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1001~1100 » 甜檸檬108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20
深深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1082

《惡鄰有私心》

定 價: NT$220

會員特價:NT$176

白金會員價: NT$165

出版日期:2017年九月29日週五

瀏覽人次:1697

眼神如果能殺人,墨冬陽大概被她幹掉千千萬萬次了,
誰叫這傢伙當初不告而別,十幾年來杳無音訊,把她傷得有夠深,
現在卻想要「無縫接軌」當做啥事都沒發生……作夢去吧!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無論她如何擺冷臉,他依然溫柔呵護著她,
從前想聽到他示愛簡直難如登天,如今他天天把情話掛嘴邊,
就算不會做飯,但仍會買好愛心餐點送過來供她享用,
知道她收到騷擾信,已改行當偵探的他立刻要求貼身保護以策安全,
這些暖男行為讓她的心軟得一塌糊塗,超想馬上重回他的懷抱,
只是在兩人關係逐漸升溫的同時,有個問題一直困擾著她,
因為他禍水級的顏值,一堆鶯鶯燕燕老圍在他身邊打轉求關注……
吼,放開那個男人,他身上早就有她沈若彤的專屬章了!(蓋)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 子
四月的第二個星期六,天氣晴朗、微風輕拂,今天是北區高中美術班聯合招生術科考試的日子,身為考生的沈若彤一早便將自己穿戴整齊,帶著昨晚就準備好的美術用具搭公車到考場。
其實,她已憑優異的競賽表現入學,可以不參加這場考試,她會來是想證明自己靠實力也能上第一名的高中美術班。
下了公車,她往考場的方向走去,一路上,她看到許多像她一樣或揹或提著一個大包的考生,不同的是,那些考生大都有家長陪著,或是幾人同行。
走著走著,她忽然看見前方有位老奶奶走路有些不穩,似乎身體不適的樣子,她立刻跑過去關心。
「奶奶,您還好嗎?」沈若彤有些擔心的問著,發覺老奶奶額頭上滿是汗水,便掏出口袋的手帕為她拭汗。
「我沒事,謝謝妳啊,小丫頭。」吳葉花含笑道,想接過手帕自己擦汗,卻突然頭一沉、雙眼一花,身子晃了下。
見狀,沈若彤趕緊扶住她,「奶奶,我送您去醫院吧?」
「不用了,我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一下就好了。」
見老奶奶的臉色愈來愈蒼白,覺得還是先送她就醫比較保險,沈若彤當機立斷道:「奶奶,走,我們去醫院。」語畢,她扶著老奶奶走到路邊,伸手攔計程車。
吳葉花就這樣被沈若彤強制送進了醫院。
急診室裡,吳葉花躺在病床上,一手吊著點滴,一手拿著沈若彤借她擦汗的手帕,氣色明顯比來醫院前好了許多,「只是血壓低了一點,還麻煩妳送我來醫院,真是不好意思。」
沈若彤坐在病床旁的一張椅子上,包包很隨興的放在腳邊,「哪會?奶奶您別這麼說。」知道老奶奶不是得了什麼急需要住院的重症,她安心多了。
「對了,妳是不是約了人,還是要去辦什麼事情?」
聽到老奶奶這麼問,沈若彤才想起考試的事,她連忙看著腕錶,糟糕了,第一節素描考試的時間快到了!
見沈若彤擰起柳眉,一臉事態嚴重的樣子,吳葉花知道自己說對了,不禁有些自責,「抱歉,我耽誤妳了。」
聞言,沈若彤忙不迭再堆起笑容,搖頭道:「沒有,我沒有什麼急事要辦。」
吳葉花看得出來沈若彤只是在安慰她,並沒有說實話,於是催促道:「妳快去吧。」
「沒關係,我等您孫子來了再走。」
稍早吳葉花告訴幫她檢傷分類的急診護理師,說她能聯絡的家屬只有今年念高三的孫子,他現在正在補習班打工,那位急診護理師已經幫忙聯絡上人了,他說他馬上會向補習班請假過來。
「妳有事就先走吧,我在這裡很安全。」
「可是……」
「走吧,妳現在趕去,說不定還來得及。」
是啊,雖然肯定會遲到,但現在坐計程車趕去考場說不定還能進教室應考。
這麼想著,沈若彤揹起包包站起來,「奶奶,那我先走嘍。」
「好,路上小心。」
「嗯,奶奶拜拜。」沈若彤向老奶奶擺擺手,假裝自己一點兒也不急的走出留觀區後,隨即邊看著腕錶邊小跑步往外衝。
正當她又一次低頭看腕錶之時,意外發生了,她與一名匆忙奔進急診室的年輕男子相撞。
「對不起!」兩人異口同聲。
沈若彤見對方並未責怪,又見急診室外有人從一輛計程車上下來,她二話不說奔出急診室鑽進那輛計程車裡,直到計程車駛出院區,她才發覺自己的右肩膀好痛,趕緊伸出左手揉著。
厚,那真的是人嗎,不然身體怎麼會這麼硬?
急診室門口,與沈若彤相撞的墨冬陽有些怔仲的看著她離去的背影,下意識撫著自己微疼的胸口,剛剛那一下撞得不輕,她不疼嗎?
下一秒,想到奶奶因舊疾發作被好心的路人送到急診室,他趕緊收回心思,拔腿奔向留觀區,直到第三個床位,墨冬陽終於找著奶奶,他高懸的心這才慢慢回到原位。
「奶奶,您又沒吃早餐了,對吧?」站定在病床旁,他有些生氣的說道。奶奶年紀雖大,但身體還算健康,就是血壓不穩,經常會頭暈。
面對孫子關心的數落,吳葉花像往常一樣皮皮的笑了下,「吃了。」只是吃得不多而已。
「奶奶,您這樣教我怎麼放心去念警大?」墨冬陽會這麼說,是因為警大必須住宿。
吳葉花知道繼承兒子的衣缽是孫子的心願,而她並不想成為孫子的絆腳石,「奶奶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你不用擔心。」
「每次都叫我不要擔心,結果呢?」墨冬陽氣悶的坐下來,不捨的握住奶奶沒扎針的手。
吳葉花想拍拍他,這才發現一件事,「啊!我忘記把小丫頭借我擦汗的手帕還給她了。」
墨冬陽一臉莫名,「小丫頭?誰?」
他這一問,吳葉花驚覺自己還忘了更重要的事,「唉,瞧瞧我,怎麼會連救命恩人的名字都忘了問呢?」正好護理師巡視到她這一床,她立刻有禮的問道:「護士小姐,剛剛送我來的那個女孩,請問妳知道她叫什麼名字嗎?」
護理師抱歉的搖搖頭,先檢查點滴,再幫吳葉花量血壓,完畢之後,她對墨冬陽說:「你是吳葉花的家屬嗎?」
「是。」墨冬陽起身應道。
「吳葉花有低血壓的症狀,你要多注意她的血壓。」護理師接著拿了幾張單子給他,「你先去繳費拿藥,等這瓶點滴注射完畢就可以離開了。」
墨冬陽點頭接過,「謝謝。」
「偏偏今天是假日,小丫頭沒穿制服、揹書包,不然我至少也能知道小丫頭是念哪所學校……」護理師走後,吳葉花喃喃自語著,接著茫然的找孫子求救,「冬陽,怎麼辦?她救了奶奶,我們應該要答謝人家的。」
「她大概幾歲,長什麼樣子?」
「我看她差不多十五歲,大約……」吳葉花比了下高度,「這麼高,頭髮長長的,眼睛又大又亮,鼻子很挺,瘦瘦的,穿著一件粉色的上衣和深色的百褶裙,是很漂亮、很有氣質的一個女孩,對了對了,她還揹著一個黑色的大包包,裡面裝了很多東西,看起來很重的樣子。」
雖然只是匆匆一瞥,但照奶奶的形容,好像就是剛才和他相撞的女孩……墨冬陽取過奶奶手上的手帕審視著,發現手帕的角落繡著一個字。
「奶奶,妳看。」說著,他遞上手帕,「這會不會是她名字中的一個字?」
吳葉花接過手帕,「有可能哦。彤……好美的名字,和她的人一樣。」她又看了會,才很慎重的把手帕交給孫子。
「冬陽,這條手帕是小丫頭留下來的信物,你要好好收著,日後若有機會,你一定要替奶奶好好答謝……彤彤小姐。」覺得叫恩人小丫頭太沒禮貌了,她便依著手帕上繡的字稱呼。
「我知道了。」墨冬陽細心的將手帕折疊好放進口袋。多虧了她,奶奶才能平安無事,他一定會永遠記住這份恩情,他日若是有機會定當報答,他發誓。
至於沈若彤趕上考試了沒,答案是沒有,不過她仍然留在考場,把下午的水彩、水墨、書法三科考完,並未因為這個小插曲而影響到應考的心情,或決定棄考。
第1章
美麗的星期六、美麗的藍天白雲、美麗的大安森林公園,但沈若彤的心情卻一點兒也不美麗,因為這不是她期待中的大一生活,她期待中的大一生活在開學的第一天,就被一個叫李家琦的新同學給破壞了。
下午兩點,公園的一隅,不同於平日一身典雅裙裝與高跟鞋,沈若彤今日穿著一件短上衣,外頭加了一件防紫外線的小外套,下搭一件牛仔長褲、一雙布鞋,可依舊是靈氣逼人。
此刻,她正側揹著一臺相機,環臂站在團體的最邊邊,等著遲到的攝影社社長江士傑,心裡想著,要不是老爸有交代,她也不會又浪費這麼多畫畫的時間,陪李家琦做這些無聊的事。
「彤彤,妳就開心一點嘛。」李家琦搖著沈若彤的手臂討好著,十八歲的俏臉上洋溢著無比青春的氣息。
李家琦可是經過三天三夜的考慮才決定加入攝影社,但她不想自己一個人參加,便硬拉著沈若彤一起入社,而今天是她倆入社後,第一次全體社員走出校門外拍的日子。
她們念的是美術系,兩個人都是長髮美女,而李家琦自認在班上第一個交到的好朋友就是沈若彤,兩人認識的第一天,李家琦就覺得沈若彤與其他的同學很不一樣,似乎對什麼都不在乎也不感興趣,除了繪畫。
在去了沈家之後,李家琦更加確定這點。
沈家是個看似一般卻很奇特的家庭,沈父沈智豐是知名財經雜誌社遠智雜誌社的創辦人兼現任社長,沈母簡淑嫻是一名家庭主婦,沈若彤排行老二,上有一個大她三歲的姊姊沈青嵐,下有一個小她兩歲的弟弟沈亦帆。
李家琦第一次到沈家玩時,就看見他們一家五口父母不像父母、子女不像子女的混在一起玩瘋了,也因此,當沈智豐私下拜託她幫忙教化一下滿腦子只有繪畫的沈若彤時,她一點兒也不會覺得奇怪,並且馬上就答應了下來。
只不過牛牽到北京還是牛,李家琦很努力的教化了沈若彤近一個月,沈若彤還是一點兒長進也沒有,但是幸好沈若彤不是那種孤僻到極點的人,不然她就沒戲唱了,更別說完成沈智豐的託付。
「用畫的不是比較快?」沈若彤真的搞不懂李家琦的腦袋在想什麼,一枝水彩筆和一盒水彩就能搞定的事,幹麼要用這麼笨重的機器?還有,什麼一秒鐘就能拍出最栩栩如生的美照,她花了十分鐘還是一張模糊到不行的爛照片。
「妳不覺得我們社長很帥嗎?」加入攝影社一個月,李家琦終於說出她加入的真正原因。
江士傑是視傳系三年級生,他除了是攝影社的社長,也是學校的風雲人物之一,立志要當一個攝影大師。
沈若彤不苟同的瞟了李家琦一眼,「他哪裡帥?不同樣是一雙眼睛、一個鼻子和一張嘴巴嗎?」要她說,畫室裡隨便一個石膏像都比他帥多了。
「啊,社長到了。」才說著,李家琦便像隻嗅到花香的彩蝶,迅速拍著翅膀飛走了。
沈若彤不滿的斜睨著李家琦這隻笨蝶亂飛,再斜睨著遲到的江士傑帶著一個她沒見過的女生姍姍來遲。
須臾,就見一群女社員圍著江士傑、當然也包括李家琦,另外還有一群男社員圍著她沒見過的那個女生,嘻嘻哈哈的不曉得要去哪裡。
「嘖,這個李家琦,還說什麼友情無價、她絕對不會重色輕友,結果咧?還不是……那是什麼?」沈若彤碎念到一半,餘光瞄見不遠處某棵樹後閃動著一個黑影,她登時好奇的轉了心思。
她瞇著眼睛直直的盯著那棵樹看,不久,黑影緩緩現身,並且朝她走近。
遛鳥俠!沈若彤瞠眼暗叫,不覺有些失望,也不禁要嫌棄:不會吧,這麼小巧玲瓏又醜不拉嘰的鳥兒,他怎麼敢拿出來遛……
下一瞬,一個猛然躍入眼底的過肩摔打斷了她的思緒。
「哎喲!」
聽著遛鳥俠的慘叫聲,沈若彤彷彿也聽見小鳥啾啾啾的哀叫聲,呃……那個……小鳥兒沒被摔爛吧?
正當沈若彤想為遛鳥俠掬一把同情的眼淚時,一個身影瞬間奪走了她所有的注意力,瞧瞧這氣蓋山河的氣場、這刀刻一般的臉孔、這完美無瑕的體態,可不活生生就是她夢想中的東方大衛嗎?
就像有些人著迷於米洛的維納斯,而夢想著能在現實中尋找到符合的女人一樣,沈若彤則是著迷於大衛像。
大衛像是文藝復興時代米開朗基羅的傑作,雕像為白色大理石雕成的站立男性裸體,用以表現聖經中的猶太英雄大衛王。
在這個美夢成真的時刻,沈若彤的眼底再也容不下其他人,耳朵也聽不見其他聲音,一心只想著她終於與夢想中的大衛相遇了。
確定色狼一時半刻跑不了,墨冬陽上前關心,「小姐,妳還好嗎?」
經過警校三年多嚴格的訓練與磨練,二十一歲的他更顯俊逸挺拔,他今日和平常外出時一樣,身著一件簡單的白襯衫、黑西褲與黑皮鞋。
她夢想中的大衛就在眼前……沈若彤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思維裡,目光如炬地瞅著墨冬陽,想伸手觸摸他的臉,卻又覺得自己這麼做會褻瀆了他而未敢動作,「我很好,我太好了。」
這個小姐的反應不太正常,看來,她被嚇得不輕。墨冬陽不禁有些擔心,「小姐,妳自己一個人來嗎?」
「不是,我跟很多人來。」沈若彤下意識答道,接著又說:「給我你的聯絡方式。」
以為對方向他要聯絡方式是想感謝自己,墨冬陽婉拒道:「妳沒事就好。」
見大衛要走了,沈若彤情急的抓住他的手臂,「你還沒給我你的聯絡方式!」
墨冬陽轉回頭,再次審視著她,見她似乎已漸漸恢復正常,他也不再那麼擔心她,「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不必謝。」
沈若彤楞住,鬆開了手,她要謝他什麼嗎?她悶著頭想,當她終於想明白他的話意,想澄清他對自己的誤會時,墨冬陽早已拎著還在不停哀哀叫的遛鳥俠,走到快不見人影了。
咦?她的大衛呢?沈若彤心急的環顧四周,在最後一秒捕捉到墨冬陽往公園大門口方向消失的背影,她拔腿想把他追回來,偏偏李家琦在這個緊要的關頭跑了回來,並且抓著她不放。
「彤彤、彤彤!」李家琦焦急萬分的抓住沈若彤的雙臂,上上下下的審視著她,「妳沒事吧?我聽說剛剛這裡出現了一個遛鳥俠。」
看不見了……她等了那麼多年,好不容易才和她夢想中的大衛相遇的說……沈若彤在心底哭泣,恨不得一掌劈了李家琦,當下又悲又憤地朝著她大吼,「我有事,我很有事,我太有事了!」
很好,精氣神十足,果然一名小小的遛鳥俠對彤彤來說只是小菜一碟。放下心也放下雙手,李家琦接著道出她第二個關心的問題,「英雄呢?不是說出現了一個英雄嗎?」聽說那個英雄長得超級帥,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沈若彤冒火的答道:「走了。」
「走了?」李家琦好不失望,「妳怎麼不把他留下來呢?」
聽李家琦這麼問,沈若彤更火大了,「妳以為我不想嗎?!」
要不是家琦抓著她不放,她也不會和她的大衛失之交臂啊,現在完蛋了,沒名沒姓什麼都沒有,她上哪兒找他呀?
李家琦不死心的再問:「聯絡方式呢?」
「他不肯說。」
李家琦覺得好可惜,「彤彤,這麼浪漫的事,妳應該要好好把握的。」
「浪漫?」她的眼睛被遛鳥俠汙染了,她的大衛也不知到哪兒去了,哪裡浪漫了?
「英雄救美不是一件很浪漫的事嗎?」
她雖然不是美人,但他是她的英雄,也是她的大衛,只是不管哪一個都再也見不到了……沈若彤愈想心情愈惡劣,當下便決定她不要繼續待在這裡了,她要回家!
看見沈若彤一秒變哭臉,可憐兮兮看她,李家琦好笑在心頭。彤彤現在是怎樣,演流浪小動物演上癮了是不是?
「少來,妳別想騙我說出那句話。」她一語粉碎沈若彤的肖想。
「哪句話?」
「爸,是家琦讓我提早回來的。」來這套,她被沈伯伯恥笑了那麼多次,還學不乖嗎?
可惡!沈若彤再次變臉,狠狠瞪著她,「那句話是我說的好不好?」
當作沒聽見,李家琦勝利的勾住沈若彤的手臂,不夠爽快的再調侃她一句,「走吧,只聽爸爸話的乖女兒。」
沈若彤不快的被李家琦拖著走,大老遠就看見男社員們對著那個她不認識的女生猛拍照,「我們怎麼就沒有那樣的福利?」
「什麼?」
沈若彤揚了揚下巴,「男模啊。」說完,憶及自己與夢想中的大衛擦身而過的事,她再度悲從中來,但她一句哀怨的話都還來不及說,就被眼前的情景給轉移了心緒,「啊,家琦,妳心愛的社長也變成她的粉絲了。」
李家琦定睛一瞧,原本得意的笑臉登時垮了下來,「真討厭,我們社裡明明就有很多漂亮的女生,社長為什麼還要找別系的女生來當模特兒?」
「妳認識她?」
「嗯,她是我們學校公認的音樂系一年級的系花,高婉萱,聽說她的爸爸就是那個很有名的北市警察局局長高國偉。」
「來頭這麼大?」沈若理解的點點頭,那就難怪高婉萱會是系裡最美的那朵花兒了。
「妳也不差啊。」
沈若彤奇怪地看她一眼,「幹麼扯到我頭上?」
「因為妳是我們學校公認的美術系一年級的系花,妳爸爸也是一個很有名的財經雜誌社社長啊。」
「我是嗎?」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她怎麼都不知道?
李家琦忍不住翻白眼,彤彤真的可以再無感一點。
「家琦,高婉萱好像要走了耶。」沈若彤提醒道。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