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花園系列 » 花園0901~1000 » 花園988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190
湛露 / 著 
加購商品區
 

花園988

後宮之一《天子,栽了!》

定 價: NT$190

會員特價:NT$152

白金會員價: NT$143

出版日期:2008年五月02日週五

瀏覽人次:15526

說她心機重,也許,但丈夫是當今聖上,
她不耍點伎倆讓他對她印象深刻,
憑她不特別出色的外貌,
入宮後豈不是一輩子被晾在後宮一角,
所以她用盡心機女扮男裝混入宮中接近他,
還假裝不認得他的在他面前扮清流慷慨陳詞,
果然,讓他另眼相待,
從一介草民變為他商議國事、微服出巡的最佳良伴,
連從沒給妃子睡過的龍床也借給她躺,
甚至為了跟她秉燭夜談,
還拋下侍寢的妃子冒雨跑來跟她分食一碗粥,
眼看大魚就要上鉤,卻被眼紅的妃子戳破她的謊言,
龍顏大怒,把她丟到冷宮給冰起來,
哎呀呀,如果他以為這樣她就會認命,
那也真的是太小看她了.......

嚐鮮閱讀  
1 2 3 4 5
寒宮詞

露階玉欄淨,霜瓦琉盞清。
寒蟬覆花影,冷院秋月明。
風藏枯葉笑,雪沒殘梅情。
畸零半生度,織就絲滿庭。

顧青彤書於東嶽聖元二年•冬


第一章

「青彤,今年是選後大年,該是妳時來運轉的時候了。」
「母親以為我可以登上后位嗎?」
「為什麼不能?妳要對自己有信心。如今東嶽的後宮只能容下四名女子,皇上卻給妳發了召請函,這豈不是說明皇上有意於妳?」
「可是,母親,妳應該知道,皇上一直很不喜歡衛家的人。」
「怕什麼?妳現在姓顧,又不姓衛。再說,妳外祖父和先祖皇帝的那點恩怨早就過去了,誰還記得?皇上召請妳,明顯是有意示好於衛家,又不願意做得太明顯。」
「但是,我無意入主後宮。那堙K…是埋葬女人的墳墓。」
「青彤,妳怎麼這麼沒志氣?真不像是我的女兒!不管妳願意不願意,我已經找了京中最好的畫師給妳畫像,明天畫好後就能將畫像送到聖駕面前去了。」
「如果他只是一個以貌取人的皇帝,實在不值得我託付終身。」
一聲幽幽的低歎就這樣迴盪繚繞在略顯空曠的屋中。


東嶽皇宮。
當今東嶽皇帝皇甫夜正埋頭伏案於堆積如山的公務中。
自從他上個月登基以來,這一個月都不得喘息之機。曾經他身為太子輔政先帝多年,但是身在寶座之下仰望與坐在寶座之中感覺真是不同。
若不是太監手捧御膳等候在門口的身影晃進眼堙A他差點忘記自己已經餓了很久。
「拿進來吧。」擱下筆,他揉了揉眼睛周圍的穴位,隨口問道:「外面還有什麼人?好像等了很久?為什麼不通報?」
「是宮廷畫坊的周大人,說是不敢打擾聖上處理公務,願意立等。」
「請周大人進來。」
皇甫夜端起食盤中的一個粥碗,慢慢地喝了幾口,抬眼看著走進殿內的周儒雁———— 宮廷內的第一畫師。
「朕以為那些官家小姐都會爭著請你去畫像,三五天內你是騰不出空來的。」
「那些事情微臣都已經辦完了。」周儒雁的手中就捧著幾卷畫軸。「這是聖上欽點的幾位小姐畫像。」
「嗯,掛起來。」
一幅幅仕女圖就掛在殿內的橫樑上。
皇甫夜一邊喝著粥,一邊說:「先祖當年選妃,只聞才名,不見其人,結果誤打誤撞地選了一名姿色平庸的女子入宮,而那女子不知何德何能,居然能被先祖專寵一生。朕與先祖不同,若非絕色佳麗,朕是絕不會要的。」
周儒雁微笑道:「這幾位小姐的確在宮外頗有才貌之名。其中以蘇府的小姐最為傾城傾國,微臣為其作畫時幾乎握不住筆桿。」
「哦?」皇甫夜不經意地笑了笑,「世上真有美到那種地步的女人嗎?」
「微臣只恨自己筆法不夠絕妙,畫不出蘇姑娘神韻的萬分之一。」
皇甫夜被勾起好奇心,不由得放下粥碗走到畫卷之前。
周儒雁立刻上前指點,「第一幅畫是許威將軍的女兒許娉婷,巾幗英雄。十五歲就曾隨父上陣殺敵,眉宇間英氣逼人。」
皇甫夜淡淡說:「濃眉大眼,倒有宜男之相。」
「第二幅畫是禮部張超張大人的女兒,文采出眾,善寫詩詞,才貌雙全。」
皇甫夜笑笑,「朕最喜歡咱們東嶽的一點,就是沒學了中原的『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謬論。一個女人如果無貌又無才,就是死魚眼睛,不值得男人疼愛一世。」
走到第三幅圖前,皇甫夜忽然像是被震了一下。
周儒雁敏銳地感覺到他的神情變化,心下得意,輕聲說:「她就是蘇中城員外郎的女兒,蘇秀雅,擅長撫琴,又畫得一手妙筆丹青,絕世姿容堪稱東嶽第一。」
皇甫夜瞇起眼睛看著畫中那名絕色佳麗。周儒雁不愧是東嶽第一畫師,畫中的女子無論是如雲的髮絲、飄飄的衣帶,或是那一雙似水柔情的雙眸,都栩栩如生,彷彿隨時會從畫中走出。
「的確是人間絕色。」他的嘴角輕輕勾起,忽然問道:「你不會是收了蘇家的重金,才畫出這樣的一個女子吧?」
「皇上太看低微臣的人品,也太高估了微臣的畫技。試想若無傾城之貌在眼前,微臣哪能想得出這樣的美人?更何況,這是為皇上選后妃,微臣怎敢私自收受賄銀,然後將與畫中人並不相符的本人引到皇上面前,激怒皇上,毀了微臣的小小前程?」
「諒你也沒有這樣的膽子。」皇甫夜嘲諷似的笑笑,走過蘇秀雅的畫卷,來到第四幅圖前,不由得皺起了眉。或許是前面看到的美女過於讓人驚豔,第四幅圖中的女子怎麼看都入不了君心。
周儒雁也歎息著再度介紹,「這位小姐,是顧丞相的次女顧羽靈的獨女。因為被丈夫休離,所以搬回了娘家,顧小姐就隨了母姓。其實顧小姐的容貌也算是上等,只可惜……」
他的話沒有說完,皇甫夜已經明白他的意思。可惜的是,這位顧小姐從眼邊到嘴角,零星長的那幾顆黑痣,完全是破相的敗筆。
「當年王昭君因為沒有賄賂畫師毛延壽,慘遭淚痣毀容,無顏見君。如今……」
周儒雁馬上回答,「微臣怎敢做那種事?」
「朕知道你不敢。」皇甫夜又看了眼畫中女子,剛才在蘇秀雅畫卷前,被激起的心底漣漪全都淡漠下去。
「就先讓她們四個入宮吧。」
「皇上是說連顧小姐一起入宮?」
皇甫夜再度端起粥碗,淡聲道:「你既然是丹青國手,怎麼會不知道好花也需綠葉陪襯的道理?這件事朕應該叫內宮總管和禮部尚書一起去辦,但是難免又要驚動一大堆人。好在過幾天就是太后壽誕,你幫朕私下傳話過去,讓她們做好準備,朕要親自見一見。」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