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甜檸檬系列 » 甜檸檬501~600 » 甜檸檬507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190
湛露 / 著 
加購商品區
 

甜檸檬507

泥鳳凰之二《紅顏風流帳》

定 價: NT$190

會員特價:NT$152

白金會員價: NT$143

出版日期:2012年二月08日週三

瀏覽人次:10173

她不會動心,說好了兩人只是盟友,互相利用而已,
她不會動心,就算他常做出讓她誤以為他在吃醋的表現,
可她不會忘了,她活著只有一個目的──為父報仇!
雖然他們不會相愛,至少對他而言自己是特別的吧,
但她錯了!在她當眾被吃豆腐、遭到欺負時,他只是冷眼旁觀,
如今她深陷囹圄,活罪難逃時,又怎能奢望他會出手相救……

明明說好了她做間諜,幫他收集消息,以助四皇子推翻暴政,
兩人絕沒有情啊愛的,但每每見到她周旋在眾男人之中,
他便忘了一切,擲萬金只為買下她的一夜,
原以為他們瞞過了皇帝的眼線,他卻陡地遭人暗算,深受重傷,
為了她的安危,他不得不惡言趕走聞訊前來探望的她,
可惜太遲了,她早被皇帝的爪牙盯上,押入大牢,
他還來不及搶救,就收到她寫的訣別信……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天啟王朝京城每晚最熱鬧的地方就是寒煙樓了。
聽這名字起得風雅,而這裡也確實是「風雅之所」。佔地約十幾畝地,亭台樓閣,百花爭妍,無處不是人間極致美景。最重要的是,無論四季中何時造訪,這裡都有「美景春色」,軟玉溫香。
是的,這裡是京城最受男人矚目的青樓。樓中有青樓歌女,亦有俊俏的孌童,無論客人喜好哪一味,都可在此逍遙快活,真可謂銷金蝕骨的銷魂之所。
今夜,樓內最高的對月閣上管樂笙簫齊奏,有幾名衣著華麗的男子正在雅間內暢飲美酒,賞歌吟詩,不勝快活。
其中一人,是剛從關外回來的皮貨商楊海騰,他每年進京一次,必到寒煙樓來,雖然來的次數不多,卻對這裡極為熟識。
此時,他捏著身邊一名陪酒女子的手,笑道:「你們這寒煙樓的酒真是越來越香醇了,三杯下去我就醉了,真不知道是你們的酒好,還是人美呢?」
那女子嬌笑說:「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這點道理楊老闆還不知道嗎?」
另一位看上去有些文弱書卷氣的年輕男子是京中戶部侍郎的獨子蔡天一,長得極為秀氣,一雙狹長鳳眼只要稍微笑笑,就會瞇成一條縫。此時他躺倒在一名美女的懷中,隨著樂韻,右手打著拍子笑讚,「這裡的丫頭嘴巴越來越甜,看來花鈴真的沒少調教她們。」
「說到這裡,怎麼還不見花鈴過來?自從今年年初她又奪了花魁之名後,這架子是越來越大了。」有位中年男子不悅地站起身。「她若是再不來,我就走了。」
幾名美女趕緊起身拉住他,七嘴八舌地忙勸道:「花鈴姊姊馬上就過來,幾位是貴客,她當然要準備準備了。」
話音剛落,屋門被人刷地一聲拉開,只見一名絕色佳麗一手抱著琵琶,一手拿著長劍,輕紗白衣飄然,如謫落凡間的仙子般淺笑盈盈地問:「貴客駕臨,花鈴盛裝打扮了一番,是哪位性子急,等得不耐煩了?可以先行離開,但改日再想看花鈴舞劍彈琴,可就不能了。」
她的聲音如溶在蜜水中的金鈴一般,清脆又不失甜膩。
屋中的幾個男子都亮了眼,齊起身迎接,「老伍是個急脾氣,姑娘不要見怪。他若知道姑娘今夜竟肯舞劍迎客,早樂得不行了。是不是啊老伍?」
起先站起身要走的那名中年男子名叫伍弓富,是這京中伍字號綢緞莊的大老闆。剛才一臉不悅的他,此時見到花鈴,立刻喜悅的點頭,伸手笑迎著,「姑娘快請進,門口風大,別吹壞了身子。」
花鈴款款走進,對幾人施了一禮後,問道:「各位是想先聽我彈唱,還是看我舞劍?」
蔡天一含笑建議,「這一屋子的杯盤碟碗,舞劍又帶著幾分殺氣,還是不要動兵刃了。前日我在外面聽到姑娘新制的一首詞,寫得好極了,不知今日是否有這個耳福親耳聽姑娘吟唱一遍?」
花鈴妙目顧盼,笑得嫵媚,「蔡公子真會說話。花鈴拙作能入得了您這書香世家公子的耳,已經受寵若驚,既然公子欽點,那花鈴只好獻醜了。」
說罷,她將長劍放到一邊,坐下來將琵琶抱在胸前,纖纖玉指在琵琶上一掃,朱唇如畫,緩緩張開,曼聲唱著——
「流光清影,紅萼雪蕊點綠萍。風吹銀鈴玉人醒,最厭早春鶯。懶向寶台妝鏡。散雲髻,別樣風情。撚荷香瓣,襪染纖塵,星眸半暝。對燕嚶嚀,昨日鴻雁又未停。欲撫瑤琴聊作樂,弦舊難為聽。恨君不知儂情。怎忍看,春色分明。丹青筆在,傷心難畫,有淚暗盈。」
她的歌喉曼妙,輕聲吟唱一詠三嘆,手中琵琶音色柔美,和音更是絕妙,幾人聽得心神俱醉,一曲終了,似是想拍手叫好,又似怕驚擾到剛才這番意動神馳的悵然神往。
好半晌,蔡天一才又笑問:「我第一次聽見這闋詞時就想問姑娘了,姑娘這詞中的『君』指的是誰呢?讀來讓人肝腸寸斷。世上又有哪個男人敢辜負姑娘這樣的絕代佳麗?」
花鈴秀眉輕顰,柔柔嘆道:「身在青樓中的女子,亦如飄萍落絮,各位恩客都可當得起這個『君』字,又何必問我,害我傷心?」
她這番淒苦愁容一現,讓蔡天一變得手足無措起來,急忙起身拱手長揖,「在下說錯話,無意傷了姑娘,請姑娘海涵。」
秀眉一揚,她噗哧一笑,「公子真是個實在的人。其實這詩詞之物無非是玩物罷了,幾人把它當真?都說青樓女子無真情,各位只要把這詞中的那個『君』想作是你自己不就好了?以後若得明月之夜,把酒言歡,花鈴在枕邊為君唱上一曲,解君煩憂,就是花鈴唯一的職責所在。
﹁說到此,我進屋到現在滴水未沾,口渴得很呢。」她嗔怪著,自蔡天一的手上拿過來他的酒杯,「花鈴照顧不周之處,就罰我自飲這一杯吧。」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