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1001~1100 » 甜檸檬1083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20
田芝蔓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1083

《紳士沒品格》

定 價: NT$220

會員特價:NT$176

白金會員價: NT$165

出版日期:2017年九月29日週五

瀏覽人次:1127

都說她的新老闆不是普通難搞,在她看來其實他只是傲嬌了點啦,
但她是有耐心的小護士,誓用滿腔熱情磨得他就範,呃,乖乖做復健,
識破他愛吃冰淇淋的小祕密後,她循循善誘他多外出散步,接觸人群,
不知從何時起他找她鬥嘴變成情趣,鬥著鬥著,對她的態度漸漸不同,
當她在家休息,他誤以為她要辭職,會焦急得對助理大發脾氣,
在她父親病倒時,他令人跌破眼鏡地安撫她,陪她到醫院料理好一切,
才驚覺原來老闆是個大暖男呢,誰知他竟突然給了她震撼一吻──
老、老闆,一言不合就親親是哪招……別以為門一關就不用解釋了啊!
他這多金富商會瞧上她這灰姑娘讓她很意外,但不可否認也對他動心,
就算他被繼母陷害,一夕之間失去地位財富,她也不離不棄,
可當有人說願助他奪回一切,只要她肯分手,她才發現美夢總該醒……

嚐鮮閱讀  
1 2 3 4 5
楔 子
醫院的VIP病房裡,陽光緩緩爬上耿君浩的臉龐,但被惡夢糾纏的他,感受到的光線不是溫和的陽光,而是汽車車頭燈刺眼的燈光。
倏地,冷汗涔涔的耿君浩驚醒,這才發現了他並非身在夢中,但夢中的一切並不是虛假的,而是他曾經親身經歷過的一場車禍。
那一天,他開著車送女友周安琪回家,在路上善妒的周安琪不知由哪裡得來的消息,質問他與一名女子的關係,兩人因而發生了爭吵。
然而誰也沒有注意到,對向疾駛而來的車子已經偏離了原來的車道,在他來不及閃躲之前,就猛力地撞擊了他所開的車。
車禍之前,他意氣風發,是一家大集團的董事長,擁有一個能讓花心情史不斷的他感情專一的女友,而一場車禍,讓他失去了一切。
停在窗邊的輪椅讓耿君浩看得刺目,他的腿廢了,女友也跑了。
敲門而入的王雅倩是VIP病房的輪班護理師,耿君浩是她負責的病患之一,耿君浩背對著病房門側躺著,一如以往的不理會她。
她在心頭嘆了一口氣,在醫院工作多年,王雅倩見過不少人生百態,耿君浩絕對不是遭遇最淒慘的一個,但也不禁令人同情。
車禍發生後,耿君浩剛出開刀房時一直無法清醒,她親眼看見了他的母親的無情,雖然後來得知那是繼母,但畢竟也是名義上的兒子不是?要不是耿君浩的弟弟背著母親偷偷交代醫院要好好照顧哥哥,或許耿君浩就被遺棄了。
然而另一個棄他而去的是他的女友,由於沒有遭受直接的撞擊,只有輕微骨折及皮肉傷的她,住院觀察幾天就出院了,一發現耿君浩昏迷便從此一去不返。
天可憐見,昏迷了近兩周的耿君浩後來醒來了,卻發現他的雙腿失去了知覺,本該有家人陪伴在他身邊的,可他的身邊不僅沒有家人陪伴,連女友也失聯。剛開始,她還可以看見耿君浩不放棄地拿手機企圖連絡女友,但電話從來沒有接通過,直到那一日,一對中年夫妻來到病房,劈頭就說耿君浩的雙腿廢了無法給他們的女兒幸福,並要他放手給女兒更好的未來。
自此之後,耿君浩的情緒便十分不穩定,不說話的時候,像尊沒有生命的雕像,被觸怒的時候,又異常暴怒。
在輪班的護理師中,王雅倩是耿君浩最看得順眼的一個,因為她輪班的時候,是耿君浩最不會生氣的時候。
王雅倩在病床旁的床頭櫃上放下托盤,那上頭是他的早餐及藥,她堆起溫柔甜美的笑容,這才看見耿君浩緩緩睜開雙眼看著她道——
「又是一天了?」
知道耿君浩還沒走出傷痛,但這樣數著日子,好像日子所剩不多一般,讓王雅倩不免替他的心理狀況擔憂,「耿先生,你先放寬心吧!過一段時間新的療程就要開始,你要養足體力,我還有工作要忙得先離開,你要記得吃早餐、吃藥。」
耿家幸好還有一個耿育倫沒放棄哥哥,請了醫療團隊為耿君浩診治,發現有一種療法可以派上用場,只要經過一段時間的復健,樂觀的話或許一年內就可以依靠助行器行走,王雅倩是真心希望能對耿君浩有所幫助。
然而王雅倩的話就像落在了吸音海棉上頭一樣,沒有得到回音,她無奈,只好拉開病房門要離去,這一拉開門,正好看見熟人經過。
對方一見王雅倩就開心的喊出聲,「學姊,終於找到妳了。」
王雅倩看見小學妹也十分驚訝,「百合,怎麼是妳?」
「我來醫院面試想順便看看學姊,本來沒見到妳打算改天再約的,結果護理站的人告訴了我一個好消息,說學姊要升護理長了,那我當然得當面恭喜妳,剛滿三十就升護理長,多麼難得啊!」
「喂!妳不知道年齡是女人的祕密嗎?」
「喔!」白百合伸出食指及中指壓著唇,很受教的點了點頭。
背著她們的耿君浩發出了冷笑,又一個人,又一個人要離他遠去了!心中這麼想,嘴上則道:「妳升了護理長之後,就不會在這裡值班了吧!」
白百合看著那個背對著她們的人,不明白他的語氣那麼冷淡,可為什麼聽進心裡後卻有絲苦澀的味道……
白百合聽說過這醫院的VIP病房會有專門照料的護理師,總不會這個病患很依賴學姊吧!這讓白百合起了惻隱之心。
白百合走到病床旁,近年因為對隱私權的重視,病床床頭卡已經鮮少註明病患的資料了,上頭只寫著耿姓、年齡三十及性別男,其他的內容都以編號代替。
「我來負責照料你如何?」她道。
久久等不到耿君浩的回應,王雅倩是知道情況的,所以覺得無奈,但白百合不是容易死心的人,她又問了一次,「我來負責照料你如何?」
「我是個雙腿殘廢的人,妳這個菜鳥護理師應付得來嗎?」
耿君浩的消沉連白百合的好心情都受了影響,她正要開口,就聽見王雅倩說——
「耿先生,你要對自己有信心。」
原來他是沒有自信嗎?白百合總是習慣凡事都往好的方面想,也藉此給耿君浩打氣,「耿先生,我不知道你怎麼失了自信,但我是不服輸的人,我會改變你。」
耿君浩想著自己可笑的遭遇,先是他的家人遺棄了他,再是他的女友遺棄了他,他認為再也沒有人會在乎他,然而,這個小護理師居然說,她要改變他?
「妳可以來,但我不會理妳。」
他剛剛說「妳可以來」?王雅倩驚訝地看著依然背對她們的耿君浩,百合是除了她之外,第二個能與耿君浩相安無事的人,她不希望耿君浩一直發脾氣,如果他能接受百合,那麼讓百合到VIP病房值班或許是個不錯的安排。
「好喔!我正式上班就跟醫院申請,等我喔!」白百合完全忽視了耿君浩那句「但我不會理妳」,自顧自的讓人等她。
或許是白百合的活力有十足的感染力,耿君浩這回雖還是閉上眼不理人,但至少已看不見他眉間的皺摺了。


只是耿君浩沒等到白百合,當王雅倩帶了新的護理師來交接她的工作時——
耿君浩那日雖然背對著她們沒見過白百合,但他認得她的聲音,那是一個非常活潑又甜美的嗓音,所以他知道眼前這個人不是。
「百合她……她最後選了在加護病房值班。」王雅倩無法將白百合的私事告知,最後,只告訴了耿君浩目前白百合的狀況。
耿君浩聽了只是冷笑,說得多好聽,說她會改變他,終究還是選擇不要他。
每個人都覺得他廢了,根本不需要花心思在他的身上,他們是這麼覺得的吧!耿君浩的手抓皺了身下的床單,他不會再讓人看不起,他不需要任何人的陪伴,他有自己就可以了。
「我的療程什麼時候開始?」
王雅倩眨了眨眼,這是耿君浩第一次主動問起新式療程的事,過往他一直興趣缺缺,她不明白是什麼讓他有所改變,但總之他肯開始就好。
「再三天,耿先生願意配合了?」
「嗯!」
第1章
兩年後。
白百合走出位於三樓的房間來到一樓飯廳,就看見母親留在桌上的字條。
她是很愛吃雞肉沒錯,也不討厭中藥味,但一連吃了好幾天的中藥燉雞,再愛吃的東西都吃怕了。但再無奈,也知道這是母親的愛心,所以還是乖乖走到了廚房,一只與她年歲相差不多的大同電鍋還在流理台上賣著老命,裡頭保溫著母親字條裡寫的中藥燉雞。
只是白百合沒急著拿出內鍋,好像這麼看,就能把裡頭的中藥燉雞給看「完」了一般。
大響的門鈴拉回了白百合神遊的思緒,她前去應門,見是王雅倩,於是邀她一起吃飯,「阿長怎麼會來找我?一起吃飯吧!」
「我吃過了,妳吃吧!」王雅倩跟著白百合走進飯廳,由於跟白家人很熟,她像自己家一般的在飯桌旁坐下,還用力拍了白百合的手臂一下,「還有!說了叫妳私下別叫我阿長,看是要叫學姊還是什麼,我才三十二歲,叫阿長聽起來很老,真是討打!」
「叫學姊就叫學姊,幹麼打人嘛!明明就是護理長還怕人家知道嗎?知道妳這麼年輕就當了護理長,大家反而會覺得妳厲害。」白百合邊揉著手臂邊走到冰箱前,為王雅倩倒了一杯果汁,這是白家的冰箱總是備著的純果汁。
白家在菜市場有一間店面,是販賣水果營生的小店家,每天白百合的母親由店裡回來時,都會帶回一些水果榨汁放在冰箱裡當飲料喝。
王雅倩接過了水杯,邊啜著果汁邊看著白百合皺著小臉吃飯的樣子,忍不住道:「燉補的肉太柴了不好吃,通常只喝湯的。」
「沒關係,拿來當配菜正好省下一道菜的菜錢。」
王雅倩嘆了口氣,說來白家真是流年不利,本來白家在菜市場經營小水果行,對有債務要還的他們來說也就是日子算過得去而已,可近年出現一種新的營運模式,連鎖水果行,它的出現帶來的是以量制價的優勢,進貨成本低了,賣價自然也低,雖然水果的品質稱不上上好,但低價總能吸收客源,打得像白家這樣的小水果行幾乎要經營不下去。
白百合為了多賺一點錢,才會選擇進加護病房值班,在加護病房工作壓力大,相對的也較為辛苦,所以加給較多,總算能為家裡的經濟帶來一些幫助。
只是前一陣子父親白榮志突然身體不舒服,常常有氣無力地癱在床上,所以白百合在工作之外的時間還會到水果行幫忙,長久下來連她也病倒了,所以她才會請了長假在家休息。
「妳的假請到什麼時候?」
「我請了十天,這兩天就要回去上班了。」
「有沒有想過未來怎麼辦?我之前聽妳說妳有些倦勤了?」
白百合放下了碗筷,在加護病房工作見多了死別,她雖是天性樂觀的人,久了她也多少會覺得灰心。
「學姊知道施奶奶過世了嗎?」
王雅倩能由白百合的臉上看見傷痛,施奶奶是白百合進加護病房輪班後第一個照顧的病患,那一次她在加護病房住了幾天,身體好些便轉到普通病房,最後甚至還出院了。怎奈她的身子不好,兩年來一次次不斷的在加護病房進進出出,每次出院時,白百合都鼓勵施奶奶,說她是被死神遺忘的人,然而前幾天卻是她最後一次進加護病房,仍是撐不過走了。
「妳收到消息了啊!」
「是啊!這幾天我請假,這消息輾轉傳到了我這裡。」
「說來真是人生無常。」
「學姊,妳知道嗎?施奶奶曾經對我說,等她完全康復後能回到她經營的民宿去工作時,要聘請我去管理她的民宿呢!」
「妳啊!還記得妳的民宿老闆夢啊!」
「當然啊!」白百合提起民宿的欣喜表情突然被落寞所取代,「至少在民宿工作,看見的都是來遊玩的客人,每個人都開開心心的,我不會再遇到施奶奶這樣的事情。」
「妳啊……」王雅倩輕聲嘆息,從一開始,她就知道多愁善感的百合不太適合這份工作,她雖然樂觀,但容易對病患付出太多感情。「都唸了護理了就別作什麼民宿夢了吧!如果不想見到生離死別,怎麼不去醫美診所工作?」
白百合沒好氣地看著王雅倩,她到現在還不知道學姊的來意,難道純粹只是來探病?她病都好了大半了,「學姊今天來不會是專程來消遣我的吧!」
「當然不是!我有要事。」
「那學姊今天來到底有什麼事?」
「百合,我有提過文旭的老闆嗎?」
白百合搜索著她的記憶,好像曾經聽王雅倩說過,「那個大集團董事長?」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