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401-420 » 藍海E40601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佟芯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40601

《糕升成正妻》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九月27日週三

瀏覽人次:3381

算命師說她的姻緣不在這,她很快就會「回去」……
要命,是不是有這麼準啊,她被一個闖紅燈的夭壽駕駛撞飛,果真「回去」了,
她楊梓瑜是死了,但以柳鏡雪的身分活了,
重點是,她「又」回到了這裡——東桓王朝首富關家的後院!
不同的是,她第一次莫名短暫穿越,是整個人穿來,當了貼身丫鬟一個月,
如今卻成為一個不知羞恥、擅自爬上少爺床的心機女,
這位父母雙亡、家道中落的大小姐遠從杭州來投靠,現下成了關府公敵,
原以為她跟關大少相認就能扭轉頹勢,哪知當年的小鮮肉變了,變得冷酷而嚴厲,
之前他雖然傲嬌,卻很會寵人,如今一切都不同,他看她的眼神充滿厭惡,
罷了,她也不想當人小妾,既然朋友當不成,那就來當合夥人吧,
她可是有一手做蛋糕的好手藝,在這裡賺個盆缽滿溢絕非難事,
她使出看家本領,做了一個個讓人想吞掉舌頭的蛋糕,終於打動這位金主,
但怪的是,納妾的日子已經逼近,他卻遲遲不取消,還替她換了附廚房的大院落,
難不成他改變主意,要她當小妾兼點心廚娘?
身分問題未解決、開業大計還沒著落,偏偏原主的爛桃花還從杭州追來窮攪和,
厚,她不想要開桃花,只想要白花花的銀子花啦……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子 登山出意外
微陡的山坡路上,三個背著背包的女大生奮力往前走。
不一會兒,綁著雙馬尾,有著張可愛娃娃臉的女大生彎下腰,雙手抵著膝蓋,氣喘吁吁道:「我、我不行了……」
「小姬,加油,我們要征服高峰!」留著俏麗鮑伯頭的女大生楊梓瑜朝同伴鼓勵道,她長得稱不上漂亮,頂多只能算清秀,但她那雙晶亮的眸十分有神,精神奕奕的,讓人難以忽視她的存在。
「小魚,妳當這是喜馬拉雅山在爬啊!」另一個留著波浪捲髮的女大生周韻芳有著一張嫵媚出色的相貌,身材凹凸有致,可說是個大美人,她翻了個白眼道:「這只是森林遊樂園區,我們只是來健行罷了。」
「所以說,要爬上它並沒有那麼困難嘛,目標就在前方了!韻芳、小姬,我們再努力加把勁吧!」她雙手拉起兩名同伴,往前努力邁進。
又爬了一會兒上坡,周韻芳忍不住調侃好友道:「小魚,妳精神那麼好,看來妳對昨天去應徵飯店的西點師傅很有自信喔。」
「就、就是,小魚,妳、妳看起來勝券在握,一點都不緊張,要是我、我哪有心情來健行……」娃娃臉的梁小姬氣喘吁吁道。
她們口中的小魚,也就是留著鮑伯頭的楊梓瑜,名字諧音念起來是「養隻魚」,所以熟識她的人都叫她小魚。此時她回過頭,眸中散發熠熠盈光的道:「我丙級烘焙早過了,昨天的考試也沒有異常,所以我想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不過我資歷淺,若真的錄取,也應該是讓我從助手做起吧,這樣也好,我可以多累積一點經驗,學習更多東西,再來當西點師傅,等工作幾年後,就能存錢開蛋糕店了。」
梁小姬聽了欽佩的道:「妳有夢想真好,我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麼,讀的這個科系也好冷門,不知道能不能順利找到工作,我就等妳開蛋糕店,當妳的第一號店員好了。」
周韻芳撩了撩捲髮道:「那我來當咖啡師好了,我對煮咖啡最有興趣了。」
「嘿嘿,那我會準備最性感的女僕裝等著妳們的!」楊梓瑜朝她們露出大叔般的笑容。
「還女僕裝咧!別想!」
三個人哈哈大笑,笑聲大到幾乎快傳到下坡去。
她們三個是國中好友,雖然高中和大學念不同學校不同系,但都一起在外租屋住宿,互相照顧,在一個月前她們都大學畢業了,未來將各奔前程,但因為都決定在台北工作,她們仍然會繼續當室友。
相較於另外兩人對未來志向模模糊糊的,楊梓瑜可是目標明確,國小時父母出車禍意外過世,她輪流寄宿在親戚家,雖然叔叔姑姑和阿姨都對她很好,但她始終沒有一個家的歸屬感,每到一個家,表堂姊妹們總會因為必須和她分享房間而起爭執,叔叔姑姑和阿姨也會因為撫養她和另一半吵架。
所以上高中後,她為了不造成親戚的困擾,便自己搬出來住,半工半讀好減輕親戚們的負擔,因為她對做蛋糕西點很有興趣,大學便選擇就讀烘焙管理系,立下開蛋糕店的心願。
她夢想中的蛋糕店是個溫馨溫暖,能為她遮風避雨的家,她一直想要有個屬於自己的家,為實現這個願望每天都很努力。
「我們抄小路好了,應該可以快點爬上坡……」梁小姬走到腿痠,指著左手邊一條有碎石階梯的羊腸小徑說著。
楊梓瑜看到那條小路也贊成,此時她汗流浹背,只想快點到上坡的商店買杯冰涼的飲料喝。
這條羊腸小徑有點窄,三個人只能一個接著一個走,楊梓瑜墊後,走到一半,忽然見到一隻松鼠在樹幹邊握著什麼東西吃,這還是她這輩子第一次和松鼠靠那麼近,她忍不住拿出手機想拍照,松鼠卻調皮的跑走了。
「別跑啊……」
楊梓瑜追了上去,完全沒注意到自己與好友們脫隊了,追著松鼠往另一條岔路走去,而這條岔路,是羊腸小徑上原本沒有的路,就像是憑空出現的。
「等等……」
楊梓瑜追著松鼠跑,腳下突然一個踉蹌,她整個人往前撲倒。
「哇啊—— 」
第一章 告訴我這一切只是夢吧
「痛……」
楊梓瑜全身都好痛,為了追一隻松鼠摔得那麼狼狽真是太好笑了,但當她抬起臉,進入眼簾的景象卻讓她連笑都笑不出來,根本是嚇死了!
她周邊的景物竟變得完全不一樣,她不是在狹窄的山林小徑裡嗎,怎會躺在一塊平坦的地上,四周是一大片竹林,這到底是什麼地方?
楊梓瑜從地上爬起來,慶幸她只是皮肉痛,並沒有受太大的傷,她背後的背包也好好的在她身後,但她對於身處在陌生環境感到相當困惑不安,直想快點離開這片奇怪的竹林,找到兩個好友會合,她走散了,她們一定很擔心。
楊梓瑜四處找著出口,走著走著,看到前面有座涼亭,有幾個人在那兒,只是他們的打扮都很古怪,怎麼都穿著古代服裝?
難不成……這是拍戲現場?這是唯一符合邏輯的解釋了。
楊梓瑜想,自己既然不認得路,乾脆直接問涼亭裡的人好了,或許只要走出這片竹林,她就能回到原來的地方了。
楊梓瑜快步走近涼亭,看到涼亭內坐著一名身形頎長挺拔的白衣少年,他正專注的看著手上的冊子,她一下就看呆了,那名白衣少年光側臉就很俊俏,此時的他和四周優美的景色融為一體,宛如一幅畫,真是太美了。
可惜她欣賞沒多久,涼亭內有幾個小廝打扮的少年發現了她,朝她衝了過來,將她團團圍住,其中一個長相特別秀氣,個頭瘦小,看起來才十三、四歲的小廝更是上上下下的盯著她,食指指著她大聲質問道:「妳是誰?怎麼這副鬼樣子?妳是怎麼闖進來的?妳想做什麼?」
竟然說她什麼鬼樣子!楊梓瑜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她不過是想問路而已,但還沒開口便被圍住了,不但被當成奇怪生物盯著看,還被不客氣的質問,她這打扮明明很正常好不好,真是沒禮貌的小屁孩。
不過,這小屁孩說她闖進來,莫非這是私人土地?
於是她臉上掛著微笑道:「很抱歉打擾到你們了,我姓楊,是A大的學生,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麼闖進這竹林的,走著走著就踏進來了……」她客氣的問道:「請問你們是在演戲嗎?這裡是什麼地方?可以告訴我該怎麼出去嗎?」
楊梓瑜看他們一個個表情瞠目結舌,好似不知該怎麼回答,她尷尬的看了看四周,開始覺得不對,「只有你們這幾個人?劇組人呢?」一個念頭閃過,「啊,我明白了,你們不是在拍戲,是在玩Cosplay對不對?」
只有這個解釋最合理了。楊梓瑜在心裡忖道,接著就見原本坐在涼亭內看書的白衣少年擱下了書本,走下涼亭,要擋住他的小廝們讓開,朝她走了過來。
這名白衣少年年約十七、八歲,方才坐在涼亭裡就美得像幅畫,這會兒近看他,她更驚豔了,那五官可說是如玉雕出來般的秀緻漂亮,是個唇紅齒白的美少年,雖然年紀比她小的小鮮肉不是她的菜,但用眼睛純欣賞也不錯。
楊梓瑜心想小鮮肉或許會比較好說話,便想跟他套個交情再問路,於是開口朝他打招呼道:「哈囉,你扮古裝真的好好看,可以讓我拍一張照嗎?」
豈知,她才一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馬上就被打飛了。
「妖女!妳想對我們大少爺做什麼?」那名個頭最瘦小的少年相當護主,對楊梓瑜最有敵意,也是他打飛手機的,深怕她手上拿的長方物體是武器。
她是妖女?楊梓瑜愕然,「我只是想拍張照……」有必要摔她的手機嗎?還喊大少爺咧,也太入戲了吧,真以為是在演古裝劇嗎?
楊梓瑜彎身想撿回手機,就怕手機摔壞了,因此沒看到白衣少年使了眼色,其中兩位圍住她的小廝立刻靠近她,搶起她背後的背包。
「喂,你們是在做什麼,搶劫嗎?」
背包被搶走了,她想搶回,反被另外兩名小廝捉住左右手,她大怒的道:「快放開我!捉著我做什麼!」
這時,楊梓瑜看到那名白衣少年高高在上的走到她面前,看樣子是他指使他們搶她背包,捉住她的,真看不出這個花美男小鮮肉那麼壞心眼。
這個白衣少年高了她半顆頭,此時用著冷冰冰的眸光審視著她,在她看來有種少年老成感,以及不符合他年紀的深沉,這是在耍酷嗎?還真跩!
楊梓瑜有幾個小她幾歲的堂弟、表弟,都自以為是大人的裝成熟,其實內在都很幼稚又中二,自然而然的,她把年紀比她小的白衣少年當成在耍酷。
「少爺,這包袱裡的東西都好古怪,小的從來沒見過……」
楊梓瑜看他們翻著她的背包,把裡面的礦泉水、餅乾、面紙、相機、雨傘、護唇膏、錢包等物品全都倒在地上,她奮力的掙脫捉住她的人,氣急敗壞的衝去護住她的背包,「喂!你們怎麼能隨便翻我的背包,真是太過分了……」
她抬頭抗議卻戛然噤聲,察覺到這些人看她時怪異的眼神,他們彷彿是活在古代,沒見過這些東西似的,像她想拿手機拍照都被當成可疑物品的被打飛……
天啊,不會是她想的那樣吧,難不成她是……穿越了?
她一臉倉皇的喃喃自語,「這怎麼可能……不,不會的……我只是在作夢……」她甩甩頭,大力捏起臉頰,「會痛!」這不是夢……
白衣少年見她自言自言又晃頭捏頰的,更覺得她可疑了,他朝她冷冷的道:「妳是誰?這裡是關家府邸,大門和後門都有護衛守著,看管森嚴,妳是如何闖進來的?妳的頭髮,還有這身打扮又是怎麼回事?」頭髮太短了,竟然只到她的脖子處,還一身奇裝異服,不只露出手臂,連褲子也破了洞……「看起來真像個乞丐。」
「我才不是乞丐!」楊梓瑜從地上跳起來大喊,對上他懷疑的目光,連聲解釋道:「我也不是小偷,更不是什麼刺客!我是不小心誤闖進來的,就莫名其妙追隻松鼠,摔了一跤後就在這片竹林了……」她就這麼穿越了,連她自己也覺得荒謬啊。
就在她仍傻愣時,下一刻毫無預警的,這個白衣少年突然朝她猛烈攻擊,她嚇得頻頻閃躲,直到一屁股著地他才停手。
「好痛!」她摔得屁股疼,氣得抬高下巴,憤怒的朝他吼道:「你這人是怎麼回事,突然攻擊我,是想殺人滅口嗎!」
白衣少年蹙著秀挺的眉,沒回答她,心裡忖道,她看起來像是沒有武功,那她是如何闖進府裡的?而且她蓄著短髮,怪里怪氣的扮相是那麼搶眼,從大門或後門闖進來肯定會被護衛擋下,不可能任由她那麼大剌剌的在府裡四處逛著,若說從圍牆進來更不可能了,關家四面圍牆建得比一般府邸的牆還高,沒有輕功她要如何進來?
「真倒楣,我居然遇上這種事!」楊梓瑜見少年攻擊人也不道歉,盯著她像在研究什麼奇怪生物,她氣惱得把地上的物品收進背包後便想離開。
白衣少年見她要走,使了眼色讓小廝們擋下她,命令道:「別想走,妳還沒說妳是怎麼進府的?是有人幫著妳,讓妳進府的嗎?妳闖進關府到底有何目的?」他怎麼想也只有這個可能性了,是有人幫著她進府的。
楊梓瑜聽他一連串的質問,都快翻白眼了,「什麼有人幫我進府,我又有什麼目的……都沒有!我不是小偷,也不是刺客,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闖進來的……」
見他眼底濃濃的懷疑,楊梓瑜長長的嘆了口氣,「好吧,我老實說吧,我不是你這個朝代、這個世界的人,我是從另一個時空來的,那是個距離現在有幾千年後的未來,我是因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誤闖進來的……」這麼說,他聽得懂嗎?
白衣少年即使聽不懂她所說的世界、時空之說,但也聽得懂她所說的未來、不是這個朝代的人的意思,但這實在太荒誕離奇了,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她是在說瘋話吧。
楊梓瑜看到白衣少年眼神帶著睥睨不屑,明白他認為她是在撒謊胡言亂語。
她抬高下巴對上他的目光,大聲道:「我是說真的,我沒有說謊!我真的不是你這個朝代的人,我是從未來來的人!」
白衣少年見她用那麼認真的眼神對他說話,那清澈的眸光裡帶著不卑不亢的熠熠怒光,讓他的心口微微一震。
「大少爺,這女人好像瘋了,說著詭異、令人聽不懂的話,要不要小的去叫護衛來?」這名秀氣瘦小的少年叫阿聰,是服侍白衣少年的貼身小廝。
白衣少年瞇起長眸,望向楊梓瑜那怒氣高張的眼神,忽然覺得有點意思,「不必,她沒有武功,不用叫上護衛,這件事也不用驚動到我娘,別傳出去,我想先查一下。」
查?是要查什麼?她莫名其妙穿越已經覺得很倒楣了,居然還碰上這尊煞星將她當成可疑犯人看待,她真的長得像恐怖分子嗎?
她拉高嗓音道:「我再說一遍,我不是可疑人物,不是故意闖進來的,我叫楊梓瑜,只是個很普通的大學生……」
白衣少年聽她高聲喊著,耳朵都痛了,「讓她安靜點。」
楊梓瑜馬上被一名有拳腳功夫的小廝從背後砍暈了,虛軟的往下癱,很快地被左右攙扶住。
「我不是要你打暈她……」白衣少年蹙著眉宇,見動手的小廝就要跪下謝罪,再看到她只是暈過去而已,便深深吸了口氣道:「算了,先押入柴房,等她醒來我再親自審問她。」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