又想著一回去又沒得吃了,於是一塊接一塊的將芋荷糕給塞進嘴裡。
當她將最後一塊糕點塞進嘴裡,正準備起身離開,忽聽見草叢裡傳來聲音。
就著幽微的月色,她好奇的趨前察看,撥開幾乎要比她高的草叢,她看見一名高大的男子背對著她蹲在地上,而他身前躺著一個人。
她直覺撞上了不該撞見的事,正想離開,可男子似乎發現了她的存在,低喊了一聲,「誰?」
他的聲線低啞,聽起來有點嚇人。
陸安滿還沒反應過來,就見那男子突然站起,並轉過身來,她也因此看到躺在地上的那個人沒有頭,草地上一灘血,怵目驚心。
頭呢?正當她這麼想著的同時,赫然發現男子一手執刀,一手提頭。
「妳不該見到的。」男子沉聲道。
她驚恐得全身發抖,不自覺揚起眼簾往他的臉看去,這一看,她整個人像是被掌風震開般跌坐在地上。
天色昏暗,她看不清楚他的五官,卻將那佔了他全臉四分之一的可怕傷疤,還有一雙在幽暗中閃著藍燄的眸子看得明明白白。
男人眼底有著懊惱,往前一步。
「啊!」陸安滿驚叫一聲,嘴裡那早已軟爛成一團的芋荷糕就這麼滑到她的咽喉裡,堵著了。
她無法呼吸也無法呼救,驚恐又痛苦,只能眼睜睜看著那提著人頭的男人靠近,她全身顫抖,臉色發青,瞬間失去了意識……



吐出一口黑水,她活了過來,她一睜開眼睛,就看見眼前有個穿著旗裝的美婦,年紀約莫四十歲,正用嚴峻而冷厲的眼神瞪著她。
「賤蹄子!居然敢尋死?妳是想害死我們一家子嗎?!」美婦說著,用力的在她的胳膊上擰了一把。
「啊,好疼!」她驚叫一聲,卻發現這聲嗓不屬於自己,她下意識看著被擰的胳臂……天啊!這條細細的胳臂是怎麼一回事?
她在吃貨寶地撞見了不該撞見的事,然後被芋荷糕噎住,然後……然後發生什麼事了?
「她醒了?」
這時,一個男人走了進來,他身上穿著藏青色暗繡竹葉的長袍,袖口滾著繡上花紋的錦緞邊子,看起來非富即貴。
「幸好醒了,她要死了,咱們一家子都要人頭落地。」美婦氣恨地說,轉頭又對著她罵道:「我真是白養妳這丫頭了,妳娘過世得早,是我拉拔妳長大的,現在該是妳報恩的時候,妳竟敢尋死?!」
看著眼前的兩人,她感到陌生又惶惑,怯怯地問道:「你……你們是誰?」
男人跟美婦望著她,一時之間都愣住了。

第1章
不到半天的時間,她明白了。
這種荒唐,甚至可以說是鄉野奇談般的事情居然真真實實地發生在她身上。
她是陸安滿,卻又不再是陸安滿。
陸安滿的肉體死了,可是陸安滿的靈魂在另一個死掉的、名叫絳月的十七歲姑娘的身體裡……重生了。
絳月是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塔格爾的庶女,她的親額娘恩庫倫在生她時難產過世,從此她是由著現在的額娘,也是她的親姨娘正庫倫養大的。
正庫倫跟恩庫倫是一對姊妹花,當年兩人相隔不到半年嫁給了塔格爾,姊妹共事一夫,倒也是樁美談。
可正庫倫性情冷厲善妒,對待親妹也從不客氣。
恩庫倫生絳月時難產去世,後來正庫倫雖養育了絳月,讓她在府裡長大,可卻與自己的親生女兒絳雪親疏有分,絳月永遠只能吃絳雪不吃的,得她不要的,穿她穿舊的。
她的刻薄,府裡上下全看在眼裡,可正庫倫畢竟是塔格爾的正室,是這右副都御史府裡的當家主母,誰敢對她說三道四?
至於絳月的姊姊絳雪,橫豎就是一個驕縱任性、目中無人的官家千金,她自小讓她額娘嬌養著,過著錦衣玉食的生活,且有樣學樣,也從來沒給絳月好臉色,老是對她頤指氣使的。
絳月是庶出,娘親又早逝,正庫倫不念姊妹之情,將這個庶女當婢女養,外邊的人也幾乎不知道絳月的存在,每回有公開的宴會,出席的永遠都是絳雪,從沒絳月的分。
在府裡,正庫倫不讓絳月喊她一聲額娘,而是讓她跟下人一樣喊她夫人,甚至連呈報給朝廷的造冊中都沒有她的名字。
由於擁有原主部分的記憶,陸安滿很快就知道自己的處境堪憂,她在這個家裡的地位跟下人差不了多少,更慘的是,她還即將頂包嫁給肅親王。
據她從其他人口中探知,肅親王是當今聖上的皇弟,雖非同母所出,但因立下不少汗馬功勞,深受聖上的信任及重用。
一個正三品文官的女兒能嫁給身分尊貴崇高的親王,那是何等的恩賜及榮耀,絳雪為何不願意,而且塔格爾舉家還冒著欺君之罪,要她頂替呢?
原因無他,只因絳雪肚子裡懷了永城郡王常善的孩子。
說到這常善,不只是京城眾所周知的美男子之一,還是個嫡傳的郡王,他的福晉是康親王的外甥女喜塔喇氏檀花,風流成性的他除了正福晉,還有一名側福晉以及三名侍妾。
常善跟塔格爾走得近,經常在府裡進出,不知何時跟絳雪好上了,甚至珠胎暗結,誰知這時候,聖上突然賜婚,要塔格爾將嫡女嫁給肅親王,情急之下,塔格爾只好讓年紀、容貌、身形都十分相似的絳月代嫁。
其實絳雪從小看著跟自己相似的絳月在她身邊走動,早就不順眼,再者,她前陣子發現常善經常覷著機會調戲絳月,吃吃她的小豆腐,雖然絳月看著是沒那意願,可自己是絕對容不下這種事。
要絳月代嫁這個主意,就是她想出來的,她那時候是這麼跟父母說的——
沒有人知道絳月的存在,由她代嫁是最妥當的了。
常善的福晉檀花至今未能為他生下可以繼承郡王之位的兒子,她想著,若她能生下兒子,必能取代檀花的地位,她是怎麼都不可能放棄這塊腹中肉。
陸安滿明白了自己的處境以及身分,雖然莫名其妙要嫁給一個親王,她是挺掙扎的,但既然她都成了絳月,也只能以她的身分繼續活下去。
欺君是掉腦袋的罪,她好不容易重新活了一回,怎能這麼輕易又死去?再說了,她在這個家裡地位低下,只能被壓著打,搞不好連多吃一口飯都不行。
這麼一想,嫁進肅親王府可好多了,好歹是個福晉,想吃什麼就吃什麼,肅親王府的伙食肯定是不會差的,根本是她這個吃貨的天堂。
只是想起百味珍,想起她的娘親,她還是感到難過傷心,她想,她噎死的事一定會讓娘親感到十分悔恨吧?她娘親肯定會怪自己不讓她盡情的吃,害她只能躲起來偷偷的吃,然後……噎死。
如果可以,她真想告訴她娘親,她不是吃太急噎死的,而是被嚇到噎死的。
想起那一夜,想起那個可怕的殺人兇手,她不自覺打了一個寒顫。



禮部接了聖旨,議定由宗人府宗令隆格親王充大婚正使,饒餘郡王充大婚副使,揀定吉日,命塔格爾至午門外行納采禮。
文馬二十匹、甲冑二十副、緞一百疋、布兩百疋、黃金兩百兩、銀一萬兩、金茶具兩副、銀茶具四副、銀盆四只、間馬四十匹、駝甲四十副,排場俱齊,讓塔格爾臉上有光,走路有風,十分得意。
可這肅親王的大婚,卻是說到這兒便結束了。
當天,絳月穿上吉服,坐著八人抬的大喜轎搖搖晃晃的進了肅親王府。
偌大的肅親王府裡,沒有張燈結綵,沒有歡聲笑語,說是辦喜,卻像是辦喪。
迎接她的是王府的總管人稱老烏的烏拉特、管事嬤嬤玉春嬤嬤,還有人稱老哈的護院總管蘇克哈。
他們領著若干僕婢列隊迎接她這個肅親王福晉的到來,可卻不見新郎官—— 允肅。
她雖不懂得滿人的婚俗規矩,卻也感覺到事不尋常。
她被引領到康寧苑的新房,呆呆的坐在床邊,對這一切都感到困惑及不安。
滿人跟漢人的婚俗真是如此天差地別,新郎官不用現身的?
絳月正思忖著,就聽到外面傳來玉春嬤嬤的聲音——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