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01-20 » 藍海E0901-090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460
一壺好茶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0901-0902

《小戶千金》上•下

定 價: NT$460

會員特價:NT$368

白金會員價: NT$345

出版日期:2011年六月15日週三

瀏覽人次:15011

這就是我要的人生!
女人想好命?!不只要嫁對人,生到好人家更重要──
種田文類趣致亮眼新星 一壺好茶

首部高人氣作品
藍海系列E0901、0902《小戶千金》上•下
不走權謀悲情風,拒當豪門棄婦,享受平凡生活中的溫馨甜蜜……

人人都誇她好兆頭,一出生她爹剛漲了工錢、小叔叔親事說成,
算命的還說她將來能提攜父兄發達,必是個旺夫益子的,
大家都以為她過得順風順水是八字好,
噓,她是從現代穿越來的這祕密可不能說!
其實生活在古代還是21世紀都一樣,重點是懂得做人,
有沒有十八般才藝沒關係,長得可愛、識得眼色,
偶爾再發揮穿越優勢,做些未來才有的發條小玩具,
賣到海外海撈一筆,誰能不把自己當福星?!
但太受歡迎也是困擾,眾家婆婆媽媽不是爭著討她當媳婦,
就是收做乾女兒,她總不能學男人「三妻四妾」吧,
一下子來了三個好人家,全不能得罪,難題問答都得分差不多,
看來只好祭出拋繡球那招,她若有心,便會拋到心上人手堙A
這當中除了天意,還有他們兩個的心意……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穿越女出世

日影西斜,鄭婆子扛了一把鋤頭從田埵^來,進院子時聽見豬舍兩頭豬餓得嗷嗷直叫,卻不見媳婦巧娘的人影,才要嚷嚷,鄰居李大嬸走過來道:「鄭大娘,剛才巧娘挑了水回來,扶著肚子直嚷腰痠,怕是要生了,妳快往她房媮@瞧!」
鄭婆子一愣。巧娘嫁過來八年,生了三個兒子,隔了幾年沒動靜,以為不會再生了,沒想到去年底又大了肚子,算算日子,確是這幾日就要生了。
鄭婆子揭了巧娘房堛疑恕l瞧,見她果然躺在床上直哼哼,舖在身下的一件舊衣已是水淋淋的,連忙去後街找產婆。
來榮三兄弟本來在河邊捉魚,聽到路過的鄰居大嬸說娘親快要生了,也都趕緊跑回家,一進家門,就見爹爹鄭明發搓著手站在房門外,跟祖母說道——
「巧娘生來榮那會,不是挺快的嗎?這次都折騰半個時辰了,怎麼還沒生下來?」鄭婆子應道:「你媳婦懷來榮時,也不怎麼顯懷,來榮剛生下來時像小貓一樣大,自然生得容易。這胎的肚子卻大些,怕是一個大胖小子,難免要費些力。」
鄭明發剛好轉頭見來榮他們站在身後,不禁搖頭道:「小子可夠了,咱們家缺閨女呢!」正說著,房媔ヮ茪@聲嘹亮的嬰兒哭聲,他一高興脫口道:「聽聽這哭聲,挺帶勁的,會不會又是一個小子?」
隨即產婆就出來報喜道:「生了、生了,是個大胖閨女,母女平安。」
鄭明發還沒反應過來,來榮三兄弟已經揭了簾子擠進房堙A喜翻天似的嚷道:「是一個妹妹,是一個妹妹,哈哈!」
巧娘身子壯實,雖然剛生完孩子,卻還有力氣喝斥幾個兒子道:「去去,都出去,別嚇著妹妹!」
鄭明發也跟進來趕開幾個兒子,接著自己靠上前,小心翼翼的抱起女兒,笑呵呵的道:「我說想要一個閨女,果然心想事成,過年時記得叩謝神明。」
鄭婆子送了產婆出去,轉身進來,笑咪咪的說:「咱們家老大叫來榮,老二來華,老三來富,這胎若是小子,來貴自然是現成的名字,閨女卻得另起了。」
鄭明發早在妻子懷孕時,就想好幾個名字,可這會一看這胖乎乎、軟綿綿的小閨女,只覺得那些想好的名字一個也不適合,再看看幾個兒子,遂笑著道:「先取個小名,就叫貴姐兒吧!」
巧娘聽鄭明發起的名字,不與村堥漕リk娃們春呀花呀紅的類似,倒極滿意,農戶人家講究也不多,當下就貴姐兒、貴姐兒的叫起來了。
鄭貴晴昏昏沉沉,感覺身體很是異常,張了張嘴巴,竟發出一連串嬰兒哭聲,一雙小拳頭握得緊緊的,心媕b異萬分,自己不是死了嗎?這是怎麼回事?
她是大學新聞系二年級學生,今年暑假帶了小表弟到河邊玩,小表弟不慎落水,她毫不猶豫跳進河堙A把小表弟托上岸,自己卻因脫力而沉下河底,本以為必死無疑,現在意識稍稍恢復,卻出現這麼詭異的情景,一時想睜開眼睛弄個明白,使勁了一會卻睜不開眼,又感覺有一雙大手把自己穩穩抱起,圈在一道溫暖的懷抱堙A一個少婦憐惜萬分的說:「貴姐兒,我的小乖乖,餓了吧?」
一陣奶香味襲來,鄭貴晴小腦袋不由自主的向前拱了拱,飢渴交加。耳媗巨黕X個小孩子的聲音笑著說:「娘,妹妹嘴巴嘟起來了,好可愛呀!」接著,嘴堻Q塞進軟軟暖暖的一團東西,輕輕一吸,溫溫甜甜的。這是奶水嗎?鄭貴晴忍不住慌亂起來,差點嗆著了。
「喲,慢慢吸,沒人跟妳爭。」她聽到那少婦低語道:「可不是餓壞了。」
奶水的香味充溢在口堙A鄭貴晴慢慢醒悟到一個事實—— 自己重生到古代,變成一個剛出生的小嬰兒了!
想到父母早亡,自己跟舅舅舅媽生活,舅舅雖然對自己不錯,但難免仍舊有遺憾,夜半醒來,總希望父母還在世,只是那終究是不可能的事。現在重生了,儘管詭異萬分,可有一件事卻很令人高興—— 她又有媽媽了!一想到「媽媽」這兩個字,她便生出了極度的安全感,不一會就沉沉入睡了。
鄭婆子端進來一碗紅糖水,笑吟吟的看著孫女道:「雖是閨女,兆頭倒真是好。妳剛懷上那會,明發就漲了工錢,今天一生下,明發又碰巧得了賞錢,還得了幾日假,真是夠福氣來著。」
巧娘見女兒睡著了,輕手輕腳的把她放下,接過婆婆遞過來的紅糖水喝光,這才吁口氣說:「貴姐兒算是一個有福的,這才出生,趕上的全是好事。」
鄭家在甜泉村原是大戶人家,家業興旺,卻因五房兒子爭家產,日漸敗落下來。鄭太爺小兒子鄭尾生爭不過幾位哥哥,只得了一點產業,便被分出來單過。沒多久,鄭尾生的原配因病去世,留下大兒子鄭明興和女兒鄭明芳,無人管家事,鄭尾生無奈之下只得託媒人給自己說了一門填房親事,就是鄭婆子。
鄭婆子農戶出身,身子壯實,進門後生下鄭明發和鄭明業。鄭明發十五歲考中秀才,正是闔家歡喜的時候,不料鄭尾生一病去世。鄭明興眼看父親歿\\\了,便藉著族媔掑O,霸了大部分家產,只留下一處院落和幾畝薄田給繼母和兩個弟弟。孀\\\母弱弟的,家道又更加衰敗了,鄭明發只得放棄考舉人,去方大戶家當帳房,日子雖不及從前,總也不算很難過。
卻說貴姐兒吃喝拉撒睡的過了十幾日,偶然間想起自己前世的舅舅等人,心婸躉蘆滿A忍不住啼哭了好半天,引得鄭婆子不住嘀咕道:「該不會衝撞到了什麼,怎麼今兒個哭得一張臉全漲成紫紅色了?」
越想越覺不妥,趕忙蒸了幾個饅頭到媽祖廟堣W香,又求了護身符給貴姐兒繫在脖子上,見她晚上不再亂哭,這才放下心來。
貴姐兒其實還想哭,只是怕鄭婆子萬一再來個迷信升級版,說自己衝撞更高級的神明,只怕不是繫護身符那麼簡單,搞得不好會被灌符水,不得已這才止住哭聲,只埋頭吸奶水、睡大頭覺,專心做個愛吃愛睡的好寶寶。
還沒滿月,鄰里都來看過貴姐兒,紛紛盛讚道:「長得白白胖胖,眉眼又清秀,倒是一副貴人相貌。」
鄭婆子聽得滿心歡喜,從袖底摸出幾個銅板,來到媽祖廟旁請一個平日幫人算八字的曾老道,給貴姐兒算一算。老道左手捻鬚,右手掐著手指算了半天,言道:「此女確是好命格,能提攜父兄發達,將來也是旺夫益子的,好生養著吧!」
鄭婆子喜得拍著大腿說:「我就知道她是有來歷的,一出生,她爹多得工錢不說,這幾天連她叔叔之前提的那門親也鬆了口,正是喜事連連呢!」
曾老道又笑著囑咐道:「這女娃子命大,妳家堜壓不住,還得找個大戶人家做了契親,許\\\給人家當乾女兒,再向人家要件貼身小衣穿了,方保無事。」
鄭婆子一驚,連忙仔細問清楚,這才把銅板恭恭敬敬的遞給曾老道。
曾老道接了銅板,放進袖堙A不意從袖口掉下一封信來,邊拾起放回去邊想,嘿嘿,賀老頭兩年前得了孫子,居然現在才讓人報信給我,雖說你孫子八字一看就知是不可多得的命格,也不用藏著掖著呀!難不成我還會跑回京媟m了你孫子當徒弟不成?
鄭婆子回去路上,尋思著要給貴姐兒找乾娘的事,若要攀上大戶人家做契親,卻是不容易,心下忍不住喟嘆,若是老頭子還在,鄭家也不能算是寒門薄戶,就是方大戶家也得給幾分薄面,現在哪用如此多費心思?一路想一路走,快到家門口時,差點撞到一個人身上,仔細一看,竟是巧娘的大哥方達,不由得「喲」了一聲道:「親家舅舅,不是聽說你跟行商的人出海了嗎?回來得倒快。」
「這次順風順水,回程便早了。這一回來,聽說巧娘給我添了一個外甥女,這便趕著來看看。」方達順手把手奡ㄤ菄滬僕偵撐髡o,笑著說:「這是從鎮媔R的一點吃食,給你們嚐一嚐。」又從懷媞N出一個小巧雅致的瓔珞,伸過去讓鄭婆子瞧了瞧,這才道:「這次出海得了這個瓔珞,看著精緻,正好給我外甥女當見面禮。」
鄭婆子跟方達客氣了幾句,就著方達的手打量這瓔珞,不禁點頭咋舌讚嘆,「看起來像是大戶人家小姐才會佩帶的物事,可叫親家舅舅破費了。」
「自家外甥女,有好東西自然先給她。」方達隨鄭婆子跨進門,在巧娘房門簾外喚了一聲。
巧娘早聽到大哥的聲音,連忙應了,笑著說:「貴姐兒雖沒滿月,但你是自家大舅,也沒什麼講究,儘管進來瞧瞧吧!」
鄭婆子拿了個蓋\\\碗洗了洗,再找出兒子珍藏的一包茶葉,沖了茶給方達喝,嘴婸﹛G「這雖不算好茶,味道卻清香,親家舅舅潤潤喉。」
方達接了,卻因簾子被鄭婆子揭得猛了,捲進來一點豬騷味來,遂不動聲色的道:「親家母,養的兩頭豬若是賣了,可還會再養?照我說,家堣ㄩ熉e敞,又新添了一個孩子,不如別養豬了,得空只做些刺繡賣錢還輕鬆些。」
鄭婆子心媢罹B道,做刺繡若是賺的錢能多過養豬的,誰還巴巴的非要養豬不可?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
方達似是看穿了鄭婆子的想法,笑道:「若是做些普通的刺繡,自然不值錢。我這次從海外得了好幾樣精緻的刺繡圖案,妳們描了繡在屏風布,應當能賣個好價。」
「這敢情好!」鄭婆子笑逐顏開。又閒聊幾句,說了曾老道幫貴姐兒算命的結果。又看看天色不早了,想留方達吃飯,便往街上去買肉。
方達見貴姐兒雖沒醒,卻等不及了,逕自把她抱起,往她脖子上套那個瓔珞。
貴姐兒正睡覺,忽然感覺到有人往她頭上套東西,套了一會又放棄了,接著耳朵又被捻了幾下,便打了個呵欠睜開眼來,就見一個男人湊近她說——
「小耳朵又厚又軟,耳垂也長,分明是個有福的,可別薄待了她。」
「可不是嬌養著她!」巧娘抿嘴笑道:「還沒出月子,倒收了幾件禮物,說她沒福都沒人信。只是大哥這瓔珞理該讓大嫂收著才是,怎麼拿來送給她這小孩子?」
「不打緊,沒準將來連人帶物又進了我們方家。」方達看貴姐兒越看越愛,真恨不得是自己的女兒,又問了貴姐兒的生辰八字,竟有聯姻的意思。
方達自家婆娘連生五個兒子,沒一個女孩,這回得知妹妹產下一個女兒,如何不高興?再說出海才一回到家,他老婆就拉著他嘀咕道:「巧娘產下一個女娃,取名叫貴姐兒,雖還沒滿月,聽聞乖巧異常,你可瞧仔細了,若是生得好,得跟巧娘悄悄的說了,將來與我們親上加親。」方達先存了此心,這會自然透出話來。
巧娘聽出大哥的意思,倒吃吃笑了起來,「要我的意思,自然是願意的,只是大哥你剛也聽到了,婆婆讓曾老道給貴姐兒算了命,說她八字大,怕是信哥他們幾個的八字會壓不住她。」
「這且再說吧!」方達尋思著找人給兒子和貴姐兒合一下八字,若是合不上再說。
貴姐兒弄清楚來人是自己舅舅,待聽到這一番話,差點嚇出一身冷汗。我的媽呀,她才多大便開始求親了,若不是曾老道說她八字大,這便被許\\\了人家,太危險了!
方達見貴姐兒眉頭皺了皺,接著又舒展開了,正轉動眼珠瞧他,不由得笑道:「這才多大臉上便有表情出來了,可知以後必是一個聰明的,說不定真能提攜父兄。」
方達走南竄北,見識頗廣,他說這話巧娘自然是信的,喜得又抱起貴姐兒直親,笑著說:「承舅舅貴言了,鄭家可是苦了許\\\多年,就盼著出頭之日呢!」
方達沉思一會,終是把心中謀算了小半年的想法和盤托出,「巧娘,當初把妳許\\\配給明發,是看中他是個讀書人,甚有前途,如今他只在方大戶家當帳房,每月僅得一點死銀子,雖餓不著你們,可依我看來也沒什麼用處,不如下點苦功\\\考個舉人吧!妳且放心,明發若重拾經學,家堣@切用度和上京趕考的種種費用,我全包了。」
「這……」巧娘一則以喜,一則以憂,猶豫的說:「大哥這幾年出海行商,雖也賺了些錢,但信哥他們漸漸大了,怕是要用到銀子。再者,明發早年雖考取了秀才,停了這幾年,再要拾起經學怕也生疏了。若是考不中舉人,反倒費了銀子,又失了方大戶家那份工,這可怎生是好?」
方達揮手制止巧娘的話,「妳且莫憂心那麼多。實話對妳說,我這次出海可是狠賺一筆,尋思著找間舖面做些綢緞生意,不再出海了。只是自古便分士農工商,做商人的再有錢也比不上做官的。信哥他們又不是讀書的料,妳家榮哥他們又還小,待要扶持一個信得過的來考取功\\\名,除了明發再無人選,少不得搏一搏。若是明發考不中,我自有法子再為他謀得其他活兒做。」
巧娘聽得大哥如此保證,心下意動,笑道:「待晚間明發回來,我與他商量了,過幾日貴姐兒滿月,過去拜訪哥哥嫂嫂時再細細參詳。」
吃飯時,巧娘把方達的意思跟鄭婆子說了,鄭婆子歡喜得不行,在碗底先放上兩個雞蛋,這才盛了飯,又夾了好幾塊肉,眼看再夾菜那肉就要掉下來了,這才把飯放到方達面前說:「親家舅舅,家堣]沒什麼好東西,讓你見笑了。」
巧娘這親事是老頭子在世時定下的,鄭尾生一死,家產又被鄭明興霸去許\\\多,眾人還道方家必定悔婚,哪知方達如常把妹子嫁了過來,鄭婆子當時就說過,「親家舅舅好信義,將來必有好報。」因此,向來對方達格外尊敬,更兼方達每回來看妹妹,從沒空過手,言語態度卻從沒透出過看輕鄭家的意思,因此鄭婆子對巧娘這個大哥,更是存了十二分的尊敬,每回方達來了,鄭婆子甚至不讓巧娘下廚,只讓她陪著方達說話。眼下聽到方達說要資助明發考舉人,叫她如何不感激,奉承連連。
之後話題轉到貴姐兒身上,方達讚這外甥女好福相,笑與鄭婆子道:「雖是女娃兒,你們可莫看輕了她,待得略略懂事,也該讓她讀書識字。」
鄭婆子笑呵呵的回道:「論理來說,小戶人家的女娃兒就是草籽命,哪堛鰶Q了,偏生咱鄭家與別家不同,自打鄭太爺那代起,男娃一生就是一串,女娃兒卻生得少,這一少就嬌養起來。現下明發就只得一個大姊明芳,還是前頭人生的。我生完明發雖也育了一個女兒,不到一歲卻歿\\\了,傷懷了小半年,後來才又生下明業,解了一些悶氣。再說明興這一房,也是生下三個兒子後才育有一個女兒,看待得比兒子們還金貴。如今咱們吃飯,來榮他們幾個還怕貴姐兒躺在大床上沒人陪,幾個小猴崽子難得的安靜下來守著妹妹呢!」
一番話說得方達笑了起來。及至晚間鄭明發回來,巧娘把今日之事都說,包括婆婆去幫貴姐兒算命,以及方達來訪,而對於方達的提議,鄭明發當然是願意的。他日間在方大戶家做事,晚間回來便教幾個兒子讀書寫字,究竟是放不下從前那份心思,常趁著空檔時自行看書,胸間也藏有一些獨到的時論,只是上有老,下有小,萬不敢再提起那些趕考的想法。如今又有了機會,不禁喜動顏色,笑道:「雖說貴姐兒好兆頭,一出生便帶來了幾件好事,但這件事卻是妳大哥疼愛妳之意,若是我考上了,妳自然是夫人了,能呼奴喊婢的,也不用再鎮日勞作。」
巧娘見丈夫並不擔憂萬一考不中之事,倒似胸有成竹一般,便也放下心來,尋思究竟是自己大哥助著,考中了自然曉得報答,若是考不中,將來這份人情再慢慢的還也沒關係。「看我大哥那意思,倒有幾分把貴姐兒當媳婦,先助著親家發達的意思,並不單單是疼愛我這個妹妹。」
鄭明發聞言,遲疑了一會說:「可貴姐兒不是八字大,怕他們家兒子壓不住嗎?而且要是配他家大兒子,年齡又嫌大了些,若是配小兒子,便又委屈了貴姐兒。」
巧娘捅捅他的額頭說:「信哥兒都快可以娶親了,自然等不得貴姐兒長大,只在底下幾個中挑一個罷了。至於說八字大這件事,倒還有一法可以解決。」
巧娘眼角餘光見貴姐兒醒了,似乎不甚安穩,連忙把她抱起來把尿,果然憋了好大一泡尿。待得把完尿,把貴姐兒妥妥當當放到大床上,小心蓋\\\好被子,回頭見丈夫還等著她的下文,這才接著說:「貴姐兒八字大,只要在出嫁當日請幾個命硬的婆子伴著她,壓下她的煞氣,便衝撞不到她的相公了。且信哥兒底下還有四個弟弟,總不會個個的八字都輕吧。」
自打鄭尾生去世,鄭明發便識得人情冷暖,但他畢竟是忠厚的讀書人,心底還是殘存著些許\\\儒者的傲氣和迂直,覺得方達幫助自己,自己便要把女兒許\\\配給他家兒子這事,有點賣女求榮的味道,心中委實不大樂意,再加上他總還認為鄭家是書香世家,女兒也該嫁入書香世家,而不是商人之家。
見鄭明發不作言語,巧娘也猜出他心中的疙瘩,嘆一口氣說:「你若真不願意貴姐兒嫁到方家,我便想法子拖著此事吧!不過將來你若是考上了,大哥的恩德可得加倍的回報才是。」
「這個當然。」鄭明發心中感激巧娘,不顧老夫老妻,伸長手便摟過來親了一口,「得妻如此,夫復何幸!」
巧娘被鬧了個紅臉,夫妻倆又再說了一會話,這才雙雙上床安歇了。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