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藍海原創 » 藍海E21-40 » 藍海E3302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50
湛露 / 著 
加購商品區
 

藍海E3302

《奸皇女相》卷二 餵食妖孽殿下

定 價: NT$250

會員特價:NT$200

白金會員價: NT$188

出版日期:2012年十月31日週三

瀏覽人次:8543

令狐問君很煩惱,她被劫持到黑羽,
最擔心的不是自己的安全,
而是不知道那個混世魔王又會鬧出什麼驚天大事,
果然,他不但深入險境親自救她離開,還陰險的擺了情敵一道,
可她還沒來得及發脾氣,他卻先狠狠教訓了她一頓,
而且明明是他自己先勾搭金城公主,
害人家看中他的美色欲與他共結秦晉之好,
她以師父的身分替他許婚也全是礙於情勢所逼,
他怎能因此遷怒她,甚至就這麼逮到機會吃了她?!
她簡直就比被迫獻祭的羔羊還慘,必須一再餵食那隻饑餓的野獸,
兩人沒名沒分,她就已經失了清白不說,
最慘的是她還被聖皇要求幫他準備聯姻的事,
唉,相公要娶妻,娘子不是她,那她肚子裡那隻小傢伙該怎麼辦?

嚐鮮閱讀  
1 2 3 4 5
令狐問君笑道:「妳還真是大方,這一對耳環可值不少銀子呢。妳看我身無長物,連個回禮都沒有……」忽然她想起自己在玉陽時買下的那支銀簪,雖然當時因為聖懷璧吃醋而被扔到地上,但事後她心疼那東西畢竟是花了銀子買的,還是悄悄撿了回來,放在身上,這時候正好拿出來轉贈給素蘭。「我這裡就這麼一根銀簪子,是我不久前在玉陽買的,也不值幾個錢,妳若不嫌棄,就算是姊姊的回禮了。」
  黑羽素蘭也不客氣,接過銀簪就插在頭上,笑道:「走,子晨姊,我幫妳梳一個漂亮的髮式,再換上這身衣服,保準我哥看得都移不開眼!」
  令狐問君被她的一番熱情感染,心中又不免慚愧。她是被黑羽定海抓到這裡來的,她知道他扣押自己不交給黑羽王的原因,除了為了保住她一命之外,必然還有想引誘聖懷璧出手救人,好趁機抓捕他的意思。
  她不知道聖懷璧現在人在哪裡,但是以她對他的瞭解,必定不會坐視她被扣在黑羽定海手中,只怕他現在已經在調兵遣將的想辦法救她了。
  如何能把自己尚且平安的消息傳達出去呢?原本四國之中都有各自的使節駐守,但是自從黑羽和聖朝開戰,原本駐留在黑羽的聖朝使者就已經被她調回國內。黑羽國中,哪裡還有聖朝的人可以傳遞消息?
  忽然間她想起了雀靈苑。聖朝的雀靈苑,男子的教坊,聖懷璧手中的細作營。之前曾聽聖懷璧說過,在玉陽也有雀靈苑的人,那麼說不定黑羽也有?
  想到這裡,她看似無意地問道:「你們黑羽尚武,與聖朝的習俗頗多不同,但婚姻大事總是也要經長輩允可吧?」
  「是啊,不過子晨姊也知道我爹已經去世,我娘又不大管家事,族內大小事情都要問過我哥的,所以,妳就不要怕妳的婚事會被反對了。」黑羽素蘭誤會了她的意思,笑嘻嘻地一邊幫她梳頭,一邊寬慰她。
  令狐問君靜靜地看著銅鏡中的自己,慢條斯理地說:「我們聖朝好男風,自聖皇而下,許多名門貴族都會豢養男寵,夫人們在府中反而失了寵,黑羽人不會這樣吧?」
  黑羽素蘭笑道:「我們黑羽人最討厭娘娘腔的男人了,男寵?哼,女人就夠美了,要好看的男人做什麼,男人就該有男人的陽剛之氣,扭扭捏捏的像什麼樣子 」說到這裡,她的手卻一停,「哦,妳不說我差點忘了,去年燈會上,我見過兵部侍郎秦大人的兒子摟著一個漂亮男人躲在街角親嘴,噁心死了。」
  「哦?是嗎?這在黑羽可真是少見,秦大人難道就不管管兒子嗎?」令狐問君故作訝異道。
  「秦家公子如果不把那男人帶回家去,秦大人豈會知道?那天秦公子看到我時一臉尷尬,臉漲得通紅,倒是那個漂亮男人還很泰然自若,秦公子特意跑來囑咐我,不要將此事告訴他人。哼,誰有空管他的閒事。」
  令狐問君笑道:「只怕那男人也不是什麼身家清白的人。」
  「誰知道呢,只是我看那男人一派的落落大方,一點也不覺得和男人親嘴有什麼丟臉的。哼,我們黑羽哪有這麼不要臉的男人,沒準也是從聖朝來的。」
  說話間,她已經幫她重新梳好了頭。
  見門外丫鬟捧著食盤站著,她便交代道:「今天我不在屋裡用飯了,我要去娘那邊吃飯,和我娘說一聲,今天還多了一位君姊姊。」
  令狐問君急忙阻攔,「這怎麼行?我是外人,還是將軍扣押的犯人……」
  「少和我說這些,我娘也認得妳的,妳走了之後,她還問了妳好幾次,現在妳既然已經回來了,總要去給她先請個安吧。」
  黑羽素蘭不由分說就將她拉去黑羽老夫人的跨院。
  黑羽定海的母親蕭氏是個很溫良賢淑的人,從不與人交惡,只喜歡和親朋子女說話聊天,家中的大事都交給丈夫和兒子掌管,對女兒尤其疼愛。
  她一早見女兒拉著一個女孩兒跑進來,驚奇的笑著說:「這丫頭,怎麼一早起就瘋瘋癲癲的,妳拉著的這是誰啊?這麼標緻的姑娘。」
  黑羽素蘭笑著把令狐問君推到母親面前,「娘難道認不出人來了?您仔細瞧瞧,前不久您不是還問過她嗎?」
  蕭氏湊近看了好一陣,突然又驚又喜地說:「哎呀,這不是子晨嗎?」
  她握住令狐問君的手一陣摩挲,感慨道:「哎呀,丫頭都長大了,看上去比以前穩重多了。妳這一年去哪兒了?」
  令狐問君自幼便沒了母愛,父愛更談不上,少有長輩和自己這樣親近,驟然被那雙溫暖的手握著自己,不知怎地,眼中一片濕熱,情不自禁地跪倒在地上說:「子晨拜見老夫人,讓您惦念真是子晨的不是,我其實是聖朝人,這一年回家去了。」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09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