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1001~1100 » 甜檸檬1081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10
香彌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1081

《娘子是花癡》

定 價: NT$210

會員特價:NT$168

白金會員價: NT$158

出版日期:2017年九月29日週五

瀏覽人次:1498

若非家鄉的一場大水,令她與身為大儒的父親就此失散,
她怎麼會來投靠那討人厭的樂雲城城主祈澄磊,
只是她沒想到看似漫不經心的他,其實將她的事牢牢記在了心上,
小時候他總不把植物放在眼裡,動不動就東砍西砍的,
如今成天向愛花草成癡的她討教蒔花弄草之道,
發現她有與花草溝通的能力也不害怕,還替她保守祕密,
甚至在知道她父親被歹人擄走後傾力相幫,陪她度過難關,
他待她的好一點一滴沁入了她的心,令她不自覺地對他產生好感,
誰知她剛明白自己的心意,變故就發生了──
一名自稱他未婚妻的女人找上門來,希望他履行婚約,
兩人不但在花園幽會,甚至有人看到那姑娘衣衫不整從他房裡出來?!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 子
大寧王朝開國後,在幾任皇帝治理之下,開創了長達一百五十年的太平盛世,當時萬邦來朝,盛極一時。
然而在八十年前,第八任皇帝明宗獨寵蔡貴妃,不顧朝臣反對,欲廢姜皇后改立蔡貴妃為后,同時也想一併罷黜素來賢明的昭誠太子,改立蔡貴妃所生之子為儲君。
而後昭誠太子遭蔡貴妃之弟所傷,不治身亡,明宗卻因偏寵蔡貴妃,未予以嚴懲,引發朝野一片譁然,姜皇后一族更是聯合朝臣、各地諸侯以及數萬百姓聯名上書,諫請皇上嚴懲蔡氏一族。
最後為平息眾怒,明宗只好斬了蔡貴妃之弟,貶黜其父,並打消了廢后之念。
然而北邊外族—— 長平族卻藉由大寧王朝此次動蕩、民心向背之際,一舉攻下十幾座城池,兵臨都城。
明宗倉皇出逃,於途中猝死,五皇子繼位並遷都臨倉,此次動亂史稱「長平之亂」。
長平之亂最後是由鎮守於四方的諸侯聯手,擊退來犯外族,大寧王朝卻也從此陷入四方諸侯擁兵自重,形成分裂割據之局面。
此四方諸侯為南風侯、北辰侯、安東侯、鎮西侯,分別鎮守於大寧王朝的東西南北四方,共同守護位於中心的都城臨倉。
四方諸侯雄踞於四方,表面雖仍效忠大寧皇帝,然而朝廷之令卻是無法傳出都城,皇室至此已名存實亡。
第1章
勺江城,南風侯府
「探子日前傳回消息,安東侯那邊近來在暗中徵兵,軍隊的調動也有些不尋常,還請幾位城主多加留意。」
集英殿上坐著幾人,此刻發言的是南風侯祈兆雪十分倚重的軍師—— 木運蓮,他年紀約莫四十歲,面容儒雅,兩鬢斑白,因二十幾年前為已故的祈老侯爺所救,從此效命於祈家。
「他要是敢打來,老子就滅了他、殺他個片甲不留!」祈兆雪霸氣的回了句。
每年六月初一,祈兆雪轄下所屬各城城主,皆會前來述職,他亦藉此考核各城城主的政績,為期五天。而在他統治之下的共有三十幾座城池,今日是最後一天,他召見的是其下最重要的五大城池的城主。
五位城主,其中有三人是他的胞弟,另外兩人則是他的心腹愛將。
「侯爺,不如咱們先下手為強,俺老孫先率領一支軍隊出其不意的打過去,打他個落花流水。」
說話的是自小跟著祈兆雪的孫哲,他年約三十,身材魁梧,方頭大耳,聲如洪鐘,一雙虎目瞪著人時,宛如猙獰的惡獸,孩童看了都會被嚇哭。
坐在孫哲身側,面白臉長,帶著抹書卷氣息的武浩嘲諷了句,「你以為安東侯手下的軍隊全都是紙糊的不成,能被你打得落花流水。」他和孫哲同是與祈兆雪一塊兒長大的,幼時曾傷了喉嚨,因此嗓音聽來有些沙啞。
另一側坐著的是祈兆雪的三位弟弟。
此時祈歸雲垂眸擦拭手中之劍,擦完愛劍,他抬手舞了個劍花,出聲道:「何須如此麻煩,自古擒賊先擒王。我潛入安東侯府,直接宰了安東侯便是。」嗓音與他手裡的劍一樣森冷。
他是祈兆雪的二弟,面容俊朗,眉目如畫,眼神卻猶如兩潭冰冷的寒潭,冷冽如霜。
忽然,坐在主座上的祈兆雪聽見鼾聲傳來,立刻瞪向那腦袋枕著椅背,瞇著眼,嘴微張著打盹的祈去憂。
祈兆雪張嘴正想罵醒嗜睡的三弟時,聽見自家四弟開口發表意見。
「說不定安東侯是想對付北辰侯呢,或者他閒著沒事想練練兵。」祈澄磊一手托著下顎,歪著身子坐在椅子上。他五官端正俊逸,可只要勾著嘴角笑,便渾身透著一股邪佞,宛如橫行街市,欺男霸女的紈褲子弟。
祈家兄弟幾人皆是同母同父所出,五官自然有幾分相似,但因四人性情截然不同,故而不熟稔之人,反倒不易看出相像之處。
「四方諸侯雖然早有協議在先,互不侵犯,這八十年來也只偶有干戈,不曾鬧大,不過咱們不可不防。」木運蓮正色道。
祈兆雪英俊的臉上有恃無恐,「不怕他打來,就怕他不敢來……」他話未說完,就見一名下屬神色匆匆的闖了進來。
「啟稟侯爺,太倉河決堤,水淹平倉鎮,連都城臨倉也受害。」因事態緊急,他略過了禮節,直接稟報。
都城臨倉位於大寧王朝中心之地,因緊鄰著太倉河旁,故名臨倉。
而平倉鎮則是臨倉城外的一座小鎮,然而這座小鎮卻是鼎鼎有名,天下士子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因名聞遐邇的育鹿書院就在此地,育鹿書院的山長—— 顏不忘,更是天下士子所景仰的大儒。
也正因為如此,故而下屬一接到飛鴿傳訊,便即刻前來稟告。
聞言,軍師木運蓮與祈澄磊異口同聲地詢問道:「那育鹿書院可有受災?」
「據說太倉河水決堤,淹沒了整座平倉鎮,已有不少百姓死於洪澇之中。」換言之,位於平倉鎮的育鹿書院也難逃一劫。
木運蓮與祈澄磊又同時出聲——
「侯爺,快派人前去搭救顏山長。」
「大哥,我要親自去平倉鎮一趟。」
祈兆雪瞥了四弟一眼。木運蓮讓他派人去搭救顏山長,他能理解,顏不忘是天下士人所推崇的大儒,若能將他接來侯府,憑藉著他的名望,定能有助於聲譽,但四弟竟想親自前去平倉鎮,可就讓他不明所以了。
「水淹平倉,你這時候去湊什麼熱鬧?」
祈澄磊一臉義正詞嚴的表示,「自然是救人。」
木運蓮有些意外這素日裡放蕩不羈,沒心沒肺的祈家老四,這會兒竟想要救人,略一沉吟後,忖道:「澄磊昔年曾在顏山長門下受教,莫非是記掛顏山長的安危,所以才想親自去一趟?」
木運蓮在祈家二十幾年,算是看著祈家幾個子弟長大,與祈家關係十分親近,除了承襲爵位的祈兆雪之外,他素來直呼其名。
即使心中掛念的另有其人,祈澄磊仍面不改色的頷首,「木先生說得沒錯,昔年我受教於顏山長門下,深受其教誨,今日得知恩師可能有難,我憂急如焚,不親眼見恩師平安,無法放下心來。」平日他是直接喊木運蓮為木叔的,此時仍在會議中,故尊稱為木先生。
祈兆雪可從來不知自家老四是如此尊師重道之人,他此番想去平倉鎮,怕是另有理由。
木運蓮則另有顧慮。「你如今是樂雲城的城主,若冒然前往平倉鎮恐有些不妥。」
平倉鎮乃是都城臨倉所轄之城鎮,雖然這數十年來皇室衰微,諸侯們各自獨霸一方,但為平衡各方勢力,私下裡早有協議,不能將手伸到都城所轄之地。
「我悄悄前去,不會讓人發現的。何況若是能將顏山長帶回咱們這兒,對咱們可是大有好處。」
一直打著盹的祈家老三祈去憂不知何時醒了,在這時接腔說了幾句,「我若是其他諸侯,得知平倉鎮淹水的消息,哪還管得了其他,先將顏不忘帶回來再說,有這位大儒在手,還怕天下的那些讀書人不來歸附嗎?」
聞言,祈兆雪當即催促四弟,「澄磊,你領幾個人即刻動身前往平倉鎮,務必將顏山長請回來。」


平倉鎮
太倉河決堤,原本井然有序的大街,如今已成了一片汪洋。
整個平倉鎮泡在水裡,即使經過了一夜,仍不時能聽見呼救聲、哭聲和尋人的呼叫聲,而鄰近城鎮的漁夫們得到消息,紛紛搬出家裡的小船和竹筏,沿著太倉河一帶,盡可能的搜救那些落難的百姓。
一名十七、八歲,面容俊俏的少年與同伴已在樹上待了一夜,好不容易瞧見不遠處有艘竹筏,他立刻起身站在樹杈間,揮舞著雙手,高聲朝前方的竹筏呼救,「這裡、這裡,這裡還有人!」
竹筏上已坐了六、七個人,但聽見求救聲,那撐著長篙的老漢仍是慢慢地將竹筏靠近大樹。
見竹筏停在大樹旁,那少年欣喜的對著身旁的少女說道:「來,顏姑娘,妳先下去,當心點。」
顏展眉臉色蒼白,身子微微顫抖著,她兩手緊緊抱著樹幹,緩緩地往下爬,少年也隨後爬下了樹。
小小的竹筏上已經坐滿了人,不過其他人還是擠了擠,挪出了位置給顏展眉和少年,兩人縮著肩靠坐在一塊。
「我爹和那些先生、學生們現下也不知在哪裡?」顏展眉柳眉緊蹙,柔美的臉龐滿是憂急,不斷地回頭眺望育鹿書院的方向。
與她一同被拯救的祈庭月安慰她,「他們定也同咱們一樣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妳別著急,等水退了,我再陪妳回去尋人。」
其實這兩人原本並不相識,只是祈庭月曾聽四哥提過幾次顏展眉的事,故而這次離家出走,她索性喬扮成男人的來了平倉鎮,想混進育鹿書院,瞧瞧那被四哥惦記的姑娘生得什麼模樣。
當她站在書院外頭,想著要怎麼進書院時,正巧遇上顏展眉從外頭回來。當時她不知對方身分,藉故上前攀談後,得知她住在書院裡,又見她穿著樸素,只當她是書院裡頭的粗使丫頭,為了混進書院,她索性在對方面前佯作昏倒,果然順利的被帶了進去。
進到書院後,她才得知此人就是她想見的顏展眉。
言談間,她覺得顏展眉的性子較羞澀溫馴,說起話來輕聲細語的,面容又生得柔美,她實在難以想像四哥所說的,顏展眉發脾氣凶巴巴追著人打的模樣。
還未有機會再多了解顏展眉,翌日就遭逢太倉河決堤,水淹整個平倉鎮。
育鹿書院地勢低,大水一來,沒多久光景便被迅速淹沒,書院裡的師生們措手不及。一開始還有人想搶救藏書閣裡的書籍,最後水勢來得委實太急、太猛,師生們只能各自逃難。
當時在後宅的顏展眉放心不下父親顏不忘,想涉水去尋,她見水勢已深及腰部,還繼續飛快的往上漲,便拖著顏展眉從後院往外逃,可那水勢逼得她只能帶著顏展眉爬上一株大樹暫避,兩人在樹上待了一個晚上,這才得救。
竹筏將她們送往鎮外地勢較高的一處山坡,便又回頭去救人。
顏展眉在那裡守了兩、三日,看著那些竹筏和小船來來去去的救回不少百姓,裡頭也有一些書院的師生,卻遲遲不見她父親的蹤影,內心十分不安,待水勢一退去,便心急的踩著一片泥濘走回書院。
祈庭月也陪著她一塊兒回去,一路上滿目瘡痍,有不少房屋倒塌損毀,還有地上殘留著大水退去後留下的厚厚一層濕泥,兩人小心翼翼地走了好半晌,才終於回到育鹿書院。
看著從小長大的書院如今殘破不堪,那些她細心照顧的花木也全都受了難,若不是父親還下落不明,顏展眉幾乎就要痛哭失聲了。
那些花木是她多年來親手照顧著長大的,對她而言,它們就像她的親人一樣,如今全死了……顏展眉心疼得咬著唇,強忍著想要奪眶而出的淚水,不能在這時候哭出來,她還得尋回父親才行。
顏展眉強忍悲傷,揚聲呼喊,「爹、爹,您在哪裡?爹……」父親是育鹿書院的山長,一旦水退了,他無論如何定會趕回來的。
祈庭月幫著她一塊兒尋找,期間,兩人遇上幾個回來的師生,可詢問之後,皆無人見過顏不忘。
看顏展眉急得兩眼都紅了,祈庭月好言勸道:「妳別急,也許山長晚點就回來了。」
「沒錯,爹一定不會有事,他不會有事的。」宛如想說服自己似的,顏展眉喃喃附和著。
她抬手按在胸口上,下一瞬,因為連日憂心如焚,以致沒能好好休息,她兩眼一黑,一個踉蹌昏厥了過去。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