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401-420 » 藍海E40901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攏煙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40901

《嬌妃養成》卷一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十月03日週二

瀏覽人次:1884

沈卻終於明白,世上只有先生好,有先生的徒兒像個寶!
不是她在吹噓,她家先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雖目不視物,卻不減絲毫風采,
當初多虧這個鎮廣王庶子憑藉好醫術治療她的燒傷,不然她早就完蛋了,
而且他還好心地養大她,收她為徒,教她諸多技藝讓她足以向世家貴女看齊,
此番若不是為了追查兒時遭祝融焚身一事,在外地治療的她才不想離開他呢,
一回家便迎來母親的冷漠以對以及姊妹的諷刺與仇視,這就算了,
連原本的嫡長女身分,都因姨娘養的沈緋被寄到母親名下而遭搶走,
如今的她忙著與她們鬥智鬥勇,一句話繞三個彎是常事,
跟以往在他身邊受盡呵護、天塌下來有他頂著的生活完全不一樣,
好不容易熬到他出現,她變著法子去見他,沒想到會遇上有人要刺殺他,
令她安心的是,面對危險,他總會第一時間將她護在懷裡,不讓她受分毫傷害,
她曾以為自己能永遠待在這個避風港中,可一道賜婚懿旨打破了她的想法,
皇后竟將已有婚約在身的沈緋賜給他,而她則被迫代替那女人嫁給一個紈褲,
不行不行,先生是她的,她才不要讓給別人!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睽違已久的歸來
轎簾被掀開,夏日的陽光照在沈卻的臉上,火辣辣的疼,她下意識地瞇起眼睛。
「姑娘,該下轎了。老奴是夫人身邊伺候的,特來迎接姑娘。」轎外的老婦人微微彎著腰恭敬地說。她一身灰褐色衣裙,顏色很素淨,料子卻是上等。
「有勞了。」沈卻點頭,扶著小丫頭的手下了轎子,腳尖剛踩到地面就感覺到地上鋪的青磚彷彿燒著一般燙,熱氣撲面而來,立刻蒸得她悶熱異常,她不由蹙眉。
沈卻自小生活在嚴寒的肅北,這次回鄂南趕巧在五黃六月,著實是辛苦了些。
蘇嬤嬤不動聲色地打量沈家這個流落在外多年的正牌嫡女,首先看見的是她繡著青竹的錦緞鞋子,女兒家身上的繡品總歸是花兒、雀兒的,倒是難得見著繡青竹的。她今日穿的也並非她這個年紀的姑娘喜歡的淡粉、鵝黃與藕紫,而是一條月白色的抹胸輕紗襦裙,外邊套著的短襦是顏色很淡的水綠色,袖子很長,十根指頭都沒露全,唯有胸口處的繫帶是亮麗的妃色,在胸前繫了個結,一直垂到裙角。
巴掌大的小臉上還沒有脫去孩子的稚氣,可那一雙黑白分明的雙瞳裡卻沒了孩童的無邪。髮間沒有珠釵簪環相飾,臉上更是粉黛不施。
蘇嬤嬤暗暗稱奇,不過是個十一歲的小姑娘,倒是從頭到腳透露著一股清冷勁兒。
沈卻抬頭看了一眼,發現轎子落在側門。
蘇嬤嬤自然看見了她的目光,笑道:「府裡來了貴客,前院有外賓在,怕衝撞了姑娘這才走側門。」
沈卻聞聲淺淺一笑,清冷的感覺淡了許多,瞧著乖巧得很。
蘇嬤嬤又笑道:「這日頭可真是足,姑娘還是早些去花廳吧,幾位姑娘可都等著您吶。」她已經看出來沈卻十分怕熱。
從側門進入沈府後,會經過一條花藤簇擁的長廊,不時有花兒從漆紅的圍木間探進來,讓整個長廊芳香四溢。
沈卻吸了一口芬芳,身上也沾染了這屬於鄂南的香氣。
穿過爬滿花藤的灰白月門,就快到達花廳。
還沒走近,便聽見花廳裡悅耳的笑聲。
因是酷熱的夏季,四周的窗都被推了開來,窗邊擺放著一盆盆的花卉,鬱鬱蔥蔥,從外頭望過去只見裡面人影綽綽,看不大清。
「這位就是三姑娘吧?可算把姑娘盼回來了!奴婢紅纓給姑娘問安。」守在花廳外的大丫頭俐落地彎了彎膝給沈卻行了一禮,又朝花廳通報,「三姑娘到啦!」
沈卻抬眼看了紅纓一眼。
花廳裡的笑聲停了,沈卻聽見環佩輕碰的聲響,想來是有人起身。
她鬆開小丫頭囡雪的手進了花廳,一腳跨進門檻,立刻有涼氣撲面而來,頓時覺得身上鬆快了許多。
「三妹這些年在外頭受苦了,姊姊可一直擔心著妳。」一個十五、六歲的姑娘握住沈卻的指尖關切地說。她顏色傾城、滿身氣派,只是一瞬間,狹長勾魂的鳳眼就氤氳了水氣,為她說的話更添幾分真誠。
沈卻知道說話的這個是她的庶長姊沈緋,笑道:「這是緋姊姊吧?阿卻記得緋姊姊還欠了我一盒芙蓉糕呢,可不許賴帳!」她的聲音脆脆的,帶著一點點的軟糯。
「當然記得,咱們姊妹今後有一輩子的時間一起吃芙蓉糕。」沈緋伸出素白的手指去點沈卻的額頭,她眼中的氤氳已經收了起來,無跡可尋。
花廳裡的姑娘們聞言都掩嘴笑了。
沈緋拉著沈卻走了兩步給她介紹,「妳離家近八年,這些姊妹怕是不認得了,這是妳二姊沈琉。」
「二姊好。」沈卻乖巧問好。
「嗯。」沈琉冷冷地應了一聲,就沒別的話了。
沈卻不由好奇地打量了沈琉一眼。
沈琉今年十四了,她冷著臉,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在哪兒受了氣或是針對沈卻,可沈卻卻模糊地記得自家二姊自小就是這個性子,總是離人遠遠的,不笑也不愛說話。
「妳二姊可是有名的冰美人呢,三妹別誤會了。」沈緋淡淡說著,轉瞬又介紹起另一個姊妹,「這個是妳四妹沈薇,妳離家的時候四妹剛剛出生,今兒個倒是妳們第一次見面。」
沈薇甜甜地笑著說:「三姊可真是漂亮,得了空可要多去我那兒坐坐。」
「一定會去的。」沈卻含笑應著。
其實她記得沈薇,當年三歲的她渾身是燒傷,命在旦夕,可有丫頭通報薛姨娘快生了,然後她的父親就急忙從她床邊離開,被疼痛折磨的她最後的印象就是父親離開的身影和母親垂淚的憤恨。
沈卻的情緒轉瞬即逝,她蹲下來看著花廳裡最後一個小主子—— 一個四、五歲的漂亮小姑娘,笑問道:「這個是五妹沈寧吧?」
沈寧警惕地看了她一眼,擰著眉頭,一點都不開心。
沈卻有點尷尬地站起來。
屋裡的四個姊妹,唯獨沈寧與她同母,其他的都是姨娘所生,可是沈寧好像不喜歡她。
其實在場之人沒有誰是真的喜歡她,這麼想著,沈卻倒是釋然了。
她入座,一邊吃著鄂南的特色時令小食,一邊與姊妹幾個說話,一下午的時光就這麼消磨掉了。
眼看著快到了用晚膳的時辰,有丫頭悄聲進來,在蘇嬤嬤耳邊說了句什麼。
蘇嬤嬤臉色微微變了變,而後對幾個姑娘道:「前院的貴客要留下來用膳,夫人吩咐讓姑娘們在花廳裡用晚膳。」她說完不動聲色地看了沈卻一眼,瞧見沈卻一臉平靜,毫無波瀾。
沈緋的臉上有光芒浮現,挺了挺胸。
二十道精緻的菜肴端上來,每一道都用盡了心思,就連盛著菜肴的小碟都是二十種花紋不重複,還沒嘗,光是瞧著色澤、聞著香氣就食慾大振。
「三姊,我聽說肅北人生性豪邁,喜歡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就連吃飯都不用碟碗,直接用盆,是不是真的呀?」沈薇眨巴著眼睛笑嘻嘻地問沈卻。
沈卻莞爾,放下銀筷道:「先生十分挑剔,一干碗碟茶具都是專人打造的,阿卻也跟著沾了福氣,吃穿用度倒是尚可。」
她說是尚可,可是花廳裡的人打量她身上的衣裳,那料子一看就價值不菲。
也是,那位先生別的沒有,錢財可是不缺。
沈薇有點不甘心,又說:「我還聽說北方又冷又缺水,尤其是冬日的時候,河水都結成冰,連洗澡的水都沒有,只能十天半個月洗一次澡,時間久了,北方的姑娘皮膚就會變乾、龜裂。」
沈卻沒有說話,摸了摸自己的臉。她的皮膚很好,白如細雪,嫩如玉瓷。
「呵。」沈琉冷笑一聲。
沈薇臉上立刻見了紅,有些尷尬地低下頭。
沈緋看了沈薇一眼,笑著說:「三妹快嘗嘗這陽羨茶,這茶葉可是宮裡送來的,尋常人家不常得。」
沈卻輕輕抿了一口茶,她模樣好看,品茶的時候神情寧靜而專注,瞧著倒是有一股虔誠的味道,竟讓一屋子伺候的下人看癡了一瞬。
「是,是它!」沈卻忽然笑開,精緻的五官霎時像展顏的芍藥。
「是什麼?」沈緋不解。
沈卻認真地說:「姊姊有所不知,在先生那兒的時候日日喝這茶,後來茶葉多了喝不完,我淘氣拿去煮茶葉蛋了,可是這陽羨茶煮蛋的滋味真不怎麼好,先生訓了我一頓,直接將庫房剩下的茶葉扔了,說是扔掉也免得被我胡鬧好。」她說到這的時候,臉上帶了幾分不好意思。
沈緋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很想在這個時候說一句漂亮的話回擊,卻發現腦中空白,什麼都說不出來。
沈薇小聲嘀咕了一聲,「一個落魄王府公子,還是個殘的,也值得一口一個先生喊著……」
沈卻臉上的笑一點點收起來,帶著絲冷意。
「啪!」
清脆的聲音突然響起,眾人都是一驚,只見沈琉將筷子摔在桌上,碰撞到碗碟發出清脆的聲響。
「這飯吃著真沒意思,不吃了!」她猛地起身,推開迎上來的丫頭,風風火火地走出花廳。
直到沈琉的背影消失在藤蔓間,沈卻才回過神來。
先生不是教過她皇城的淑女最是表裡不一,就算心裡恨不得將妳千刀萬剮,面上也會帶著笑,還要拉著妳的手深情地一口一個「姊姊、妹妹」嗎?怎麼二姊卻……
花廳裡的氣氛有一點尷尬,不過其他人顯然沒有沈卻那般詫異,想來平日裡沈琉的性子就是這般。
沈緋清了清嗓子才開口,「三妹別介意,妳二姊身子又不舒服了。」
「這樣啊。」沈卻平靜應著,心裡卻想這藉口還真是敷衍。
沈緋的耐心也快耗光了,催促說:「三妹趕了這麼久的路,一定累了,家裡早給妳打掃好了院子,傢俱都是新的,妹妹快去瞧瞧,若有什麼不喜的跟我說就是。」
沈卻望著滿桌幾乎沒有動過的菜肴,夾起一塊菱粉糕,在眾人的注目下,優雅地小口吃了,這才放下筷子起身。


沈家給沈卻準備的折箏院的確是用了心神收拾出來的,採光好,屋子敞亮,屋裡一干傢俱帶著鄂南特有的小巧精緻,又擺了幾件古物鎮著,精緻外帶著點氣派和底蘊。
真是什麼都好,除了離正院遠。
蘇嬤嬤和紅纓忙前忙後,將沈卻安頓好了才走。她們兩個,前者是沈卻的母親何氏身邊的,後者是沈老夫人身邊的。
蘇嬤嬤回了何氏的屋子,給她問安。
何氏倚在床上,臉色十分不好。
她雖上了些年紀,卻仍舊風韻猶存,可以想像她在閨中的時候定是個美人。她眸子很黑,眼神透著一股精光,但是偶爾望著某一處失神時,眼中還是會流露出疲憊之態。
「夫人,三姑娘那邊都安頓好了。」蘇嬤嬤稟道。
「嗯—— 」何氏長長地應了一聲,半天都沒有再說話。
可蘇嬤嬤沒有離開,仍舊垂首站著。伺候了何氏大半輩子,她知道何氏會問的。
「大少爺快回府了吧?」何氏沒有問沈卻的事,而是問起了府裡的大少爺沈休。
沈休和沈卻都是她的孩子,而且是龍鳳胎。
雖然不懂何氏為何這個時候問起沈休,蘇嬤嬤還是照實回答,「回夫人,大少爺再過五日就回府了。」
沈家的幾位少爺都到書院裡去了,平時住在書院裡,每隔十日回家小住三日。
何氏點點頭,又問:「她和大少爺長得像嗎?」
蘇嬤嬤這就懂了何氏問大少爺的意思,便說:「回夫人,三姑娘與大少爺畢竟是雙生子,是極像的,可是氣質倒是大不相同。」
「哦?」何氏有些好奇。
「三姑娘畢竟是女兒身,帶著絲柔美,而且身上帶著一種清冷的氣質。而大少爺則是眉宇之間……英氣十足,並不大一樣。」
蘇嬤嬤尋摸了半天,用了「英氣」這個詞,然而實際上,作為沈家長房嫡長子的沈休,就是個囂張跋扈的二世祖。
何氏何嘗不懂蘇嬤嬤撿了好聽的詞,她那個兒子什麼德行她比誰都清楚。
她沉吟了一下,又問:「那丫頭……可有不高興?」
「沒有。也不知道是不是性子的緣故,依老奴看,三姑娘倒是個不計較的性子。是個好相處的。」蘇嬤嬤看了一眼何氏緊皺的眉頭,繼續說:「夫人這麼關心三姑娘,不妨去瞧瞧她,畢竟……是自己身上掉下的肉。老奴知道這些年,夫人一直想著她。」
「妳不懂啊……」何氏搖搖頭,長長歎息了一聲,「誰知道是真的不計較,還是心思太深。」最後擺擺手,「罷了,歇著吧,明兒就見著了,不急於這一時。」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