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會員 設為首頁 加入我的最愛 訂閱/取消電子報
新月首頁 羅曼史小說 藍海原創 月光之城 奇幻館 周邊商品 新月論壇  
 
我要找: 書名 作者 書號   進階搜尋
主選單
圖書目錄
新書上架
購書辦法
海外顧客常見問題
月光點數Q&A
刷卡傳真訂購單
退換貨原則
哪媔R書
會員中心
桌布下載
換退貨申請表下載
電子報專區
出版社簡介
連絡我們
新月家族網站
  
  首頁 » 羅曼史館 » 花園系列 » 花園1801~1900 » 花園1826 購物車內容  |  結帳   
NT$210
湛露 / 著 
加購商品區
 

花園1826

《腹黑小婢》

定 價: NT$210

會員特價:NT$168

白金會員價: NT$158

出版日期:2013年三月29日週五

瀏覽人次:7781

唐雲晞,攝政王幼子,江湖人稱雲晞公子,
更難得的是,這人溫柔純善如一朵白蓮花……
唉,每當她一邊煮他喜愛的食物,她就會想:
這男人要是跟宮中的人一樣表裡不一,那該有多好?
這樣她這個奸細要對他使壞也能心安理得──
是的,她聶春巧是奉主子的命接近他、迷惑他,
才刻意裝得不會武功,演了場被追殺的戲碼博取他同情,
可她本來以為事情不會那麼容易,
再怎麼說他都是個世子,就算不陰險,也該有防人之心,
誰知,他不僅出手救她,還給了她婢女身分好就近保護,
現在更誇張了,連王府遭難,保護他躲追兵的人認定她是奸細,
把她扔在野外,讓她差點受到凌辱,
他都不顧危險回來救她,還說「絕不讓任何人再傷害妳」……
慘了慘了!這下別說完成任務了,她的心都先被他迷走了……

嚐鮮閱讀  
1 2 3 4 5
第一章
  聶春巧從五歲起就學會爬樹了。自她學會爬樹那天起,周圍高高的物體都是她的最愛,爬樹、爬牆頭,只要有東西擋在眼前,她就得翻過去,絕不能讓那東西礙她的眼,久而久之,周圍人都叫她﹁傻大膽兒﹂。
  但這世上不是所有的大樹和牆頭都是她能爬的。比如此刻她身下的這堵牆,就是她萬萬不該爬的一堵,因為它屬於江湖上名號響噹噹的東方世家——
  東方世家,是詔河國中所有武林門派中最受人敬仰的一族。不僅因為門下百年中出過不少名士俠客,還因為他們家接連出了幾位皇后和貴妃,在詔河皇室中也深得信賴,可偏偏他們從不依仗這些榮耀恃強自傲,門風極嚴,門內弟子多以儒風為俠風之根,個個清新秀雅,談吐得體,實在是讓人不欽慕敬仰都不行。
  可外表的溫文有禮並不代表百無禁忌,每個門派都有每個門派的規矩,最基本共通的一點就是:忌諱偷師偷藝。
  此時此刻,聶春巧趴在牆頭看人家練武,這可是犯了天大的忌諱。
  和她一起犯忌諱的還有兩個不要命的小子,一個叫季山,一個叫季海。這一對兄弟都比聶春巧年紀小,是本地有名的調皮搗蛋鬼,但是敢來爬東方世家的牆頭,全是因一點狗膽被聶春巧激起來了。
  兩兄弟昨天在張家包子鋪前吹牛說自己膽子最大,說來說去,說到最後也爭不出個結果來。聶春巧在旁邊聽得好笑,就忍不住開口搭話道:﹁別說你們膽子有多大,我只問你們,敢不敢去爬東方世家的牆頭?﹂
  那兩兄弟驟然不吭聲了,只是互相對視一眼,然後齊聲問:﹁妳敢爬嗎?﹂
  她挑著濃濃的黑眉毛回應,﹁我當然敢了,只是你們若是膽小如鼠,也不要想看本姑娘的壯舉。要爬就一起爬,否則就繞著全城跑一圈,邊跑邊喊,﹃我是娘兒們!』﹂
  兩個小男孩也是血氣方剛,哪裡禁得住她這麼一激,立刻就答應了。
  然而東方世家的牆頭縱然不比皇宮宮牆高,也著實不低。
  季山和季海來到東方山莊的西邊牆下,抬頭看了看足有兩人高的牆頭,都很氣餒。
  可沒想到聶春巧竟隨身帶著傢伙——只見她從腰上解下一條飛爪百練索,直接扔上牆頭,牢牢掛住,左右手一拉那鎖鏈,繃直的鎖鏈似是一條天梯,她沒費什麼力氣就三兩下的爬上牆頭了。
  季山、季海在下面看得目瞪口呆,心悅誠服。
  她回身挑釁一笑,﹁怎麼樣?梯子都有了,你們還上不來嗎?﹂
  這最後的一激讓兩個人也沒話可說,拉著那根軟索,手足並用地也總算是爬上牆頭了。
  此時將近正午,牆下正好是東方家的演武場,一干弟子百十來人都在認真練武。
  季山、季海自小仰慕東方家,見到這麼熱血的場面,不禁目瞪口呆——
  百十來人或持兵刃,或赤手空拳,在太陽之下全神貫注的練習。汗水一滴一滴地從他們的額頭上滴落,腳下微顯裂縫的青磚都被汗水打濕了顏色。
  衣衫獵獵隨風起舞,因東方家尚白,又是男英女秀,所以人人看上去都是如畫如仙一般的賞心悅目。
  季山、季海越看越入迷,下方正巧有兩人在對練劍法,姿態瀟灑俊逸,輕靈如蝶舞一般,煞是好看。季山忍不住拍手喊了聲,﹁好!﹂
  這一聲喊出去,聶春巧就心知不妙,剛要爬下牆去,一陣勁風卻撲面而來,她的肩膀被人硬生生抓住,用力一提一拽,就摔站在牆內的空地上了。
  ﹁好大膽的小賊,竟敢偷窺東方家練武!﹂一個脆生生的姑娘斥責聲在耳邊乍響。
  聶春巧揉著肩膀側目一看。滿場的素白,只有這姑娘穿著一件紫色衣裙,剛剛從上面看就覺得醒目了,現在這麼近的看去,這姑娘杏眼圓臉柳葉眉,倒是生得一副好相貌,只是瞪著眼的時候有些嚇人,應該是東方家的什麼小姐吧?
  此時季山、季海也被人抓了下來,在他們身邊站著的是一位身材修長、面目俊美的青年,皺著眉看著他們,﹁你們是哪個門派的?不知道江湖規矩嗎?﹂
  季家兄弟嚇得腿都軟了,一齊指向聶春巧,﹁都是她慫恿我們來爬牆的,我們不是什麼門派的。﹂
  眾人的目光齊聚到聶春巧身上,剛才那位先開口說話的姑娘打量了她一番——
她就穿了一件普普通通的綠色衣裙,裙長比一般女孩子稍微短一些,依稀可見薑黃色的鞋身。要知道在詔河會裙子穿短的女孩子只有兩種人:一種是習武的,一種就是粗使丫頭。剛才她抓她的時候,可以感覺到她一點武功都不會,那身分也就不難猜了。
  她不禁冷冷一哼,﹁這是什麼世道?阿貓阿狗都敢來爬我們東方家的牆頭了,傳揚出去,不是要被江湖上的同道們笑死?這三個人一定要嚴懲!﹂
  那青年說道:﹁婉蓉,這事不是咱們兩人能裁奪的,還是請表叔決斷好了。﹂
  季山、季海怨恨地瞪著聶春巧,﹁都怪妳,害我們被人家抓!﹂
推薦閱讀

crescent
Copyright c 2011 crescent.com.tw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時間:週一∼五 9:00~18:00,週六、日、例假日休息,請於上班時間來電詢問 聯絡我們
讀者服務專線:02-29301211 傳真:02-29304655 地址:11687 台北市文山區興隆路2段22巷7弄2號1樓
Powered by Xoops / osCommerce:Harald Ponce de Leon / 繁體中文語系檔由KMD 本網站主機代管於捕夢網