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401-420 » 藍海E40701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九歌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40701

《畫財有道》上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九月27日週三

瀏覽人次:1955

怎麼會有這樣的前世?
因為惡公婆折磨、狠心小叔子將她兒子踢下河丟了命,
她在菩薩前祈求讓孩子活過來,願意用最有福分的一輩子來換,
唉,於是本來在現代過得爽爽的自己就被換過來當娘了,
算了,看在這小包子軟軟萌萌的分上,這個兒子她來疼!
拋下歷史系博士的身分,扮起撒潑村婦天天在家門口哭嚎公婆虐待兒媳,
折騰到他們怕,她趁機提出分宗的要求,分家分得讓他們吐血……
咦,她相公咧?在北境打仗呢,幾年都無消無息的,先當死了唄!
所幸她有一手好丹青,幾幅畫便能賣得好價,吃好穿暖沒問題,
不消多久兒子養胖了,自己養美了,引得一群男人來求娶,
她開出條件:長相清雅、性格溫和、不曾婚配、對她兒子視如己出,
她不知有個男人遠在京城舉手大喊他都符合,就是孩子爹本人,
如今他立功封了官,派人來接她進京享福了,
她是不想當人妻,但捨不得兒子有後娘,這正妻位只好自己先佔了,
不過相公你要不要臉,她的條件他哪條合?
長得像門神,性格愛黏人,重點是還有個貴妃賜的小妾算怎麼回事……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來世福分換孩子
大治國,承平三十五年,京城。
太平盛世,京城尤為顯得繁華熱鬧,即便外城是一條不怎麼重要的街道,也是人來人往,店鋪或掛著迎風飄動的布幡,或懸著鎏金的牌匾,無不顯眼,小販們則或背、或挑、或扛著各式各樣琳琅滿目的貨物,行人們衣著鮮豔,姿態悠閒地在街上三三兩兩的閒走閒聊。
忽然從街道拐角,急匆匆跑出一個身著錦袍的粗壯漢子,只見他一手撩著袍子,一手在額頭抹汗,還要不時回頭張望,不一會便撞到了無數行人,一路上不斷邊跑邊回頭的道歉聲「對不住,對不住」。
太僕寺主簿吳大人是個白白胖胖的中年人,他腆著微胖的肚腹,摸著頷下的薄鬚,在茶博士點頭哈腰的恭送下,微瞇著眼睛出了茶館,眼角餘光就瞄見了一邊回頭,一邊狂奔而來的漢子。
「這不是牛大人嗎?幸會幸會。」吳大人笑呵呵的揖手問好。
「啊?」正在奔跑的人—— 牛大壯,止住腳步回頭發現是同僚,放下袍角撣撣袖子,平穩了幾口呼吸,這才一本正經的揖手回禮,「吳大人,幸會幸會。」
不待吳大人接著寒暄,街角又傳來一道嬌斥的女音——
「牛大壯,你給我站住,看你今天往哪跑!」緊接著街角轉出一個身材挺秀,明眸皓齒的美人。這美人的明眸正在噴火,皓齒正在咬牙切齒,一手提著裙角,一手提著棍子,急急忙忙的跑過來。
牛大壯一見大驚失色,連忙拱手告辭,「吳大人,我公務在身,告辭告辭。」
吳大人才把手半搭到胸前,牛大壯已經撩著袍角,一陣風似的跑了,只留下吳大人和他被風帶動的薄鬚輕輕飄揚。
「牛夫人,幸會幸會。」吳主簿愣了一下,又向提著棍子跑過來的美人行禮。
美人止住腳步,放下裙角,提棍子的手搭在腰間福身行了半禮,喘著氣說道:「吳大人……呼呼……有禮,家裡……呼呼……有事,告辭告辭。」然後也一陣風似的追著前邊的人跑了。
「牛大壯站住,有種別讓老娘逮到你!」
前邊的漢子在聽到「站住」兩字時遲疑了一下,但在聽了後邊的話,接著跑得更快了。
他們雞飛狗跳的越追越遠,空留下吳大人半搭在空中的雙手和飄揚的鬍子。
街上的行人紛紛議論起來,「這是哪家娘子,可是夠凶。」
「不知道,不過長得真是絕色,比得上倚香樓的……」頭牌玉碎姑娘,後面這幾個字還沒說出來,就被路邊的小販打斷了。
「不要命了,那可是正四品親衛牛大人的夫人。」
「不會吧……」官家夫人就這德行?換了誰都沒法子相信。
「欸,你們是外地來的吧,我跟你們說,這在京城早就不稀奇了。」小販神祕的低語。
「啊?莫非這位夫人不許大人喝花酒?」聽的人露出猥瑣的樣子。
小販四下看看,瞥了個白眼道:「牛大人別說去喝花酒聽小曲,就是小妾的屋子都不敢進去。」
「這麼厲害?」行人瞪大眼睛。
「切,你們知道什麼,這位牛夫人從鄉下來的,在鄉下就厲害得很。」旁邊另一個小販聽了一會兒,不以為然的插話一句。
於是幾個閒人圍在一起,聽那小販說起牛夫人鄉下時的故事……


承平三十一年,寶雞府,杏花村。
渭河蜿蜒的流過村子後,在有些涼意的早秋清晨,籠著一層輕紗般的薄霧,一直往北是一道垣,中間的田地阡陌縱橫,村舍儼然。
此時正是吃早飯的時候,村子裡並沒有閒人行走,忽然從牛三旺家門口,傳來一陣哭嚎——
「哎呀我的娘啊!這還真是繼婆婆,心思這麼毒,妳乾脆掐死我們娘倆就行了,何必一點點的折磨。」
雖說是連哭帶嚎,可是一點也不影響村人們把話聽得清清楚楚。
「淹不死我們娘倆,妳就要餓死我們啊!我的親娘啊,還有沒有天理啦—— 」一哭三歎,還很有節奏。
牛三旺家對門的劉家娘子輕輕嗤笑著,對自家男人劉實滿說:「這顧氏又鬧上了。」
劉實滿放下碗筷抹抹嘴,「走吧,既然鬧開了就得去看看。」
「要我說早就該鬧了,平白受幾年磋磨,還害得臭蛋差點送命。」劉家娘子也跟著站起來拍拍衣裙,準備出去看看。
不過最早出來看的不是劉實滿兩口子,而是他們隔壁的里正家,陳明德家兩口子。
「大壯媳婦這是怎麼了?」陳明德皺眉看著抱著臭蛋,坐在地上哭嚎的乾瘦婦人。
顧默默一手抱緊懷裡瘦弱的孩子,坐在地上一手捶地哭嚎,眼縫裡瞄到周圍已聚起一圈人,哭著對陳明德說:「大舅啊,我婆婆不給我和臭蛋飯吃,是想活活餓死我們啊!」
「哪有的事。」被指責的婆婆楊秋娘,一個四十餘歲的中年婦人,乾乾的笑著解釋,可是不等她把話說完,坐在地上的顧默默又扯開嗓子大嚎——
「沒有?妳不許我給臭蛋夾菜!夾一筷子妳抽一筷子,可憐臭蛋這麼小就沒飯吃……不是親的就不是親的,我的那個親婆婆啊,妳快看看妳孫子要被人餓死啦……」
陳明德喝道:「別哭了。」
顧默默還在前仰後合的身子,像是被施了定身術,哭嚎也戛然而止。
「我看妳們這樣整天鬧騰也不是個事,不如分家吧。」陳明德乾脆的說。
「不能,不能分家。」楊秋娘急了,她僵硬的扯動臉頰露出凶惡的笑,對顧默默說道:「好媳婦,都是我不好,老婆子給妳賠禮了。」
話說到這裡,顧默默就知道今天的目的達不到了,就算都知道是怎麼回事,面上也得過得去才行。
村裡人都散了,顧默默抱著臭蛋回到屋裡,一直坐在屋裡的牛承祖見了,冷冷的瞪了她一眼。
顧默默當做沒看到一樣,對於這個害死了一條人命、害得自己不得不來頂替的少年,顧默默白眼都懶得給他。
桌上的飯菜還在,顧默默看了一眼,轉身去廚房。她把大碗裡炒好的肉,撥了一些出來端到屋裡,旁若無人放在自己面前,一邊餵臭蛋自己一邊吃。
臭蛋身子太弱了,都快三歲了還不會說話,看起來就像兩歲的孩子,瘦巴巴的臉上一雙眼睛骨碌碌的顯得尤其大,而顧默默自己也是一把骨頭,因此她只吃白麵饅頭夾肉,要趕緊健康起來。
這娘倆吃得香了,另外三個人就食不下嚥的瞪著她,不過顧默默毫不在意,對於這種逮著軟的往死裡欺負的狠毒之人,做了婊子還要立牌坊的事,她敬謝不敏,實在覺得他們連真小人都不如。
吃完飯,顧默默筷子一擱,轉身就走。
顧默默的公公牛三旺看不下去了,罵道:「臭蛋他娘把碗筷收拾了,光知道吃啊妳。」
顧默默面無表情的回頭,看了看桌子上的碗筷,再看看滿眼嫌棄的牛三旺,她走過去一手抱著臭蛋,一手在桌子上一揮,「匡噹」一聲,碗筷全摔地上了。
「妳、妳、妳!」牛三旺頓時氣得渾身哆嗦。
楊秋娘趕緊過去扶住他,牛承祖握著拳頭就要撲過來。
「你動我一下試試。」顧默默靜靜的站著。
「承祖回來!」楊秋娘連忙喝止,牛承祖氣得胸脯一起一伏,楊秋娘也是氣得不行,對顧默默道:「妳不是顧默默,妳被惡鬼附身了!我要找人來給妳作法。」
顧默默冷笑,「隨妳,儘管來,我正愁沒事可鬧呢。」
顧默默抱著臭蛋回到自己屋裡,炕上的被褥都是新換的,這也是她鬧來的,以前的都不知道是多少年的陳貨,晚上冷得她把臭蛋捂在胸口,顧默默就是這樣暖著臭蛋。
唉,顧默默歎了一口氣,看向懷裡軟綿綿的孩子,已經兩歲多了路還走不穩,全靠自己背著抱著。
「娘。」吃飽了的孩子軟軟的叫了一聲,真可憐這麼大了只會叫一聲娘,只是現在急也急不來,顧默默把臭蛋放在炕上,給他縫起了冬天的襖褲。
想著五天前自己還在給大一新生備課,顧默默就覺得不可思議。她的祖父是國學大師,尤其擅長工筆畫,她自小就跟隨祖父學習,自己怎麼也算是書香門第出身,如今卻坐在地上撒潑……顧默默歎了口氣,還是想辦法先分家再謀其他吧。
同一時間很遠的北境邊城,在一座兵營裡,幾個粗壯的漢子正裝扮成普通韃靼人的樣子,頭戴披肩帽,身穿光板皮袍,紮緊腰帶,腰帶上掛著彎刀,腳上穿的氈圪達。這幾個人來北境有幾年了,風吹日曬讓他們皮膚比關內的人粗糙許多,加一點顏料偽裝膚色,瞧上去一時很難看出是漢人。
「牛小旗,咱們幾個裡就數你韃子話說得地道,這次出去要是能套到有用的情報,一個總旗跑不了了。」一個低矮的漢子朱喜子,咧開白牙笑哈哈道:「到時候別忘了哥幾個。」
「沒問題,咱們兄弟誰跟誰。」牛大壯拍著胸脯大聲答道。
雖然還是秋天,北境已是滴水成冰的冷寒天氣,這一天晚上趁著夜色,幾個人包得嚴嚴實實的出了城,偽裝成尋找失散羊群的牧人,消失在漆黑的草原裡——
而杏花村牛三旺家正屋這裡,此時氣氛相當凝滯。
「這日子沒法過了!」牛三旺拍著桌子吹鬍子瞪眼道。
楊秋娘也是滿肚子火,原本溫順聽話的人莫名其妙就變了個樣子。她沒好氣的說:「那怎辦,總不能分家吧?」
十二歲的牛承祖咬牙切齒道:「不行的話一塊弄死算了!」


顧默默縫了一會兒臭蛋的棉衣,發現屋裡靜悄悄的,抬頭一看,臭蛋已經側躺在炕上睡著了。她放下手裡的活計,輕手輕腳脫掉臭蛋身上的舊衣服,給他蓋好被子,看著孩子,她忍不住歎了一口氣。
她不知道自己算不算穿越,因為她是被自己的前世召喚來的,而原因就是為了這個瘦瘦小小的孩子。
在現代,她叫顧一默,那天晚上,她睡得正香,夢見一個形容枯槁的古裝女人,她對自己說:「妾身在佛前許願,願意用自己的命換回臭蛋的命,代價是將自己輪迴的所有世中,最有能力的那一世福分壽命散盡。」
顧一默醒來時還覺得莫名其妙,她當時還沒有注意到環境的不同,腦子裡驀地出現了很多畫面,是顧默默一生的記憶。
這個可憐的女人,把自己的命給了孩子,讓來生的自己放棄幸福生活,過來照顧孩子,從此現代知識分子、歷史系女博士顧一默就成了村婦顧默默。
重新拿起針線,顧默默覺得前世的自己太傻了,實實在在一個溫順賢良的女人,所以也正應了那句「人善被人欺」,活活被人欺負死了,害自己得來收拾爛攤子,別的先不說,分家勢在必行,否則只怕臭蛋甚至自己遲早又要被牛家幾口人害了。
說起來臭蛋可是牛三旺的長孫,只可惜這牛三旺實在不是個東西,當初家裡弟兄多,娶不起妻子,就來杏花村做了陳家的養老女婿,養老女婿比上門女婿好點,孩子還是姓牛,可就這樣依然深深的傷害了他說不出口的自尊。
牛三旺雖然不說,可是等陳寶珠—— 顧默默的親婆婆懷第二胎難產過世剛剛百日,他就迫不及待的娶了原來同村青梅竹馬楊秋娘,那時候的楊秋娘是個帶著一個女兒的寡婦,進門不到八個月就生下了「早產的」牛承祖。
明明是卑劣小人,卻偏偏端出一家之主架子的牛三旺;明明是假仁假義的婊子,卻還要立牌坊的楊秋娘;覺得牛家都是自己的,把臭蛋當成眼中釘的牛承祖。顧默默想起來實在覺得噁心,嫌做養老女婿丟人,所以不待見大兒子、大孫子,你別來啊,誰還求你不成,想立牌坊妳別做婊子啊,讓顧默默和臭蛋吃飽穿暖啊。
至於牛承祖的想法更是好笑,這家雖然姓牛,可是房子、田地都是陳寶珠的,如果都按嫁妝算的話,壓根與他牛承祖沒有半點關係。
顧默默冷笑,她當然知道他們不肯分家是為了什麼,怕東西都歸臭蛋,但是這家是非分不可,否則那幾個人絕不會讓礙他們眼的臭蛋長大成人。歷史上為了權勢錢財,向自己至親動手的人太多了,上回臭蛋被害一次就夠了,顧默默絕不會重蹈覆轍。
且不說顧默默怎樣下定決心要分家,只說牛三旺聽了牛承祖的話愣住了,他驚愕的看向小兒子,「上次真的是你故意的?」
上次是在說哪回事,這屋裡的人都清楚得很。
七天前原主顧默默正在渭河邊洗衣服,牛承祖趁她不注意,把她旁邊坐在髒衣服上的臭蛋給踢到河裡,然後轉身就跑。
那時候附近沒有別人,顧默默顧不得去追牛承祖,自己趕緊跳下河去救臭蛋,幸好河邊的水很淺,她很快就抓住了孩子。
等顧默默渾身濕漉漉的,抱著同樣濕透了的臭蛋跑回牛家,楊秋娘卻擋在院子裡,慢條斯理的教訓道——
「多大的人了,洗衣服還能掉到河裡去?」
牛三旺也皺著眉頭說:「妳婆婆說妳也是為妳好,這樣的天氣妳讓孩子怎麼受得了。」
瘦弱的顧默默凍得嘴唇發紫,而懷裡的臭蛋更慘,整個臉都變成了紫色。她第一次沒有聽完公婆的教訓,衝回屋裡給臭蛋換衣裳。
給孩子換好衣裳,顧默默顧不上自己,又急匆匆跑出屋子,想去廚房給臭蛋熬點薑湯,結果又被楊秋娘擋住教訓,直到里正陳明德,也就是陳寶珠的堂哥聽到消息趕過來,楊秋娘才停下來。
楊秋娘不僅不罵了,還討好的跟陳明德說:「臭蛋他娘實在是不會帶孩子,為了寶珠姊姊和大壯,我也只能多費點心。」
這話差點沒把陳明德給噁心死,可是顧默默自己立不起來,他就是想幫忙也幫不上。
後來在陳明德的要求下,牛三旺不情不願的找了個江湖郎中來,嘟囔道:「小孩子喝點薑湯發發汗就好了,何須這麼麻煩。」
結果第二天不管是薑湯還是江湖郎中的藥都沒用,臭蛋燒得臉色通紅,口吐白沫翻白眼,村裡人看著都說不行了,原主顧默默絕望之下,抱著孩子一步一磕頭的去廟裡祈禱,一天一夜再回來的時候,臭蛋神奇的好了。
沒人知道,這是一個母親用自己的命換回了孩子的命。
也是那一天之後,顧默默在村人面前大變樣,哭鬧說是牛承祖把臭蛋踢到河裡,要霸佔臭蛋的家財,又說是繼婆婆想要凍死臭蛋,不給暖和被褥,總之一天到晚鬧不停。
楊秋娘拉住梗著脖子就要承認的牛承祖,對他使了個眼色,這才回頭說話,「臭蛋他娘自己看不好孩子,訛承祖你也信。」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