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401-420 » 藍海E4070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九歌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40702

《畫財有道》下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九月27日週三

瀏覽人次:2162

娘子,為夫有沒有很聰明?
早料到親爹和後娘不是人,遲早會拖累我們一家人,
很早之前就把他們的惡行告訴天皇老子,讓皇上站在我們這一邊,
等他們一進京便挖好陷阱讓他們跳,一勞永逸解決這個大麻煩。
娘子,為夫有沒有很厲害?
貴妃硬塞的張二小姐,我從來沒碰過,還板著臭臉要讓對方死心,
甚至張二小姐危言聳聽,向我告狀說妳和人私通,要我去捉姦,
我不但不相信,還當眾拆穿謠言,還妳清白呢!
只是娘子,為夫會不會太委屈了點?
妳說貴妃有異心,我便大著膽子要求皇上和太子一起演戲,
果然順利阻止謀反,還讓娘子被封為一品夫人,品級比我高呢,
我這麼全心全意支持妳,是不是該給我一點特別福利當報酬啊……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二十二章 韃靼自找沒臉
十一月初八韃靼抵達京城上貢朝賀。這一日從外城一直到皇城南門,十餘里的路兩旁站滿了衣著鮮豔的百姓圍觀。這是大治的榮耀,也是大治百姓的榮耀。
顧默默早早讓阿蠻訂了外城茶肆,二樓臨街的位子。雖然她對這些不感興趣,卻要帶蛋蛋去感受一下勝利的榮耀,更何況這勝利還有他爹流血拚命的功勞。
吃過早飯,顧默默帶著一家大小去茶肆體會文治武功的太平盛世。按理牛大壯也能一起來看,但因為他對韃靼的風俗、習性、語言很精通,便在韃靼朝賀的日子天天伴駕。
辰末,韃靼使臣穿著華麗的族服,騎著高頭駿馬,在兩百韃靼士兵的護衛及八百御林軍的護送下,氣昂昂進了京城,竟然沒有戰敗納貢臣服的謙和之氣。
路兩邊的百姓在御林軍後邊小聲的議論——
「韃靼人看著好魁梧。」有人驚歎。
「再魁梧還不是敗給我軍。」有人不屑。
「看到沒?據說那車裡是韃靼進獻的美人。」
「不過,這車可夠怪的。」
顧默默恰好抱著蛋蛋往下看,剛好看到那輛由八頭犛牛拉動,圓形潔白的車帳,帳篷的頂端用黃金裝飾,四周有火紅的圖案,一位金髮碧眼的姑娘正掀開窗簾往外看。
「她沒有娘好看。」蛋蛋也看見了。
顧默默笑著親了兒子一口,她沒想到竟是一位白人美女。
窗下的百姓也看到了,有人驚呼,「娘呀!黃頭髮綠眼珠子,鬼啊!」
那姑娘聽了輕蔑的瞟了一眼,用有些蹩腳的漢話說道:「孤陋寡聞,少見多怪。」
巳正,承平帝在金鑾殿,接受韃靼使臣的朝拜和上貢,下午攜太子貴妃、文武諸臣設宴款待使臣。為了顯示大治的廣博,也是為了顯示大治的友好,太子特地命人在皇城的禦水河畔搭起巨大的帳篷。
炒米、奶茶、手扒肉、奶酥、乳酪、馬奶酒,還有烤全羊,教坊司的歌伎手捧金杯唱祝酒詞,韃靼的美女跳著歡快活潑的舞蹈,整個宴會很是熱鬧。
牛大壯身披盔甲,手按佩刀緊緊跟在承平帝身後,偶爾低語解釋食物的名稱味道。承平帝的飲食控制極為精細,太膩、太油、燒烤皆不可食。滿桌美味,牛大壯也只建議可以嘗試炒米、奶茶和少許手扒肉。
「尊貴的大治陛下,很少見您享用可口的食物,看來是宴會缺少讓人熱血激昂的表演。」
牛大壯抬眼就看到一個韃靼使臣出列說話,當然他說的是韃靼語,旁邊有通譯。這位韃靼人一入朝就開始神色不對,牛大壯知道為什麼,因為這個使臣恰巧是害死朱喜子的那個韃靼小頭目,顯然人家已認出他了。
看到皇帝身邊的牛大壯,忽必來終於明白那一年冬天,休戰期為什麼大治軍隊突然發動進攻,讓他們措手不及。那時他還為突然戰敗撤退等不到這位神箭手可惜過,此時看到牛大壯卻是仇人相見,分外眼紅。
「陛下,我們韃靼的摔跤是勇士的格鬥,請陛下觀看。」
承平帝淡笑點頭,牛大壯則站在身後目視前方,好像沒有看到忽必來的仇視目光。
摔跤韃靼人很喜歡,農耕的大治人對此就沒什麼興趣,看兩個蠻子比蠻力有什麼意思?不過是出於禮貌偶爾叫聲好,可惜他們不懂其中的妙處,叫好的時機讓牛大壯感到好笑。
不一會兒兩個韃靼壯漢表演完畢,行了禮退到一邊。
「看陛下的晚宴就知道大治廣博宏大,不知如此宏大的大治,可有人懂摔跤,下來讓我們見識一下大治的威武。」忽必來站出來曲起右臂放在左胸,看似誠懇的說道。他恨死牛大壯,定要讓牛大壯出醜,他和牛大壯比試過,確定他贏不了這兩位勇士才這麼提議。
殿內殿外的文武大臣安靜下來,韃靼是來臣服的,沒想到他們竟然敢挑釁。
片刻後,俞將軍耐人尋味的笑道:「我大治有聖人教誨,乃禮儀之邦,以理服人,從不比拚蠻力,再說,就是行軍打仗靠的也是兵法謀略,靠蠻力只有輸的分。」
忽必來聽完越發憤恨,他強忍著怒意笑道:「不靠蠻力比試箭法如何?不要說大治的軍人從不射箭。」
見承平帝放下手裡的茶杯,神色冷淡,使臣頭領連忙出來笑著圓場,「忽必來也是一片好意,想讓宴會更熱鬧些,好讓尊貴的陛下胃口大開。」
承平帝慢悠悠的說:「使臣有心了,不過大治善射之人遠在軍中,此時傳喚怕是來不及。」
忽必來正要再說話,承平帝繼續說:「朕這個侍衛倒是略通一二,不如讓他試試。」
承平帝早就看出忽必來對牛大壯的敵意,再者他聽牛大壯吹說他的箭法不說軍中第一前十總是有的,也清楚他的本事。
牛大壯恭敬的半跪領命。
先比定靶,禦水河對面十個靶子,韃靼的神箭手和牛大壯一起開弓,這種比試對兩人來說完全沒有挑戰性,自然分不出勝負。
忽必來笑著提議不如一人射靶一人發箭攔截,一組過後互換看誰射中的多。牛大壯心裡冷笑,看來剛才俞將軍諷刺韃子只有蠻力忽必來不服,而這種比試方法弓越強越佔利,而開強弓是要有力氣的。
他冷靜的拿起兩百斤的弓試弦,旁邊的神箭手鄙夷的笑笑,隨意拎了一把三百斤的弓走到比賽位置,揚揚手示意選好了。
牛大壯面無表情的放下手裡的弓,拿起四百斤的弓走到比賽位置揚手示意。
「你耍詐!」神箭手瞪眼,差點沒跳起來。
牛大壯沒什麼表情的用韃靼語回道:「兵不厭詐。」
神箭手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三百斤的弓如何跟四百斤的弓比力氣,就算他把弓拉到極致,射出去的箭也全被牛大壯射飛,竟沒有一箭中靶。
輪到牛大壯射靶,第一箭發而未發,神箭手卻會錯意箭離弓弦,等他發現時牛大壯已經箭若流星直擊靶心。
「好!好!好!」只此一箭就已定勝負,大治的文武官員無不叫好。
牛大壯平靜的轉身準備退場。
「不行,還沒有比試完畢!」神箭手不肯認輸,他相信下一箭必然能射偏牛大壯的箭。
「既然客人還未盡興,牛愛卿就再陪陪客人。」承平帝聽了翻譯淡笑著說。
「是。」牛大壯抱拳領命,他轉身回到比賽的地方,定定的看了對面的靶子一會兒。
讓全場驚訝的是,他竟轉身背對靶子,抽出三支箭同時搭在弦上,箭指地面拉弓。
大治的百官,韃靼的眾人,全震驚的看著宛如雕像一樣微垂著頭拉滿弓一動不動的牛大壯,電光石火間,牛大壯轉身、起弓、放箭,三支箭追星趕月直奔靶心,箭離弓弦,他又抽出三支,搭弦、射出,一氣呵成,等神箭手反應過來,牛大壯已經射出六箭。
已射出的追不上,神箭手咬牙搭弦拉弓,無論如何他不能讓牛大壯十箭十中。
牛大壯又搭三箭在弦上,瞄準,胳膊穩穩後拉,四百斤的強弓被一點點的拉成滿月,宴會上的一些人忍不住嘴巴越張越大。
「嗖」的一聲三箭齊發,神箭手也連忙開弓,雖然他射到了其中一箭,可是那一箭也和其他兩箭一樣穩穩地射入靶心。
神箭手看得目瞪口呆,喃喃自語,「長生天在上這不可能。」
「有什麼不可能,不過是料到你要阻攔哪一箭而已。」牛大壯淡淡的用韃靼語說完,轉身放下弓箭重新繫上佩刀鎮定的離場。
石化的百官這才反應過來,就連俞將軍也是這時才知道牛大壯箭法精妙至此,文官或許不明白,做為武將的他卻明白為什麼明明韃靼神箭手射中了,那支箭還能射中靶心。
牛大壯不光是提前料中敵方會攔那一箭,還精準的估計到敵方的箭力,兩力相合再射中靶心,他……他簡直就是神人。
俞將軍在這一刻確定,牛大壯是軍中箭法第一人。他站起來振臂高呼,「威武!」
一人呼百人呼,就連訓練有素的太監宮女也忍不住跟著高呼,「威武!」
牛大壯在一片歡呼中與崇拜中淡定的走向承平帝。他單膝跪地一手扶刀,一手握拳撐地,平靜的說:「末將覆命。」
承平帝微笑的抬起手掌往下壓,群情激昂的「威武」呼聲立刻靜默下來。「歸位。」
「是。」牛大壯行完禮站起來,走到承平帝身後站直,目視前方。
承平帝撫鬚對韃靼使臣輕笑說:「果然熱鬧許多,讓人不由得熱血激昂。」
忽必來知道牛大壯箭法好,卻沒想到好到如此程度,簡直有如神助,他們韃靼人向來以神箭手自居,不料卻……真丟人!
使臣頭領心裡無奈,臉上卻笑得一團喜氣,「陛下,熱血的比試過後,不如讓我們美麗的貝拉高歌一曲來舒緩?」
承平帝輕笑,可有可無的撫鬚點頭。
那位叫貝拉的美女走到帳篷中央,驕傲的挺著高聳的胸脯,微微仰起下頷,輕靈的聲音若乳鶯出谷,在林間環繞。
原本還看不慣綠眼的大治人立刻被吸引住,雖然聽不懂她在唱什麼,可是美女的嗓音實在美妙,聽到耳裡,讓人猶如置身於秋季起了薄霧的林中,空靈得很。
歌聲輕快起來,彷彿小鳥在林間找到夥伴,歡樂的在一起嬉戲,振翅上下翻飛。然後不知何時起,那小鳥飛出樹林,在廣闊的空中自在飛翔越飛越遠……最後慢慢消失。
餘音繞梁,好些人還沉浸在剛剛的歌聲之中。
「陛下,男人有男人的比試,女人也應當有女人的比試。」
這蹩腳的女音讓所有沉迷的人瞬間清醒,韃靼到底什意思,懂不懂什麼叫臣服朝貢?
貝拉剛才親眼目睹牛大壯的神奇箭法,崇拜不已,也為他強健的體魄和黑亮的鬍子折服,她喜歡這樣男人味十足的勇士。當然她清楚自己來此的目的,背負著和貂蟬一樣的重任來離間大治的太子和皇帝,不過她卻很想見見這位勇士的妻子,她要把那女人比到泥地裡,好讓勇士知道只有自己這樣有才華的美女才配得上他。
貝拉下意識高挺胸脯,自傲的說道:「大治不是說『自古英雄配美女』嗎?」她手指向牛大壯,「這位勇士的妻子一定非常美麗有才華,我想和她比比。」
禮部尚書第一個出來反對,「陛下,兩國邦交豈有比女色的,簡直荒唐!」
當然火大的不只禮部尚書,其他官員看到又一個要比試的,也面露不喜。這些韃子到底是不是來臣服的?不服,沒關係再戰!
原本就想挑事的忽必來,更不願意放過牛大壯任何一個出醜的機會。「陛下,貝拉小姐是長生天賜給我們韃靼的神女,在我們的部族尊貴無比,她的願望就是我們韃靼人的願望,懇請陛下滿足貝拉小姐這小小的願望。」
太子冷下臉,他請承平帝出面,不過是因為韃靼戰敗而特別禮遇,讓他們知道就算他們輸了,大治也會寬待他們,希望兩國不再起戰事傷及百姓。可他們的表現,是給臉不要臉。
就在太子想要出來收拾韃靼人時,承平帝撫鬚輕笑,「遠來是客,既然貝拉小姐有這樣的心願……」轉頭對著大太監德福吩咐,「你去請牛宜人進宮。」
「是。」德福一甩拂塵,領命而去。
使臣頭領暗恨不已,他是右相的人,右相力主和大治保持友好關係,休養生息;而忽必來是左相幼子,左相力主發展聯盟一舉攻下大治。使臣頭領暗瞪一眼貝拉,她和忽必來是一夥的。
這麼一鬧,宴會便有些冷清。使臣頭領無奈,只得重新堆起笑容,對著皇帝太子各路大臣一一敬酒。
德福跟著承平帝幾十年,承平帝一吩咐,他便明白皇上的用意。顧默默何等容顏,若是再精心裝扮……論才華,顧默默的畫技……可笑韃子找錯人了。
顧默默接到旨意,便明瞭皇上的意思,「勞煩公公稍等,我去收拾一二。」
「宜人真的明白陛下的意思?」
顧默默笑道:「待我裝扮出來,公公再看合適不合適。」
不過兩刻,出來的顧默默讓見慣宮裡各色美人的德福瞪大了眼睛,這還是當初那個在長寧宮裡賢淑婉約的美人嗎?
「公公覺得可行?」顧默默粲然一笑。
德福只覺得整個屋子都變得明亮起來,一時間彷彿百花齊放,而且開的全是牡丹花。
「行、行、行,太行了!」德福一張老臉笑成了老菊花,「宜人且隨咱家進宮吧。」

雖然有使臣頭領和幾個韃靼人滿場祝酒說些吉祥話,卻依然尷尬,做為戰敗方,他們實在太不識趣了。
全場上下最感興味的怕是承平帝了,他相信德福能把自己的意思傳達到,也相信那個敢在皇帝面前開口閹男人的顧默默不會任人欺負。
看著尷尬的使臣頭領,等著看戲的承平帝還好心的搭理一二,讓對方感激不已。
「正五品武德將軍之妻,宜人顧氏默默覲見。」隨著太監尖細的聲音,全場百無聊賴的文武官員和尷尬的韃靼人,還有準備看人出醜的韃靼人都看向來人。
當忽必來看到來人時,只覺得自己的心臟被箭射中了,好美!美得就像天上的神女,而等著鄙視人的貝拉則震驚得張開嘴巴。
宴會上的人沒有不驚呆的,天下竟有這樣美麗飛揚的女子。
石榴紅遍地金的窄袖上襦,石榴紅的留仙裙,腰間金色雙環四合如意絛,搭著淺金色披帛,披帛末端印著大朵牡丹,遠看似一團火焰,待她走近,只見肌膚勝雪,眉梢眼尾輕揚,眸子黑白分明,光彩照人,三千青絲挽成牡丹髻,一朵碗口大的金牡丹在夕陽下熠熠生輝。
承平帝滿意的笑了,不待顧默默叩見就開口道:「只是宴飲而已,宜人不必多禮。」
顧默默微低頭屈膝笑著說:「不知陛下召臣婦來……」
承平帝笑指著貝拉說:「那位番邦女子想和宜人比美麗、比才華,遠來是客,委屈宜人了。」
雖然顧默默美的驚人,但是貝拉一向自負美貌和歌喉,因此毫不怯弱的站出來。
顧默默好像不知情似的,吃驚的看向貝拉。
貝拉驕傲的抬起下頷,「那位勇士贏了我們的神箭手,妳有本事贏我嗎?」
「呵。」顧默默輕笑,「不用比本宜人已經贏了。」
貝拉愣住。
顧默默輕笑解釋,「先說美麗,春花秋月各有韻味,濃豔清麗各有偏愛……」她面上風輕雲淡,心裡卻道貝拉真的擁有「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可惜了。「每個人的愛好不一樣,所以認為的美麗自然不一樣,這要如何比?」
立刻有大治官員幫腔,「本官看著貝拉小姐的眼睛、頭髮、膚色,只覺得可怖。」
顧默默粲然一笑,朱唇皓齒晃花了眾人眼。「再說才華……」
「我的歌喉比最婉轉的百靈還要動聽。」貝拉搶先問口。
「嗓音是天生的,貝拉小姐要比的是才華,真正的才華來自學識,有學識的人會不懂去到別人家應有的禮儀嗎?」再說,在這裡會唱歌真算不上有才華。
「哈哈哈……」大治的百官無不大笑,這位牛宜人比牛將軍更厲害啊!
貝拉急了,她雖然跟那位勇士無緣,卻想給他留下一個終身難忘的美好回憶。「那妳這樣就是待客之禮嗎?」
顧默默奇道:「這裡有客人嗎?不是只有戰敗的你們來朝賀納貢嗎?」
承平帝四平八穩的坐在上位面帶微笑撫鬚,這位倒是跟牛大壯一樣會裝傻充愣,兩人果真是天生一對,哈哈哈。
「你們的皇帝都說我們遠來是客!」
顧默默輕笑,「我們陛下學貫古今,為四海之主,心底仁慈,同情你們是弱者才稱一聲『遠來是客』,難道你們真的以為你們帶來的是禮物?」神色一正,「你們是來朝賀的,帶來的也是戰敗後答應我們的貢品。」
大治的文武百官完全放心了,牛宜人一個就可以退卻整個韃靼,因此他們放鬆身形,甚至說什麼「這個菜不錯,周大人嘗嘗」之類的話。
忽必來從顧默默的美貌中清醒過來,鄙夷的說:「我聽說大治多貪官,原本還不信,可是看這位夫人的裝扮倒是信了。夫人身上的首飾,妳丈夫的俸祿怕是買不起吧?」
聽了通譯的話,大治的官員一滯,再看顧默默,碗口大的金牡丹、鑲寶的金花鈿兒、腦後的七寶梳篦,耳上的紫水晶耳墜、手腕上的鑲寶赤金鐲……眾官心裡抱怨,怎麼貪的都不要緊,可被人揭破多難看,眾人忍不住心急,想著怎麼救場。
卻見顧默默笑道:「使臣說這些啊?這是本宜人的夫君不知斬了哪位敵軍頭目……哦,就是你們的首領,得了一把鑲寶赤金彎刀,本宜人不喜歡,就賣了買些首飾戴。」
大治的百官要死死忍住才能不噴笑出來,這口才好,氣死人不償命啊!
牛大壯面無表情目視前方,心裡卻樂開花,你們這些笨蛋還想欺負我娘子,作夢!
忽必來一張臉氣得通紅,死死忍住怒火,強笑道:「妳的夫君既然如此英勇,可敢讓他下來和我們的勇士比試一場摔跤?」
「如果本宜人沒記錯,摔跤要比力氣。」
「正是!我們韃靼人力大無窮,是天生的勇士,妳那樣英勇的夫君敢比嗎?」忽必來總算說出引以為傲的天賦。
顧默默輕笑一聲,「想來使臣沒弄清楚兩件事。」她伸出一根纖纖玉指,「第一,在這裡我的夫君只聽命於我們的陛下。」不等忽必來向承平帝請命,她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使臣以為我們大治人會在意一次比蠻力的輸贏嗎?
「要比力氣,黃牛的力氣大,卻被普通農夫手持皮鞭驅使。虎、熊力大凶猛,卻死於獵人的弓箭陷阱。」她輕勾嘴角,「人之所以是萬物的主宰,不是因為力氣大,是因為—— 」她停下話頭,待眾人凝神聽她的答案,才輕笑點點自己的太陽穴,「我們用腦子。」
大治的官員這會兒都有些同情忽必來,好好一個漢子,被一個纖細女子說成沒腦子,真夠可憐,卻不知,顧默默還可以再擠對忽必來,但她明白,現在兩國交好,她奉旨前來收拾韃靼的囂張,得適可而止。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