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401-420 » 藍海E40903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攏煙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40903

《嬌妃養成》卷三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7年十月03日週二

瀏覽人次:1153

身為戚玨最寵愛的學生和妻子,她當然不笨,還很聰明呢,
所以,當他為兩人的將來謀畫一切、做好所有準備時,
她這賢內助可不只是個花瓶而已,事事親力親為──
府內懷有二心、不安分的貼身丫鬟,她毫不留情的清乾淨,
再一肩扛起他所有的生意,搞定不信任她的管家,打趴競爭對手。
他突然成為高高在上的太子,她這太子妃才當沒多久,
因為大戚和烏和國要聯姻,她主動讓位,和他假裝分手,
所有外人看到的是他熱熱鬧鬧迎娶了新太子妃入門,
不過,大家都不知道他娶的是他同母異父的親妹妹,
且他夜夜都不在太子府裡,而是回到她身邊擁著她入睡,
只是二殿下嫉妒他,看不得他當太子當得太舒服,
竟然綁架了她想威脅他,結果被他將計就計,反成為階下囚,
而她不但輕鬆落跑成功,還一狀告到皇帝面前,
讓二殿下深刻明白,小看女人的下場──慘,很慘,非常慘!
什麼事她都能搞定,但想要懷孕生子,沒有相公她一個人真的不行……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三十九章 身邊丫鬟的歸屬
沈卻的生辰宴從申時開始陸續有人離府,直折騰到暮色四合,賓客才全離了府。
等到賓客都走得差不多了,還有清點贈禮、清掃等一連串的事得做,不過這些事就不用沈卻出面了,交給下面的人來做就行。
斜倚在美人榻上的沈卻合著的眼忽然睜開,她想起來今日幾乎沒有和沈雲說過話,沈雲的位置離她很遠,似乎有意躲著她?沈卻揉了揉眉心,實在是人太多了,她竟然一時忘了沈雲,應當將她拉到身邊說話的,真是糊塗。
不過沒有關係,想她和沈雲的關係,沈雲應該不會計較的。
「夫人……」一個侍女站在外面輕聲說:「奴婢桔梗求見。」
「夫人」這個稱呼落入沈卻耳中,她還真有些不習慣,自她嫁給戚玨以後和閨中一樣,被當個小姑娘養著,一直沒人稱她夫人。
「進來吧。」沈卻將搭在美人榻上的一雙玉足放下,坐起來。
桔梗一進來,沈卻就認出她來,她就是上午偷偷去報信的那個粉色襦裙丫鬟。
今日伺候的侍女分別著粉、黃、紫三色的襦裙,分別代表了她們來自公主府、王府和沉蕭府。也正因為她是公主府的人,沈卻才會對她偷偷報信的事上了心。
桔梗「撲通」一聲就跪了下來,言詞切切地說:「求夫人收留,奴婢想回來!」
沈卻仔細打量她,模樣不算多美,至少皮膚白皙,五官端正,瞧著還算順眼,但是她的年紀卻不小了。
「何謂回來?妳本來是沉蕭府的人?」沈卻問道。
桔梗恭敬地說:「回夫人,奴婢的爹娘都是蕭家的家僕,自小就被老爺派到少爺院子伺候的。」
沈卻想了下才明白她口中說的老爺是戚玨已故去的外祖父,而她口中的少爺就是戚玨。「那我怎麼沒見過妳?」
「回夫人,您被接去沉蕭府的那一年,奴婢……因為另一個同在少爺院子伺候的丫鬟犯了錯被牽連,就被遣了。」桔梗回道。
「別人犯錯被牽連?」沈卻盯著桔梗有些局促的表情,「什麼錯?」
桔梗低著頭,不知道怎麼開口。
沈卻隨意揮了揮手,淡淡的道:「連個真話都不願說的,我就不留了。」
桔梗急忙說:「是因為……那個丫鬟她……她見少爺年紀漸長,有了不該有的念頭,所以少爺就把院子裡的丫鬟都攆了,只讓小廝伺候。」
「不該有的念頭。」沈卻蹙眉重複了一遍。
桔梗又急忙說:「那個丫鬟只是言語上出了錯,輕佻了些……絕對、絕對沒有做出格的事,更沒有留下什麼子嗣!」
「什麼叫沒有留下什麼子嗣?」沈卻的眉眼瞬間嚴厲了許多。
桔梗被沈卻的怒氣驚了一下,忙道:「那個丫鬟被攆出去沒多久就病故了,而其他伺候的丫鬟被送到宮裡,奴婢之後被分到了公主那兒,後來嫁了人也生養過孩子。今日回來幫忙,見夫人還沒有子嗣,身邊也沒有生養過的人伺候,才有了想回來的念頭……」
沈卻想了想,問:「那個丫鬟叫什麼?」
桔梗有些惴惴地回道:「叫連翹。」
她沒想到沈卻會在意連翹的事,當初其他三個丫鬟的確是被牽連。在桔梗看來,自己並沒有犯錯,像她這樣忠心的奴僕想要回來應該不是困難的事。
「妳說妳嫁過人?妳若想回來,豈不是兩地分隔?」沈卻突然問。
桔梗恭恭敬敬地說:「奴婢嫁的……是王管家的大兒子王樹。」
沈卻恍然,怪不得她想回來。不過還是奇怪,她至少被遣了有十年,還有過進宮當宮女的經歷,怎麼最後卻嫁給王管家的兒子?
瞧沈卻的臉色緩和了些,桔梗又說:「奴婢之前在府上做事公主是知道的,這次來沉蕭府幫忙提前跟公主求過情,公主的意思是,若府上還願意收奴婢,她同意奴婢留下。」
「那就留下吧。至於留在哪兒,妳去問王尺,聽他吩咐。」
「謝夫人、謝夫人!奴婢一定盡心盡力伺候。」桔梗連磕了三個頭才下去。
沒過多久綠蟻和紅泥都進來,沈卻看著她們兩個忽然說:「其實妳們兩個也到了出府的年紀,有沒有相中的人?有了意中人就跟我說,我也不強留妳們。」
「姑娘,您說什麼?綠蟻可不走,要賴在您身邊一輩子!」綠蟻急忙說。
沈卻看她一眼,道:「又不是嫁了人就不許妳賴著了。也不知道算算自己都多大了,再不嫁可就嫁不出去了。」
綠蟻愣了一下,仔細想著沈卻的話。
沈卻輕笑一下,「我怎麼覺得今天妳偷偷看了王尺好幾眼呢?」
「我哪有!」綠蟻急了。
「好好好,妳沒有,等明兒個我隨便在街上抓個人把妳嫁了!」沈卻笑道。
「那不成!」綠蟻跺了跺腳,「那還不如王尺呢!」說完,她發覺自己失言,急忙側過臉,不吭聲了。
沈卻也不再說她,轉而去看一直安安靜靜的紅泥。「妳呢,有沒有自己看好的人?」
紅泥笑著說:「奴婢和綠蟻一樣,都想跟在姑娘身邊一輩子呢。」
沈卻沉默了下,說:「先生身邊這麼久了也沒個姨娘、通房,要不然這樣吧,我提了妳,讓妳伺候先生吧,省得宮裡、王府或哪家閒著沒事幹的人家又要給先生塞人。」
紅泥的臉色霎時白了,她原本在擦拭窗口的花盆,花盆頓時從她手中落下,摔成碎片。她怔了半天,一回神立刻重重跪了下去。
沈卻沒有看紅泥,她盯著自己的指尖。先前指尖被琴弦劃傷了,如今包著布,隱隱有紅色的血跡透過布暈開,看不太清楚,但畢竟是道傷口。
「姑娘,您又胡說了,綠蟻和紅泥都是您的左膀右臂,咱們怎麼可能不知道您最討厭先生身邊有別的女人杵著!」綠蟻笑說,想緩和氣氛。
可是沈卻保持沉默。
綠蟻愣了一下,她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紅泥,再看看平靜的沈卻,收了笑,「先前瞧見囡雪被那些帳目搞得暈頭轉向的,奴婢過去瞅瞅。」
沈卻便說:「去吧,提醒她若出了差錯,我可真的罰她。」
「好咧!」綠蟻看了一眼紅泥便退了下去。
等綠蟻退下,沈卻也沒去看紅泥。沈卻今天起得很早,又折騰了一天,實在是累了,她又抬腿躺在美人榻上,慢慢合上眼睛。
沒過多久,紅泥就發現沈卻氣息綿長,是真的睡著了。她咬咬牙,一聲不吭地跪著。
等沈卻醒過來,已經是一個時辰以後的事。她有些困倦地睜開眼,看著紅泥還跪在那兒,她翻了個身,面朝裡躺著,卻再睡不著了。
她索性坐起來,望著紅泥說:「其實我不怪妳。」
早就跪麻了腿卻一點都不敢鬆懈的紅泥聽見這話,有些驚訝地看著她。
「我回沈家的時候,身邊只有一個囡雪,那個時候我不得人喜歡,妳和綠蟻跟在我身邊未必是件好差事,我也知道那個時候妳們兩個都是聽蘇嬤嬤的,我做了什麼、說了什麼,只要稍微顯出一丁點對沈家的不滿意,妳們就會悄悄告訴蘇嬤嬤。」沈卻回憶起過往。
紅泥聽了脊背越發筆直。
沈卻咳了一聲,說:「給我倒杯水。」
紅泥想要起來,可是她跪得太久了,雙腿早就麻了,反而癱在地上。
沈卻什麼都沒說,也沒催,就是靜靜的等著。
紅泥咬咬牙,扶著牆才勉強站起來,顫顫巍巍地去桌邊倒了茶水,小心端著茶杯走到沈卻面前遞給她。她每走一步,雙腿都在發抖,以至於杯裡的茶水濺了出來。
沈卻臉色平靜得好似什麼都沒看見,她接過茶杯抿了口水,潤了潤喉嚨,這才繼續說:「之前先生暗中提點了我一下,我居然這麼久才想明白。我原本以為是妳做了什麼錯事讓先生不滿了,沒想到妳的心思在這事上。其實妳的想法也很正常,陪嫁的丫鬟很多最後都做了通房。」
「奴婢真的知道錯了……」紅泥又跪下,「體面都是主子給的,配人還是提成通房也就是主子的一句話,紅泥不該有這樣的私心……」
沈卻說出心裡的說法,「其實妳心裡是對我有怨憤的吧?因為妳和綠蟻年紀都逐漸大了,可是我從未說過要將妳們配人,妳是不是以為我會一直留著妳,讓妳伺候一輩子,等妳老了,成為守院子的婆子?」
沈卻感歎道:「我有想過給妳們指個好人家,丫鬟配小廝是最平常不過的了。可是在我眼裡,妳和綠蟻都是頂好的姑娘,我覺得沒有哪個小廝配得上妳們,結果……的確耽誤了妳們。」
「奴婢真的知道錯了……」紅泥伏在地上不停地哭,「奴婢不該聽信蘇嬤嬤挑撥的話,她說姑娘雖然受寵,可是畢竟年紀太小,頭幾年又不肯和先生圓房,要不了幾年,先生就會娶別人進來……蘇嬤嬤還說,古往今來陪嫁丫鬟都是要在主子不能陪著姑爺的時候伺候著,這樣才周全,也能替姑娘在先生面前討個好……」
沈卻冷冷地說:「哦,原來竟都是為我考慮啊。」
紅泥抹了一把淚,哭著說:「不……奴婢的確有了貪念,這天下沒有比先生更好的人,能夠伺候先生也是一種福分,哪怕是通房也是主子,也是一輩子衣食無憂。只是先生性子向來冷傲,對蕭姑娘那樣的人都看不上,自然看不上紅泥。可是……可是姑娘簡直就是先生的軟肋……」
「軟肋」這個詞被紅泥說出來,沈卻驚了一下,之後紅泥再說什麼,她沒太聽進去。
過了好半天,沈卻才重新看著紅泥,說道:「兩條路,一,我給妳足夠過活下半輩子的錢銀,立刻離府。二,給妳指個小廝,搬到別城的莊子去。」
紅泥癱坐在地上,她望著沈卻哭著說:「姑娘,您就原諒奴婢這一次吧!奴婢雖然動了不該有的心思,可是真的什麼都沒做過!奴婢發誓以後盡心盡力,再也不會犯蠢了!」
「不可能的。跟了我這麼久,妳該知道我心眼小,不知道什麼是原諒。走吧,我這輩子不想再看見妳。」沈卻站起來,朝外走去。
沈卻離開很久以後,紅泥還一動不動的癱在那裡,連哭都忘了。
綠蟻走進來,蹲在她身邊將她抱住。
「好了好了,不哭了……」綠蟻抱著紅泥輕聲安慰,可是她自己也濕了眼眶。剛剛她躲在外面都偷聽到了。
許是知道沈卻要處理紅泥的事,戚玨故意避開,一個人在書房待著。他站在一排排的書架間,隨意攤開一本古籍看著,不感興趣就放回去,再翻看些別的。
沈卻找來的時候,就看見戚玨立在那裡,背對著她翻看一本醫書。
她走過去,從背後抱住他的腰,將臉貼在他的背上,倦倦地說:「先生,我累。」
戚玨將書放下,卻沒有轉身。他想了想,說:「宴會還是紅泥?」
「都有。」沈卻用臉蹭了蹭他的背。
「宴會可以再也不辦,那些後續的相邀可以一個也不去。王尺給妳的人名關係也不須妳背,不喜歡誰就離得遠遠的,用不著考慮她是誰的女兒、誰的夫人。至於紅泥,」戚玨頓了頓,說:「有些事情還是要妳自己來做。」
沈卻不說話,過了一會兒,她抱著戚玨腰的手慢慢蜷縮起來,用指尖戳了戳他的肚子。
她撒嬌地說:「先生,你轉過來抱我嘛,我已經累得沒力氣繞到你前面了。」
戚玨一滯,他倚在厚重的書架上席地而坐,然後將沈卻抱在腿上。
沈卻將臉埋在他的胸口,悶聲說:「先生,紅泥說了一句話我總是忘不掉。」
「嗯?」
「她說我是你的軟肋。」沈卻嘟著嘴說。
「不是。」戚玨立刻說。
沈卻仰起臉望著他。
戚玨說:「妳哪是我的軟肋,明明就是我的命。」
沈卻用頭撞了一下戚玨的下巴,皺著眉說:「嚴肅點!」
戚玨垂眸凝望沈卻的眼睛,又捧起她的臉,十分嚴肅地說:「妳是我的命,沒有比這更嚴肅的事情。」
沈卻眨了一下眼,「可是我……」話說一半就不說了。
戚玨看出來她一臉洩氣的表情,輕笑說:「妳覺得自己沒什麼用,幫不了我的忙,妳想成為一個商人、一個政客,都是為了能幫我,或者說妳努力想達到不用我親自給妳解釋,妳就能看懂我的做法的程度。其實這些事情妳都可以做到,甚至做得相當完美。妳可以朝著不喜歡的人端莊微笑,耍手段使絆子這種事妳也可以做得很好。有時候妳很粗心大意,可是果斷的時候足夠果斷,骨子裡也有一份冷血和絕情。可是,妳不喜歡那些事情,妳會覺得很累。」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