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21-40 » 藍海E330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湛露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302

《奸皇女相》卷二 餵食妖孽殿下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2年十月31日週三

瀏覽人次:8568

令狐問君很煩惱,她被劫持到黑羽,
最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全,
而是不知道那個混世魔王又會鬧出什麼驚天大事,
果然,他不但深入險境親自救她離開,還陰險的擺了情敵一道,
可她還沒來得及發脾氣,他卻先狠狠教訓了她一頓,
而且明明是他自己先勾搭金城公主,
害人家看中他的美色欲與他共結秦晉之好,
她以師父的身分替他許婚也全是礙於情勢所逼,
他怎能因此遷怒她,甚至就這麼逮到機會吃了她?!
她簡直就比被迫獻祭的羔羊還慘,必須一再餵食那隻饑餓的野獸,
兩人沒名沒分,她就已經失了清白不說,
最慘的是她還被聖皇要求幫他準備聯姻的事,
唉,相公要娶妻,娘子不是她,那她肚子裡那隻小傢伙該怎麼辦?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解脫之機
  時序進入十二月隆冬,金城倩覺得今年冬天特別冷,此刻站在黑羽驛站的暖屋中,四周窗戶緊閉,她甚至還未來得及脫下外出時穿上的那件厚裘,就覺得腳底向上一個勁兒的犯寒,手腳冰冷。
  整間屋子中,唯一能讓人感到春風般溫暖的,是對面那個男人臉上的微笑。
  聖懷璧—— 這個名字現在想讓人不如雷貫耳都不行了,自從他前次在公海上初試啼聲便擊敗了一朝三國中最驍勇善戰的黑羽定海之後,可說是震動海內,技驚四座。
  她找人去打聽聖懷璧的情況,但是得到的所有消息都和公海上那個指揮若定、詭計多端的聖懷璧截然不同。她也曾懷疑過,是否聖懷璧的身後另有高人指點,但是當聖懷璧出現在自己面前時,她的腦袋像是被人狠狠地砸了一下,甚至有些發懵。
  她認得他,記得他,都源於令狐問君那次到金城要錢。但她記憶中的他,只是令狐問君身邊一個沒沒無聞的侍衛,因為長得過於俊美而讓她印象深刻,又因為聽說他出自雀靈苑,而甚至動了心思想將他留在自己身邊。
  那時,她無論如何都想不到他會是個皇子,甚至是可以左右一朝三國動向的重要人物。
  當聖懷璧道出身分的那瞬間,她除了震驚之外,第一反應就是—— 要不要殺了他?
  在黑羽野心勃勃要吞併聖朝、侵略玉陽,一國獨大的時候,金城正是岌岌可危,自顧不暇的危機時刻,又被聖朝識破了自己要聯盟黑羽以求自保之事,留著他是天大的禍事。
  但是,他畢竟是聖朝的皇子,雖然隻身前來,焉知這驛站周圍不會有聖朝的探子埋伏左右,萬一失手……
  見金城倩的眼波流動,神色陰晴不定,聖懷璧已經猜出她的心思,笑著問道:「公主殿下是在想該不該殺我滅口嗎?」
  她眼眸瞇起,手指不由自主的抓向桌上的茶碗。
  聖懷璧斜睨著她的動作,依舊微笑,「公主殿下這一碗若摔下去了,摔碎的可是金城國的大好江山啊。」
  金城倩的手一抖,立刻縮回手遠遠地離開桌邊。她背著手在屋中快走了幾步,然後立定問道:「四殿下來找我,是要以聖朝之勢壓我嗎?你現在可是黑羽恨得咬牙切齒的死對頭,倘若我把你交給黑羽……」
  「那金城就一點生機都沒有了。」他的笑容斂起,不退反進,走到她的面前,「公主殿下,恕我大膽猜測金城此次派您來到黑羽的本意,並不僅僅是為了與黑羽結盟,還想假借結盟,拖延黑羽吞併金城的時間,希望黑羽在與聖朝和玉陽之戰中將自己強大的力量消耗殆盡,沒有力氣再攻擊金城了,是不是?」
  她盯著他,只哼了一聲,「這不過是你一廂情願的猜測。」
  「但卻合情合理。」聖懷璧迎視著她的眼,沒有閃躲或遲疑,只是堅定地直視著她,「金城在四國之中兵力最弱,但手握四國之錢脈,黑羽若想吞下聖朝或玉陽,絕非一戰即可,戰火連年,窮兵黷武,最怕的是什麼?就是手中沒有錢,但黑羽若先將攻擊的矛頭對準金城,另外兩國必奮力馳援,到時候他們一國對三國,分身乏術,疲於應付,非上策也。
  「所以黑羽就算今日答應與金城結盟,也絕非真的不想吞併金城,只是同你們一樣在玩拖延戰術而已,但能拖多久呢?等到聖朝和玉陽不堪抵抗、潰不成軍,舉國投降之日,就是黑羽挾著重兵,調轉槍頭,直取金城之時!」
  金城倩聽得手心直冒冷汗,但臉上依舊冷笑連連,「好一番嚇死人的大道理,只可惜戰事風雲,變幻莫測,誰知道明日的情形又是如何?你這番巧言詭辯無非是想哄騙得我罷手離開而已。你們聖朝已經自顧不暇了,還敢伸手管金城之事?」
  聖懷璧微揚起臉,那臉上的氣勢瞬間變得凜然強悍。「聖朝乃一朝三國之統帥,無論何時都管得起金城之事!更何況,日前在海上打敗黑羽的正是我聖朝,我們有什麼不敢說,不敢管,不敢做的?比如我,現在就敢隻身前來黑羽,就是要取那黑羽定海的項上首級也非難事。金城舉國上下,卻只派公主一人來締結盟約,可見朝內無一勇士,無可用之人。」
  她聽得臉色鐵青,纖纖玉手用力捏著衣服的一角,似是恨不得把他捏死在手中。
  屋內一陣死寂,使得守在門外的侍衛忍不住偷偷伸頭進來探看,生怕屋中出了什麼事。
  「那……依你之見,金城該如何才能自保?」這句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從金城倩的齒縫中擠出。
  聖懷璧笑容重現,「我此次來見公主殿下,不就是要為您出謀劃策嗎?黑羽在聖朝和玉陽連吃兩場敗仗,已經失去先機,而聖朝和玉陽如今軍民氣勢正高,雖不敢說堅不可摧,但兩國已經重新締結了牢不可破的盟約,在此關鍵時刻,金城何必要做那明珠暗投的蠢人呢?與其與虎狼為鄰,不如伴蛟龍左右,只要三國聯手,又何懼黑羽?」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